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永康住院,薄熙來死刑,胡、喬石演習中急了(組圖)

2012-06-21 09:39 作者: 邢仁濤

手機版 简体 189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還有來問周永康的事,其實一個失去權勢的系列殺人犯、大貪污犯的末日能有什麼好談的。周永康就像一塊被用過的抹布一樣,被急於保命的黨中央們一腳給踢開了。現在就是在被踢飛的過程中,或許隨著風有些瘋狂舞動,但等到落地,也就沒人再關心了,誰還去關心垃圾呢。

至於薄熙來,他幹的十多起殺人案的結果注定就是死刑,只有立即執行還是死緩留當證人的區別,但絕對沒有饒恕的可能。現在那些噪音大多是薄瓜瓜用他爸貪污的六十億錢在各地收買輿論打手在造謠而已,薄瓜瓜這樣下去自己被引渡、財產沒收的時候就快到了。

而前國家領導人喬石今日又出了《論民主與法制》這本書,為什麼這個老政法委出來談民主和法制呢?

活摘器官讓這個黨、這個政權失去了一切合法性!

其實三月份把薄熙來撤職後,周永康也就同時被確定拋棄,畢竟大量活摘器官盜賣的罪惡實在太大。現在大家或許也已經看明白了:今年江澤民成植物人,江派人馬樹到獼孫散紛紛改頭換面,王立軍帶大量密件叛逃美領館,薄熙來、周永康謀反被曝光,隨即薄熙來被抓,周永康被逐步消權,這一切都很熱鬧的進行著,但其實都只是表面現象而已。

透過這亂象,其實質恰恰是因為要清算血債派大量活摘民眾器官盜賣的罪惡。大規模活摘民眾器官的罪惡已經讓這個黨、這個政權失去了一切合法性!

黨的一切冠冕堂皇的裝飾、口號、紅歌在這滔天血債面前都崩潰瓦解,再喊什麼歷史選擇共產黨、人民選擇了共產黨,再喊這個新政、那個十年,喊得再響也都沒有用了,面對十多年來血債派秘密進行的大規模活體摘取器官盜賣,共產黨再吹什麼都成了蒼白的泡沫,功不抵過啦。當今天這一切罪惡大白天下的時候,也就注定到了該結束、該清算時候了。如果體制內的人還不抓緊時機盡快清算血債派,拋棄掉這個黨和這個黨控制的政權,盡快另起爐灶的話,也注定逃脫不了被人民拋棄的命運。

其實三月份在北京開始的各地政法委書記再培訓班就是收拾周永康、政法委的開始,6月培訓結束,也就是基本完成摸清情況和再教育的工作,不讓周永康參與結業式的本身是再一次提醒全國各地政法委,你們的老大完了,不要站錯隊。雖然我認為這樣慢慢的做是在耽誤寳貴的自救時間。

這時間是再給這些參與鎮壓民眾的人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但這機會不是黨中央給的。因為這個將功贖罪機會也同樣是給黨中央裡面他們每個人的,更是給這些體制內的每個人的,從最高層政治局常委到最底層警察、民眾。殺人償命,血債血償,審判凶手這也是天經地義!但也同樣給將功贖罪的機會,這是上天有好生之德。但這機會、這時機就要過去了。

血債派虛張聲勢 妄圖迷惑中低層官員 反手壓良心派

這幾個月走下來,連血債派自己都知道血債派已注定是失敗了,他們也開始銷毀證據,要求各級單位秘密銷毀掉過去下發的鎮壓文件;但兩軍相爭,打的是一個氣勢。如果氣勢一落,敗像即顯,隨即可能會崩潰。也正是因為這樣,在血債派太子薄熙來被抓,血債派寨主周永康的權利被逐步消減、被內控、血債派氣勢低迷的時候,殘餘勢力才一直在想盡辦法露面和發聲來虛張聲勢,自己給自己造造聲勢來掩蓋虛弱實質,妄圖迷惑中低層官員繼續跟在他們沉船上,並反過來再用這些人來要挾體制內其他人。

