艾未未首次會家人 各界反響強烈分析官方意圖


北京藝術家艾未未被抓超過四十天後,週日下午首次得與家人會面, 家人轉述艾未未並沒有受酷刑,但仍不知其被拘地點。本臺首發相關消息後引起各界極大反響,不少人推測此次會面性質及作用。

2011/05/16/20110516104707119.jpg
圖片:香港民間團體聲援艾未未(獨立中文筆會提供)

北京藝術家艾未未被抓,到星期一已是第四十三天,星期一早上,艾未未的姐姐高閣向本臺表示,家人週日下午首次得與艾未未見面。高閣告訴記者,艾未未的妻子路青星期天晚上在與丈夫見面後,到其母親高瑛家中,講述會面情況。高閣週一對本臺記者說:「昨天路青被允許見了一下未未,突然通知她去,但是沒有太多的對話,我們也是看看他很好,看狀態應該沒什麼不好,表達的基本很簡單,就是家裡的事情,健康的事情,我們也比較遵守規定,轉告媽媽的身體還有家庭的情況都不錯,僅此而已。」

記者:「有沒有問艾老師是不是受酷刑?」

高閣:「沒有,他說到現在為止沒有,以後不知道, 還是比較客觀的。」

記者:「那有說開始交代問題之類的嗎?」

高閣:「沒有,不涉及到這些,跟案子有關的一點不允許, 所以沒有談到這些,不涉及案子,不涉及外面發生的事情,未未也不知道。」

記者:「昨天在哪裡見面的?」

高閣:「不知道,完全不知道, 而且那個地方也不是羈押未未的地方。」

記者:「但是路青去那見,她應該是知道的啊。」

高閣:「不知道,被接走了這怎麼能知道,自己又不識路, 轉來轉去不知道。我們當時很激動,路青也很激動,腦子都快空白了,所以調理一下,媽媽就讓她趕快過來。到那的時候肯定要遵守要求,我們都會遵守要求,我們的話題很簡單,就是看看他還不錯,告訴他家裡還不錯。」

記者:「艾老師還有問什麼嗎?」

高閣:「不可以,因為路青這邊不可以,那邊一定不可以。」

記者:「其他家人還可以去見他嗎?」

高閣:「不知道,應該沒有這種可能了,一切都不知道, 這個見面是破例。」

據悉,路青是星期天下午突然接獲通知可以見丈夫一面, 之後有專人接送到會面地點。由於會面不能涉及案情,就外界所關注的是否「經濟犯罪」受調查,是否開始「交待」問題,在會面中都無法談及。

路青不知道丈夫被關地點,也不知幾時能再和他見面。雖然如此,年近八十歲的艾未未母親高瑛對於能獲知兒子情況仍表安慰,她告訴本臺說,幾乎眼睛快哭瞎了,現在總算能放心一點點,知道兒子沒有受酷刑虐待:「現在總算看到人了,他的情況也不是想像的那麼恐怖,聽到恐怖的我們也非常焦急,看到這情況,心裏就稍微踏實一點了,不管怎麼說都希望事情早一點結束,不管怎麼說,要有個說法,像馬拉松這樣也會把人熬死。」記者之後多次致電路青,但均無法聯繫上。

本臺首先報導艾未未與家人會面情況之後,引起各界極大反響。 北京媒體人莫之許表示,艾未未會見家人不是什麼好消息,這個跟胡佳類似,不外是澄清一下酷刑之類流言,掃清外圍,接下來十有八九是霸王硬上弓的審判程序。

網友滌塵居士說,艾未未與路青的會見, 這是在世界輿論壓力與國內政局各派系平衡下作出的,國保與艾的交換條件就是:會見不能談涉案內容。艾未未的好友,維權律師劉曉原表示,從法律上分析,艾未未可能是在外被監視居住。

香港記者協會、獨立中文筆會、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國際特赦組織(香港)、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及香港市民支持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組成的「中國境內各省外游警示小組」,繼4月20日在香港九龍半島的旺角中旅社派發「國保出沒注意!──中國境內各省旅遊警示」傳單,提醒任何人士前往打壓表達自由最嚴厲的省市旅遊時,必須三思而後行之後,這些團體星期天下午在旺角行人專用區舉行「國保出沒注意──關注中國人權狀況」活動,透過派發「國保出沒注意!──中國境內各省旅遊警示」傳單、唱歌、朗誦、講故事、行為藝術和艾未未肖像繪於面上或手臂上等形式,呼籲公眾關注中國人權狀況。獨立中文筆會成員蔡詠梅向本臺表示:「也有些互動的方式比如人體彩繪,讓艾未未上身,就是在身上彩繪一些艾未未的圖,釋放艾未未,就是有一個互動,讓旁邊的人有一個參與。」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