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溫如何面對政法委逼死李旺陽?(圖)

2012-06-10 04:10 作者: 邢仁濤

手機版 简体 35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蘇軾的《題西林壁》: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大家在看當今政局時候,看法很多卻也大多如蘇軾的詩詞一般。如我們前文所述,胡、溫、習圍剿血債派大盤已定,有人來問:之前幾週我們還在探討暗殺、軍變,現在是不是太快點了?其實這是對當今政局和政治鬥爭特點不瞭解所致;政局如戰局,形勢瞬間就變化很大。而且我們很多人習慣於「身在此山中」,所以要想看透時局還是不要在中共裡面看,要跳出中共劃的範圍來看待當前政局才能看透徹。

舉個例子,我們拋開周永康活體摘取幾萬名中國人器官盜賣一事不說。退一步講,假設周永康其它任何壞事都沒有干,就一個「偉光正」,只是和薄熙來聯合起來謀反、預謀抓捕「太子」習近平,我們假設周永康就只犯了這一個謀反的罪。您認為共產黨的各派從胡錦濤、到習近平,從喬石到溫家寳會同意只抓謀反的太子黨薄熙來而放過周永康?絕對不會的。共產黨內部對於謀反奪權的從來都是血腥收場。而且這個謀反罪還是被美國人拍馬屁公開告訴了習近平,您認為各派大佬和「王儲」會讓周永康體面退下?周永康的體面退下,就是各派和王儲的不體面。

明白這一點,也就應該知道,收拾這個謀反失敗者周永康其實已不只是胡、溫、習的主意,已上升到這個獨裁黨、政權的這個血腥機制如何處理叛徒以便維持自己政權運轉的地步。更何況周永康還犯了那麼多大罪,罪惡滔天、血債纍纍;而他作為一個謀反失敗者,偏偏「屋漏又逢陰雨天」,碰到今年共產黨敗像連連、崩潰在即,黨內各派大佬看到失勢的周永康和植物人江澤民作為血債派罪惡的代表和責任人也到了該承擔罪責的時候,各派要用這幾顆血債派的人頭來洗刷自己身上的原罪、血債,所以您還認為周永康能體面退下嗎?

單就這幾個點,其實我們就可以說大局已定,更何況在已經要給法輪功、六四平反來換取民心維持統治的情況下,手上血債纍纍的周永康怎麼能逃脫掉了呢?只是要把擁有公安、武警的第二權利中心周永康撤換法辦確實需要有個過程,這個過程如前文所述,其實也已經大體完成,雖然完全可以更早完成,避免更多損失。

而如我們之前分析,周永康剩餘所能作的也就是或暗殺、或軍變奪權上位,或製造混亂捆綁胡溫一起死,但這些屬於見不得光的,一旦陰招被揭穿也就失去出奇制勝的作用。大權在握的胡、溫、習這幾個星期基本也就是在佈置預防軍變、暗殺,目前看胡錦濤最近嚴控北京軍區清洗警衛局以及各軍委成員到全國四處調研的情況,我們可以分析判斷出胡溫雖然還在防軍變、暗殺,但已經不是最主要工作,其實他們真正考慮的已是下一個階段的事,各派圍剿血債派寨主這一階段已經進入尾聲。

前段時間周永康攻擊溫家寳不成反而奠定溫家寳穩固不動的地位,其殘餘勢力抹黑胡的陣膽令計畫被揭露又失敗,勾結張德江妄圖在重慶用軍隊搞一個小六四屠殺或者軍變以便捆綁胡溫也被大家看破了。

