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許光:曝光重慶不雅視頻事件背後(組圖)

2012-11-28 04:31 作者: 紀許光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北方清冷的寒流再次掠過面頰,有點針刺感覺。我吃了三碗米飯,剪了個頭髮。然後,給愛人打了一個電話。在電話中,我努力地聽著5個月的蛋蛋哼哼了幾聲。然後,和助理@記者張耀天 散步於靜安裡那條不算寬的小路上。在過去的幾天時間裏,我基本上足不出戶,同行們的採訪累的我幾乎虛脫!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小張,咱終於可以休息一下了。想家嗎?他點點頭「是的,紀老師……」。這個剛剛步入新聞圈的孩子,在過去的1週時間裏,隨著我經歷了一次勝利,也經歷了一次跌宕起伏。當然,還有一次爾虞我詐、一次典型的文人相輕。我想,這對他來說,是難得的歷練。我確定,大約數年之後,他會因這次的經歷感到幸運的。畢竟,不是哪個記者都能經歷這些的。特別是在他(她)剛剛步入這個行業的時候。比如,當年的我。

若不是身上帶著那堆藥,我估計早就撐不住了。曝光重慶「雷冠希」不雅視頻事件,又是一次完美的勝利。各方給予了高度的肯定,央視把63小時放倒官居正廳級的雷政富歸結為「中國網路反腐的全新記錄」。我就那樣,思索著、得瑟著、快樂著。那天,我在微博上寫道「在我的從業履歷中,被放倒的問題官員,又多了一個‘正廳級’……」。其實,在我的報導第三天之後,我的任務就已經完成了。重慶市市委宣布對雷政富免職、立案調查之後的事情,已經不歸我這個大頭百姓、小小記者管了。那是屬於司法的範疇。

就在重慶市委宣布對雷政富免職、立案查辦的當天。在網民一片叫好聲中,雜音也開始出現了——有人說我高調、有人說我個人英雄主義,還有人說我藉機炒作。但是,有幾人知道,老紀的「高調」,是如何的事非得已!我把自己放到了陽光下的背後,是多少的辛酸?我面對的,是一個多麼強大而有力的對手。我還有更好的選擇嗎?其實,我並不介意被質疑。因為,中國的反腐事業中,像我老紀這般高調的,也確實太少了。我完全能夠理解一些人的不同意見。那麼好吧,我承認我的高調,如果閣下能夠和老紀與網民一道,用高調的方式多多放倒幾個問題官員,我想網民們不會介意也向你致敬的。

老紀痛心的是,在自己冒著巨大的風險,付出辛勤的勞動並取得成果之後,那些令人不愉快的聲音和刺耳的叫囂,竟然來自於業內。我能理解一些人,見不得別人「一夜成名」(其實這個詞彙不適合我,當你看完下面的文字,你就會明白)的痛苦。好吧,下面,我來和你說說本人曝光重慶「雷冠希」不雅視頻事件背後的故事。自此之後,我還將繼續我的高調反腐,只要這個國家和我的讀者們需要,我義無反顧。

實際上,從事新聞記者職業11年,其中調查記者8年。老紀已經用自己的作品和行動說明瞭自己的實力。我已經不需要標榜自己什麼了。如果各位還有印象,那麼以下這一串的作品,或者能讓你回憶起什麼吧。遠的就不說了,說近3年來的作品吧,或者看完這個,大家對那些質疑老紀「炒作」、「搏出名」的想法就會有不同的認識了。

2010年7月。記者通緝門(仇子明)事件,老紀獨家首發了這一報導。並最終獲得成功,浙江警方撤銷通緝令(內部刑拘追討信息)、並赴京向被通緝的記者仇子明道歉。

2011年4月,武漢飛躍瘋人院(徐武)事件,老紀父武漢實地調查,並連續發揮系列報導。因為上訪而被關進武鋼精神病院的武鋼集團職工徐武於不久後,被釋放回家。

2011年9月,河南洛陽性奴案,因為消息被嚴密封鎖。老紀突破重重阻力,成功獨家報導了這個一事件。並引發巨大社會反響,當地公安機關多名高層收到追責。洛陽市市委常委公安局長郭叢斌,在我的報導之後。公開向全社會道歉。

