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輻射陰霾下的東日本實像


距離福島核事故的原子爐近200公里的日本千葉縣柏市,上週日在政府文部科學省調查中,從一塊空地30公分厚的土壤裡,被證實每公斤土壤平均含有27.6萬貝克勒爾的高輻射量,而且主要元素是銫134和銫137,與福島核事故泄漏的輻射主要元素相同。由於地面輻射量低於地面下的土壤輻射量,文科省分析認為這塊土地被人施放高核輻射的可能性很低,很可能是福島核事故後,黑雨從破損的溝裡滲入周邊土地積蓄了高核輻射。

文科省的說明讓包括東京在內的東日本各地本來已存在的忐忑變成了惶恐,體會到核事故過去幾個月,高核輻射仍可能近在咫尺的恐懼。事實上福島兒童驗出甲狀腺功能指標失常的已不少,福島以外的地區不少兒童尿檢也發現了銫元素。東京大學尖端科技研究中心教授兒玉龍彥7月份在國會怒斥政客不顧國民安全。他說:「如果二十一世紀的國會議員還不能立法保護國民,那就是政治家怠慢。所以國會議員應立即放下歧見,為了未來日本,必須保障兒童和孕婦安全。」兒玉認為,從兒童被害的情況來推測,國民日常食品中已存在很多高核輻射食品,檢驗食品的速度斷然比不上商品推出市場的速度。

柏市的高核輻射事件說明,與福島縣之間隔了一個茨城縣的千葉縣西北部遭遇的核輻射,高於茨城縣內甚至福島縣內一些地區。日本政府把福島縣外的高核輻射地區現象解釋為風向的影響,說明3•11福島核事故發生後約兩週輻射泄漏高峰期內,風把大氣中的輻射吹向了某些遙遠的地區。於是半年來,很多人買了輻射檢測儀,自行檢測生活範圍,柏市案就是被現場附近一個家庭婦女檢測孩子經常玩的地方而發現、報案的。

事故原子爐泄漏輻射過了高峰期後,大氣中雖然少了輻射,但落在樹葉上、屋頂上、土地上的輻射化學元素經雨水沖刷或人為洗刷流進下水道、江、河、湖、海裡,令水溝裡的淤泥和食水、魚、蝦、貝、藻都可能積聚高核輻射。土地裡種的糧食、青菜、水果也都可能積聚高核輻射,防不勝防,令幾乎整個東日本的人不安。

東京世田谷區弦卷町一個空置的民家作為圍牆的樹叢邊這個月被揭發的高輻射案,也是居民測試孩子上學途徑時發現的。遠在距離福島原子爐300公里以外的地方檢測到每小時2.8微希貝特的高輻射,雖然隔一個路口檢測到的輻射量就正常,但還是引起了整個東京騷動。不過一天後,世田谷區區長保阪展人宣布輻射與福島核事故無關,他說:「調查時,地板下一個紙箱裡幾十個小瓶子散發的輻射量超過了檢測儀測定的範圍。調查說明,小瓶子裝的是夜光塗料,輻射的主要元素是鐳,所以與核事故無關」。而那個民家的業主沒放置夜光塗料,也許是50多年前的第一個業主所為。
1957年日本的夜光塗料才有安全法,含高濃度鐳輻射的夜光塗料為什麼被人放在地板下,現在已是無頭冤案,可是在那裡居住超過50年的92歲老太太不僅生存,而且患的耳聾與痴呆也與輻射無關。10年前84歲去世的老先生死因也與輻射無關,在這個高輻射環境裡養育的三個兒女至今也沒有輻射引起的疾病。

那麼,如果不是民間廣泛測試揭發,我們生活中本來存在多少不為人知的高輻射呢?現在花崗岩、大理石等也被證明是墓地高輻射的原因,在這個以乾淨聞名的發達國家裡,日本人現在也只祈求遭遇的高輻射不是銫元素。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