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本立遭江澤民迫害 抱恨而終(組圖)

張偉國談經濟導報創辦人欽本立坎坷遭遇


2012/04/25/20120425101925801.jpg
欽本立和《世界經濟導報》的歷史圖片

看中國編者按:1989年六四事件中,《世界經濟導報》創辦人欽本立因堅持公正立場報導新聞而慘遭政治迫害,當時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則靠整肅《世界經濟導報》起家登上總書記的寶座。2003年張偉國曾接受媒體訪問談欽本立的坎坷遭遇,訪談中指出江澤民對欽本立的嚴重迫害,甚至於欽本立臨終前還派人到欽病床前去宣布對他的「黨紀處分」,羞辱一代報人。以下是張偉國談欽本立坎坷遭遇的內容。

江澤民對欽本立的身心打擊

六四前後欽本立精神壓力一直很大,他也感到自己非常委屈,因為他是幫著共產黨。他並不是一個共產黨的異議人士或者共產黨的叛逆者。應該講他還是一個補胎的人。

他是希望共產黨能夠順利轉型、改革成功、政權能夠繼續維持下去。所以很多動作,他是用心良苦。表面上是在批評或者是針貶時弊、針貶共產黨的一些弊端,客觀上也在幫助共產黨比較清醒地做一些檢討,能夠改變、健全一些制度。

受到江澤民這樣對待以後,也有很多上海的老同志包括像夏其言、夏征農等,也出來為他打抱不平,認為江澤民不能夠這樣對待一個老同志。江澤民有幾次是當著欽本立的面,對欽本立的訓斥相當高調,相當的沒有人性。江澤民對欽本立人身上的壓制我想還是次要的,主要是封殺導報以後,對他精神上的打壓相當厲害。

老資格的共產黨員

欽本立是49年以前參加共產黨的,是共產黨的地下工作者。在朝陽大學讀法律的時候,他就是搞學生運動被開除的。後來作為香港<<文匯報>>駐上海辦事處的主任,為共產黨立了很多功勞。49年以後他被調到北京,在人民日報作工會主席,然後50年代毛澤東要恢覆文匯報。

因為49年解放的時候,文匯報一度被解散。為恢覆文匯報,找到了文匯報的創辦人徐鑄成。徐鑄成當時就提出一個條件,要把欽本立要來。因為徐鑄成是一個黨外人士,他也知道在這個情況下,你辦報紙沒有共產黨是不行的。他知道欽本立是一個共產黨的高級幹部,所以就請了欽本立。欽本立因為跟徐鑄成是老關係,這樣的話比較容易思想溝通,所以他就請欽本立當黨組書記兼文匯報的常務副總編,等於是文匯報的第一把手。徐鑄成等於是一個元老,挂個名。

被迫害到不會說話,太太被害死

到了反右的時候,徐鑄成是帶了中國新聞代表團去莫斯科訪問,欽本立在家裡面主持鳴放,報紙上鳴放的火候相當厲害,這是徐鑄成親自告訴我的,他在莫斯科看到這個報紙自己都嚇得不得了。他說要出事情了,看了報紙說要出事情了,果然回到中國沒多久,他就被打成全國最大的幾個右派之一。

欽本立因為是共產黨員,反右當時是針對黨外人士,民主黨派。再加上不知道什麼樣的因緣機會,柯慶施好像對欽本立還是蠻欣賞的,所以柯慶施在那個時候是保了一下欽本立,所以欽本立是沒被打成右派,實際上是漏網右派,但是職務是都削掉了,到華東去編一本內部刊物。

那麼文革的時候他也受到衝擊,到干校,一度關了他一段時間之後,出來講話都不會講了。因為長時間沒有人跟他說話,他一個人關著,說話都不會了。而且自己的太太顧曉嵐,是當時解放日報的一個資深編輯,也是在文革中被迫害死的。

創建導報,導報就像他的孩子

到了文革結束平反,他就到社科院做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研究所黨委書記。那時候招募了一些人才,而且有很多就是49年以後歷次政治運動被整肅的報人,流散到新疆、甘肅、四川的,就是到外地去的那些人,陸陸續續回來了。回來了以後他們都過了可以正常工作的年齡,所以欽本立就把他們召集在一起,再加上在社會上面招考了像朱杏清、何凌、韓耀根等一批自學成材的青年,辦了這樣一份世界經濟導報。

開始的時候報紙的錢等於是欽本立以個人的名義跟文匯報借了2萬塊錢,因為他當過文匯報的頭,跟文匯報的關係比較不錯,另外一個,文匯報印刷廠幫導報印,提供紙張提供印刷,在導報沒有賺錢之前,他不收你錢。欽本立有自己很廣的人脈,他也利用了這些資源。

剛剛辦起來的時候欽本立還自己拿了報紙上街賣,所以這個創刊報紙就等於他的孩子一樣,他是非常心疼的。

六四後軟禁中去世

導報事件和六四半年多以後,欽本立就查出來有胃癌,然後就去住醫院。等到我出獄去華東醫院去看他,在91年的春節,他已經是晚期,擴散到肝癌都有了。到了91年的4月15日,說來也巧,正是胡耀邦去世兩週年的時候,他去世了。

欽本立在家裡的時候,他等於是處於一種被軟禁狀態。後來在醫院裡面的時候,也保持了這樣一種被監控的狀態。樓下這些門房都是很特別的,都有安全人員的。我們進去都要用各種各樣的手法偽裝,或者是從後門,或者是趁他們換班的時候偷偷溜進去。所以他也相當痛苦。就是在那段時間裡面,不但在精神上,也在人身自由方面他也被剝奪、被壓制很嚴重。

特殊的告別儀式

他去世以後,在遺體告別儀式是從簡,不讓大家聚會。但是導報這些人還是從四面八方來到了華東醫院的停屍房。當時大概有幾十個人,我是大概最後到的。上海當時是整個處於一種戒備狀態,醫院裡裡外外武警都出來了。不但是便衣,就是穿了軍裝的也出來了。像很有名的作家白樺和戴厚英,當時他們兩個騎摩托車準備去,在華東醫院繞了幾圈,看到這麼多軍警,他們也就不進去了,知難而退。

像這樣的情況,使得欽本立的告別儀式也變得非常特殊。除了他三兩個家屬,其他的幾個就是導報的同事。時間也很短,沒有什麼人講話,也沒有人獻花,也沒有花圈,我們也就是在他面前鞠三個躬。

臨終 病床前宣布「黨紀處分」

所以他的一生,作為共產黨的一個高級幹部,共產黨對他也非常無情。欽本立到生命最後期的時候,在4月10日前後,他已經是神智都開始恍惚了,當時上海市委宣傳部長陳至立,到他的病床前去宣布對他的黨紀處分。宣布後弄得欽本立受到的打擊相當大。所以我也感覺到很可悲,作為一個共產黨的老幹部、老同志,最後共產黨用這種方式來給他送終,實在是令人髮指。

2012/04/25/20120425101925441.jpg

2012/04/25/20120425101925637.jpg

2012/04/25/20120425101925284.jpg

2012/04/25/20120425101925986.jpg
欽本立和《世界經濟導報》的歷史圖片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