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大已定局?臺媒猜測中共高層變數


隨著中共十七屆六中全會的召開,十八大權力更迭的序幕緩緩拉開。不僅有關十八大的政治耳語熱流於朝野之中,媒體更是熱議不絕。儘管中共十八大高層人選已經呼之欲出,但有沒有意外發生?誰在決定、誰在布局?各派勢力有何消長?各屆觀察家對此眾說紛紜。

十八大有沒有意外發生?

11月30日,臺灣「聯合報」全球觀察欄目轉載了高曉新書《習近平-中國新領導人》節選,對十八大的變數進行了全面細緻的剖析。

文章指出,從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之後中共四次黨代會結果看,每一次黨代會都出現大意外。作者列舉了六四以來中共歷次代表大會的意外之處:

一九九二年中共十四大前,軍人在民間遭到痛恨,在政壇上卻頗有威懾力,楊家兄弟楊家將,軍領黨國之勢銳利難擋。誰曾想到老人發威,弱主翻身,楊家麾下數百新星悉數遭貶,卻出了個胡錦濤。

一九九七年中共十五大前,「江落石出」之說言之有理,激動人心,誰曾想到,喬石是「喬」之石,擋不住江水滔滔流,巨浪捲石細無聲。

二00二年中共十六大前,和平交權成黨意民心,胡錦濤取代江澤民不是意外。誰曾想到,「七上八下」成了李瑞環罩門,小木匠熬成老木匠,正是退休時。

二00七年中共十七大前,共青團勢力了得,「三胡」(胡耀邦、胡啟立、胡錦濤)的傳人勢在必得。誰曾想到,剛在上海沒坐熱交椅的習近平成了王儲,李克強倒成了備胎。

因此作者認為:「雖然歷史有時重複有時不重複,但出意外是政治尤其是中共的常態」。

作者指出,最大的意外是胡錦濤連任,這個機率最低。作者分析,總書記干兩屆夠了。雖然沒有民選,但人們對總書記任期的默認和一般民主國家民選總統的任期限制接上軌道。所以,如果有人霸王強上弓,箭會反彈回來。

作者認為,另一個大意外是習近平接不成班,但這個機率很低。文章分析,自從習近平四中全會沒有出任軍委副主席,有關習的不利傳言便倍增,不過細究起來多是捕風捉影。習近平備感壓力是顯而易見的,但他是幾個群體共同的符號,是一種穩定的符號。換句話說,他是能使各股政治勢力相對平衡的符號。

文章再指,再一個大的意外是李克強連管家都當不成,當個名高權空的委員長,由王岐山接總理。這種說法流傳甚廣,但可能性也不大。王岐山當然有能力,但他的太子標記是最大阻礙。如果習近平不接班,王岐山接總理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還有意外是,各派和諧不成,政治局常委會規摸擴大或縮小。有人說,擴大有利江人馬,縮小有利胡人馬。令計畫俞正聲、劉延東等人的留或升,與此相關。

作者指出,即便出現意外也是「軟意外」,因為「意外」在一九八九年六四之後變得很有節制,不是你死我活,而是我上臺弄權你下臺享福(另類君主立憲),你可以叫「破船理論」:折騰太過,大家落水。所以胡總警告他的「同志們」:勿折騰。黨還有個文明用詞:同舟共濟。

至於總理的人選,人們普遍認為副總理李克強是接替溫家寳的首要人選。但輿論界對此仍有不同聲音。日本雜誌《外交學者》(TheDiplomat)11月30日刊登國際智庫「戰略研究分析中心」(CESRAN)分析師米勒(NicholasMiller)文章稱,近幾年,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國務院副總理王岐山、中組部部長李源潮可謂是中共十八大晉升的熱門人選。儘管在諸多總理人選中現任副總理李克強一路領跑,但曾經擔任過江蘇省委書記的李源潮也是同樣具有說服力的人選。

四人布局由誰當權?