……

這一連串的新聞事件,我相信很多人都記得住。它們,不是巧合。是老紀11年來對新聞職業的執著和努力成就的。不是誰的一句話就能抹殺的。我想,我早已經不需要炒作什麼來彰顯自己,在很久之前,老紀就已經不需要靠著某件事情來為自己博取什麼虛名了。以上這些已經是很好的說明瞭。

此次重慶不雅視頻事件,老紀之所以選擇高調反腐,背後的辛酸,無法訴說。我也有父母妻兒,我也知道什麼叫做性命攸關。老紀之所以把自己放在陽光下,是因為我需要一個能讓我的勇氣更加充實的理由。眾所周知,重慶是一個充滿了「故事」的地方,我能做的,就是要把自己放在陽光下,只有這樣,我和我的反腐行為才更加安全。我想,我說的已經夠明白了。

但是,在此之前,我決定聽從朋友們的勸導,最後一次闡述自己的立場。謹此答謝那些給予老紀寶貴支持,並和老紀一樣,日日夜夜跟蹤關注重慶「雷冠希」不雅視頻事件的網民們。

首先,我至今認為,自己對《重慶不雅視頻事件》採取的「微博播報」屬於新聞報導的範疇。我不是一個墨守陳規的人,在一個全媒體的時代。我們應該學會,在誠實寫作的基礎上,讓自己以更為廣泛的傳播手段向受眾傳遞信息。而微博平臺無疑是最值得嘗試的手段和方式。我慶幸與自己的選擇。如果此事,我將之放在嚴肅媒體上報導,我的稿子恐怕又不知道變成什麼樣子了。過去11年的經驗告訴我,對於一個在職廳級官員的報導,嚴肅媒體是極為謹慎的。他們會讓一個記者的稿子變得連「自己的媽媽都不認識」。傳統上,這被認為是新聞侵權規避。但我個人認為,某種意義上,是一種自宮的表現。我選擇在微博上,在忠於事實的基礎上,在謹慎求證,謹慎寫作的基礎上,盡量向公眾傳遞了足夠的信息量。並最終引發巨大關注和社會效應,我和我的讀者以及網民們贏得了這場勝利。

但是,就如在吃一頓豐盛的大餐。在我的讀者和網民們已經酒足飯飽之後。突然,我們在餐桌的一個陰暗的角落裡,發現了幾隻蟑螂。其實,它們的出現已經沒有任何意義,我和讀者們完全可以抹抹嘴離去。視而不見就是了。

可老紀是個有潔癖的人。我決定不拍死那幾隻蟑螂(因為我是虔誠的佛教徒,我有我的信仰)。但我決定唸唸經,嘮叨幾句。

2012年11月20日晚上20時許,報料人朱瑞峰先生通過我的新浪微薄@紀許光 私信向我報料。其中,他發來一個連接,內容描述露骨之極。在我點擊打開之後的接下來的幾十秒裡,是我和雷政富先生第一次「謀面」。確實,太震撼了。

我問朱瑞峰先生「你為何不自己曝光,要找我。」他的回答簡單且直白——「我的粉絲少,影響力不夠。」,說著。還沒等我繼續發言。他發來了第一個壓縮文件,那裡面是視頻和幾張截圖。並開始介紹起雷政富的「豐功偉績」。(見以下圖片可以證實:當時,朱瑞峰主動找到本人,並向本人報料,且主動發來視頻文件,並提供了雷政富的手機。根本不存在老紀向他索要線索,或者以任何南都的名義向其索要線索的問題。最為重要的是,圖2中的對話,可以充分證明這樣的問題——朱瑞峰先生,只是個向本人報料的線人。他並非報導和揭露者(而事實也已經毫無疑問地說明瞭這一點。而他當初的解釋是「我的粉絲太少。事實上,我們可以從他的微博在本人揭露此事件支出一直保持靜默這一點上,就不難看出這一點。我說明這個問題,並非否定朱先生向本人報料的功勞,而是希望那位在網上公然叫囂@馮軍槐溪先生 看清楚。你的那篇《紀許光的榮榮辱》一文是不負責的。是對全體網民和公眾的欺騙。我只能將此文視為你在本人和網民們取得輿論監督的重大勝利後的酸朽及羨慕的表現。)

