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遊行證明:讓中共崩潰還就得周永康、曾慶紅(組圖)

2012-07-02 10:14 作者: 邢仁濤

手機版 简体 58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戰國·鄒·孟軻《孟子·離婁上》:「離婁之明、公輸子之巧,不以規矩,不能成方圓。」民間簡曰「沒有規矩,不成方圓」。

宇宙萬物都須遵循規律方可立,大至天體運行,中到國家管理,小到公司、組織、個人。如果不按照規律或制度規則來行事的話,那就會引起混亂無序,甚至瘋狂雜亂最後引來滅亡。其實這也是「天欲其亡必令其狂」的又一層意思。

當今中共紅朝,用「假惡暴」、鬥爭殺戮的極端獨裁來統治我中華六十年,表面上看這個朝代的所作所為是大逆其道,不遵循一般歷朝歷代在開國後基本都是實行仁政治國的規律,但卻也在遵循另一條歷史規律:「暴政必短命」。

縱觀歷史,看秦朝、隋朝、元朝這三個重殺戮、喜暴政的朝代,其統治的壽命卻都是很短的;秦朝從秦王政即位算起是40年,隋朝是38年,元朝從蒙古高原開始花了73年才建立成了當時世界實力最強大、經濟最繁榮、領土最廣闊的國家後,卻又只統治了73年就回到了蒙古包裡去了(1294年-1368年),真是應了「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而以暴治國達到極點的中共紅朝也就更逃脫不了「暴政必短命」的歷史鐵律,殘喘存活了91年的中共老矣、亡兮。

香港抗議

香港七一遊行中的標語:結束一黨專政!(網路截圖)

至於中共紅朝最終的解決方式,到底是被人民揭竿而起推翻、還是從體制內部平和解體、或是以上兩者互動來結束暴政,這具體的我們就不探討了,畢竟這最後的結果是建立在我們每個中國人在這個期間的選擇:是參與三退大潮去選擇脫離中共,還是選擇和中共、血債幫一起被淘汰。歷史給了中國人很多條路去選擇,但條條大路通羅馬,最終的結果卻都是要面對「天滅中共、天祐中華」。

單說現在的政局,其實能引起中共政權崩潰的絕對不是所謂的海外反華勢力,更不是咱們中國人民,恰恰是那些號稱「維穩」的周永康、畸形的政法委。因為惡黨鼻祖列寧說「堡壘最容易從內部攻破。」(參見禁書《九評共產黨》)中共這個堡壘也真的是從內部攻破的,總指揮和總實施就是人人都在罵的賣國賊、漢奸、蘇聯克格勃間諜江澤民領導它的江家幫,而今年從王立軍叛逃到周永康、薄熙來血債幫被揭露謀反一連串事件,已經讓中共政權四分五裂,民心、軍心渙散,紅朝大廈崩潰到地後聲音都已聽到了。

其實從歷史角度看,客觀的說,五、六月間,紅朝執政者如果能趁熱打鐵,順勢鐵腕抓捕周永康等謀反勢力,借力打力、高調糾正和處理畸形政法委的錯誤做法,或許還能歸攏一下四散的官心民意,樹立起一些道義威望,挽救一下混亂政局,從而得到殘喘的時間走入未來。可惜是(更可喜是),中共政權內各派忙於分贓、抓權、移贓款、留後路,沒有多少人能想到促成中共崩潰的恰恰是他們的求穩心理和害怕崩潰而不作為的心態!從而讓這個朝廷中動亂的因素:周永康和政法委血摘幫們得以殘喘並瘋狂反撲,人為製造各種動亂和不穩定消息以逼迫各派不要動或說不敢動。

