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要學會「吝嗇」(圖)


在日本要學會「吝嗇」

在亞洲,有一個以櫻花著稱的國度,那就是日本。有人喜歡日本的如畫風景,有人難忘富士山腳下多姿的櫻花。現在我們就和留日學子一起聊聊這個「櫻花之國」的別樣風土人情。

禮多人不怪

在採訪中,一些留日學子告訴筆者,日本人對很多事情都要表達「道歉」,甚至有一些在我們看來是無需道歉的事。「比如,日本人在馬路上撿到一個錢包,當他滿頭大汗把錢包交還給失主時,就會為沒有盡早把錢包送還而道歉。」剛到日本的劉楠對此感到詫異,「就像中國人早上見面問‘吃飯了嗎’一樣,日本人的‘對不起’就掛在嘴邊,隨時隨地冒出來。」

「有時你在路上行走,前面有兩位老婦人道別,你可以看出她們那種謙恭的心態。」 在東京大學讀書的顧蕊笑著說。

她告訴筆者,日語有敬體與簡體之分。晚輩對長輩、下級對上級說話時都要用敬語。

在日本,上課、下課,同學間都要相互寒暄、致意;到商店買東西,到公司或政府機關辦事,辦事人員會向你致意,語氣十分客氣,態度和善。」在筑波大學讀書的邱孝生說。

愛乾淨的國度

「我看到過一個拆除舊大樓的場面,一邊是機器扒倒牆壁,一邊是一個水管子嘩嘩往作業面上灑水,根本看不到灰塵。」就讀於名古屋大學的劉鑫說。

他告訴筆者,日本是海洋氣候,所以很少有灰塵。「室內即使一兩天不擦,傢俱上也不會佈滿灰塵。」

不少留日學子說,日本人蓋房子、修理牆壁也都是外邊先用麻布、塑料布圍上,在裡邊施工;為了不揚起灰塵,路面維修、拆除舊物,都是灑水作業。

此外,在日本的公共場所都有專人負責打掃。「早上到公園晨練,常常可以看到有人穿著工作服在那兒收拾垃圾。家家戶戶、商店等的房前屋後都有專人打掃,地上一片樹葉都沒有。」劉鑫說。

日本比較重視綠化,家庭、食堂、飯店等場所都會有各式各樣的綠色植物。許多植物不是放在屋裡,而是放在門口或路邊道旁,行人走過時,會有陣陣花香。「在春天開花的季節,你走過路邊,紅花綠葉,陣陣花香,會使你暫時忘記疲勞。」邱孝生說。

要學會「吝嗇」

在東京工業大學的高蕎告訴筆者,在東京住了一陣子後,發現了「吝嗇」的另層含義。
她說,自己認識一位在日華僑,單身貴族,來東京十幾年,現就職於一家日本企業。這位華僑給初來乍到的高蕎的第一個生活指導是:用熱米飯拌生雞蛋。「她告訴我,這樣吃有飯又有菜,而且雞蛋在日本相對便宜,又營養還省錢。」

就讀於一橋大學的賀楊也說,她的鄰居佐籐小姐曾向她傳授了幾個生活小竅門,其中一個是在衛生間水箱裡沉入一個裝滿水的塑料瓶,以減少一次沖刷水的用量。

「吝嗇一詞不是貶義,不光體現了吃苦耐勞的精神,還反映出日本人居安思危的憂患意識。」賀楊說。

失物復得的經歷

留學大阪大學的張捷,講述了一個她剛來日本時失物復得的故事。「那時剛來日本,出門還不辨東西南北,一個人去銀行付房租。因為在國內也常常使用自動取款機,我心想這點小事沒有問題。」張捷回憶說。

可將銀行卡插入取款機後,取款機便傳出一長串親切溫柔的日語,她一下子呆住了,看著後面排著長隊等待付款、取款的人,她只好硬著頭皮操作,好在屏幕顯示的文字連蒙帶猜還看得懂。付款結束,張捷發覺自己滿頭大汗,便一把抓起取款機吐出的明細票,匆匆離開,「我當時鬆了一口氣,心想只要房東能收到房租就行了。」不料,幾天後,她接到銀行寄來的一封信,通知她去領取失落的銀行卡。原來是有人把她當時落在取款機上的卡交給了銀行。

在京都大學的李遜也有類似的經歷。一個週末的晚上,因為超市食品大減價,他買了一大堆東西,大包小包從自行車上卸下來,就衝進房間向室友報功。正當兩人分享「戰利品」時,門鈴響了。

「這麼晚了,誰會來找我們?」兩人互看了一眼,打開門,眼前站著一對從未見過面的青年男女。男士舉起手裡的一個黑色錢包揚了揚,原來李遜因為太興奮,把錢包忘在自行車筐裡了。「這兩個人是同一幢樓中住的房客,放自行車時發現了我遺忘的錢包,錢包裡正好有我剛付過電費的收據,所以他們根據上面的地址找上門來了。」對於這兩個日本「雷鋒」,李遜始終印象深刻。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