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系與團派正面交鋒:李長春攪局汪洋


近日,中共黨媒新華社副社長庹震空降廣東,任廣東省委宣傳部長,掌管文宣,同樣出身新華社的廣東省委宣傳部副部長楊健則入主南方報業集團,外界開始擔憂李長春在十八大前會整肅南方報系,控制輿論,攪局廣東。

當前,中共高層內鬥激烈,胡溫雖然對當權者周永康進行調查,周永康已經失勢,但幕後勢力如李長春、曾慶紅等人也在試圖反撲。而胡溫嘗試改革的廣東省,則成為雙方角力的重要戰場。

汪洋推改革不斷髮驚人之言

目前,胡溫一系的廣東省委書記汪洋一向被認為是改革的先行者,在改革中不斷有大膽舉措,尤其在溫家寳今年以來不斷強調改革之後,汪洋更是在言論上更加大膽。此前,汪洋頻頻在公開場合釋放有悖於中共主旋律的聲音。

如5月9日,汪洋在中共廣東省第十一次代表大會上打破中共禁區,強調說:「我們必須破除人民幸福是黨和政府恩賜的錯誤認識。」之後,汪洋又連續語出驚人。先是其在13日面對眾多媒體時表示:「以權謀私,千夫所指,我們手中的權力是人民賦予的,只能用來為人民謀利。」接著他又在14日和網友在線交流時談到:「主人說僕人兩句好像也有合理性。」

最近,汪洋還宣布計畫在廣東進行「幹部官員財產申報制度試點」,這更被視為改革的驚人之言。

李長春攪局廣東親信抗命汪洋

南方報系以一向敢言聞名,在針對媒體方面,汪洋也大膽支持。

此前5月7日,廣東省委書記汪洋通過省政府副秘書長林英傳達重要講話:「我們要鼓勵新聞媒體記者選擇打擊制假、售假典型案例進行暗訪,必要時還要安排公安人員進行保護,」以確保記者更深入地調查和跟蹤報導,「挖得更清楚,搞得更準確。」

然而,廣東省宣傳部門卻直接頂撞汪洋,強力拿下《南都》最近的一篇敢言報導。

《南都》東莞版近日在頭版刊登題為「惠州查獲70噸假速凝劑疑流入東莞常平地鐵」的新聞,指惠州工商部門在當地惠城區水口鎮查獲一個專門製造假冒「速凝劑」的地下工場,現場檢獲的送貨單顯示「東莞常平地鐵」是其中一個客戶,工場的老闆是東莞常平地鐵一個工程項目的負責人,生產出來的假冒「速凝劑」基本全部銷往東莞。

不過,這篇報導的網上版在發表數小時後就遭到封殺,紙質版也僅在東莞小范圍傳播,《南都》內部人士表示,這次是受到「來自上頭」,廣東省及東莞市的宣傳部門施壓而將有關報導撤除,該報內部人士稱,有關的處理手法在《南都》甚為少見。

香港《東方日報》報導說,今次廣東輿論宣傳部門人事調整,明顯不是汪洋的手筆,而是來自最高層的授意,否則怎麼可能由新華社副社長空降廣東,頂替在自由派中聲望如日中天的溫家寳秘書?

目前,中共官媒新華社主要由李長春把控。《南都》揭假報導遇阻,廣東省宣傳部門抗命汪洋的指示,這被認為是李長春空降新華社親信壓制廣東媒體,攪局的開始。

汪洋與江系下屬媒體互攻被視為江系與團派的直接交手

另一方面,汪洋也遇到了具有江系背景的深圳下屬直接頂撞。

5月11日《第一財經日報》刊登「汪洋批深圳改革:燃燒歲月的激情越來越淡漠」,這篇報導披露,在中共廣東省第11次黨代會上,廣東省委書記汪洋參加深圳組的討論會時指出,如果深圳不堅持市場經濟改革,優勢將不能保持。他說:現在深圳的部門越來越多,法規越來越健全,但是「燃燒歲月的激情越來越淡漠」。

不過同日的《南方都市報》,卻以「深圳探索公立醫院交社會管理」為題,報導深圳市委書記王榮對汪洋批評的尖銳反駁。報導說,王榮被問及「深圳改革銳氣是否不敵當年」時說:深圳作為一個經濟特區,始終充滿改革的銳氣,「我們不認同近年來改革的銳氣下降這種說法……如果說當年的改革僅僅需要勇氣,今天的改革還需要智慧。」

