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復興天命信仰(下)

2012-07-18 08:03 作者: 唐子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摘要:   唯物辯證法反天理、反生命、反人性、反精神,以及反科學、反真理,引導人自侮而後人侮,自腐而後蟲蛀,人心步步邪變惡化而招致天譴。復興天人合一·心物一體的天命信仰,清除唯物辯證法的邪術控制。天滅中共,三退保命。

蔣中正講消滅共產主義思想的根本方法,直指唯物辯證法的邪惡本質:反天理、反生命、反人性、反精神。結合法輪功現象,更可見唯物辯證法反超常的科學真理,引導人自侮而後人侮,自腐而後蟲蛀,人心由好斗而敗壞,招致天譴。

中華乾坤道德•禮教倫理,可謂「士農工商」以及衍生出來的百工百業,在各行業的職業生涯中修行,受冤屈者往往是不修道也在道中。道家修煉有功德圓滿回天之說。關於黃帝就有眾目睽睽之下白日飛升的說法,黃帝沒有災難,卻有大功:中國古代筑石屋、造車輪等重大發明一半以上歸為軒轅氏。之後管仲、曹劌、老莊、孔孟、孫武、范蠡等,都只有紅塵中等待回天的辛苦,沒受迫害。

冤屈和迫害從春秋末期伍子胥起,到戰國吳起、孫臏、韓非子等,兩漢韓信、司馬遷、華陀等,宋明時期岳飛、于謙等,埃及猶太、希臘羅馬的迫害更為殘酷。 非洲人長久生活在部落氏族的所謂原始社會,更是把受苦當成回天路徑,有「回天上老家」的詩句。不信有神的人會說這是迷信。但從邏輯上說,如果天上沒有地上的冷熱餓累、生老病死的苦難,那麼回天者沒有黃帝似的神通發明,就要在人世間受莫大的冤屈和折磨,像岳飛、于謙、袁崇煥那樣。這是修道的邏輯。

在重軍事輕倫理的晚清與重權利輕仁義的中華民國,曾文正與蔣中正都在自己的軍事政治生涯中,堅守宋明時代承傳下來的遵循禮教理學的守德遺風,操勞剿匪、任勞任怨並險些喪生,還被誣告為想謀反或被誹謗為獨夫民賊。這些都是近一千年來修行者常見的苦難。我看千夫所指之下能理智應對,實為聖賢之德。據說蔣中正的日記在美國解封之後,中共高官專程去人尋找怨懟之言,不見而驚。中共毛時代「解放軍」遠行西沙群島作戰,過臺灣海峽,蔣中正下令開燈照明。

蔣中正人如其名,中和而理智清醒,正直而尊神祭祖;其命取自《周易•豫卦》,隱含了他「建侯行師」的一生:中和正直地演民國軍政訓政憲政的歷史劇,在官民沉溺安樂而以怨報德中修行;八年持久抗戰勝利,三年內戰潰敗丟失大陸;困於臺灣孤島(介石)後撥亂反正,敬奉上帝、祭祀祖先,持之以恆,民國在臺灣存續。蒼天在上,這明明白白是歷史預定蔣公中正的事業使命和人生宿命。

「天」與「命」,天是神,命是人,天人合一即天命一體,人是留級的神。這是西方邏輯的推論,可以信,可以不信。凡是艷陽天似的好推論都不信的人,頭腦裡全是壞推論,推斷到處都是暴風雪,氣候永遠是寒冬臘月,永不下天山。明瞭和依照四季變化規律正常生活的人,一葉知秋或見微知著,遇事不亂心有主宰。黃帝、老子、釋迦、孔子、孟子、曾國藩、蔣中正等,氣貫長虹,都是功勞或苦勞中仍能說真話守善念的丹心人:「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天人合一」的文化蘊藏修煉。傳說日月與中國是盤古的身體變化的,中國人(黃種人)是女媧摶土造的。「上天有好生之德」、「人命關天」等中國格言、成語中的哲理看來都是空穴來風而有根有源的,依照「天人合一•心物一體」的天命傳統在紅塵中吃大苦、受大難而大忍之後,必將體悟到大智慧中的大真理。

做中國人最艱難莫過修好一個「忍」字。常言道:心字頭上一把刀。而這把「刀」砍削的「心」並非生理系統的心臟,而是人特有的精神意志,簡單通俗地說來就是「忍耐力」:忍術、耐心、持續力(恆心),等等,即人的知識、情感、意志的綜合體現。我有時會想:這是人修行可以聯通、喚醒的原子、質子、電子、夸克、中微子等暗物質及其能量場(元神、神性、靈性、佛性)嗎?如果是,那麼修正道德行,即孟子所說「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 就極為關鍵。

