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願者探訪瘋人院 訪民攔溫總車被關4年(組圖)


湖南訪民何芳武精神病院被關4年
被關精神病院四、五年的何芳武

湖南訪民何芳武精神病院被關4年
永州精神病院

今年六月,國務院公布了中國精神衛生法草案,對「被精神病」現象設置了很多防範、懲治性條款,大有堅決阻止「被精神病」現象之勢。然而,近日民生觀察工作室又接到了湖南省永州市江永縣允山鎮向光村農民何芳武友人的求救信,反映何芳武在湖南省永州市精神病院已被關多年至今還在裡面。2010年10月26日,我和鄭創添曾經到湖南湘潭市第五醫院探訪了被關在這裡的「精神病人」 辜湘紅。2011年8月30日,受民生觀察工作室之托我再次踏上了探秘「瘋人院」之路,這次的探訪對象就是何芳武。

被關精神病院四、五年的何芳武看不到半點病態

八月三十日下午五點左右,我幾經輾轉,顛簸了六個多小時後到達了永州市。隨後,何芳武的四位友人也到達了永州市,我們很快見了面。其實何芳武的友人和何芳武一樣也是湖南當地的訪民,他們在上訪路上認識。大家都是受苦受難人,他們因此結緣,何芳武在被關進精神病院後曾多次向這些友人求救,這些友人一致認為何沒有精神病。

八月三十一日早晨八點二十分左右,在知情人帶領下,我們很快就到了關押何芳武的所在地----永州市精神病院二病區。在向醫生通報之後,我們順利地進入了病區的第一道鐵門,在等候區等候醫生通知何芳武出來見面。在等候期間,有另外一位探訪病人的家屬告訴志願者,這個精神病院裡關押了不少的上訪人員,可能有十多位以上。幾分鐘後,何芳武在醫生的陪同下走出了第二、三道門。何芳武看上去神采奕奕,面容清爽,衣著整潔,看上去沒有半點病態。在醫生的允許下,我開始了與現年45歲的何芳武的交談。

何芳武:我一家二十多年的遭遇

1989年,我父親何祥仔擔任向光村村支書期間,舉報時任允山鄉副鄉長蔣育祥貪污救災錢糧無果。蔣育祥記恨在心,1990年4月我父親何祥仔村支書職務無故被免。

1992年9月22日、23日,因我三叔兒子計畫生育超生之事,當時在允山鄉黨委書記朱治清、副鄉長蔣育祥的帶領下,幾十人衝進我家,以包庇計畫生育為名,對我家實行了「龍捲風」式的打砸搶,並推倒我家房屋。在我父親要求朱治清出示公安機關逮捕證明時,朱惱羞成怒,對我父親拳打腳踢,導致我父親當場吐血身亡。奶奶在得聞噩耗之後,活活氣死。母親為權勢所逼,不得不帶年僅十一歲的三弟背井離鄉,乞討天涯。在乞討途中,三弟不幸走失,至今下落不明,生死不知。母親走投無路之下改嫁了他人,幸福美滿的家庭就這樣家破人亡了。我從此走上艱難的上訪之路。

1992年到2003年,我一路上告,得到從中央到省委、地委的各級政府重視,並批示要求地方政府依法查處,合法辦理。而無論上級如何批示,一到江永縣黨委副書記唐長久那裡就石沉大海,他採取推諉、拖延、阻礙、干擾、封鎖各種手段打壓我的合法要求。後來才知道唐長久與朱治清是一夥的,他們互相狼狽為奸。唐罔顧國法黨紀,竟然提拔無視人權的朱治清為江永縣司法局長。2010年,唐長久因貪污腐敗等問題被查處判決也證實了我的說法。

2000年4月23日到4月30日,在唐長久的指示下,我被非法拘禁一個星期,期間受到拷打和威脅,企圖用暴力脅迫我不再繼續向上級反映情況,免得影響他的政績。

何芳武:我沒精神病 攔溫家寶的車就該關精神病院嗎?

2003年12月18日,我在中紀委上訪時,被江永縣信訪局黃副局長、江永縣政法委副書記何紹雲(音)等人抓了回來。他們編造謊言、偽造文件和證明把我強行關押進了永州市精神病院。關進精神病院後,醫生護士就強迫我吃藥打針,我當時不從,他們就給我過電,過電時真是生不如死呀。2006年1月9日,我終於走出了精神病院。我幾年藥吃下來,身體都跨了,走路時都跌跤子。

出來後我繼續上訪,2007年9月11日中午我在北京攔了溫家寶的車,結果湖南省委一位副書記、江永縣委副書記、江永縣公安局劉局長、信訪局黃局長、允山鎮何鎮長一大批人跑到北京抓我。13號我被押回來後,即被被再次關進了永州市精神病院。這次關進來後,醫院知道我沒精神病就沒讓我吃藥打針,也沒再電擊我。

但我每次提出來要出院,醫院都說必須得政府的批准。這次到現在我在這裡馬上將整整被關四年了。我沒精神病,攔了溫家寶的車就該永遠關在精神病院裡嗎?

護士醫生透實情:是江永政府讓關的,不用你們出錢

在精神病院內,我們以何芳武親屬的身份提出來要接何芳武出院,結果遭到了護士和醫生的斷然拒絕。

我問:何芳武出去要辦哪些手續?

護士答道:我們沒這個權利

我:但是他沒病呀!

護士:我知道,是政府的。

我:哪個政府?

護士:江永縣政府。

我:他沒病就是非法拘禁。

護士:那你去找縣政府。

我:在這裡關起來我們家屬也出不起錢呀。

護士:不要你出錢,政府出。

何芳武何時才能走出精神病院

何芳武說,我沒有精神病,我整個家族都沒有精神病史。江永縣信訪人員是擔心我去北京上訪,影響領導的政績,甚至揭了他們的瘡疤才偽造精神病鑑定,在沒有得到我家人允許和知情的情況下,非法強制把我拘禁在精神病院的。他們不惜花每年5萬元的高代價把我關押,這個醫院裡還關押了很多其他地方的上訪人員,希望大家能關注我們的遭遇,還我們以自由。

在我(志願者肖勇)看到的一份有關何芳武的「鑑定書」中,儘管鑑定書稱何芳武「神志清晰」「口齒清楚」,但他還是被鑑定為了「偏執性精神障礙」,而他偏執的主要證據是「多次上北京告狀」「無理糾纏領導幹部」。該鑑定書還說何芳武此前就送過精神病院。不過何芳武說,從來就沒有什麼專家給他做過精神病鑑定。

從我和何芳武的接觸來看,他頭腦清晰,思維敏捷,吐詞清楚,記憶力超強,根本就和精神病沾不上半點關係。和何芳武通過電話的民生觀察的劉飛躍也有同感。

在要離開醫院的時候,我從何芳武的眼中看到了他對自由的強烈渴望,我的心靈和良知受到了強烈的拷問。在一個自稱法制國家的社會裏,在朗朗乾坤之下,竟然發生著如此慘絕人寰的嚴重踐踏人權和法律的惡性事件。我想問一句:江永縣信訪官員們,你們的心難道是鐵打的?你們的良知和道德就不擔心受到譴責和懲罰?我希望這樣的惡性違法事件能引起全國人民的關注,並在此敦促你們,盡快釋放被非法拘禁的何芳武以及其他相關人員。有錯就改,有罪必究,這樣才能真正落實中央關於創建和諧社會的宗旨,建設公平、公開、公正的法制社會,還人民以公道。

志願者肖勇

民生觀察工作室

2011-9-2

来源:民生觀察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