作者稱他與至少十位知情人士和專家討論過,多數相信對十八大人事能夠起決定性作用的主要是四人:江澤民、胡錦濤、溫家寳、曾慶紅。

江澤民可能是最近十多年遭到最多非議的領導人,儘管他退而不休。但因為迫害法輪功,血債纍纍,已經在海內外被法輪功學員告上國際法庭。今年盛傳江澤民死訊,可見他在中國民間的聲名狼藉,以及中共高層多數人也對他極度不滿。不過,只要他的身體許可,愛出風頭的他,在十八大前會發出最大的牽制力去挽救江系的頹勢。

胡錦濤身為總書記,在十八大上可以動用的權力較為合法和廣泛。其實從十六大之後,我們就可以很清晰地看到,胡錦濤採用的是地方圍堵中央戰略:除了最重要的幾個省市,調升的人多有胡系色彩。

在未來政治局中,可以看到胡錦濤努力的成果,這使得胡在退休之後,某些個人的印記不會被清除。更長遠的利益是,胡是否著手培養習近平之後的接班人,從而讓隔代指定三代傳?

溫家寳其實是一個更值得剖析的人物。他在許多場合大談所謂的「民主」,外表上又給人以滿腹經綸的印象,而且似乎像是一個可以領導中國「民主化」的領導人。但他只是總理,這大大侷限他的雄心,同時,當他努力打造平民總理形象時,網友送他一個恰如其分的綽號:「影帝」。不過,與胡錦濤相比,溫家寳還是有更多的動力去培植人馬,而且不止是在國務院,只是,這些人馬在十八大上要冒升到最頂層並不容易,無論是王岐山還是李克強,沒人認為和他相關。

對十八的猜測體現了人們對中國未來的憂患

香港時事評論家胡少江表示,由於時代的進步,習近平所面對的中國與江澤民和胡錦濤所面對的中國不同。胡少江認為,前兩屆領導人所累積的社會矛盾不再允許習近平繼續玩「擊鼓傳花」的政治遊戲,人民對與政治權力的要求也更加急切,世界對強大起來的中國不遵從文明規則的容忍度也越來越低。

胡少江撰文稱,和平時期的中國共產黨在幹部選拔上有著嚴格的逆向淘汰機制。許多黨內改革派都被這個政治機器無情的淘汰,最有代表性的有如胡耀邦、趙紫陽等改革派領導人。而像江澤民這樣的投機者、李鵬這樣的弱智者、胡錦濤這樣的平庸者則成為逆向淘汰機制的寵物。

旅美學者何清漣則斷言:習近平的中國進入無夢時代。最讓中國第五代領導人頭痛的問題是經濟結構轉型能否成功,這牽涉到政府財政收入能否有可靠保證。

她分析,改革以來以透支生態環境與勞工生命福利的發展模式已走到盡頭,必須走上以技術創新為主的經濟發展之路。但中國近三十年來所謂的「技術進步」,在大多數情況下,是利用與外資合作的機會偷盜合作的外國公司技術,始終無法從整體上形成科技開發能力,這一點成了中國經濟結構從勞力密集型的低階產業向技術密集型產業過渡的瓶頸。

何清漣預見,習李時期生態災難與經濟困難將接踵而至,由此將引發財政困難。二00九年中國政府財政收入佔國內生產毛額的比重已達三二‧二%,中國國民的稅負痛苦指數已高居世界第二,雖然官方表示還有增稅的空間,但如果再增稅下去,會引起更多的社會矛盾。

何清漣說,習近平的運氣顯然比前代君主胡錦濤要差。對習近平接掌大位,中國人明顯缺乏期待與夢想。這倒並非習本人緣故,只是因為中國歷經江朱與胡溫兩代統治,社會矛盾越來越尖銳,中國人的政治期望已被耗損殆盡。

十八大改變不了中國現狀

《中國事務》主編伍凡認為,十八大的人事定局,人事不管如何變也沒有太多意義。

伍凡說;「為什麼沒有什麼意思了,因為並不能解決中國的問題了,十八大就是開了,九個八個都是團派的你能解決中國的問題嗎?解決不了,你能解決大連的Px問題嗎?你能解決動車被撞的那些後遺癥的問題嗎?」

他指出;「因為整個集系沒有改變,他們還在維護共產黨的體制,共產黨的體制在十八大裡邊不會改變了,這個體制改變不了中國,所以不要對十八大報多大希望,十八大的權力角鬥,預示中共壽命不長。」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