我看蔣中正在臺灣演講,深切感知:唯物辯證法是專門來殘害中國人的天命信仰的。民國1949年選擇留在大陸的學貫中西的學者、教授,被逼撒謊批鬥或詆毀聖賢教誨,其盛名其學術都被廢了,像學武之人被廢了武功,不經擊打了。

西方思辨和實證的知識只是個人之見,經不起共匪打罵和殺人恐嚇。陳寅恪,36歲就與梁啟超、王國維齊名,留學六國六校,精通九國語言,獲得「全中國最博學之人」和「三百年乃得一見」之讚譽,有「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名言,敢向共產黨提出不奉馬列、不學政治,卻在大文革中被紅衛兵的大批鬥嚇得渾身發抖、尿濕褲子,為拒絕去臺港而做中共的政治花瓶付了慘重代價。

蔣中正1955年在國防大學告訴軍官學生:「天地父母,生了我這樣一個人,必須為國家民族與人類服務盡責。至於其結果的成敗生死如何?乃可聽之於天。」 我的理解是虔信天命的人通天徹地後,行事順從天意竭盡心力,成敗都是大英雄。

蔣公把民國的反共鬥爭視為「真理與罪惡的鬥爭」、「天理與人欲的鬥爭」、「上帝與惡魔的戰爭」,強調必須消滅「馬克斯主義邪教」的「唯物辯證法」,說:大陸所以淪落為共產黨的邪教殖民地,遭受羞辱和浩劫,是因為中國人背離孟子所說「為所欲為,後必有災」的告誡;五四運動把民主、科學等外來事物當旗幟,猶如讓人空有身體而沒有靈魂;無天命信仰而談「中國文化之特色為無宗教,中國傳統思想為無神」,「口誦西方文化」卻幾乎是亦步亦趨俄共之作為。

蔣中正冤屈比岳飛和竇娥大卻不論辯,是非自由人評說;歷經胯下之辱般魔難後意志堅強,故而能夠在1948年、1949年樹倒猴孫散的艱難時刻挺住;至誠、盡性。蔣中正明確地說:他絕對不承認「中國思想根本是無神的」這一說法。他認為:1、儒家人人所知道的「祭神如神在……足夠證明中國文化不是無神的」;2、「道家是我們中國固有的宗教」;3、明清學者不接受天主教信仰並非不信神,只是不肯放棄固有的儒教天命信仰;4、說中國思想根本無神,是「無根據的……中國是有宗教的國家,亦是敬神的民族」,只不過「沒有指定某一宗教為其國教……不能因為中國無國教的關係,就認為是中國無宗教」。蔣公邏輯很清晰。

蔣公明白地說:天與神的觀念及其儒教的天命信仰,是反共精神武裝中最精銳的基本武器。「我們切不可為敵人俄共卑劣宣傳的煙幕所籠罩,而受其暗示的影響,它說無神,我們亦就說無神;它說中國是無宗教的,而我們也就自認為是無宗教了。這樣下去,到了最後,勢必他說什麼,我們亦就跟著說什麼,那是危險極了。」中國本無國教,中共極權成了國教,幾乎全民亦步亦趨走向毀滅。

蔣中正也是由性情或血氣中人一路走過來的,據傳70、80歲了還能保持軍人筆挺的坐姿。作為紅塵中人,蔣將「真善美」視為「高尚生活」。當今世人很少有如此的思想境界的了。而且蔣公娶宋美齡之後,「真善美」之「美」被中華之「忍」超越;不閉關,就在家庭的房舍裡做到了,真聖人的忍功。我在2007年之前非常不懂「忍」,視為懦弱,之後漸漸明白忍有超越美的意亂情迷的能量。

性情中人也好,血氣中人也罷,在「西風烈」的今天,能在跟毛澤東有同樣條件意亂情迷時意志堅忍不拔,這是何等的毅力、功夫和神通?復興民族,必須先要復興民族的文化,喚醒民族的靈魂,恢復傳統的精神。蔣公大徹大悟了。

《消滅共產主義思想的根本方法》寫於57年前,共產主義已經全面潰敗,中共目前正在等待天譴。「天滅中共,三退保命」正是天命信仰的思維邏輯,等待驗證。退一步真正海闊天空。人類不同程度地信奉真、善、忍,前途正大光明。問題在於,我們眼下將如何面對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如何選擇自己的未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