政治上的過招,一著不慎,全盤皆輸的例子比比皆是,代價往往也是血腥的;更何況周永康這個失敗了的謀反者,又連續出幾次臭招、敗招,這反撲的反作用力已經壓到周永康那裡,所以才說大盤已定。即使胡錦濤想擊鼓傳花意圖退位後讓習近平處理這些事,但在當今政局持續不穩和被人為製造混亂情況下,為了維持自己派系的利益,各派也會要求胡溫處理掉不穩定的源頭,而血債派寨主一旦失勢被出局,其血債派也就成末路黃花了,所以現在各路人馬是爭而食之周永康、政法委、血債派,畢竟一派要出局,其佔據的位置、資源被搶奪、瓜分也是必然和誘人的。

至於到底具體如何處理、何時處理這個失敗的謀反者;如同四月直接抓捕了薄熙來後才公布一樣,這次他們同樣也不會提前跟咱們老百姓商量的,所以討論這個沒有意義。看看昨天北京警車被奇蹟般折腰壓扁,你就明白點吧。

北京慘烈車禍 大巴把警車壓成鐵餅

當然這一階段雖然接近尾聲,但瑣碎事和噪音還是會有。血債派周永康殘餘勢力還是會恐嚇、搗亂,甚至會有點曲折反覆,這也是必然的。(以後我們就叫其為殘餘勢力比較貼切了)。

比如這次湖南邵陽民運人士李旺陽被自殺這個事,其實從這件事情的受益者來說我們就可以反推出應該就是血債派周永康殘餘勢力干的。

因為客觀說今年六四在國內沒有什麼大的動靜,也沒有直接影響政權,目前完全沒有必要動用殺人手段來恐嚇六四民運人士。而且又是在溫家寳提出平反六四的當前形勢下,政法委讓李旺陽被自殺,單純從維護政權角度來說是說不通的,這樣做反而激怒了國內和在各國民運人士大搞抗議活動形成強大反彈。但如果從維護周永康殘餘勢力、維護畸形的政法委來看呢,這個被自殺卻是來的太及時了。他們太需要混亂或動亂來保住自己的位置,挑撥民間、海外民主人士和當前執政者中的良心派、改革派產生間隔後,血債派和罪惡滔天的政法委才可能有存活的機會,才有理由繼續執行這個已經失敗的高壓維穩模式,才能繼續騙取高額的維穩經費。

至於有人說是地方政法委怕出現第二個陳光誠所以先下毒手而已,我覺得到沒有那麼簡單,如果真是這個目的,就應該是嚴控死亡消息不被外界知道才對,而這次是通過製造李旺陽被自殺並有意擴大輿論,李旺陽被自殺的照片到處可見,其實就是更高層面的黑手要製造惡劣影響來抹黑胡溫,妄圖達到讓當權者胡溫無法回頭的目的,就如同之前他們要在重慶準備騙軍隊大開殺戒一樣的目的,都是想要把胡溫捆綁在一條沉船上,至少也要讓胡溫覺得離不開他們,製造更大矛盾以便間隔民間和政府良心派、改革派的距離,這種互相的不信任,會使政府內提出平反的健康力量無法正常運作。在民間被激怒的情況,溫家寳已經提出的平反六四換民心的建議就可能會被拖延甚至被擱置。

所以結合大的形勢,我們可以斷言這次事件不是溫家寳他們政府級別的決定,而是血債派周永康殘餘勢力為了製造政局動盪和民間的混亂而私下搞的。沒有認清和徹底清除掉血債派的邪惡勢力之前,類似的事情其實未來或許還會這樣、那樣出現。如同上個月十六日,湖南郴州市四十七歲的女法輪功學員許郴生被政法委警察當街非法綁架十二小時後突然死亡。如果我們跳出來站在全局看這個事件,當政治局已經要平反法輪功的時候,個別地區卻突然加大力度抓捕迫害甚至整死人家呢?這能是簡單的一個孤立事件嗎?把這些事情連貫起來看,這些手法和目的也就很明白了,其實都是在攪局而已,給胡溫戴髒帽子、潑髒水而已,至於到今天胡溫是否還會甘心繼續被耍弄,你我也心知肚明,誰做的誰承擔,血債血償來切割確實是個好主意。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