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對文革的態度 看中共接班人


旅居德國的社會學家王容芬女士,應邀在巴伐利亞社會民主黨政治培訓部舉辦的研討會上演講中國的文化大革命和紅衛兵問題。她認為對紅衛兵問題的認識和清理將直接關係到中國現實和未來的人權問題,社會政治問題。

旅居德國的社會學家王容芬博士,是中文世界翻譯介紹和研究德國著名社會學家韋伯的專家。她曾經在六六年公開以寫信和自殺的方式反對毛澤東發動的文化大革命,後被判無期徒刑,坐牢十三年後獲得自由。八九年後移居德國,進一步蒐集研究了受中國文化大革命影響的德國六八年一代的情況。為此,王容芬博士在華人中,是少有的幾位在更為廣泛的背景上研究文化大革命問題的專家。

記者獲悉,最近她在德國巴伐利亞州參加了一場關於紅衛兵問題的演講討論會,為此對她做了採訪。王容芬博士對記者介紹說,「我是應巴伐利亞社民黨政治培訓部邀請去做的。題目是‘紅衛兵的膿痂’首先由維爾斯堡的一個法學博士在放映胡傑的電影‘我雖死去’後做了一個很長的引子,引入。看得出來她是費了很大的努力做的,做得非常成功。在放映過程中,由於有字幕,已經聽到了聽眾中的很沈重的情緒。」

胡傑的電影是關於一九六六年八月師大女附中校長卞仲耘被紅衛兵打死的記錄片。記錄片後是王容芬博士的報告。對此,她介紹說,「我先告訴他們,這個故事是真實的。這個案子是在光天化日之下,一直打了四五個鐘頭把人活活打死,然後扔到垃圾車上的。參加的不是一個人,兩個人,而是一大幫紅衛兵。電影裡出來作證的就有好幾個人。這樣一個案子,文革剛一結束王晶堯就去告,可幾十年下來結論只有一個,逾期不予處理。對此,德國人就不懂,這是謀殺罪,沒有逾期這麼一說。」

為此,王容芬博士向德國聽眾介紹了為什麼所謂文化大革命結束三十五年,紅衛兵問題仍然沒有得到徹底清理的原因。她說,「粉碎四人幫這就是從行動上否定文革了。但是他們一直糾纏在黨內鬥爭上,看作是共產黨黨內的事情,而不是看作是一個反人類的大案上來處理,所以最終還是跳不出這個圈子。粉碎四人幫以後,當時的共產黨是在文革中受整肅的那一代,所以他們對於文革深惡痛絕。可是到了下一代,江澤民接過來,文革就成了禁區,根本不能談,不能說。文學作品也不能夠提文革。等到了胡錦濤溫家寳這一代,特別軟弱的一代。胡錦濤他爹在文化大革命被逼死的,他連他爹的案子他都不敢來平反。現在要接班的這一代,這就恐怖了,還沒上來就唱紅歌,跳紅舞。這是相當危險的一代,如果他們當了權,那麼中國的人權只會糟,不會好。」

在演講中,對德國聽眾王容芬博士還特別提到,「德國前總理施羅德在重慶跟薄熙來長談,視頻很長。他說,支持唱紅歌,紅歌好,宣揚這個傳統。他喜歡、愛聽紅歌。反正我是對德國這些政治家是很失望的。關於文革大家還是要繼續努力,在很艱難的情況下也應該是把它說到底。」

原題目:王容芬在德國參加關於紅衛兵問題的演講討論會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