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的女友為無生育能力的毛生「龍種」?

2012-08-31 13:00 作者: 李志綏

手機版 简体 16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毛的女友當官

毛的許多女友在文革時遇上困難,多來尋求毛的保護。張玉鳳是第一個,一九六六年十一月初,張帶著準備送毛的茅臺酒和巧克力到了中南海西門。張打電話找吳旭君。張此時仍是毛專列上的服務員,但毛已在北京住了下來,所以兩人有數月未曾見面。張這時二十出頭,已經結婚。

原來鐵道部專運處裡面,也在革命造反,專運處黨支部形將瓦解,支部書記羅將被打倒,張玉鳳自文化大革命運動一開始,就是支持黨支部,保支部書記羅的。張本身也受到攻擊。

吳旭君將事情原委轉告毛後,毛同意讓張到游泳池談談。她回處裡報告與毛談話經過時,沒有人敢懷疑其真實性。說毛主席認為支部書記屬於不該被打倒之列,羅便馬上復職。張從此高枕無憂。

空軍政治部廣文工團的劉是第二個。也是由吳先去見她。劉和另外陪她來的兩位女團員一見到吳就放聲大哭。劉抽抽答答地說出她的事。

自從文化大革命運動深入到軍事系統以後,各地的軍事院校學生紛紛自行組織起來。文工團中也分了兩派,一派是造反的,另一派是「保皇派」的,劉她們少數人屬於後者。造反派在文工團奪權後,就將三人趕出宿舍。吳和她們見面時,她們已經在街上轉了三天。

毛見了劉及另外兩個,說:「他們不要你們,我要你們。他們說你們是保皇派,你們保的是我嘛,我就是那個‘皇’。」

劉從和毛的「特殊關係」中得到不少好處。毛命中央軍委文革小組葉群替劉及另兩個女孩平反。葉不但照辦,還找來空軍司令吳法憲,任命劉為空軍政治部文工團革命委員會主任。劉在短時間內便成為紅極一時的人物。

自此後,劉和另外兩個女孩在中南海進進出出,常常一住下來就有五天十天。

一次正在大被同眠的時候,江青突然從釣魚臺國賓館住地來了。游泳池門口的警衛不敢阻攔,江進到游泳池以後,才由吳旭君跑到裡面通知毛,這幾個女孩子抱著衣服躲起來了。

毛為此大發脾氣,毛要我告訴汪東興:「中央別的人要見我,都是先打電話請示,我同意了才來。江青為什麼要自己闖來呢。告訴汪東興,沒有我的同意,門口的警衛不許放她進來。」這一條成了規定,江青只好遵守。

劉後來與葉群過從甚密。一九六九年劉懷孕生產時,葉群親自送劉住進空軍總醫院高級幹部病房,每天送雞送肉,讓劉保養。劉產下男孩後,葉群十分高興。葉說:「主席生了幾個兒子,死的死,病的病。這下可好了,有這個男孩可以傳宗接代了。」有些人也說那孩子長得跟毛一模一樣。這完全是臆測胡說。

我和吳旭君也去醫院探望劉。我的工作使我不得不和毛的數位「女友」保持良好關係。劉對我說了葉先前的那番話。她以為我也認為那男孩是「龍種」。我從未向任何人透露毛早已喪失生育能力之事。

一月底,毛告訴我,已經決定要抽調人民解放軍,到機關、學校、工廠,去支持革命左派。他說:「左派得不到支持,文化大革命結束不了。你告訴汪東興,要抽調中央警衛團的官兵去工廠支左。支左的情況我要瞭解,你同他們一起去,隨時告訴我一些消息。」短短數個月內,兩百萬的官兵被派去「支左」。

汪所率領的中央警衛團--即八三四一部隊聽命於汪東興。毛直接下達命令給汪東興,而不需透過林彪或是總參謀部。但毛、汪並沒有天天見面,毛就叫我告訴汪。

一九六七年春天,我向汪東興講了毛的意見。隨即由中央警衛團政委楊德中組成支左辦公室,抽調了近八十名官兵,成立軍事管制委員會,一位參加過長征的警衛團副團長古遠新任主任,警衛團政治部副主任孫任副主任,經過北京衛區調度,開到北京東郊紅朝北京市針織總廠開始軍管。

毛叫我去參加軍事管制支左,我不能不去。他要我做他的「耳目」,回來向他報告工廠支左的情況。我實在很不想去。我甚至懷疑,這是江青他們佈置的一個圈套,待我鑽進出,到時候再收緊這個套子。

這一段時間,江青經常宣揚我對文化大革命不積極,只待在中南海內,是個逍遙派。毛讓我去,大約是聽了江青的這些話。只有這樣他才能搞清楚我的態度。他還說,加入革命風暴,是我自我改造的機會。

我於是想出了一個折衷辦法來避免捲入政治是非之中。我說:「我是醫生,我帶一個醫生、一個護士,可以成立一個醫療小組,給工人和他們的家屬看看病,這樣可以更容易接近他們。」毛認為這辦法很好。