李旺陽被自殺案已經又一次成為周永康殘餘勢力的臭棋,它們原本想通過殺人來激怒並恐嚇一下民運人士,同時捆綁體制內其他人不敢跳船,從而和血債派這條沉船一起沉沒。如果香港人當時出來遊行抗議的是零散的幾百人的話,周永康這個黑招就算是成功了,既扇了胡溫一個耳光,又給自己加分。但可惜今年的天象是要滅血債派、讓罪惡的共產黨垮臺,所以血債派不做什麼,還沒有反作用力;一旦血債派要搗亂就一定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這次的結果是,具有深厚民主思想的香港人遊行抗議,兩萬多人上街呼喊震撼了全中國,連香港幾個局長和兩任特首都不得不表態要求中共調查無法無天的政法委;香港人民的偉大人性把毫無人性的周永康、周本順打敗了,7萬多簽名把周永康直接打到301醫院裡裝瘋賣傻,讓血債派不得不對外說周早就不再主持政法委工作,把責任推給胡錦濤以便脫身。

所以我們不難看出,最近被自殺案以及迫害各地維權人士,甚至有人發文說政法委要進行系列滅口、以及在舊金山派暴徒打法輪功學員,種種的目的其實不過是血債派在造聲勢,在搞搞事、充充門面以掩蓋失敗的結局。上週他們收買幾個無賴爪牙在美國舊金山唐人街,打罵在那裡的法輪功學員。囂張氣勢妄圖給國內外民眾一個虛假印象:血債派還有勢力、迫害還在繼續。殘餘勢力目前所做的一切不過是為了能迷惑人來維持他們已經崩潰的軍心而已。只可惜無可奈何花落去,連血債派太子都被抓,寨主周永康都被住院了,再搖旗吶喊,也是打腫臉充胖子沒有用了。

當一朋友看了下面在舊金山暴徒打人的照片後就說:周永康在美國打法輪功可夠蠢的,他是想讓世界都知道法輪功學員是真做到了「罵不還口,打不還手」。就一小老頭卻敢打那個年輕小夥,如果這個小夥子不信仰「真、善、忍」、不是煉法輪功的,這老頭敢打人家嗎?換作咱們一般的小青年,早就回手一拳把這個老頭打扁了。也就是欺負人家法輪功老實。

周永康住院,薄熙來死刑

確實如此,畸形政法委之所以很喜歡鎮壓法輪功,其中一點就是因為法輪功學員都在按照「真善忍」做好人,這個鎮壓「打不還手」的好人的工作沒風險,只要去天安門拍個電影抹黑一下法輪功要自焚、再造造謠就可以隨便扣上搞政治之類的大帽子繼續維持鎮壓,而且最關鍵是能從中央騙來高額的維穩費用放在自己腰包裡,而這鎮壓的維穩費用每年都是按千億來計算,最高的一年用了四分之一的國家財政收入。這種高利潤、低風險的事情,欺下瞞上的政法委、周永康們能不幹嗎?其實物以類聚,周永康就一無賴流氓,他能雇佣的人也多是無賴,你有膽打人卻不敢承擔責任,在美國打人犯法呀,當警察來抓他時候,他卻躺地上裝死,一點人品都沒有。
 
所以準備要清算血債派的時候,除了那幾個首惡外,現在知道內情的血債派的嘍囉手下們是紛紛和這個無賴一樣,或跑、或裝、或拖、或另換門庭投靠新主。但不管你投靠到誰的門下,如果不停止迫害、將功贖罪那就很危險。

當前政局只有血債派和良心派之分,已無胡派、江派、太子黨之分

嚴格說,其實今天中共政權裡,已經沒有什麼胡派、溫派、習派、江派、太子黨之類區分!在最後的大結局、大混亂、大站隊前,只有血債派和良心派之分。不管過去你是胡派還是江派,不管你是嫡系還是外圍,不管過去你曾經幹過什麼,即使你是賈慶林,今天就是一個機會,今天也就是一個選擇,但也是最後的選擇。要麼你選擇去當良心派,要麼你選擇當血債派下地獄。而到今天,那些還繼續搗亂行惡的也就要失去機會了,包括中共的那些特務;或許有人說我一邊也幫中共干,但還一邊幫著幹些好事。這種做法之前或許有些用,但到今天要失效了,必須要給自己一個抉擇了。道理很簡單,現在到最後的時刻了,到現在還敢搞破壞的怎麼可能有機會再彌補這錯誤,壞事無法彌補的時候你不就自動成了血債派裡面的一員了?!功不抵過的結果是什麼?!

