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賀子珍姘居合不合法?

2012-04-06 13:00 作者: 凌鋒

手機版 简体 17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亞洲電視轉播北京中央電視臺為紀念毛澤東誕生一百週年所攝製的特輯

《還看毛澤東》,提及毛澤東是在他的妻子楊開慧逝世後才和賀子珍結合的。而英國廣播公司所攝製的《毛澤東──中國的最後一個皇帝》,披露了毛澤東的一些私生活,引起中共的狂怒。那麼,是否正如《還看毛澤東》中所說,毛澤東的私生活是那樣嚴謹,依循「法治」,在楊開慧死後才和賀子珍結合呢?

毛賀姘居的起始

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在楊開慧逝世前,甚至在楊開慧被捕前,毛澤東已經和賀子珍「姘居」了。「姘居」是中共常用的字眼,指的是婚外或婚前的同居生活。

毛澤東通過自由戀愛而「同居結婚」的妻子楊開慧是一九三○年十月被國民黨逮捕入獄的,同年十一月四日被槍決。而毛澤東和賀子珍「結婚」是一九二八年!為了瞭解他們「姘居」的詳細情況,我翻閱了有關書籍。

這幾年來以紀實文學形式撰寫中共黨史和某些重要人物的傳記的著名作家葉永烈,在《毛澤東之初》一書中對毛澤東這段時間的活動以及他和賀子珍如何「姘居」有具體記載;王行娟是賀子珍復出後第一批訪問賀子珍的記者,她也做了好些有關賀子珍的調查,著有《賀子珍之路》(那時人們的思想比較開放,不像後來諸多限制,因此,資料應該是比較可靠而權威的)。

茲據此綜合整理如下:

一九二七年九月九日的湘南秋收暴動,毛澤東是領導人之一。「三灣改編」以後,暴動部隊於十月三日到達井岡山下的寧岡縣城。當時身為永新縣委委員的賀子珍(官方說是一九○九年生,《中共黨史簡明辭典》則說她是一九一○年生──這涉及姘居時賀是未成年少女)也到了井岡山。當時井岡山的「寨主」是王佐、袁文才。袁文才的部隊駐紮在茅坪大倉村,賀子珍也在那裡。

十月六日,毛澤東到了大倉村,認識了袁文才和十六七歲的賀子珍。賀子珍長得很漂亮,被稱為「永新第一美人」,所以毛澤東馬上就把她記住了,說﹕「哦,祝賀的‘賀’,善自珍重的‘自珍’」

在紅軍時期當過高級將領、後來脫離紅軍的龔楚,在他的回憶錄中曾提及賀子珍向毛澤東匯報工作,在第三天夜裡就在毛澤東那裡過夜了。

就算兩人沒有這樣快「姘居」,至少也是很快就熱戀上了──絕大部分回憶錄和有關書籍都肯定毛和賀子珍是一九二八年結婚的,差別只在於具體日期。

按照不同的回憶和記載,結婚日期是該年的五到七月間,但也有說是那年秋天的。反正認識半年多就「姘居」。

書上說,在「三打永新」(一九二八年六月二十三日)之後,毛澤東和賀子珍在塘邊村「終於結合在一起了」。書上也說﹕「沒有舉行什麼儀式,更沒有擺酒祝賀……」可見「結合」也者,相信並非表示正式結婚,而是「姘居」。

「八月失敗」之後,毛澤東於九月十三日帶部隊回井岡山,此後就與賀子珍住在茅坪的八角樓──八角樓成了革命「聖樓」。

據《賀子珍之路》所載,毛澤東常於工作之餘在茅坪河邊散步。「不過,賀子珍很少同毛澤東一起散步,一起出門,這倒不是他們倆不想這樣做,而是考慮到群眾影響,不便這樣做。在二十年代,在這偏僻的山區,群眾的思想是比較封建的,部隊的同志也不習慣這樣做。」

有一次,兩人一起經過紅軍醫院,毛澤東對賀子珍說﹕「我先走一步,在前邊等你。」使得賀子珍莫名其妙。後來毛澤東向她解釋﹕「剛才經過紅軍醫院,我們走在一起,怕影響不好,所以我先走了一步。」

