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事新動向:薄熙來爭常委過猶不及(圖)

薄熙來爭常委過猶不及——北戴河之後的下屆人事新動向

2011-09-17 07:47 作者: 胡和新
手機版 简体 17個留言 列印 特大

薄熙來"起於打黑,毀於唱紅"

薄熙來原來似乎篤定"入常"的希望,已經破滅,今夏北戴河會議上,大佬關門討價還價,壓根兒沒人提到薄熙來。高層模擬投票,薄熙來更是吊了車尾……

自2003年算起,整整八年沒有正兒八經地開過北戴河會議了。今年這麼一開,此事體大。豬腦子都明白,大就大在,這是十八大權力再分配的關鍵一戰,要把前期的盤子定下來。大體上,就是確定下屆政治局常委的組成,最好連政治局的組成也有個譜兒。明年再來北戴河開會,那就是定後期的盤子了,主要是敲定政治局、書記處、中央軍委、國務院領導層的一攬子安排,還有全國人大、全國政協的重要負責人等。然後剩些雞零狗碎的位子,比如排在後面的人大副委員長、政協副主席之類,當然還有部長等等的幹活,能定的就定了,一時定不下來的,明年下半年還有時間方方面面地去講價、去蘑菇。

可是,今年這個北戴河會議,開是開得不短,吵也吵得翻天,卻硬是沒能完成任務。下屆政治局常委究竟是誰?真正定下來的,就是兩個人,那其實還是五年前就已經定了的,這次不過再蓋個鋼印兒。這兩個人,誰也不用賣關子,誰也不用眼紅,就是人家習近平和李克強。其餘的那些,誰還會進常委呢?沒有定,因為吵得厲害,定不下來。當然,吵有吵的作用。這一輪吵下來,局勢比沒吵之前畢竟還是明朗多了。雖然沒定下來,但是,誰的希望大,誰的希望小,誰是沒希望,看得清楚多了。

薄熙來手中煮熟的鴨子飛了

就中,七月份還希望很大的薄熙來,成了北戴河會議上的最大輸家。原來似乎篤定"入常"的百分之九十五的希望,現在剩了還有多少呢?不能說人家"沒希望",畢竟離十八大還有一年多的時間,重慶忽然又搞個什麼新名堂再次震動中國與世界也說不定的,鹹魚還能翻生呢,何況堂堂薄公子、薄書記?

鹹魚能翻生,煮熟的鴨子也會飛,這是一個道理。去年一年,今年上半年,在那些對於進入下屆政治局常委個個有希望、人人沒把握的年輕的本屆政治局委員中,薄書記進入下屆政治局常委的呼聲最高,希望最大,來勢最猛,前景最明。可是,七月底八月初,兩個禮拜的北戴河會議之後,事情完全變了個樣子。大佬關門討價還價,你提幾個名我提幾個名,居然沒有一個人替他說話。胡錦濤不用說,有那麼多自己人要拉拔;溫家寶更不用說,他專等著有人提名薄熙來的時候要給薄一個強有力的阻擊呢,結果卻沒用上這份勁兒,因為壓根兒沒人提到薄熙來。高層模擬投票,薄熙來更是吊了車尾,和倒數第二名拉開老大距離,比重慶和天津的距離還大。就此而言,你也可以說,這次北戴河會議,其實就下屆政治局常委的組成,確定了三個人頭:兩個再次確認,繼續當常委,分領總書記和總理的位子;一個確定不能入,位子留給別人。詩云:"舊時王謝堂前燕",堪比重慶煮熟鴨,本來到嘴一塊肉,飛來飛去到別家。

起於打黑,毀於唱紅

那麼,究竟為什麼,發生了這樣的變故呢?蒐集不同方面的說法,筆者歸攏出三個原因。一個是薄熙來在重慶的表現太"左",左得不得人心;第二是薄的野心太大,失去了黨內爭取位置時本來應有的某種分際;第三就是薄熙來被認為不擇手段,被視為未來高層政治生活中一個可怕的威脅。這三點,其實是相互聯繫的,下面分頭敘說。