軍管會的官兵進廠幾個星期後,也就是七月初,我才到工廠。

北京針織總廠位於北京市東效。從中南海騎腳踏車大約要半個小時,分成南廠和北廠,分別生產棉織和尼龍針織內褲。總廠還外銷女性內衣褲到羅馬尼亞。紡織廠有將近兩千個工人。工人分成兩派。廠黨委已被鬥垮。廠長和副廠長都被批鬥後,下放在車間監督勞動。兩派正在爭奪全廠的領導權。

雖然名義上每個工人都參加了一派,可是實際上每派中間得歡的,只不過百把人而已。其餘的人到時仍在進行生產,但看得出車間內的工人們神情壓抑。此時兩派已演變到武鬥動手的地步。軍管會對此一籌莫展。我一去,他們便想我來調停聯合兩派。他們可以說我代表毛來的。

軍管會的官兵,採取的辦法很簡單。他們向兩派的頭頭和一些主要分子泄露說「我們是毛主席親自派來的。不信?你們看,毛主席的醫生也來了。」這些造反派將毛檢閱紅衛兵登在報上的照片拿出來,對出了我。又派人跟蹤我,看到我回中南海。他們相信了。

這一招很靈,根本用不著什麼馬列主義和毛澤東思想,兩派就在軍管會的調停下,開始討論聯合了。隨即成立「革命委員會」。

我將這事的原委告訴毛。毛笑著說:「工人階級內部沒有根本的利害衝突,應該聯合起來。」針織總廠就是在這種情況下兩派聯合起來,毛為此寫了「同志們好」。

我將紙條拿給了汪東興,他拿給工廠的「革命委員會」,委員們如獲聖經,欣喜若狂,馬上召了一個全廠大會,將紙條亮給工人看。他們邀我坐在台上,我不肯。

工人們聽到毛主席親自寫了「同志們好」時,掌聲雷動。毛的紙條貼在工廠院內的告示板上,每個人都前去瞻仰。然後廠長將紙條照了相,把照片放大到跟一面牆一樣大。放大的照片就掛在工廠入口。

革委會被褒揚為毛主席親自領導的模範。汪東興由此獲得很大聲譽。幾週後北京幾家大工廠--北京針織總廠、新華印刷廠、二七機車車輛廠、北郊木材廠、北京第二化工廠、南口機車車輛廠便在汪的支左軍管之下,很快被宣傳是毛親自領導的典型。

許多人突然一窩蜂的擁到八三四一部隊軍管的工廠,這是很光榮的。人民大會堂的女服務員和中央辦公廳工作人員,其中有些是毛的「女友」是第一批去的人。一一八廳的一位女服務員也去了。這些女孩子們穿上軍服,風風光光地去了工廠。各報紙派記者來採訪,《人民畫報》和《解放軍畫報》也派了攝影記者。他們很喜歡拍一些漂亮一點的女兵像。

後來江青翻看《畫報》,發現有女服務員的軍裝像,於是在中央文革並頭會上質問汪東興,讓服務員穿上軍裝,假裝解放軍去支左,誰是這件事的後臺。汪回答得很乾脆:「這是毛主席的意思。」江青似乎吃了一記悶棍,不作聲了。

葉群和當時任總參謀長的黃永勝,都到這裡來參觀,由軍管會副主任孫與他們來往密切,又到處大加讚揚,說孫該提升為軍一級的幹部,並要孫去軍委和各總部報告軍管工作經驗。於是孫與葉、黃來住日益密切。葉、黃各派一名他們的秘書住在廠內。

我同江東興講:「針織總廠是毛主席抓的廠子。葉、黃插手進來搞,孫與他們來往密切,又到處去報告,這些會不會引起主席的誤會,認為是跳槽呢?」

汪東興覺得應該不會。文革後汪的權勢日益坐大,他也在拉攏可幫他達成目標的人。汪仍恨江青入骨,他最後的目標是鬥垮江。我陪汪去探望過林彪後,汪告訴我,他又到毛家灣去了一次,這次是毛叫汪去看看林好了沒有。

汪說乘這個機會,將自己在毛處這麼些年的情況,都向林講了。汪特別向林談了他自己和江青的尖銳矛盾,和文化革命運動以來,江青利用一些機會攻擊汪的情況。林告訴汪,不要憂心,林會照顧他,以後毛處有什麼消息要及時告訴林。

我說:「這麼辦可是危險,走露出去,就會大禍臨身。」

汪說:「江青這個人,我不將她扳到,我這汪字倒寫。走露風聲,誰會走露?我不會,你也不會。」

就我所知,從此以後,汪凡是遇到林彪和葉群的時候,他們總是親熱地打招呼。我看了很不安。我從不喜歡林彪的領導,也深知毛要求他的身邊工作人員必須忠貞不二。汪東興此舉無異玩火。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