報料人朱瑞峰先生通過我的新浪微薄@紀許光 私信向我報料
高調反腐:曝光重慶不雅視頻事件背後 - 紀許光 - 新聞調查—紀許光的博客

報料人朱瑞峰先生通過我的新浪微薄@紀許光 私信向我報料
高調反腐:曝光重慶不雅視頻事件背後 - 紀許光 - 新聞調查—紀許光的博客

報料人朱瑞峰先生通過我的新浪微薄@紀許光 私信向我報料
高調反腐:曝光重慶不雅視頻事件背後 - 紀許光 - 新聞調查—紀許光的博客

報料人朱瑞峰先生通過我的新浪微薄@紀許光 私信向我報料
高調反腐:曝光重慶不雅視頻事件背後 - 紀許光 - 新聞調查—紀許光的博客

報料人朱瑞峰先生通過我的新浪微薄@紀許光 私信向我報料
高調反腐:曝光重慶不雅視頻事件背後 - 紀許光 - 新聞調查—紀許光的博客
 

對話繼續中(圖片省略,稍後見鳳凰網獨家視頻)……

(以下截圖,是朱先生通過QQ向本人提供第二批視頻的全過程)

報料人朱瑞峰先生通過我的新浪微薄@紀許光 私信向我報料
高調反腐:曝光重慶不雅視頻事件背後 - 紀許光 - 新聞調查—紀許光的博客

(此時,本人獲得了原始視頻文件。用向本人報料的朱瑞峰先生的原話說,他所提供的這個版本的文件,就是原始文件,是「證據」,請看,同樣是他主動找到本人,向本人傳遞了這個文件。而這個視頻和網上流傳的那個,雖然男主角均系雷政富。但版本是不同的。)

好了,繼續我的話。我得承認,我差一點犯錯。在他講述完畢之後,我轉出了他的報料。因為當時的我,覺得他已經挂出鏈接 ,即便是有誤差,責任也不在我。但很快,我意識到不對。首先,作為新聞記者,我和非職業新聞人的朱瑞峰先生不同,我不能在未經求證的基礎上就冒然出手。那個時候,我的微博影響力,其實已經有目共睹了。如果大家忘記了,老紀來提醒一下:早在2012年1月6日,中國第一份由媒體和高校合作的第三方微博調查報告——「中國微博影響力調查報告(2011年)」發布。該報告由中國傳媒大學傳媒經濟研究所、四川大學新聞傳播研究所、浙江大學傳播研究所、南開大學文學院傳播學系、華南理工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等5家權威研究機構和四川日報報業集團全媒體中心聯合推出。我的微博@紀許光 就已經入選在冊。這意味著,我必須謹慎的發言了,這個榮譽的背後,是讀者們對老紀公信力的信任。不是開玩笑!這個情況,詳見此鏈接:http://tech.sina.com.cn/i/2012-01-06/10256609228.shtml ;於是,我刪除了最早發上新浪的那條博文。我決定,至少在求證之後,才開始動作。

微博的影響力,我確實要大過朱瑞峰先生很多,那個時候,他的粉絲數量不過區區幾百人,即便是騰訊那邊,也不過千人左右。他向我報料,並坦承「之所以找我,是因為自己的微博沒有影響力」。我能理解。我知道,朱瑞峰找到我,是下了一番功夫的!可我畢竟是個新聞記者,我需要求證。於是,我繼續向朱瞭解雷政富不雅視頻的來源和其他相關信息。在此期間,似乎是為了佐證自己的說法,朱瑞峰再次給我發來壓縮文件。哦。天啊,這確實是雷政富嗎?