先說這個"左"。對於重慶大唱紅歌,薄熙來一直分辨說那不是左,不是文革遺風。其實,有這個辯解,就是因為有這樣的批評,而且不是來自一般人的批評。本來,薄熙來抓住新疆"七五事件"這個機會,看準了本來很有希望進入下屆政治局常委分管政法的新疆書記王樂泉再也沒有希望了,於是在重慶大張旗鼓地開展"打黑除惡"運動,風頭一下子健旺起來,從一個排名最後、發配渝州的政治局委員,成為下屆政治局常委的有力競爭者。他這個戰略,從權術的角度來看,當然也有失有得。失在他因此得罪賀國強、汪洋這兩位前任重慶市委書記,而這兩位一個是現任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一個是最年輕的本屆政治局委員,決不是什麼等閑之輩,在中國當今政壇可以說各有樹大根深的天字號靠山。但畢竟還是以得為主,因為他因此首先頗得民心,很贏得了一些輿論,這就把"勢"給他造起來了;其次他得在肅清了重慶政壇上那些膽敢與他不合作的人,大大強化了對於重慶本地政治的掌控力,這可以說是立了"威"。再次,把"打黑"搞成這個勢頭,畢竟是個不大不小的政績,在北京面前也有面子,這不妨看作是立了"功"。立勢、立威、立功,一個"打黑"就讓薄熙來佔據了爭取下屆政治局常委的主動,那是他煮熟鴨子的第一把火。

這薄熙來的第二把火,可就有點兒要把鴨子煮飛它的勁頭兒了。那就是"唱紅"。從爭取進常委的立場來看,這"唱紅"對薄熙來而言,可以說有失無得。這麼瘋狂"唱紅",開罪了中國所有還記得老毛的文化大革命、也討厭老毛的文化大革命的人──這裡有幹部,也有民眾,更有知識份子,而且其數量決不在小。可以說,"唱紅"使薄熙來大大地失去了民心──如果本來民心對他無所謂好惡的話,那麼現在民心對他也許就是愛憎分明瞭。那些所謂左派,從此愛薄熙來到了熱愛老毛的某種程度;而絕大多數的民眾、幹部和知識份子,本能地就反感上了薄熙來這一套。中共選拔領導人固然不講民意,但是,在中共的權力鬥爭中,如果你失去民心,那就正好可以成為你的競爭對手打你的順手牌,除非你像李鵬那樣有別的優勢。薄熙來"打黑"聲譽鵲起,不就是靠的輿論上這點兒"勢頭"在追趕政治局常委的末班車嗎?"唱紅"毀掉了薄熙來的這種勢頭和"聲譽",這就叫"起於打黑,毀於唱紅"。

要當教主?要做皇帝?

"唱紅"是不是左,薄熙來說了不算,要看社會的反應。其中一個社會反應,就是那些所謂左派們紛紛投奔到薄熙來門下,當起謀士、高參、吹鼓手來。說他們是所謂左派,因為這些不少有著洋博士頭銜的左派們根本不懂西方左派學說(當然更不懂右派學說),甚至敢於為政權殺害那些和平抗議的民眾這等報虐行為公開辯護。他們實際上是一幫投機分子,早年打破頭地往發達國家跑,在西方混不出人樣了又到中國極盡吹牛拍馬之能事,專好連血帶膿地舔允(左加口旁)當局的痔瘡。這些人看到薄熙來喜歡被吹捧,於是趕上門來,自己至少可以因此在重慶廉價弄套高級住宅,就像清華大學的一個什麼希光那樣。薄熙來可能沒有想到,這群蒼蠅一圍上來,別人對你的觀感那就只能看你是一堆臭大糞了。

