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歲老人下跪募捐:孫兒救我燒成重傷(組圖)



8月31日,82歲的謝興正跪求大家幫助被燒傷的孫兒。


火災將謝家燒成了空架子。

謝才彬全身燒傷面積達65%,深Ⅱ至Ⅲ度傷。目前處於休剋期,情況不樂觀爺爺悲傷我已經82歲了,時日無多,而孫兒是大學生,才20歲出頭,孫兒不該去救我,不值啊

昨日上午,成都市蒲江縣大興鎮街上,82歲的謝興正穿著件不合身的皮夾克,身前放著募捐書。他用顫抖的手握著毛筆,老淚縱橫,記下幫助他的鄉鄰名字,甚至向鄉鄰下跪致謝。

身上的皮夾克,是好心鄰居借給他穿的。幾天前凌晨的一場大火,燒燬了謝家的全部家當,連件夏衣都沒能留下。

他在為自己的孫兒、21歲的謝才彬募捐。謝才彬是一名在校大學生,就在即將開學離家的前一天,家中突然失火,他為了救被困在樓上的爺爺,被燒成重傷。爺爺為此很自責:「該死的是我,不應該救我這條老命」。

半夜家中著火 外婆呼救原本這兩天,謝才彬就要返回東軟學院開始大二生活。誰也沒料到,一場災難會降臨到他頭上。

謝才彬的父親謝文華兩兄弟房子挨在一起,都是四層小樓,他家底樓開著文具雜貨鋪,二樓臨街房間是父母住,背街房住著75歲的外婆陳達珍。謝才彬住在三樓,年紀最長的爺爺住在四樓。

8月27日晚,謝才彬幫父母打理生意後,早早回房休息。28日凌晨2點多,火災從底樓一個角落醞釀。因為進的貨堆滿了店面和樓梯口,明火很快引燃了紙箱、貨品。

起來上廁所的陳達珍看到了火光,她說,「我拚命喊啊,但他們(謝文華夫婦)睡得很熟,沒喊醒。我又喊,‘彬娃子,救火啊!"

被褥裹住爺爺老人脫險聽到外婆呼救後被驚醒的謝才彬衝到二樓,聞到了焦糊味。隨後他衝到一樓,用腳拚命踩火。二樓的謝文華夫婦隨後也被驚醒,並開始救火,謝文華膝蓋燒傷脫皮,妻子徐貴蓮胳膊也被燒傷一塊,但根本無法阻止火勢蔓延。見情況緊急,謝文華夫婦帶著陳達珍從三樓逃命,那裡窗口通向隔壁謝文華弟弟謝文安家。

煙火迅速向樓上進逼,越來越猛烈,每層的家居用品都成了助燃物。

謝才彬的表姐熊艷哭著說,最終四層樓全燒光了,一樣東西都沒剩,在當時那種情況下,謝才彬沒顧自己逃命,因為疼愛他的爺爺82歲的謝興正還困在四樓。

謝才彬不顧一切衝向四樓,慌亂中抓起被褥裹在爺爺身上,背起爺爺衝過火團下到三樓,將爺爺從窗口送到小叔家。爺爺安然無恙,而他從頭到腳被燒得慘不忍睹。

爺爺自責不已「不該救我」昨日上午,華西都市報記者來到四川消防總隊醫院燒傷科。8月28日,謝才彬被緊急轉送到此,幾天來一直在ICU病房,不時陷入昏迷。

「傷得很重,還處於休剋期,情況不樂觀。」主治醫生馮凱透露,謝才彬全身燒傷面積達65%,深至度傷。

熊艷說,她看了表弟後,難受得哭了很久,「他躺在那兒,完全認不出人了。他醒的時候還說,不要告訴爺爺……」

謝興正自責地說,自己已經82歲了,時日無多,而孫兒是大學生,才20歲出頭,以後還有幾十年的事業等他闖。面對記者,他流著淚不停念叨:「該死的是我啊,不應該去救我,孫兒你不值啊!」  家中已被燒光鄉鄰捐款華西都市報記者昨日下午來到謝家,他們的家已被燒光,四層房只剩空架,隔壁謝文安家2樓以上也受損嚴重。這場大火給這家人帶來了滅頂之災。

現在,謝才彬每天住院花費1萬多元,醫院表示要治好起碼需要十幾萬元。考慮到謝家的情況,院方也在積極想辦法為他們減免費用。

為省錢救兒子,燒傷的謝文華沒敢住院,徐貴蓮也提前結束治療,陪在兒子身邊。爺爺謝興正穿著不合身的夾克,寫了募捐書在鎮上為孫兒尋求幫助,甚至不惜向鄉鄰下跪。鎮上的人都同情謝家的遭遇,不少人解囊相助,到昨日已捐款3萬多元。

記者瞭解到,謝才彬的老師聞訊也來過醫院,表示開學將發動師生為他捐款,幫他渡過難關。但謝才彬在學校裡並沒買意外保險,因此不能用保險為他爭取醫療費用。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