我跟朱瑞峰要了雷政富的手機,並對雷政富進行了一次長時間的採訪。一個官居正廳級的重慶北碚區委書記,屈尊和我聊了近5分鐘。在我的意料之中,期間,雷政富一直在不斷的否認相關細節。他對是否認識周小雪(真名趙X霞),並對其曾經動用警力進行抓捕矢口否認。當然,雷政富書記沒有忘記向我示好——咱們可以做朋友的。本人對雷的採訪,詳見鳳凰網獨家:http://v.ifeng.com/news/paike/201211/74bffc10-f143-4a53-8085-63bc290537c6.shtml 

可惜,雷政富遇到的,是較真的紀許光。老紀多年來的習慣是,遇到此類,一定是刨根問底。我會以最不知疲倦的方式向事件的核心靠攏,這是我的職業習慣!質疑,是一個調查記者的生命。

同時,我開始發動重慶的媒體資源,調查朱瑞峰報料的可靠性。當晚的反饋是令人震撼的。朱瑞峰先生的說法,基本屬實幾成定局。

於是,結合雷政富的回應和其他所得材料、錄音等,我認為,我做到了信息源三靠近的基本職業要求。我開始謹慎的發出了第一條微新聞。說它謹慎,是因為我用了大量的求證性的口吻。我的本意很簡單,雷政富、重慶當局,你們的回應將是我進一步跟進的基礎。

一時激起千層浪。網民們的關注,開始讓事件迅速升級。我的第二、三、四條文博信息,也開始呈現。這個時候,公眾關注度暴增到數百萬。而我的微博粉絲數量,在一天之內上升了15萬人。

我謹慎的觀望著重慶方面的反應。第二天,@重慶市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 官方微博就我的披露做出了正式的回應。重慶市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 援引重慶市紀委的話說,已經注意到相關信息,並正在核實。我知道,我的披露,初步取得了成效。我太瞭解信息傳播的規律了。

可就在這個時候,奇怪的事情發生了——雷政富的那段性愛視頻被掛上了網。我在自己的微博上曾多次表示,這個視頻並非本人所挂。因為,作為職業新聞人,我不會容許自己靠挂出這種視頻來「吸引眼球」,這是向公眾傳播不良信息。而我的微博寫作,只是為了佐證自己的質疑和求證,挂出了幾張截圖而已。一直都是如此。老紀認為,這幾張截圖足以促使當局回應問題和質疑了,我沒有任何必要再挂出那段視頻,更何況,上面還打上了「人民XX網」的水印。我不想成為某些網站的宣傳代言人。

於是,網民們的好奇心理開始被激發。在這個時候,很多人私信於我,希望要視頻的「種子」。我只能笑笑,將之視為一種玩笑吧。我不會給他,這不符合我的職業倫理。任何人,都不行。但讓我為難的是,我的一些同行竟然也來和我要這個視頻的「種子」。很明顯,他們認為那段出現在網路上的視頻,是我掛上去的。其實,真的不是。呵呵。

報導繼續進行。這種遞進式的呈現方式,在確保我的信息傳播安全的前提下,讓我有了更從容的空間——你不動,我不動。你一動,我必動。老紀那種慣有的究竟的心理,在這個時候是那麼的光芒,抱歉,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我要的,就是一個事件的真相。

隨後,重慶方面開始和我聯繫。並表示希望我前往重慶,顯然,他們希望從我這裡知道些什麼。我拒絕了。網友們(此時,我的微博粉絲數量已經暴增到20多萬)幾乎一邊倒的呼籲我不要前往。是啊,那個充滿了故事和政治鬧劇的城市,確實讓人望而卻步啊。

話分兩頭,我對朱瑞峰產生了好奇。比如,他當初為什麼找到的我。真的像他所說的那麼簡單嗎?在一次電話採訪中,朱瑞峰在我猛烈追問和不依不饒的求證之下,終於承認——視頻的原始提供者,是雷政富的同事(政敵)。並且,再次向我講述了雷政富的故事,並且,在這次通話中,他講述了視頻的原始提供者在2012年11月4日赴京與其秘密見面的全過程。