「結婚」了,還不能走在一起,怕影響不好,應是毛賀「姘居」,部隊裡的人看不慣。特別是知道毛的妻子楊開慧被丟在長沙,自然更看不過眼。毛澤東的「性解放」,在農村仍被看成「非法姘居」,所以就連「和尚打傘」的毛澤東也不能不顧及群眾影響。

戰爭當中生育不斷

賀子珍為毛澤東生了幾個孩子?《賀子珍之路》有比較詳細的介紹。

「姘居」後,賀子珍很快為毛澤東生下第一個「結晶」。一九二九年,「在紅軍第二次打開龍岩時,賀子珍分娩了,生下了一個女孩。」毛澤東率領的紅軍在一九二九年三月打到閩西,懷孕的賀子珍跟隨軍隊。五月下旬到六月下旬,紅軍有「三打龍岩」之舉。孩子一生下,毛澤東就將她托給人。一九三二年四月紅軍再次攻打龍岩時,毛澤東的弟弟毛澤民受賀子珍之托去找這孩子時,說已死了。

不久,賀子珍又生下一個男孩,但不久死去。日期沒有註明。一九三二年,賀子珍在福建長汀的福音醫院(院長是毛澤東最早的御醫傅連璋)生下了一個男孩稱為「小毛」。一九三四年紅軍「長征」時,毛澤東丟下兩歲的小毛,交給弟弟毛澤覃,毛澤覃再轉交給瑞金一個警衛員的家,此後下落不明。

紅軍長征,賀子珍是懷孕上路的,這是毛賀的第四個孩子。一九三五年一月遵義會議以後,賀子珍在貴州白苗族的一個村莊生下個女孩,立刻送當地老鄉,賀子珍繼續趕路。

沒多久,在貴州盤縣,賀子珍被國民黨飛機炸成重傷,頭部、背部十四處彈傷,當時沒有條件動手術,嵌入頭骨裡和肌肉裡的彈片無法取出,一度昏迷,後來經常注射嗎啡以減少痛苦。

一九三五年十月,紅軍長征到陝北,但賀子珍發現自己又懷了孕。第二年生下女兒李敏。這是毛賀唯一留下來的後代,她和賀子珍後來都被送進蘇聯的精神病院。

十個子女還說無後

據廣西人民出版社和漓江出版社出版的《毛澤東大辭典》(中共黨史專家廖蓋隆為此書作序,因此有一定的權威性)所載,賀子珍和毛澤東先後生下三子三女,但據《賀子珍之路》所記述,加起來是五個。不論怎麼說,毛賀「姘居」以後,雖然因為連年戰爭,兩人也常有分手的時候,但是生殖率仍是高的。

曾是中共重要領導人之一的陶鑄的夫人曾志在井岡山時和賀子珍關係很密切。她說﹕「戰鬥生活緊張殘酷,有時賀子珍不到毛澤東那裡去,就和我睡一起,在一個被窩裡無話不說,成了關係非常密切的朋友。」

曾志引述賀子珍的話說,她平時不大願意同毛澤東在一起,太累。毛澤東不知哪來的那麼大精力,好像不懂什麼叫累。大家行軍一天,累得要死,唯一的心思就是趕緊躺下睡覺,可是毛澤東沒有一天肯躺下睡睡,住下來就辦公。賀子珍說她的體力精力受不了,應該還有毛澤東的性需索。

毛澤東和賀子珍生有五、六個子女,和楊開慧生三個(毛岸英、毛岸青、毛岸龍),再和江青生一個(李訥),「合法」的已經有十個左右。可是毛澤東還哀嘆「無後」──不把女兒當「後」,充分反映他的思想。

為何他和江青只生一個李訥?有消息說,那是江青生了李訥後絕育了。

江青思想新潮,為了享受生活,在延安就絕育,可謂新時代的女性也。

另外據《毛澤東大辭典》所載,楊開慧於一九二○年冬「與毛澤東同居結婚」。不知道「同居結婚」是什麼意思,是先同居、後結婚,還是將同居美化為結婚,但毛澤東與女人的關係,是同居還是結婚似乎都不重要,也不需要劃分清楚。正如在中共的稱呼中,「愛人」和「妻子」也不需要分清一樣。

(一九九四年三月十六日)

本文略有刪減,原標題:毛澤東賀子珍姘居考。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