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維平:由王立軍庭審細節看薄熙來命運

2012-09-27 13:40 作者: 姜維平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海內外有關薄熙來命運的議論,呈現兩極,一派稱他將面臨司法審判,一派稱會軟著陸,我的觀點一如既往,從無改變,既使是在監禁中我也堅信,像他這樣的無法無天,胡作非為的官員,雖得志於一時,必將落進法網,如果說以前的「切割說」還有點譜的話,現在,當新華社記者李斌和楊維漢的報導出籠後,已足以印證了本人9月5日在題為《審判王立軍,劍指薄熙來》一文中的分析。我們不妨解讀一下官媒這篇長文的潛台詞,也就知道了薄熙來的命運。

拋掉包袱,審理王立軍

報導說,2012年2月6日至7日,重慶市原副市長王立軍私自進入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滯留,在國內外造成惡劣影響。事後,偵查機關依法對此進行調查。6月30日,經全國人大常委會公告依法終止王立軍第十一屆全國人大代表資格。2012年7月22日,經成都市人民檢察院批准,王立軍因涉嫌叛逃罪由成都市國家安全局執行逮捕,8月2日偵查終結後移送成都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王立軍涉嫌徇私枉法案經最高人民檢察院指定安徽省合肥市人民檢察院偵查終結後,於8月2日移送成都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王立軍涉嫌受賄、濫用職權案經最高人民檢察院指定四川省人民檢察院偵查終結後,分別於8月8日、9月1日移送成都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

由上述事件時間上的清晰描述,我們看到,王立軍在逮捕前的處理非常慎重,也存在一些爭議,時間長達5個多月,此間主要是薄熙來的權力及人脈關係影響了審理進程,毫無疑問,由薄操控黃奇帆通過風凰衛視放風攪局而難以自圓其說,能否公正處理王立軍的前提是,要不要拿下時任政治局委員和重慶市委書記的薄熙來,而中南海權力核心一旦統一了思想,在3月15日對薄做出停職調查的決定,就拋掉了大包袱,7月22日批捕,11天之後,即8月2日就偵查終結了,也就是說,沒有調查王在重慶任職以前的任何問題,其中包括枉法和貪腐,為什麼?筆者認為,第一,時間緊迫,胡溫面臨世紀權力交接,不想把問題留給習李,更不要影響眾人矚目的18大如期舉行;第二,王的徇私枉法罪,判逃罪等四項足夠他喝一壺的,既然對美領館有承諾,判他無期徒刑足夠了,何必再深挖而牽扯更多的遼寧人?第四,海外多有共青團派在遼寧大本營點火內鬥的輿論,中央想顯示公正,王珉要避嫌,也不便提及以前的罪證;第五,王立軍畢竟有檢舉揭發薄熙來和谷開來罪行的重大立功表現,給他及家人留點乳酪,也是寬慰。

罩在霧裡,卻比谷案要清晰

新華社的報導說,9月5日,成都市人民檢察院依法對王立軍涉嫌犯罪提起公訴,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受理。9月17日,王立軍涉嫌叛逃、濫用職權案因涉及國家秘密依法不公開開庭審理;9月18日,王立軍涉嫌受賄、徇私枉法案依法公開開庭審理。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3名法官組成合議庭,其中副院長鐘爾璞擔任審判長;成都市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王昕等3位檢察官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親屬、媒體記者、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和部分群眾旁聽了公開庭審。
從審前的公告和庭審後的視頻看,較之谷開來和張曉軍殺人案,王立軍案思路相對明晰,官方明確陳述此案分成兩部分,上半場是公開審理,下半場是不公開審理,不論如何,在司法並不獨立的中國,都在官方的嚴密操控之下,也在官媒的語境之內,其主要的問題是,在「強人政治」消失之後,集體領導的制度要求走程序,像薄熙來這樣的高官和紅二代涉嫌犯法,必得中全會討論通過,必得經得起黨內各派的指責和時間的考驗,而谷張案,」四大金剛「案,王立軍案,其實都是一個案:薄熙來殺人貪腐集團案,只是胡溫為了安撫黨內各派,統一思想,穩定大局,在權衡和考量,妥協和包容,但又不能失去原則而已。一些明顯地與薄關係密切的人被切割脫身,正是基於此,外界多有議論也在情理之中。