香港遊行和中東茉莉花都只是一場演習彩排、預警

其實世人是看不透這次李旺陽事件只是上天安排的一場演習而已。當政法委殺了李旺陽,卻引發香港人大遊行、大反彈,這不過是給中國當權者和民眾一個中國未來的預演彩排而已。表面是畸形政法委的暗殺或鎮壓,實質卻是用來點燃的導火索罷了。當到某個時間點,體制內還無人清理血債派,那政法委表面的殘酷鎮壓其實也就成了被上天利用來點炸藥包而已,而當共產黨垮臺這個炸藥包點燃後,在未來這種香港大遊行、大反彈就將在全國出現,你共產黨可以去一個地區鎮壓,但全國都起來的時候,各行業都起來的時候,所謂黨的警察、所謂黨的軍隊就會調轉槍口來清算血債纍纍的共產黨。那時候規模之大、形勢之迅猛將是過去歷朝歷代在最後更朝換代的一次綜合大表演。現在我們是跳出來談論這段歷史會覺得很過癮,但當你身在其中,那慘烈的程度就是另外的感覺了。天要滅中共,辦法有的是,人怎麼能抵抗天意呢。給的是機會,要來的早就準備好了,所以體制內各位還是抓緊時間自救吧,廣大民眾也趕快去退黨網站化名登記退黨取得退黨證書,那可是未來保命的最好辦法。

中東的茉莉花革命其實也是個預演,在中東茉莉花開了很多,結的果也不同:有全身而退的,有參與新體制的,也有被人民審判的;其實就是在給中共體制內的人一個警告,越早順應天意、清算血債派、擺脫惡黨另立新黨,那麼就越主動,也就越能維持住權益;否則失去的就是家產、權勢,進的是監獄,如果不悔改繼續下去,那就是被人民槍決的卡扎菲。一條條大路都已經展現出來,一次次機會也都給了,最後的結果是自己選擇的。

血債派是中共罪惡的濃縮、中共罪惡的代表

再說透徹點吧,血債派其實就是中共罪惡的濃縮、中共罪惡的代表!!

你要麼是跟隨血債派去承擔從活摘器官到摧毀中華文化的大罪,要麼你選擇唾棄這個黨、從共產黨的罪惡陰影下跳出來,當一個真正的中國人。

共產主義這個被西方拋棄的垃圾學說,卻可笑的統治我泱泱大中華六十年,說起來都感到羞恥。一個奉行「鬥爭文化」的極端共產邪說,卻能把「仁義理智信」的中華文化毀滅殆盡。文革中共產黨是全方位破壞著中華傳統文化,摧毀著人的道德,文革後又把剩餘的傳統文化故意扭曲來把最後的中華傳統摧毀掉,為的就是繼續矇蔽無根的中國人信仰破產的共產邪惡主義。到了今天「忠孝節義」在中國已蕩然無存,中國人的道德底線全無。但那璀璨絢麗的傳統中華文化卻是我們民族得以生存發展維繫的根呀。到現在,中共還是不遺餘力地阻止有良知的人去恢復我們中華傳統文化。當恢復和傳播中華傳統文化的中國古典舞舞蹈大賽在世界之都紐約進行的時候,滅亡前的中共、血債派還是不甘心,繼續搗亂,其根本原因也很簡單,就是「正邪不兩立」。因為中共就是人間邪惡的代表,而血債派又是人間邪惡的代表中的最邪惡代表。