五、六月份過去後我們回頭看,也很容易看明白了,令計畫的被抹黒可以說是血債幫反撲的標誌,這次抹黒的總指揮其實是血債幫周永康和狗頭軍師曾慶紅大聯合,用苦肉計來打壓令計畫和胡錦濤,曾和周之所以敢選擇目標是胡錦濤,其實也是以此來捆綁其它血債幫成員都不能退縮。而隨後這些血債幫更是豁出去了,接連出拳妄圖打出一個存活的空間:六月六日的李旺陽被自殺促使香港連續大遊行,六月八日在香港註冊公司僱人攪亂「退出中共真相點」以便抹黒習近平這個港澳負責人沒有遵循香港的一國兩制、六月十日在美國舊金山唐人街讓老流氓打法輪功學員被抓後,又不惜暴露而讓混在法輪功裡的特務站在唐人街頭抹黒法輪功、6月18日抓捕臺灣法輪功學員鐘鼎邦從而出現兩岸失信來抹黒負責臺灣事務胡錦濤,而更明顯的是,6月25日中山沙溪的兩個孩子的打架居然在政法委的促使下成了一個大規模群眾衝突事件,更詭異的是在已經有大量軍警在鎮壓的時候,居然又有數萬其他外地民工「被組織」敢去中山市區遊行抗議,而期間的打砸搶,卻讓我們不得不聯想到起前幾年新疆等事件,政法委派便衣軍警混在裡面打砸搶製造動亂、擴大事態的舊事;只是我們也看到在大量外地民工被組織去中山的同時,汪洋也立即派出精銳的嶺南特警別動隊,估計他應該也得到了有人在攪局的黒幕消息。而古怪的新疆劫機卻讓人自然聯想到周永康控制下的幾十警察可真湊巧都坐一架飛機。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今天,這個謀反的不被處理,貪污殺人的還有理,而且還在高調四處殺人生事、造聲勢的結果,卻正好讓全國人民和各級官員都看到了這個政權的瘋狂和無能,已毫無國法、家規可言,連最基本的政治遊戲規則都不再遵守的情況,也就使人們對這個政權態度從過去的失望變成現在的絕望;當政權中的各級官員都絕望的失去信心時,我們也就知道這個已經無任何規則的政治遊戲要結束了,這個離心離德的紅色朝廷注定是完蛋了。沒有規矩,不成方圓嘛!所以才說可惜又可喜呀。所以才說讓中共崩潰現在還就是靠他們這幫已無生路的困獸做瘋狂掙扎,從而讓這個政權從裡到外的徹底崩潰,我們老百姓還沒有資格去幹呢。當然我們也絕對不會原諒這些大量活摘人民器官販賣的邪惡,歷史正在給我們中華民族一個大公道、也同時在給一個大機遇。

今天這種一環扣一環、環環相扣、環環嵌套的古怪政局也真是讓我們這些歷史看客大開眼界。

畢竟今天香港能有四十萬人上街抗議中共的暴政已經說明瞭一切,周永康們是起「反反作用」的。如果說沒有血摘幫的反撲和有意擾局下,還很難促成這次香港的四十萬人積極參與爭民主、要真相的大遊行。雖然周永康謀殺李旺陽的時候是絕對不希望香港民眾有那麼多人遊行,因為這麼多人的遊行就意味著人民在反對他這個畸形的政法委。所以我們就不能不公正客觀的說,為了讓中共政權崩潰,周永康他們是「盡力」了,完成著歷史賦予它們的角色,雖然做為丑角,他們是注定要被淘汰的。

從這次大遊行,我們又不能不聯想到清王朝最後的那一年,1911年10月10日辛亥革命爆發,武昌首義,兩個月內即有湖南、陝西、江西、山西、雲南、貴州等14省政府先後宣布獨立。短短兩個月,清政府就迅速解體,1912年1月1日,中華民國宣告成立。

七一港人的訴求

香港七一遊行隊伍中的女孩,她手裡的標語為:香港可以相信這個人嗎?(網路截圖)

紅朝開國皇帝毛澤東1945年7月在延安的談話,在回應黃炎培的歷朝歷代都會走向滅亡的時候,毛說:「我們已經找到了新路,我們能跳出這個週期率。這條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讓人民起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鬆懈;只有人人起來負責,才不會人亡政息。」(參見禁書《歷史的先聲》)毛澤東的欺世謊言卻從另外一個角度證明中共紅朝已經是人亡政息了。

而今天有周永康血債幫從內部的「大力協助」,中共紅朝的解體或許用不著我們之前分析的那麼艱難了,或許不需要什麼暴力革命,也許更不沒有什麼大亂了,估計用不著清朝的兩個月,或許幾天就夠了,任何一個明天都可能是中共瞬間解體的時間,到那時候也就是人民審判清算江澤民、周永康血債幫活摘盜賣民眾器官罪惡的時候。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