庭審透露重大信息

報導在描述王立軍的簡歷之後說,2007年底,時任遼寧省錦州市公安局局長的王立軍與薄谷開來(已判刑)結識。後王立軍被調往重慶市,先後擔任市公安局黨委副書記、常務副局長,黨委書記、局長,副市長等職,一直與薄谷開來一家來往密切。這是真實準確的,據遼寧新聞界消息人士稱,王從遼寧空降重慶與谷開來有關,薄自稱打黑由谷提供法律咨徇,而「唱紅打黑」的策劃班子,主要幕僚就是殺人犯谷開來,薄在大連就是一個懼內聽話的官員,在外一言九鼎,在家聽命於老婆,也就是說,谷開來干政特別厲害,正因為王在重慶三年官升兩級,是谷幫了大忙,所以,她才敢與王直言商量謀殺海伍德的事。而王后來退出是谷同意的考慮,與其讓王參與,不如讓他利用權力暗中遮掩和包庇,但低智商和狂妄自大的薄谷,不知道王立軍是腳踏兩隻船的人。他們是互相利用的哥們,是殺人貪腐集團的成員,互相之間,沒有真實的感情,必將時過境遷,反目為仇。

新華社的報導說,王立軍私自進入美領館滯留事件發生後,公安機關對其反映的薄谷開來涉嫌殺害英國公民尼爾•伍德的問題高度重視,成立複查組,依法複查並偵破了「11•15」案件。王立軍的揭發檢舉,客觀上對偵破「11•15」案件起到重要作用,我注意到「客觀上」三個字的份量,也就是說,王立軍檢舉揭發薄谷問題,不是出於公心,也沒有及時,而是為了保命和報復,但歷史事件不在乎動機,而在乎客觀上的積極作用,如果王不私闖美領館,引起世人關注,憑著薄熙來的紅色背景和表演天才,誰有能力阻他上升?他一旦大權在握,中國必將是「二次文革」,而外商生命都不能自保,如何在中國做生意,經濟形勢如何不受影響?這一信息顯示中共高層既擔心法制環境因官員亂法而惡化,也憂慮經濟崩潰而社會動盪。因此,派系內鬥的焦慮和考量已退居次位。

薄熙來案浮出水面

如果說以前的谷張和郭維國等「四大金剛」庭審,有意迴避了薄熙來,那麼,這次對王立軍的庭審,就洞悉了薄案的走向,除了沒直呼其名之外,什麼都展示出來了。

報導說,為何還要起訴王徇私枉法?王立軍和薄谷開來一家的矛盾是怎樣產生並逐步激化的?是什麼原因促使王立軍叛逃?根據記者旁聽法庭公開審理情況、媒體通氣會和辦案機關介紹,王立軍案件的全過程和關鍵點逐漸明晰,接著陳述了許多細節,筆者認為,一件重大的歷史事件,成敗均在於細節,已被停職受審的薄熙來,已難逃法網,不是判不判他的問題,而是殺不殺他的問題,不是對立派要滅他,是他觸犯了黨紀國法。

我們不妨沿用這些細節分析看看,—是徇私枉法。報導說,薄谷開來及其子薄某某與尼爾•伍德因經濟利益發生矛盾,薄谷開來認為尼爾•伍德威脅到其子人身安全。2011年11月12日,經與薄谷開來等人商議,王立軍以尼爾•伍德涉嫌毒品犯罪為由,安排對其實施監控。

對此,我的質疑是,薄瓜瓜如果沒有其父的靠山,他能和海伍德做什麼生意呢?聯合國供應基地放在重慶江北區裡,立項,地皮審批,規劃設計等等,都離不開權力,愛子心切和愛財如命的薄熙來難道不知情?假如海伍德與其撕破臉皮,要威脅和綁架他,難道薄熙來不知道?依薄熙來霸道的壞脾氣,豈能不下令太太殺死他?而殺其滅口,對薄來說,事關重大,也是輕易而舉,他為了保官,別無出路。

報導說,11月13日晚,薄谷開來、張曉軍(重慶市委辦公廳原工作人員、薄谷開來家中勤務人員,已判刑)在重慶市南山麗景度假酒店將尼爾•伍德投毒殺害。當晚12時許,王立軍與薄谷開來通電話,得知其在酒店與尼爾•伍德見面、喝酒等情況。11月14日中午,薄谷開來在自己住處當面向王立軍講述了其投毒殺害尼爾•伍德的具體經過,王立軍進行了秘密錄音。薄谷開來在證詞中說:「11月14日中午,王立軍來到‘三號樓’(薄谷開來住處),當天見到王立軍以後,我詳細告訴了他13號晚上我去見尼爾及實施投毒的過程。他讓我不要再去想這件事,今後這事和我無關了,還讓我把案件的記憶抹去。我講我有點擔心,他講過一兩個星期就好了。」