不過越邪惡必然也就越愚蠢,這也是一種安排,如同「天欲其亡 必令其狂」一樣。當中共在全國內部系統通知所有舞蹈藝術人員不要參加在紐約的中國古典舞舞蹈大賽的時候,我們在旁邊看到的卻是中共的瘋狂和李長春的愚蠢:這麼做其實是從另外一面在幫助宣傳這個大賽;人家新唐人去全國找舞蹈藝術尖子生還要花很多時間和人力,這倒好,你中共利用自己管道幾天時間就幫忙宣傳了舞蹈大賽(http://dance.ntdtv.com/ ),現在中國舞蹈界是人人都知道舞蹈大賽要在香港搞初賽和在紐約決賽了,參加者可以有機會拿到1萬美金大獎,並且參加者有很大機會可以留在美國深造、優勝者甚至有機會參加著名藝術團全世界巡演。哎呀,這天大的好事誰不去幹呢?!平時咱們想去美國還去不了,現在倒好,既能到美國生活還能在世界舞台上大展自己的才能,你說中國國內那些真正有才能、有水平的舞蹈人才會錯過這個機會嗎?而中國舞卻是中國傳統文化寳藏的精華呀。所以說中共到了今天也真是無路可走了,如同血債派周永康們一樣,它們是幹什麼就失敗什麼,幹什麼就被反作用打一次,直至被打散淘汰掉。

周永康住院,薄熙來死刑


前國家領導人、老政法委喬石的「必須予以追究和制裁」是指明方向

中共不是中國,中國也不是中共,但中共體制內的卻是中國人,所以在給最後的機會。可嘆的是黨的體制內的人呀,他們知道的是黨中央把血債派寨主周永康一腳踢走了;但他們不知道,共產黨其實也一樣,已經一腳被踢開了,現在是要塵埃落地了。胡錦濤能不著急嘛,連退位修養的大佬們都著急了。

一直深居簡出的前國家領導人喬石今日卻高調在人民大會堂舉辦《論民主與法制》書的首髮式。根據媒體報導,喬石作為資深的國家領導人,更是前政法委負責人,在民眾中口碑比其他官員要好很多,甚至外界輿論評價其開明,也是他在六四後制定了不允許暗殺民運人士的政策,他更是反對江澤民鎮壓法輪功,認為江這是在搞第二次文革利用鎮壓無辜民眾來擴大自己勢力,他曾經組織調查研究後在給政治局的報告明確提出法輪功「利國利民」這樣一個結論。而喬石1994年指出:同經濟體制改革和經濟發展相適應,必須按照民主化和法制化緊密結合的要求,積極推進政治體制改革。並強調,要切實保障憲法規定的公民各項權利和自由,對於侵犯公民權利的行為,必須予以追究和制裁。所以今天這些話再說出來其實已經很白了,那是表明自己的反對血債派的態度,也是在幫良心派站臺,催促追究和制裁那些血債派活摘民眾器官的犯法者,估計陸陸續續還會有想自救的各派大佬以各種方式站臺。 

體制內人到底該怎麼辦呢?前幾週,在瀋陽有個匪徒在街上綁架人質,一幫拿槍的警察和特警都不敢動,怕傷了人質。而匪徒在拉人質走的過程中,順腳把路旁小販炸東西的油鍋給踹翻了,結果把小販惹急了,那可是他維持生活的油鍋呀,急了眼的小販拿起鏟杓上去一頓亂揍就把匪徒給打趴下了;這個事說了一個道理:狹路相逢勇者勝!所以建議還是學學這個小販和古人李季斬蛇,一個女孩被逼急了還能殺蛇,體制內的人最後可別落到被李季吒言的地步:「汝曹怯弱,為蛇所食,甚可哀愍! 」

參考:
獨家:王立軍確向美領館提供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材料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6/20/n3617035.htm 

《新紀元週刊:揭開活摘器官黑幕》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4/19/n2881569.htm?p=all

《偽火》天安門自焚偽案分析
http://www.ntdtv.com/xtr/gb/2011/01/21/a24016.html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