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剝奪辛子陵言論自由想到霸王別姬

2011-05-21 02:03 作者: 姚監復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1年3月28日起,國防大學退休教授辛子陵失去了言論自由。北京市委紀委一位委員告訴辛子陵:你的文章違反了「四項基本原則」。此後,辛子陵失去了參加會議作報告的自由,不能參加聚餐講話,在網上也不能發表文章了。禁令是有期的,可能是3個月或半年。

對辛子陵採取限制其人身自由、言論自由的特殊措施,可能與今年春節後,他同十幾位離退休科技人員聚餐時的講話有關。在2月10日,原國家科委下屬單位幾位離退休的科技人員,通過我,邀請辛子陵聚餐並講話。這個講話稿,在當天下午由辛子陵本人發至網上。他註明是「在科技部離退休老同志座談會上的講話」,可能被有關單位的有關領導誤解,以為是官方組織的。因此,驚動了中宣部、安全部、公安部和北京市公安局,由科技部黨辦、紀委、老幹部局出面派人調查,瞭解到這不是科技部,也不是科技部老幹部局組織的正式會議,只是幾位老人過年聚聚餐,聊聊天而已。第一次調查結束,並不是事件結案,而是又進行了第二次調查,特別是把參加吃飯的19人名單一一核查清楚上報,想必也報上了本人姓名。由於辛子陵已退休,歸社區管,因此,就由北京市委紀委派委員同辛子陵談話,提出了有關限制辛子陵言論自由的措施。作為北京市黨組織管理的黨員,辛子陵只能遵守上級組織決定,即使不合理。他也不在網上發布消息。因此,時至今日,知之者不多,輿論上也沒有很多人發表評論。辛子陵等人在兩會時依法向人大提出建議,呼籲言論自由以後,現在辛子陵自己的言論自由權利也沒有了。國民黨時代茶館裡的老闆貼的告示是「莫談國事」,共產黨時代的飯館、茶館也有潛規則「莫談國事」了,否則紀委、公安、安全部門派人來警告了,在「輿論一律」方面,現在絕不是辛子陵自己估計的政改新階段,對溫家寳講了不少次的「政治體制改革」他希望太高。溫家寳他最近又號召講真話,但是講真話得到的官方反應是,辛子陵連真話也不能講了,甚至不能再出去講話了。

原國家科委一位離休老同志,質問官方調查人員:「辛子陵的講話有什麼錯誤?」辛子陵講的:國內不要批普世價值,國外不要第二次抗美援朝,錯在何處?黨要注意反腐敗,有錯誤嗎?官員人士說,曾偉不是曾慶紅的兒子,你說成是他的兒子,在澳大利亞建高檔別墅。錯了。如果,辛子陵引用的信息有錯,可以更正。但是,不必要剝奪其言論自由的權利。其實,如果各級高官能夠仿照民主國家慣例,公布個人與直系家屬的財產,辛子陵也不會搞錯。曾慶紅本人也可以闢謠。不同意辛子陵觀點的也可以學「極左派」在網上辯論,而不必限制辛子陵的人身自由。看來,風向是左風加強風力了。

辛子陵自稱是「救黨派」,希望認真批判、重新評價毛澤東,他寫了《千秋功罪毛澤東》一書。但是,他肯定了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也肯定了胡耀邦、趙紫陽的功績。他遭到極左派、毛派的攻擊,因為他批毛;他也遭到一些民主派的批評,認為他是救黨派,保黨,而不是打倒共產黨。現在,辛子陵又遭到當權者的打擊、封鎖。看來,救黨派只能保持沉默了。只能高調唱同一首歌,輿論一律地重複官方語調,黨史姓黨,國史姓黨,當代思潮只准姓黨,評論、博客也只准姓黨。辛子陵的文章題目就是「救黨三論」,看來救黨之論也沒有自由了。中國大陸公民的言論自由的空間又再一次縮小了,自由度被壓縮了。從劉曉波失去自由到艾未未失去自由,再到辛子陵的言論自由權利被限制、被剝奪,體現了中國的社會主義民主的真實本相,意味著今後憲法賦予公民的各種自由的權利,將按毛澤東的剝蒜策略一層層地被剝奪光,自由度將大幅度縮減。筆桿子失去了威力,只好用槍桿子維穩,因為讓中宣部、社科院的專家們硬要自欺欺人地指鹿為馬,把純粹是權貴資本主義的中國經濟說成是社會主義的,把資本家入黨講成是堅持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確實太困難了。辛子陵這樣的救黨派,無非是安徒生童話《國王的新衣》的天真單純的小孩講了真話:「國王沒有穿衣服,光屁股。」現在,不讓辛子陵講話了。那麼大家就說:「今天天氣哈哈哈……」但是,星期天下午,不能到王府井、西單等廣場去大哈哈,去微笑,不然又犯忌了,因為又是什麼花了。清明節,到木樨地、到西山去哭也不行,點個燭紀念冤死的兒子,也要批准。中國人真難,不敢笑、不敢哭、不敢說、不敢罵、不准寫、不准上網、不准行為藝術、不准思想、不准重複黨的二大、七大上的「聯邦制」的語言……人民日報4月28日評論要求「包容」,對不同意見、「異質」意見可以不同意,但要捍衛他發言的自由和權利。可悲的是,有關部門的領導人不懂這條原則,忘記了胡錦濤的構建和諧社會的指示,他們似乎不明白毛澤東講過的道理:讓人講話,天不會塌下來,不讓人講話,總有一天會霸王別姬。令人奇怪的是,不許辛子陵自由講話和行動。而清明節允許祭奠江青,示威性高唱《國際歌》,而天安門母親們點根蠟燭還受限制。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的張勤德局長可以公開寫網文,指名道姓地謾罵溫家寳是「趙萬溫反黨集團」成員,而不受懲處。看來,仍然在堅持「左是方法問題,右是立場問題」的傳統的極左路線。中國的未來,從辛子陵這個標誌性事件看,向左、向左、更向左。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