我看到有報導說,王秘密錄音是不地道,太陰險,這是人們不瞭解谷,她是一個出爾反爾,經常撒謊的人,她殺了人再翻臉怎麼辦?瞭解他的王立軍必須這樣做,一點也不奇怪,主要的問題是,谷和王及張,作為國家公務員,如此淡定從容地密謀殺人,沒有薄熙來的指使,如何了得?這一切都展示在薄熙來所謂的「平安重慶」的謊言中,也出現在他的眼皮底下,試問,薄熙來敢說自己不知情?

公安墮落成殺人機器

由於薄熙來的權力保護,重慶警方的先天職能已經改變,面對殺人犯,王立軍為了陞官發財,不僅不查處,而且絞盡腦汁地去竭力遮掩,報導說,11月15日,尼爾•伍德被發現死亡後,王立軍指派與薄谷開來關係較近的重慶市公安局原副局長郭維國(已判刑)負責該案的辦理,但沒有向郭維國等辦案人員告知其所掌握的薄谷開來涉嫌殺害尼爾•伍德並有錄音證據的事實。爾後,王立軍又打電話給已到案發現場的分管刑事偵查工作的副局長黃某,要求其返回單位,不再負責該案辦理工作。王立軍在供述中稱:「當時自己的私心佔了主導,不想直面這個案件。」

既然王沒授意郭副局長做什麼,不做什麼,那麼,經驗豐富的警員們為何與王不謀而和呢?報導說,11月16日上午,郭維國、李陽(重慶市公安局刑警總隊原總隊長,已判刑)、王鵬飛(重慶市公安局技術偵察總隊原總隊長、渝北區公安分局原局長,已判刑)、王智(重慶市公安局沙坪壩區公安分局原常務副局長,已判刑)做出尼爾•伍德系酒後猝死的結論,王立軍未提出異議。這說明,由於權力沒有制約,重慶以薄旨意為上的公安局,變成了國家機器的反面,已墮落成最大的「黑社會」,不是「唱紅打黑」,是唱紅做黑。用鮑彤的話講是順我是紅,逆我是黑。

視他人生命為草芥

世界上沒有什麼東西比人的生命更重要,法律就是要保障每一個人的生命和權利,但自私自利的薄谷王張等,一貫把自己的命看得比他人重百倍,當整別人時,薄熙來毫不手軟,說「要鎮得住壞人」,但他們最壞,等谷殺人犯法,卻在庭上大言不慚地說,尊重生命,為什麼以前對他人不一視同仁?這是埋藏在內心深處特權階層的思維定勢,起了作用,而體制是滋生他的溫床,它們殺人和枉法,嚴重地破壞了國家的法制。

新華社的報導令人驚嘆:11月17日,王立軍主動將郭維國等人現場提取的記錄薄谷開來到過現場的酒店監控錄像硬碟交給薄谷開來。薄谷開來在證言中說:「王立軍對我說這是南山麗景酒店的監控錄像硬碟,錄像顯示我去見過尼爾以後,再也沒有其他人去過。他的意思是為了保護我。」11月18日,尼爾•伍德屍體在當地火化。當晚,王立軍將該情況電話告知薄谷開來。張曉軍在證言中稱:「2011年11月18日晚上,王立軍給我打電話讓薄谷開來來接,薄谷開來接過後說,王立軍來電話說了8個字‘化作青煙,駕鶴西去’。」

說得多麼輕鬆啊,「打黑英雄」就是這個德行;高唱為了薄的事業「激流勇退」的谷律師,就是這樣的法制觀念;大講「做官要有大智慧」的薄熙來就這麼領導重慶,可以想見這些視他人與民眾生命為螞蟻的官員,多麼虛偽而霸道,重慶包裝策劃虛構的六百個黑社會,既使是被槍斃的陳明亮,樊奇航等,哪一個人比薄谷還黑?難道這不是絕妙的諷刺嗎?

