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哨》薄熙來打黑唱紅造成中共分裂


聽眾朋友,大家好!我是主持人李心如。在本期的節目中,我們將選播《前哨》雜誌2011年9月刊邱曉同發表的一篇文章:題為《薄熙來打黑唱紅造成中共分裂》。眾所周知,薄熙來在重慶搞的「打黑唱紅」運動一晃已經兩年過去了,這股紅色浪潮從重慶波及到整個中國大陸。但是,隨著這場鬧劇愈演愈烈,中共不僅沒有越唱越紅,反而卻因[唱紅]運動而加劇了內部矛盾。下面我們邀請【名刊話壇】嘉賓主持人洪川為您揭開中共唱紅運動中,內部不同勢力幫派的矛盾真相。

洪川:薄熙來在重慶搞的「打黑唱紅」一晃已經兩年過去了。當初「打黑」抓住了文強這個「黑老大」,而「唱紅」,多數人原以為,是為了給「打黑」製造氣氛,僅僅是一種臨時措施。但是「打黑」的高潮過去了,「唱紅」卻愈演愈烈。學校的娃娃、街道的大爺大媽都被組織起來,排著整齊的隊伍、打著紅旗大唱紅歌,既讓人起雞皮疙瘩,又不禁想起六、七十年代的文革浩劫,不寒而慄。

今年「唱紅」再掀高潮,迅速向全國擴展,並最終唱進了中共心臟紫禁城。戲劇化的是,紅歌唱進北京,等待它的卻並不是更上一層樓,反而是當頭一棒,使得原本打算效仿重慶「唱紅」的一些省市,因北京的態度而紛紛轉而觀望。「唱紅」在北京遭遇到了巨大阻力,做為中共高級殿堂的人民大會堂居然敢對「唱紅」說「不」。其實薄熙來早就想把「唱紅」引進北京,以擴大影響,然而苦於找不到一個合適的名目。今年,中共文聯為配合中共建黨九十週年,決定在七一之前搞一項名為《百花芬芳—黨的旗幟高高飄揚》的系列演出活動,調集了早與老毛一起入土的古董,如《紅燈記》、《江姐》、《長征組歌》等展演,並將組織一場特大規模的「綜合演出」。

薄熙來聞訊後大喜,認為進京「唱紅」的機會終於來了。於是親自出面與文聯主席、自己的鐵哥兒孫家正聯繫,讓他協助安排重慶紅歌隊進京,並且希望能夠多唱幾場。雖說孫家正表示願意幫這個忙,並親自出面協調,但沒想到,負責演出的工作小組,一聽說重慶紅歌隊要加進來,紛紛搖頭,給出的理由很簡單:就是演出的時間、劇場、劇目都已經確定,不可能增加進來哪怕只是一場「唱紅」專場。於是,孫家正琢磨出一個萬全之策,那就是搞一個開幕式,提前舉行「唱紅」專場,這樣既可以滿足哥們兒的要求,又不至於打亂原定的演出安排。對此薄熙來討價還價,當即提出,既然是開幕式,劇場要安排在人民大會堂,因為這樣就可以具有某種象徵意義了。孫家正自然答應幫忙。

但是萬沒想到,在文聯與人民大會堂聯絡時,對方一聽是重慶「唱紅」專場,竟然一口回絕。給出的理由同樣很簡單:為了確保建黨九十週年大會的安全和順利進行,人民大會堂的大劇場六月之後不再接受任何演出安排,全力進行紀念大會的準備工作。孫家正得知這一消息後,急忙通過內線打聽,方知人民大會堂其實從六月十五日起才停止接受演出,而重慶的「唱紅」專場計畫在六月十一日舉行,所以僅從時間而言,「唱紅」專場應該是可以安排的。於是,孫家正又聯繫了人民大會堂管理局的頂頭上司中直機關工委,想請他們出面協調一下。然而得到的最後回覆卻是:人民大會堂堅持六月份不再接受任何演出活動,協調無效。最後孫家正只得去了民族宮大劇場。

心如:聽眾朋友,您現在收聽的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的【名刊話壇】節目,嘉賓主持人洪川正在選播《前哨》雜誌推出的文章,《薄熙來打黑唱紅造成中共分裂》。下面請繼續收聽,中共「唱紅」運動中,中共內部反對派的回應。

洪川:去不了人民大會堂,這個結果令薄熙來無可奈何,只好吩咐孫家正,要確保首場的當天座位爆滿。六月十一日晚,重慶的「唱紅」專場準時在民族宮大劇場舉行,上座率雖然爆滿,卻爆滿不同一般。因為全場雖有一千個多座位,但其中近五百個座位是留給十四支重慶「唱紅」演唱隊的。每隊上臺唱兩支紅歌,完後就回到座位上觀看。當晚出席的頭麵人物,則只有「唱紅」的主子薄熙來和他的鐵哥們孫家正。直到演出快結束時,賈慶林露了一臉,跟著一起上臺與演員象徵性的握握手,算是表示了支持。當晚,除新華社發了一條演出的消息外,其它媒體、特別是北京地方媒體都相當低調,而新華社的報導中對賈慶林的到場也隻字未提。

