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紀實:分身有術


二百多年前,在三界的一個層次中,我在等待安排轉生。

轉生神君對我說:「你這一次轉生,要用筆為人類留下文化,為你以後在大法洪傳時證實法奠定基礎,這次你要同時轉生兩個人,到兩個不同的國家,用筆完成使命。」我覺得很驚訝,心想,何以同時轉生兩個人?神知道了我的想法,微微一笑,說:「神力無所不能。」說著,領我去了一個金碧輝煌的大殿,遠遠看去,門上邊三個大字——「分神殿」。

走入殿內,一個長相奇特的神出現在我們面前,此神頭頂閃著光芒,頭兩側凸起,中間一道窪兒,頭頂上的光芒很快變換顏色,赤、橙、黃、綠、青、藍、紫不斷的變換。隨著頭上光芒七種顏色的不斷變換,頭頂上的凸起也在一至七之間不斷變化。轉生神君對此神說道:「分神使君,你的差事來了,把她分成兩個。」轉生神君又具體交待了一些事宜。接著,分神使君把我領到一個偏殿。這個偏殿設置奇特,屋頂有許多透亮的各種形狀的東西,像人體的器官一樣。分神使君讓我站在一個位置上,此時他頭上的光芒不再變換,頭頂上的凸起也固定為兩個,不再變化。分神使君口中唸唸有詞,我感覺自己被一個透亮的東西整個罩住,身體處於鬆軟狀態,就聽分神使君大聲說道:「分」,此時我覺得整個人有一種分裂感,先是絲絲絡絡的微痛,接著一陣劇痛,隨後輕鬆了。又聽一聲「起」,身上的束縛消失了,又一個一模一樣的「我」出現了。兩個「我」長相、思想完全相同,甚至言談舉止、舉手投足都一模一樣。我倆驚訝的對視,不由的握住對方的手,眼神中滿是驚奇。

分神使君見狀,笑道:「我這法寳,可用八萬六千次,現在用了八萬四千次,經我法器分身者,下世必有大責任,你過去曾被我分過五十次,你都忘了吧!」說完,又大笑起來,笑聲極有穿透力。

分神使君領著兩個「我」從偏殿出來。轉生神君向他道聲「辛苦」,又領著兩個「我」來到「轉生殿」。讓我倆在殿內等候,他又獨自進了一個寫著「分身轉生」的屋子裡,很快拿著兩個本子出來,說:「你倆看看自己的人生吧。」兩個本子飄過來,我倆分別接住,開始看各自的人生。看完後,我倆對視了一下,覺得角色都苦。神說:「苦好哇,神找苦吃還找不到呢,你倆這次下世,責任重大,要好好完成使命,你倆的元神完成使命後再合到一起,將來到主佛傳法時,用筆去證實法,到時封存的記憶自會打開。」

看完已經安排好的人生劇本後,兩個我開始各自有了變化,各自生命軌跡的起點在天上就已經開始了。

其中一個我,又被轉生神君領到「神筆殿」,在那裡我見到了筆神。筆神身著寬大的衣衫,衣衫上有各種文字和符號,衣衫不斷變換著顏色,符號和文字也隨著衣衫上顏色的變換在不斷的發生著變化。在功能狀態下,我看懂了這些符號和文字。其實那些符號也是文字,只不過是那種古老的像形文字,看起來像符號一樣。這些文字和地上的文字都是對應的,但表現並不相同,甚至每個字都有多種不同的表現形式。

筆神頭髮裝束像毛筆頭一樣,並一張一合的,身後背著一個筆筒,筆筒裡裝著各種各樣的筆。神筆殿內擺放的到處都是筆。筆神領著我走到一個寫有「分身之筆」的大筆筒前,從中拿出一隻筆遞給我,我接了過來,看到筆身上寫著四個字——「震憾之筆」。拿到筆後,轉生神君領著我駕雲西行,來到一個地方,把我交給一個白衣神靈(西方神的形象,身後長著兩隻大翅膀),白衣神靈撥開雲層,指著地上一處說:「你轉生在那裡。」我剛要細看,只覺得腳下一沉,墜下雲端,轉生去了。

神指的那個地方,名字叫「丹麥」,這個「我」後來成了丹麥的驕傲,有一個響亮的名字——安徒生。

而另一個我,在上面又等些時日,在神筆殿「分身之筆」的大筆筒內的「親族筆筒」中看到三支筆捆綁在一起,綁筆的綢帶上寫著「姐妹之筆」四個字,筆神從中拿出一支筆遞給我,筆身上面也有四個字——「堅強之筆」。這個「我」拿到筆後,也轉生去了。剩下「迷惘之筆」和「詩魄之筆」還放在那裡。

這個「我」轉生到了英國,後來也成為一名作家,就是《簡•愛》的作者——夏洛蒂•勃朗特。

在我分身轉生的歷史中,這次還算簡單。目前我知道的,我最多的一次分身轉生,是在明朝時同時轉生過五個角色。細說起來,還挺複雜。如果以後時間允許,並有必要的話,在這方面再給大家詳細的說一說。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