我要求他,必須把原始的視頻給我,否則一旦發生法律糾紛,我也好有個證據。在我的堅持之下,朱瑞峰,終於通過QQ將那個沒有打上水印的視頻傳給了我。這段視頻,單純從內容上來說,更赤裸,更豐富。同時,也更堅定了我的判斷。我的揭露和寫作不會有任何問題。同時,我將這段視頻拿給了在某司法鑑定中心的朋友,我們在兩個多小時的時間裏,使用專業設備,對視頻中的男子和雷政富本人進行了「影像比對」。當天,這位朋友拍拍我的肩膀說道「結論很簡單——這貨就是雷政富。」

好的。我的決心被堅定了!於是,我的披露更加猛烈。終於,人們見到了那份通報——重慶市委宣布將雷政富免職、立案查辦。在這個時候,重慶紀委與我的聯繫也更頻繁了。他們迫切的希望見到我。見我不去,甚至主動提出,由高級別的領導帶隊,到北京見我也行。我說我改變主意了。我去重慶!對方在電話中如獲至寶般高興——好的,您的安全我們絕對保證!謝謝您。謝謝您。

我之所以答應去重慶。是因為,我發現,此時網友們的情緒,已經從對雷政富本人的高度質疑轉向了對重慶當局的質疑。網民們的關心,讓我倍感欣慰的同時,也感到了一絲涼意——社會啊,你都成了什麼樣子了?!我在微博中寫道「網民們之所以不希望老紀去重慶,正說明瞭我們這個社會信任的缺失……」

作為職業新聞人,我不想這種負面的情緒繼續下去。那是對社會的不負責任。我想,我的前往,並且與重慶方面達成友好的某種統一的意見,對引導社會輿論向著良性發展的軌道上回歸應該是有助力作用的。於是,我決定踏上那架航班。

但是,說實在的。前有@李莊案後有王立軍案。我還是擔心自己的這種赴約有多少安全可信。於是,我決定,既然要去,就公開的去。這樣,我就在陽光之下,全國近千萬人的關注,就是我最好的安全。於是,我高調的出現在重慶機場了。

是的,我承認,我選擇了高調顯身。但是,請問,誰還有更好的辦法保證我老紀的安全嗎?我一直認為,我的這種高調和公開是正確的。並且至今不後悔。

強大的關注度,讓我確實安全了。但遺憾的是,重慶市紀委對此似乎十分不滿。我們下飛機後,在入住酒店時,一些人的態度就讓我感覺到了後背發涼。當晚,在中山三路上的7天連鎖酒店內,我和同伴們拒絕了出事身份證。雷政富在當地主政多年,我不希望我和同伴的信息被錄入那個隨便一個民警都能查到的系統中。於是,雙方不歡而散。我抱著一個良好的目的的重慶之行,也就這樣結束了。我不認為某些自詡為「法律大師」的人的說法是正確的,如果你是我,你能做到「乖乖聽話」,那麼好吧,我向你表示敬意。很遺憾,我做不到,因為,在赴渝之前。我的重慶方面的信息顯示,雷政富在當地的勢力之龐大,甚至已經觸及到了和我接觸的紀委這個層面。我無法說服自己「聽之任之」。我沒那些法律大師那麼奴性。我堅決不會允許和容忍違反承諾的人的行為。另外,我的兩個同伴是無辜的,我也必須要為他們的安全做充分考量。而撤退,是最好的選擇了。

說到這裡。我有必要說說,我的手機在一落地即發生異常,我知道那是什麼。重慶方面的「誠意」體現在這裡。我已經心寒。此外,當晚,在酒店大堂內,數名便衣男子,對我們的秘拍和偵聽,讓我十分反感。我是做調查記者的,那些身影以及他們所攜帶的挎包裡的物件,我太清楚了。所以,我向那名帶隊的候姓領導當場宣布,暫停和貴方的一切接觸(全程錄音)。