重慶進京唱紅之前,中共高層對唱紅本身早已出現分歧。胡錦濤一直擺著個陰陽臉,令人捉摸不定;其餘常委雖然都表示支持,但紅歌進京,除賈慶林去了首場外,卻再無人願意出席,而溫家寶和李克強後來間接表明瞭反對態度,其中溫家寶幾次暗批「唱紅」是復辟文革,儼然成為「反薄派」的領頭人物。

就在重慶的「唱紅」進入高潮之際,今年四月二十三日,溫家寶極為罕見地在中南海紫光閣的總理辦公室,單獨會見了八十五歲的前港區人大代表吳康民。吳康民返港後,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他與溫家寶會面期間「提及國內仍面對文化大革命的‘遺毒’的影響。」正是這最後一句話,是溫家寶希望借吳康民之口向外界表達的。

隨著重慶「打黑唱紅」的不斷升級,李克強也終於按捺不住了。自從薄熙來把「一手抓「打黑唱紅」,一手抓民生」定義為成功的發展模式、即所謂的「重慶模式」後,各地方媒體也紛紛作深度報導,大有推向全國之勢。五月初,李克強在考察海西經濟區時,在對海西大加讚揚了一番,而後突然話鋒一轉,言有所指地表示:現在國內常有人說這種模式、那種模式,其實中國的經濟發展不能靠這些五花八門的模式,歸根到底還是要靠一種模式,那就是鄧小平模式。

李克強的這一番「模式論」,很明顯是直接針對「重慶模式」而言的,借吹捧鄧小平而表明瞭對「重慶模式」的反對立場。這也是自從「打黑唱紅」以來,李克強首次公開表明自己的觀點。

心如:聽眾朋友,您現在收聽的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的【名刊話壇】節目,嘉賓主持人洪川正在選播《前哨》雜誌推出的文章,《薄熙來打黑唱紅造成中共分裂》。下面請繼續收聽,中共「唱紅」運動中,中共內部中間派的反應。

洪川:對於「打黑唱紅」,胡錦濤已經幾次直接或間接地作過表態,只是這些表態總是前後矛盾,讓人摸不著頭腦。去年底,上海召開了一次關於「重慶模式」的大型研討會,會上,儘管中共右派學者指出「重慶模式」可能重蹈文革覆轍,但他們的否定立場最終沒能形成主流,研討會成了把「重慶模式」理論化、並加以拔高的一次吹捧會。值得注意的是,這次會議的主辦者是胡錦星,此人乃胡錦濤之堂弟,所以可以認為,是胡錦濤授意舉辦了這次研討會,似乎是要挺「打黑唱紅」。但與此同時,胡錦濤卻又親自出面,叫停了由薄熙來一手操控的「李莊案」,最終李莊得以刑滿獲釋出獄,薄與胡很可能因此結下了樑子。

另一個力挺「打黑唱紅」的中共高層人物是習近平,但其態度的真實性卻頗令人懷疑。更多人還是認為,習近平挺薄只是耍官場把戲,利用薄的風頭給自己壯大勢力。外界雖然目前還不清楚,習近平在赴重慶「招安」同是太子黨的薄三兒時許下了啥諾,但有幾點可以肯定,一是不可能讓他當總理,因為習近平自己根本做不了這個主;二是不可能答應讓薄三兒當政治局常委,因為就算習近平自己去為他去爭取,能不能「爭取」得上,還要有一場你死我活的路線鬥爭呢!

心如:不管中共對外如何粉飾「打黑唱紅」,熟識中共政治運動的人們都會一目瞭然,所謂的「打黑」就是打著反腐的旗號打擊黨內異已,所謂的「唱紅」則是又一次文革式的對全國人民的大洗腦。然而,這一次紅色運動與以往的政治運動將有所不同。當前中國社會矛盾空前激化,大陸民眾生活狀況空前惡化,廣大民眾對中共的本質認識得也越來越清晰了。在這樣的背景下,隨著民眾的覺醒,這場紅色運動受到了來自民眾前所未有的反對與抵制。正是在強大的民意作用下,中共內部一部分人也不得不有所顧慮,從而出現對「唱紅」運動的態度分歧。聽眾朋友,今天的【名刊話壇】節目到這裡又要跟您說再見了,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期節目再會。

来源:SOH 【名刊話壇】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