反目為仇的原因是互相利用

面對涉嫌故意殺人這樣的重案,王立軍知情後為何不僅不依法履職,反而故意包庇薄谷開來不受立案偵查?新華社記者提出這樣一個問題,也正是人們關注的焦點,報導說,王立軍在供述中稱:「到重慶以後,我就經常去薄谷開來家。我覺得薄谷開來對我挺不錯的。」我明知該案如果他殺成立,會是重大案件,但為了不得罪薄谷開來,我迴避了這個案件。「說句實話,這個案件如果不是牽涉到薄谷開來,我肯定會安排多管齊下,早就把這個案件查清了。」

顯然,報導繞開了薄熙來,而留下懸念,也許有人想強迫讀者相信薄不知情;也許失去自由後的薄熙來態度強硬,狡猾抵賴;也許薄已如實供認,但黨內監察程度未完,公訴人隻字未提薄的名字,這就使社會上的保薄派心存希望,也使海內外輿論多有怪論,彷彿薄熙來生活在重慶的真空裡,他的太太在玩弄這座山城,這真是人民的悲哀。

不過,文章也披露了王與谷的恩怨情仇,它說,雖然王立軍與薄谷開來關係密切,但並不意味著沒有矛盾。證據顯示,「11•15」案案發前,王立軍和薄谷開來就因為種種原因產生過矛盾。 2011年8月12日,薄谷開來之子薄某某有事想見王立軍,王立軍人在重慶市區但不想見他,就讓司機說自己在萬州,結果薄某某在夜赴萬州的路上差點出了車禍,薄谷開來因此對王立軍很生氣。

我想,王立軍不想見其子,有點反常,是因為薄瓜瓜是典型的公子哥,和他父親一樣驕橫,霸道,欲所欲為,記得90年代中期,他曾有一次舉報一輛夜行的汽車從車上丟垃圾,而憤怒地要求父親,時任大連市長的薄熙來嚴懲該工人,下令開除了他,目擊者稱其有些過份,好像他是王子,拿著芝麻當西瓜。 這回還不知道要強求他辦什麼違法亂紀的事,說不等與海伍德有關,大概等審理薄熙來時會揭開謎底。

報導說,「11•15」案件發生後,薄谷開來擔心案情暴露、採取了毀證等一系列行動,王立軍對薄谷開來不斷折騰、知情面不斷擴大產生不滿。2011年12月14日,薄谷開來專門設宴,請參與「11•15」案件辦理、替自己掩蓋殺人行為的李陽、王鵬飛、王智等人吃飯。 這一情節切合谷的思想性格,她膽大妄為,又多疑怕死,她經常自作聰明,弄巧成拙,殺人後原本已由王隱瞞下來,又去宴請他的手下,不用說有殺人案,就是沒有,按常理,公安局長也不願部下與谷開來來往密切,王想把谷控制在自己手中,又驅使下級圍繞自己轉。所以,必然對谷及公安下屬有意見。

王立軍在供述中稱,第二天,郭維國帶著王智和王鵬飛來到北京,我當著郭維國的面把王智和王鵬飛罵了一頓。我認為應該是我罵他們的話傳回了重慶。從去年12月14日以後,薄谷開來就跟我變臉了,接觸的時候就不一樣了,沒有以前熱情了,開始對我防備。郭維國、王鵬飛、王智證言也證實了上述情節。這段話,透露出官場的內鬥,王去北京見的人未必是薄的同黨,他腳踩兩隻船,為了與薄保距而自救,當面怒斥「二王」,而傳言一定進了薄谷的耳中,於是,他們翻臉了,2011年12月底,王立軍身邊4名工作人員被非法審查。王立軍和薄谷開來的矛盾越來越大。

為了要挾和攤牌,王立軍決定與主子講條件,相關證人證言顯示,2012年1月28日,王立軍向當時的重慶市委主要負責人反映薄谷開在「11•15」案件中有重大作案嫌疑,29日上午受到其怒斥,並被打了耳光。當時在場的郭維國在訊問筆錄中稱:「打了王立軍,這個矛盾就公開化了。」

雙重性格的另一面

由此,矛盾激化後,王立軍才回歸正確的軌道上,報導說,當日即安排李陽等人重新調取證人證言,妥善保管尼爾•伍德心血等關鍵物證,重新整理薄谷開來涉嫌故意殺害尼爾•伍德的證據材料,並提供了其秘密錄音資料。後又將整理的卷宗交由李陽等人轉移、保管。王智在訊問筆錄中稱,1月29日,王立軍把我和王鵬飛、李陽喊到他辦公室,讓我們把「11•15」案件重新整理卷宗。我們花了好幾天時間製作了卷宗。王立軍讓我、王鵬飛和李陽分開保管,要放在安全的地方。