回到北京。大批量的媒體採訪開始出現。其實,在重慶下飛機時,被媒體同行追著採訪的那一刻開始,我就已經做好了這個準備。我開始疲於應對這個過程,我盡量的滿足著大家的要求。因為,我也是個記者。我知道,在搶奪新聞的時候,那種不容易。我每天的睡眠時間和開始發布雷政富事件那天一樣,只有4個小時左右。除此之外,我繼續發布微博,對雷政富的問題進行披露。同時,對重慶市紀委那位在酒店裡向我們叫囂「不登記身份證我們就走……」的黎姓男子開始進行質疑。並對整個過程進行了還原。重慶市紀委未對此發表不同意見,我想,他們很清楚,我們若公布證據。足以說明當晚在酒店發生的一切,責任該由誰來負。

重慶市的公告再次讓我和我的讀者、網民朋友們振奮了。就在這個時候,他們公開發布公告宣布——將對雷政富的問題一查到底,且「絕不姑息」。這鏗鏘有力的表態,讓人振奮。而此時,重慶市紀委又開始和我聯繫了。首先,他們表示願意信守承諾,報銷我和同伴往返重慶的差旅費用。是啊,那是我的愛人墊付的錢。老紀一介窮酸書生,為了一個問題官員,我不可能墊付這幾千元。我們,畢竟比不上那些問題官員!況且,重慶市紀委的「我們承擔你們往返的所有費用」的承諾在先。

我知道,我們贏了。網民們巨大的關注度和輿論的焦點,讓重慶(雷政富)不雅視頻事件到了一個必須給出說法的地步。在這個時候,我作為一個記者的任務,已經完成。我可以退出了。

提請大家注意的是,在整個過程中,讓我覺得奇怪的是,朱瑞峰先生。在赴重慶之前,我曾經電話告訴他重慶市紀委的邀約。但是,朱先生在電話中態度是堅決的——「除了中紀委,我誰都不相信。你也千萬不要相信,因為雷政富在重慶市紀委內部有關係。」

我知道,我的勸說沒有奏效。於是,也不想為難他。我隻身前往重慶也就是了。而實際情況是,朱瑞峰先生不僅對重慶市紀委表示懷疑,他在我的披露進行到關鍵的時刻時,甚至一度消失。比如,在我趕赴重慶的前一晚,他的手機突然與外界失去聯繫。當時,我非常擔心他的安全。我立刻將此情況在微博上進行了通報。騰訊微博的管理者@鐵肩俠(高志)也十分擔心,當晚,在我定的提議之下,高志甚至無奈向北京市公安局進行了報警。所以,有些人說我將朱瑞峰先生的安全不當回事,簡直是莫名其妙。最為重要的是,朱瑞峰先生從一開始,就沒有要求我保密他的身份信息。他甚至在我的微博披露發出的第二天,和我一起,實名接受了騰訊組織的微訪談。詳見:http://zhibo.qq.com/mbask/6156/index.html

在這個過程中,我多次公開向網友們介紹朱瑞峰先生,並多次提議網友們向他表示敬意。因為,那個時候,在我看來朱瑞峰向我報料的舉動就是值得我尊敬的。但是,我對他在接受微訪談時的一些說話的方式,表示不能認同。這不是一個職業新聞人應該說的話。比如「我已經做好了準備坐雷書記的大牢」、「雷書記還要繼續陞官發財、泡妞的」。這些話,讓我對他的專業水準產生了懷疑。但是,我也不便評述,想想算了。也許,這就是一位直言直語的人吧。儘管他在接受微訪談的時候,那種不失時機的為自己的網站做廣告的做法讓我覺得不太好。但是,我覺得這沒什麼。要是中國多幾個這樣的網站,豈不是百姓之福?只要是基於事實基礎上,敢於為名請命的,都值得尊重。我覺得,朱先生也許需要對外宣傳一下自己以及他的網站。於是,在第二次做客新浪時。我再次公開向朱瑞峰先生表達了敬意。我覺得,在哪個時候,我仍然對朱瑞峰先生懷著極為友好的態度的。他向我舉報本身,就是一種勇氣。我有責任,把這個人,告訴大家。這是我第二次公開的讚許這位民間人士。其實,在我的微博上,我已經多次對他的行為表示了讚許,對他的安全標示了擔憂和關注。作為一個記者,我覺得自己做到了關心和保護我的報料人的基本職責。