更要命的是,這是一幫自視"老子天下第一"的所謂理論家,他們的理想是要當"國師"的。薄熙來本來就自視甚高,再被這群人一忽悠,自我感覺就成了老毛之後我黨的第二個偉大領袖了;而我黨的偉大領袖不光是政治家,還是意識形態的教皇,所以薄熙來這個"唱紅"實際上就弄成了個山寨版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和簡寫本(還是超級的簡寫)的毛澤東選集。本來,薄熙來擔心的是,人家可能不肯給他中央政法委書記這個掌握刀把子的位置,於是有心藉著"唱紅"覬覦中央政治局常委中主管意識形態的那把交椅。這個想法固然有點兒天真,因為薄書記沒有明白一個道理:你不必具備相關政績,要進常委也一樣可以主管相關業務──難道李長春十來年前在文化、宣傳上真的有過什麼建樹不成?不過這個想法畢竟還屬合理,因為薄書記要進常委的願望實在是太強烈嘛。不成想,被這幫洋博士一忽悠,高層還以為薄熙來想當"毛主席第二"了,你想誰還會傻到願意去當"劉少奇第二"或者"林彪第二"來抬薄熙來的轎子?北戴河會議上沒有一人願意提名薄熙來進入下屆最高領導層,這就是一個重要原因。

薄熙來還有第三把火:"重慶模式"。這更是這幫"新左派"吹鼓手的G點所在──你想想,這不是要為資本主義即將全面滅亡的全世界開闢一個新延安嗎?這個玩藝一吹起來,興奮到失去控制,連"重慶模式關係中共興亡"、"重慶模式拯救中國模式"這樣僭越的話都登報了。你一個中共政治局委員,連這點兒道理都不懂:你那個東西可以拿出去代表中國救世界,但是救中國的事情可就只是今上一人的能耐了,別人不可代勞,誰代勞誰找死!這就像你明明知道劉夫人或彭夫人不免飢渴、而你也有本領滿足她們一樣,你想你能去幫忙嗎?

"新左"三把火,熙來兩行淚

什麼"重慶模式"關乎"中國命運"?你薄熙來成了中國的皇帝了?你那個什麼新區的區委書記什麼明,把他這幫新聞系的同學找來,名義上都是你的學弟,背地裏什麼蛆不下?就算他們真心鼓吹,G點爆棚,賭注上,下的可是你薄書記最後的政治命運哩!加上"打黑"那些手段,還判了人家北京來的律師,"薄熙來心狠手辣"這個看法,已經成了中國高層權力精英的一個共識。

如果已經當了老大,那是不怕人家這樣說的。薄熙來聰明一世,卻把自己給繞進去了:開始的時候,設定的是有限目標,要爭取最末一席的政治局常委,既能擠上末班車到達權力最高層面,也能得到一張保護自己免於被追究腐敗的丹書鐵券──小平總結"六四"教訓的時候不是說過了嗎,中國的關鍵就是政治局常委不出問題。這話裡有話,包括常委出了腐敗問題也不追究。第一把火,已經見效,雖然有些副作用。後來偏偏心甘情願地被那些洋博士們"綁架",第二把火、第三把火一放,煮熟的鴨子又燒糊了、趕飛了。不知道薄熙來明白這個道理不?不知道他明白了之後是哭還是笑?不就是一個簡單的政治局常委席位的問題嗎,搞什麼群眾運動?玩什麼意識形態?吹什麼"重慶模式"?搞吧,玩吧,吹吧,在搞、玩、吹之中得利的人很多,可惜其中沒有薄熙來──除非共產黨兩年以內垮了,那當然又作別論。

如果共產黨沒垮,對薄熙來來說,還好,明年還會有一次北戴河會議。再來一次背水一戰?再來一次絕地逢生?人生如白駒過隙,時不我待。"唱紅"的政治效應之一,是很多人都認識到了薄熙來是個權力至上的機會主義者。現在,這個機會主義者,還有沒有最後的機會?那只能再看一年兩個月了。

来源:《動向》雜誌2011年9月號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