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開啟和平抵抗暴政的萬人請願(組圖)

2012-04-26 23:12 作者: 項甄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記者項甄綜合報導】他們沒有口號,不打旗子,他們沒有激情、沒有吶喊,只求得自由煉功,沒有對政治有任何要求。在上訪得到解決後,上萬人即刻散去,走後地上沒有遺下任何紙屑與煙頭。

這是媒體報導中的13年前1999年4月25日,逾萬名法輪功學員和平上訪請願的情景。

各界媒體:訴求簡單 自律、和平

一位荷蘭記者現場採訪了法輪功學員,這位西方記者描述:「這是一支品德高尚的隊伍…走後地上沒有留下任何髒東西。」

當時在現場報導的西方媒體也表示,從未見過如此大規模而且平和、有序的請願活動,尤其發現這些參與者大多互不相識,更是大感驚訝!

中央社在日後的報導中也提到:「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這批抗議人群不同於一般的群眾運動,他們不喊口號、不帶海報,他們沒有激情、沒有吶喊,有的只是無聲的抗議,他們的訴求很簡單:為修心、健身的法輪功向中共討一個公道說法。」

曾多次獲國際新聞媒體獎的資深媒體人高瑜女士說:「當時在全市民的印象,是法輪功學員的井然有序,當時上萬人但是他們沒有留下一點垃圾,實際上是法輪功學員的自律。法輪功嚴格的自律性,在道德方面對自己的嚴格要求,這一點深深的留在了一般市民和幹部眼中。因為他們都經歷了那件事。那天撤退人員已經撤到半夜才整個撤走,井然有序,沒有任何暴力性的事件發生,說明法輪功學員是一個和平的組織。」

2010/04/25/20100425081125810.jpg
歷史鏡頭: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逾萬名法輪功學員和平上訪

警方安排「圍攻」中南海

這件起因與4月23日,天津45名學員到雜誌社去說明事實真相,要求更正刊登雜誌不實內容時,卻被天津警方無理抓捕,最後只能到北京國務院信訪辦請願的上訪事件。即便在事件結束後,獲得了國際媒體很高的評價。但是當時中共總書記江澤民卻稱,萬名群眾包圍政府官員住處「中南海」企圖推翻政府。

曾接受海外媒體採訪,原中國科學院遙感應用研究所副研究員劉靜航女士回憶起當時的情景:1999年4月25日她和老伴去國務院信訪辦上訪。一下車,他們發現西安門大街人行道兩邊已站滿其他法輪功學員,有些是夜裡就從外地趕來的。學員們秩序井然地站在「西安門大街」人行道的邊上,國務院信訪辦公室就在這 裡。

她說:「這時我看見警察正帶領西安門大街東邊的學員隊伍向南邊的府右街走,我感覺有點蹊蹺,但沒有多想,法輪功無組織,也無人指揮,學員都聽從警察的安排,他們讓往哪兒走就往哪兒走,讓站在哪兒就站在哪兒。我也跟著隊伍沿府右街往南走。隨後我又看見另一隊警察帶領著法輪功學員隊伍從長安街方向過來,兩邊 會合後,警察就安排我們站在府右街馬路的人行道上。我們自覺排成三排,留出了盲道、行人路和花池草地。因來了上萬法輪功學員,所以長安街、西四、西單、北海及胡同裡都有法輪功學員。結果由警察指揮、安排成了對中南海包圍之勢。」

劉靜航
原中國科學院遙感應用研究所副研究員劉靜航女士在煉法輪功

劉靜航女士又提到:「大約晚上九點鐘,代表回來說信訪辦官員下令放人,重申了國家不會干涉群眾煉功的政策,有意見可向各地信訪辦反映。大家覺得問題得到初步解決,也就離開了。學員們說散即散,府右街是不寬的街,上萬的人流,去之神速令人不可思議,沒有喧鬧、沒有碰撞、沒有堵塞,沒有留下任何痕跡,連一個紙片都沒有。」

鎮壓真正原因解密

有中共官員後來透露,在法輪功學員萬人上訪時,江澤民曾在當日下午3點多時到現場觀察,他躲在防彈車上繞中南海一週巡查,觀察上訪人員的情況。他沒下車,也沒和法輪功學員交談,主要透過防彈玻璃進行觀看。即便獲得國際媒體的驚嘆與讚揚,但法輪功學員的秩序和自律,卻反而被江認為是組織嚴密、有人在背後操縱。

《江澤民文選》中披露了江澤民發動鎮壓迫害法輪功的真正原因:江澤民在1999年4月25日當晚給政治局寫的信(在7年後被收錄在江澤民文選,標題:《一 個新的信號》)中提到:「此事發生後,西方媒體立即作了報導並加以煽動渲染。(法輪功)究竟同海外、同西方有無聯繫,幕後有無‘高手’在策劃指揮?這是一個新的信號,必須引起我們的高度重視,敏感期已經來臨,必須盡快採取得力措施,嚴防類似事件的發生。」

江澤民還說:「對法輪功這種組織,不能低估其帶有宗教色彩的號召力,有關部門必須加強研究並制定防範措施;由於法輪功總部在國外,這次行動不排除該組織有境外背景的可能。」,「難道我們共產黨人所具有的馬克思主義理論,所信奉的唯物論、無神論,還戰勝不了法輪功所宣揚的那一套東西嗎?」

這些內容皆透露出江澤民想要極力鎮壓法輪功的意圖,而425和平上訪事件也變成了「圍攻中南海」,因此而作為江澤民主導鎮壓迫害的理由。最終,江澤民於1999年7月20日發動了史無前例的全國性大規模鎮壓迫害,至今仍在持續中。

回顧13年前的4月25日,幾萬名法輪功學員在長達十幾個小時的上訪中,沒有口號、沒有標語、沒有喧嘩,就如同旅居德國的學者仲維光先生所說:法輪功學員從四.二五以後開啟了一個和平抵抗暴政的最偉大的典範。這一行動已經證明,法輪功已經改變了中國的民族性,讓人看到了中華民族的希望。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