這個訪談,詳見:http://talk.weibo.com/ft/201211237795 

話回到前面,但是,讓我覺得懷疑的事情還是發生了。朱瑞峰失蹤之後約20小時,我終於和他聯繫上了。而在我的報導取得重大關注的時候,朱瑞峰先生的微博一直處在靜默狀態。這讓我百思不得其解。後來,有人告訴我,朱瑞峰先生的網站,素來有「敲詐被監督對象」、「收取一方錢財,監督詆毀另外一方、替別人賣命」的名聲。

聞言甚為驚訝。不會吧??但是,我的幾位同事和同行都向我反饋過來同樣的消息,這些人們告訴我,這種民間的網站,因為缺少管理和制度規範,一直存在這樣的問題。並提醒我,不要被人利用了。否則,為什麼朱瑞峰先生不衝在前面呢?或者,至少他應該主動和大家說點什麼吧?比如,他失蹤20多小時,我的微博通報發出之後,他出現的時候,至少應該出面和大家報個平安。

我很感謝這些朋友的提醒。但是,我是做調查的,我要的是證據,我不想因為這些口述性的評價,而改變對朱瑞峰先生的肯定。但是,另外,萬萬沒有想到的情況出現了。朱瑞峰在我的披露已經獲得成功的前提下,開始出面接受「採訪」,而這些採訪是明顯針對我的。

比如,朱瑞峰說,我曾以「法務部要備案」的名義向他索取原始視頻。而他的這句話,很快被別有用心的人用上了。比如,新聞界公認的,我的死對頭@小黨(張書舟)等人。開始藉此大肆對我進行攻擊。這裡插播一句。張書舟,早在本人還供職於南方都市報期間,就因為本人多次搶先發表重大新聞稿件,對本人心生怨恨。這個矛盾,在很多公開場合,早就均被大家知悉。而因為質疑此人在天涯社區當斑竹時(此人早年的ID,就是天涯社區的「黨指揮槍」。關於其歷史,網友們搜索便知)的一些為人所懷疑的行為,此人,也一直是很多網友所嚴重質疑的對象。本人在離職南都前夕,與該報另一部門負責人因瑣事產生矛盾,小黨再次發揮其善於「站隊」的處事風格,對本人進行大肆攻擊和污蔑。這些,在本人離職時,留於@南方都市報 內部OA的萬言書中,早就有體現。就不在複述了。

張書舟等人,在面對本人取得重大勝利後。又開始了對本人詆毀和攻擊。張及其黨羽聲稱本人在辭職之後,仍然打著南都的旗號在採訪。其實,這本來就是個天大的笑話,我懶得回應,我知道我的對重慶不雅視頻案的揭露再次取得巨大成功,又一次激起了@小黨 (張書舟)那顆善於嫉妒的心。當年,因為和某人鬧翻,我留下一封萬言書在南都內部OA上,憤然離去。我的辭職,在整個中國新聞界,人盡皆知。我不需要解釋這個問題。但是,很快,一段針對我的視頻出現了,朱瑞峰在接受某記者採訪時說「老紀確實以‘法務部要備案’的名義和我索要過原始視頻……」而他的這句話,被人斷章取義第理解為「紀許光以南方都市報法務部的名義向朱瑞峰索取原始視頻」。這個用意是明顯不過的——新聞搶不過你,我就攪屎棍子纏著你。讓你不得安寧。我這種人,只能說其人品是永遠不可能在我這裡得到認可了。

