員工期待年終獎 幾人興奮幾人愁(圖)


南寧日資電器廠不發年終獎 八千人罷工
南寧日資電器廠不發年終獎 八千人罷工(微博/看中國配圖)

每年臨近年關,中國大多數工薪族人士都會期待僱主給他們一份豐厚的年終獎金,但是年終獎的實際金額和發放方式往往令許多人失望,一些工廠還因此發生大罷工,成為影響社會穩定的一個隱患。研究中國勞資關係的學者和勞工權益人士說,年終獎問題源自勞資雙方力量懸殊。

在許多中國人看來,年終獎既是僱主對員工一年到頭辛苦勞作的肯定,又是員工評估來年要不要改行轉業的重要依據。因此,每當春節來臨前,人們都會議論一個同樣的熱門話題--老闆今年給了自己多少年終獎?別人又拿了多少?

*網民瘋傳年終獎調研報告*

就在工薪族對年終獎信息的極度渴求中,一家人力資源公司推出了一項年終獎調研報告,並迅速被網民瘋傳。根據這份全國各地企業平均發放年終獎報告,北京以5008元排在第一,上海以4874元排第二,深圳以4611元排在第三位。

看到這份報告後,一些網民或沾沾自喜地宣布,或難為情地承認,自己拿到的年終獎超過了當地的平均數,更多的人則戲稱自己拖了別人的後腿。

各地官方發布的2010年職工平均工資數據顯示,北京和深圳的月平均工資是4200元,上海是3900元。

沒有人可以肯定那份年終獎報告的準確性,但這不妨礙新華網、中國網路電視臺等無數個網站轉載這份排行榜。中國青年報還專門對近四千名網友做了一次調查,結果發現近一半人確認自己今年會拿到年終獎,近18%的人稱會獲得3萬元以上的年終獎,近17%的人說,年終獎不會超過2千元。調查還發現,只有15%的受訪者對自己的年終獎表示滿意。

*一成半人滿意年終獎  學者稱正常*

深圳大學勞動法與社會保障法研究所所長翟玉娟說,中青報的調查結果一點也不讓她感到驚訝。

翟玉娟說:「這個結果應該是很正常的,因為大部分人對自己的生活,對我付出的跟我得到的可能覺得有落差。尤其是在年終獎方面,可能因為企業性質不同,是不是國有企業發的年終獎太多了,大家覺得不平衡。對國有企業的人來說,我年終獎拿得多,我比較滿意。對大多數工薪階層的人來說,他們拿不到。要不就是沒有,要不就非常少,與期望值落差大。」

星期一,廣西南寧市一家工廠近萬名工人舉行大罷工,抗議公司只給管理人員發年終獎,不給普通職工發。三星期前,江蘇省南京市一家電器製造廠也發生類似的大規模罷工,因為工人不滿資方大大降低年終獎的發放。

*勞資雙方力量懸殊 工人年終獎無保障*

深圳大學的翟玉娟教授說,工人因為不滿年終獎而罷工,其根本原因在於勞資雙方力量嚴重不平衡。

翟玉娟說:「它最關鍵的問題是勞資之間信息不暢通,以及在分享利潤的時候不平衡。我覺得癥結問題還是力量的問題。工會,工人。你有力量,就能爭取你應該得到的,你沒力量,就只能處在比較被動的狀態。」

1999年成立的小小鳥打工互助熱線專門為弱勢打工者提供法律援助和諮詢,目前在全國四個城市設有辦事處。為這個機構工作的田小姐說,這些打工者並沒有能力跟資方較量,在年終獎、工資等問題上一般只能處於弱勢。

田小姐說:「比較現實的問題是,那些工人的文化程度大概是中專或高中,你要跟資方談判的話,你的想法要比較成熟。還有,他們本身的談判技巧有欠缺。還有一個問題是團結。所以我覺得,關於工資、話語權方面,他們還是非常薄弱的。」

田小姐說,她所在的機構並不組織或參與工人罷工,而是向他們提供法律諮詢和服務,通過與資方的協商幫助工人維護合法權益。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