報導沒講證據放在何處,我推測一定放在薄熙來對立派的某官員家中,否則,薄谷不會不追查和銷毀,接下來的故事人人皆知,但忽略了一個由性格決定的事實,薄熙來過於自信和狂妄,認為抓捕王的手下,誣陷他們輕易而舉,而暗殺他或逼其神經病住院,也不在話下,根本沒料到口香糖粘在腳上,他自己最終倒下了。

至此,人們看到王立軍雙重人格的另一面,無原則地講義氣,確有一批鐵哥們,庭審中所言及的同夥是王鵬飛,還是李陽,他給美領館的電話號碼就是他們兩人中的一個,但文字中未提,是為了縮小打擊面;他身邊的3名工作人員被非法審查,使他十分生氣,表明他夠朋友;薄的肆意妄為,使他看透了薄的本質,也動搖了對政府的信心,面對殺人如麻,善於表演的薄熙來,深知處境危險,他沒自殺,也不甘屈服,只有判逃保命,這是出於本性,但客觀上幫助上級查清了谷開來殺人案,也終結了薄熙來在重慶的統治,無疑地他以夜奔美領館的舉動震驚了世界,如果中南海領導人能夠抓住時機,進行政改,就可以舉一反三,和平民主轉型,因此,薄熙來給王局一個耳光,摑醒了沉睡的中國,不能靠毛式的階級鬥爭的辦法解決社會矛盾,必須要有新思維,從這個意義上講,王立軍之舉影響深遠。

薄熙來有可能面臨死刑

新華社的報導說,成都市人民檢察院在公訴意見中指出,被告人王立軍的犯罪行為社會危害嚴重,教訓令人警醒。作為公職人員,應當嚴以律己,清正廉潔;作為執法人員,更應堅守法律信仰;作為黨員領導幹部,必須樹立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制度面前沒有特權、制度約束沒有例外的觀念。在建設社會主義法治社會的今天,無論是誰,只要觸犯了法律,都必須受到法律的制裁。我想,這一原則尤其適應薄熙來,隨著十八大臨近,王案了結,這幕大戲的高潮迭起,已無懸念,薄熙來將先雙開,後再嚴判。

有幾個關鍵問題,第一,有無證據足證他是殺人主謀?在谷的審判中曾提到重大立功表現,在王立軍的庭審中也是如此,顯然,薄熙來再巧言善辯,也要露出狐狸的尾巴;如果他策劃授意他人殺害了海伍德,就誰也保不了他;第二,有無貪污受賄的問題,這不用懷疑,肯定有,而且數額驚人;第三,徇私枉法和濫用職權的罪責也逃不掉,人們無法接受荒謬的結果:他老婆殺人,貪腐等事都不知情,他的下級枉法追訴,他也沒責任;他非但不處理谷開來,反倒毆打公安局長,下令拘押王鵬飛等警員,難道不犯法?第四,多年來在官場,他得志太猖狂,作惡多端,罪大惡極,不僅得罪了很多同僚,而且忽悠了老百姓,只要盡示他的腐敗醜聞,就立即牆倒眾人推,他必得判極刑,否則不足以平民憤,如果處死,就為「薄熙來殺人貪腐集團案」畫上圓滿句號,也為依法治國樹立了榜樣,更為第五代領導人的執政掃清了道路。

2012年9月20日於多倫多大學梅西學院。

王建民先生主辦的香港《新維月刊》2012年9月號首發。

作者聲明:何頻主辦的明鏡出版社在以「紀偉仁」『假冒中紀委的人』名義撰寫的《從重慶陰謀到北京政變》一書中,大量引用與抄襲本人的研究成果,發了大財,傷天害理,臭名昭著,已被本人委託的香港律師發出警告函,訴訟即將在香港與美國兩地展開,今後,明鏡旗下的所有出版物,網站,不准轉載,引用,編寫,抄襲,變相抄襲本人所有文章,違者必究。

阿海主辦的北運河出版社在《薄熙來奪儲敗亡記》一書的344頁至365頁,也公然抄襲我的文章《王立軍的自白》,同樣將面臨訴訟。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