按照中共官場的潛規則,汪洋這樣不留情面地公開批評實在罕見,而王榮如此以下犯上地公開頂撞也是難得一見。同一天內,汪洋與王榮就深圳的改革銳氣發生激烈交鋒,這也被看作很不尋常,是江系殘餘勢力與團派的直接交手。

甚至有猜測稱,雙方論戰的同時也許都是在奉旨代表派系而互相貶損。

民主人士宋雨軒認為,將攪局廣東另一個重要原因是,在人事更替上,汪洋最近在廣東省委換屆中,將政法委排除在常委之外,更被視為是打響了胡溫全面整肅政法委的第一槍。

不過,也有分析認為,王榮是李源潮提拔上來的,也有團派色彩。

李長春整肅南方報系控制輿論攪局早有先例。前廣東省委書記李長春晉升政治局常委主管宣傳後,曾夥同接任廣東省委書記的張德江,對《南方都市報》嚴厲整肅,以經濟犯罪為名,將《南都》副總編程益中逮捕、總經理喻華峰判刑8年,直到汪洋主政廣東後,南都案才有了轉機,喻華峰獲減刑出獄,程益中等涉案人員均獲自由。


德媒:汪洋的勝利是信念的勝利

德媒認為汪洋的勝利是他作為改革者的信念的勝利,他可能會更上一層樓,因廣東的經濟模式符合北京領導人的願望。調查表明,儘管經濟繁榮,中國人卻日益不滿。

德國《法蘭克福匯報》5月15日認為:「汪洋的勝利是其信念的勝利」。

「汪洋是為數很少的真正從工人做起的高官」,「作為改革者,他相信透明、參與和私營經濟。廣州是第一批公開預算的大城市。2011年,汪洋對漁村烏坎抗議當地腐敗幹部沒有鎮壓,而是允許村民選舉自己的領導。」

文章表示,汪洋的模式與薄熙來的相反。「薄熙來依靠國家控制、國家建設項目、國企和政府財政輸送,雖然推動繁榮,卻導致過度債務。」

不過,文章認為汪洋的迴旋餘地也很有限,「當他2月份會見聯邦總理默克爾時,默克爾訪問適度批評性報紙《南方週末》的計畫被臨時取消,因為當局擔心會討論新聞自由。汪洋也未能在廣東實施一個相對進步的新勞動法。如果實施,這個法會使勞資協定成為可能,甚至重新引入1982年從憲法中刪除的罷工權。」

文章表示,儘管如此,汪洋可能會贏得更多的政治份量。「不僅因為他和未來總理李克強和現任黨和國家主席胡錦濤一樣都來自安徽省、並在那裡照管過胡的共青團,而且也因為汪洋在廣東謀求的經濟模式符合北京領導人的願望、五年計畫以及國際組織如世界銀行的建議。」

汪洋政改言論出位

廣東南方報業是全國最敢言開明的媒體。前廣東省委書記李長春2002年晉升政治局常委主管宣傳後,曾夥同接任廣東省委書記的張德江,對《南方都市報》嚴厲整肅,以經濟犯罪為名,將《南都》副總編程益中逮捕、總經理喻華峰判刑8年。

2007年汪洋主政廣東後,南都案出現轉機,喻華峰獲減刑出獄,程益中等涉案人員均獲自由。

評論認為,汪洋與南方報業同樣具有敢言開明特點。汪洋曾高喊「改革要從黨和政府頭上開刀」、「殺開一條血路」、「打破利益格局」,需要敢言開明媒體的力量,去年烏坎事件中,汪洋公開對抗李長春、周永康等強硬派,暫停廣東省新聞禁令,默許數千烏坎村民大規模遊行示威,讓烏坎民選創立了中國「政治特區」。

最近,在廣東省第十一次黨代會上,汪洋稱「破除人民幸福是黨和政府恩賜的錯誤認識」,受到民眾熱捧;汪洋還宣布將在廣東進行「幹部官員財產申報制度試點」;近日,汪洋又與網民交流,表示網友的批評「讓我們謹慎自省」「我們是公僕,主人說僕人幾句也是合情合理的」等等。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