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來引出倚天劍 裴敏欣三問北京(圖)


薄熙來
薄熙來是怎樣如此接近權力頂峰的?(美聯社)

【看中國記者魏錦華編譯】(本文作者裴敏欣,是美國克萊蒙特•麥肯納(Claremont McKenna)學院政府學教授,文章4月15日週日發表在《華爾街日報》網站上。原文標題:問北京的三個問題。)

薄熙來戲劇性的垮臺很容易讓人們把這一事件看作是一場政治道德的遊戲。當中共上週正式宣布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從政治局被停職時,大多數國內國外觀察家們都認為這個野心勃勃「太子黨」罪有應得。中國的官方媒體稱,薄熙來的垮臺證明了中共體制運轉良好。

不過,這種看法有個問題:薄熙來差一點就成功地登上(中國)權力的頂峰。在中國最具決策權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中,一個席位已經在等著薄熙來,直到2月初,薄熙來手下的警察局長王立軍跑到成都美領館試圖尋求庇護。

領導層的不穩定將會給中國人自身以及全世界,造成政治和經濟上的巨大代價。因此,現在到了所有能與北京當局對話的人-從外交官到學者到記者,質問北京當局一些關鍵問題的時候了。

第一, 為什麼這樣一個明知有問題的人被委以如此大的權力,卻幾乎沒有受到任何制約?

薄熙來的升遷幾乎和他的垮臺一樣令人驚嘆。在他升至中央政治局委員並被任命為重慶市委書記之前,薄熙來作為遼寧省長和商務部長表現平庸。現在其家人被曝光的那些可疑的金融交易,當時也不可能逃過中共反貪機構-中紀委的注意。

最讓人擔憂的是,薄熙來成為重慶市委書記後,濫用權力,在所謂的「打黑」運動中,幾乎不顧及法律程序,逮捕關押了成千上萬的人。他打著激進的毛派旗號,炫耀與黨的現行政策不同的政治思想,玩世不恭地操縱公眾輿論。

然而,北京當局當時沒有做任何事情來約束薄熙來。更糟糕的是,北京允許他沉浸在媒體的聚光燈下。九個政治局常委中有六個到過重慶參拜,含蓄的對現在已聲名狼藉的「重慶模式」表示支持。

現在,薄熙來下臺了,這個黨似乎為自己及時罷免了薄熙來而感到慶幸。但事實很簡單:中共挑選國家領導人的過程存在嚴重缺陷。現行制度偏向那些有權力的、缺乏才能的、無所顧忌的人,而不是挑選最有能力的、正直的人。

這個黨必須回答的第二個問題是,在領導層換屆時,黨如何更好的處理在高層的權力競爭?

毫無疑問,薄熙來事件是自(1989年)天安門事件後,中共黨內高層領導人之間最嚴重的分裂。分裂的性質不是關於意識形態,而是權力。薄熙來的政敵想讓他出局,因為他們擔心,一旦薄熙來進入最高層,他可能威脅到他們的安全和財產。薄熙來的支持者們為他加油,因為他可以保護他們的安全和財產。

薄熙來事件表明瞭,今天在中南海的權力繼承政治中,仍然充滿了陰謀、不可預測性和邪惡。現在的繼位過程,被一小群政治寡頭操縱著在秘密進行,不僅產生了不恰當的領導人,而且還破壞了黨的統治。

問這個政黨的最後一個問題是,在網際網路和微博時代,黨如何更好的應付政治危機?

從二月初,當王立軍試圖叛逃時,當局的反應顯示了其無能和自我毀滅。它滑稽的稱王立軍「操勞過度」需要「休假式治療」,王的結果卻是被國安收監。這個黨沒有迅速地罷黜薄熙來,而是讓政治醜聞拖延了一個多月,助長了謠言,也加重了人們對當局權威的懷疑。

甚至當這個政黨最終決定停了薄熙來在中央政治局的職位時,它仍然採用了40年前林彪叛逃蘇聯失敗時一樣的手法來傳達消息。它先通知了更高級的幹部,然後通知了基層,儘管薄熙來的政治垮臺已成為了在中國只要有手機就知道的眾所周知的常識。

這個黨現在正忙著從薄熙來慘敗的創傷中著急地把幾近出軌的繼位導回正軌,它現在沒有心情來回答這些問題。回答這些問題只會加劇關於「一黨統治」是否適用這一最基本的問題。

(譯文有刪節,點擊看原文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