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工頭為討薪爬上20米高塔吊在雨中痛哭(圖)



為討薪包工男子爬上了塔吊11小時

又一起農民工為討薪,以生命和特權相抗。時至中秋佳節哪位中國老百姓誰不願意豐衣足食的跟家人一起共賞皎潔明月。唯獨在這段所謂「高發期」的共產中國,有個3億農民工的特殊群體仍須離家背井出門討生活,為了微薄的薪酬晃晃悠悠不得終日,甚至須付出生命亦不可保全身家。

經歷30分鐘大雨、11個多小時高空風吹、20多個小時未進食之後,昨晚7時20分,討薪的南陽籍農民工包工頭宋某,終於被消防隊員從鄭州市經濟技術開發區一處工地的塔吊上救了下來。 

現場:大雨中男子坐在塔吊上痛哭

昨日下午5時35分,在鄭州市南三環與經開第五大街交叉口東側的「東風汽車鄭州工廠48萬臺乘用車發動機建設項目機加裝配工廠綜合站房」工地主通道旁,消防隊員、急救醫生立在塔吊下,準備實施救援。

記者看到,20米高的塔吊吊臂中間平台上,坐著一名男子。

塔吊下的工人李雪松講,塔吊上坐著的是他們的工頭宋某,老家在南陽鄧州。宋某承包了該工地一座站房的部分工程,總工程款50多萬元。但是,一個多月前,工程完工後,一直未拿到剩餘的40萬元工錢。

「這40萬是我們生活的救命錢,干了仨月,70多個工人才拿到約10萬塊錢,根本不夠用。」李雪松說,工人向宋某要,但宋某沒錢。情急之下,幾個工人前晚沒讓宋某吃飯,「老宋被逼得沒辦法,今天上午8點鐘就爬到塔吊上了」。

李雪松說,報警後,消防隊員、派出所民警、急救醫生都趕了過來,但宋某就是不下來,堅持要求必須把工資解決了才下來。

現場的鄭州市七院急救醫生陳陣仁說,如果宋某從24日晚就沒進食,加上風力等影響,其體力在塔吊上很難支撐。

昨日下午6時許,毛毛秋雨突然變為瓢潑大雨,並持續了約30分鐘。塔吊上的宋某無法避雨,拍打著腦袋,傳下了痛哭聲。

緣由:為討薪男子爬上20米高的塔吊

在現場,陳陣仁說,如果不能被解救下來,在飢餓、失溫的情況下,不排除宋某出現生命危險。然而,距離事發已經超過9個小時了,工資糾紛和救援依然沒有任何進展。

李雪松說,中午12時,救援人員擔心宋某身體吃不消,特意爬上塔吊送飯,但被宋某嚴詞拒絕,「再過來我就跳下去」。

後來,宋某雖從塔吊上下來,但其始終拒絕配合,並威脅要跳下。工地總承包河南省第三建設集團公司現場負責人周建林說,根據所簽合同,他們已經按照工程進度向總勞務方「周運超」支付了70%、大約370萬元的工資,但問題是勞務方向下分包勞務,造成宋某的施工隊僅拿到四分之一的工資款,「這個責任應該不在我們」。

而勞務方出面的一位男子說,他們雖然拿到了70%工資款,但不是80%,河南三建違約,因為他們有施工機械等租賃費用,「我們拿不到該拿的錢,款都沒收回來,不會給下邊全部支付」。

最終,宋某被兩名消防隊員拉著進入駕駛艙,並最終送至地面。經4名急救人員的檢查,宋某雖然渾身濕透,十分虛弱,但生命體征還算穩定,不需住院診治。

此時,已是晚上7時20分,距事發已超過11個小時,天也完全變黑。 

昨晚8時45分記者發稿前獲知,經過多方連夜協商,施工單位和勞務方已經初步同意,待今天清算完畢後,徹底解決宋某施工隊的工資問題。後續發展仍須記者密切追蹤,以確定農民工拿到應得的薪資。

(本文有刪改)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