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奇女子 步行千里赴京上訪

2011-09-26 11:17 作者: 項甄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記者項甄報導】據明慧網報導,山東膠東半島有位名叫慧子的奇女子,她為了信仰,不畏路途遙遠、艱險,無視身體承受的苦痛,一個人走了近千里路到北京上訪。

為講真相 決心上訪

1998年春天,慧子在朋友的介紹下閱讀了《轉法輪(卷二)》這本書。看完後她很激動,就像孔子說的:「朝聞道,夕死可矣」。從此慧子開始學煉法輪功,並親身體驗到學煉後身心受益、無病一身輕的快樂。99年,中共開始鎮壓、誣陷法輪功,慧子決定要進京告訴政府:「法輪大法是好的!李洪志師父是好的!鎮壓是錯的!」

身為農村婦女,慧子當時沒錢可以搭車到北京。但她想只要毅志堅定,再坎坷的路也能克服,因此決定用步行完成心願。

二十幾塊錢走千里路

慧子把家裡僅剩的二百多元錢留給了身患肝炎還要看醫生的丈夫,幫丈夫做了簡單的安排後,帶著僅有的二十幾塊錢就上路了。開始時,在離家較近的百八十里路,也坐了幾站車,不長時間錢花光了,開始步行。

一路上跋山涉水,穿山越嶺,腳上磨了好幾個血泡,忍著鑽心的痛,走不動時,身子就貼路邊手扶著樹從這一棵挪到另一棵。

除了第一天吃了一點東西外,從第二天開始約有15天,慧子沒有吃東西,只有喝水。

草行露宿

公路的橋洞、玉米秸垛、草叢或路邊不常用的廁所等處,就是慧子睡覺的地方。頭枕著磚頭,下半宿凍醒了起來就走。每次再走時,兩隻腳像有很多鋼針扎一般痛,得試著走一會兒才好一點。

報導引述慧子回憶說:記的有那麼一段公路正在修路,離村莊又遠,路上沒有一個人,路兩邊全部堆滿了石灰塊,春風一刮,石灰粉紛紛揚揚,感覺像是進了沙漠,又像是在過「火焰山」沒有退路,人走不快,也找不到一個水坑,不知道要走多久。最後,在天黑之前慧子終於走出了那段路。第二天睡醒覺,眼睛睜不開,像被膠粘住了,只好用手一點一點去摳。天還不亮又啟程了,找到一個水坑洗臉,頓時臉上火辣辣的,是石灰粉燒的。

「我是煉法輪功的!」

一路上,慧子也遇到不少讓她印象深刻的人。報導中說:有一天天快黑了,公路邊上有個加油站。有點冷,她走進這個加油站,但擔心她自己的樣子會嚇著人,就先敲敲門,然後向裡邊值班的一男一女自我介紹:「我是煉法輪功的,你們別怕。」那個男職員約三十多歲,勸她快回家吧!家人會著急的。接著又對她說:「我們這兒去年冬天有一個煉法輪功的,是個女的被警察扒光了衣服,大冬天戴著手銬、腳鐐在汽車上拉著遊街,身上凍得發紫,慘哪!你不信?我現在一個電話過去,用不了十分鐘就來了,你信不信?」 

她充滿善意地,一字一頓對他說:「我信!但你不會那麼做的!」對方訝異地問:「嗯?為什麼?」慧子回答說:「因為你很善良啊!」他笑了。後來,他告訴慧子說:他們這兒加油的貨車有去慧子居住的縣,明天她可以搭他們的車回去。這時一直在邊上聽他們談話的姑娘對這位男子發話了:「行了行了,別說了,她這個人連死都不怕,她還怕啥呀?」然後抱來一床嶄新的棉被給她,讓她圍在身上。

還有一次,慧子遇著二人,他們對她說:「大妹子,別走了,你身上一定沒錢坐車吧?跟我們走吧,到我們村,給你找一個主,掙兩個錢你再走吧。」慧子說:「我是沒有錢,我也不需要錢。」他們騎腳踏車追上慧子三次並在前面等著她。第三次,她鄭重地對他們說:「你們三番兩次跟著我,你們想幹什麼?你們知道我是幹什麼的嗎?」他倆對視了一下說不知道。慧子以堅毅的口氣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沒等她再說下句,他們跨上車子就跑了。

官員豎起了大拇指

她就這樣走著,走著,有一天下午,見不遠處在公路綠化帶中央插著一塊大牌子,上面是一尺見方的十個大字:「歷盡萬般苦,只為路一條。」這本是告知民眾修路之艱辛,但卻也道盡了慧子當時的心境,頓時慧子熱淚滾滾而下!

2000年3月16日,慧子終於從山東走到了北京。但是信訪局變成了公安局。有一群各地的駐京辦事處人員,專門在北京天安門廣場守候著當地來北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慧子被便衣警察盤查並被帶到一個派出所,那裡已經關押了很多法輪功的學員,有老人也有抱小孩的,各個省市的都有。

一位專門攔截法輪功學員上訪的山東駐京辦事處截訪員,得知慧子是步行來到北京時,他非常訝異地問道:「一千多里的路啊!你走了多長時間啊!晚上睡哪兒啊?」慧子回答說:「晚上走到哪兒就睡在哪兒,整整走了半個月。」這位官員又問她到北京幹什麼?慧子答道:「我要告訴政府,法輪功不是電視上說的那樣,法輪大法好,政府不該迫害。」這位官員聽後一句話也不說,豎起了大拇指。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