呵呵,一出表演。讓我啼笑皆非。在每天接受採訪之後的閑暇之餘,我立刻找出了採訪朱瑞峰的6段電話錄音,逐一播放。從頭到尾一秒不差的聽了一遍。自己沒有任何一句是以「南都」的名義採訪啊。至於「法務部要備案」。我的天,難道只有南都有個「法務部」嗎?朱瑞峰先生的專業水準,再次受到我的質疑。可憐的朱先生,被我的對手們利用了。

有人提醒我,將這些錄音掛到網上。我拒絕了。因為在我看來,這樣的事情其實是不值一駁的。重要的是,我的披露是成功的。並且,重慶方面的回應和公告已經足以說明,我的披露時真實、準確、可靠的。

而我在接受鳳凰網採訪時,也將朱瑞峰先生當初是如何主動找到的我,並主動提供的視頻以及接受我電話採訪的錄音予以了提供。我想一切都無需再爭論了。若不是現在有點閑散時間了。我還真是懶得說這個問題了。

再說說那位自稱自己首先掌握了這個事件的新X報記者小馮(網名@ 馮軍槐溪先生 )。這位據說出生於88年的年輕後生。著實是著急的很。他在一份長微博中大致是這樣說的,這個新聞線索他是最早掌握的,並向所在報社報題。但被我以微博播報的形式搶了先,感到極為不快。並稱,我欺騙了朱瑞峰先生。(抱歉,因為確實沒認真看過,記得不是很清楚,但大意如此)。

看看這個年輕的孩子和他著急的表述,我覺得有點隱隱的辛酸。孩子,新聞來料既然拿到了手,為何不及時調查,並完成你的寫作、傳播呢?難道一定要等著新聞線索放在你的抽屜裡變成發黃的照片,你才專業了嗎?是啊,新聞圈子某種意義上說,就是個名利場。你贏了,你輸了,就是一戰的問題。這位年輕的後生,在未向我求證的情況下,就匆匆寫下——老紀向朱瑞峰索取了視頻,並以搶著在微博上發布了。目的是為了增加知名度和粉絲數量。這個文章通篇滲透著一種對本人搶先揭露重慶不雅視頻事件的怨恨。連基本的求證都不曾有,我很驚訝於這位後生所在的單位當初是怎樣把他招進去的。

呵呵。好吧。我於是在做客搜狐微訪談時(這個訪談,詳見http://t.sohu.com/talk/1016386 ),除了對支持的網民和讀者表示了感謝之外,也對一些問題進行了嚴肅的回應。在這次訪談中,老紀對這個網名為@馮軍槐溪先生  的後生進行了這樣的回應——「新聞就是一場戰役,一場陣地爭奪戰,即便是你先拿到的新聞線索。為何不報?你應該把這種事後表白的精神,化作勇敢揭露的心。那樣,也許讀者們才更能買你的帳。在事後跳出來編造一點花邊消息,實在就可笑了。

鳳凰網的張真瑜和他們攝像及一位美女記者在看完我向他們展示的朱瑞峰先生主動向我報料並提供的視頻記錄以及聽完我採訪朱瑞峰的電話錄音後,一屋子人不僅放聲大笑——呵呵,小馮同學還是年輕了一點。作為一個記者,連基本的求證觀點都沒有,著實令人有些擔憂,這位小馮記者將來的路,可要注意了。真瑜和他的同事們清楚的知道了整個過程後表示,將很快剪輯成影像文件,並於近日在鳳凰網推出。我笑道「澄清一下也好。」

而鳳凰網最大的收穫,我想不僅僅是終於弄清楚了整個事件中,老紀是如何堅守新聞專業主義和職業操守的。更重要的是,我給了他們一個獨家。那就是,重慶不雅視頻事件背後,一場複雜的人事、利益鬥爭的證據(或者說,至少是佐證材料)。那場專訪,就在大家的笑聲中結束了。

而我,在接待了最後一批記者同行的採訪之後。也開始平復自己那顆激動的心。是啊。63小時,我和我的讀者以及全國的網民們,共享了一頓反腐大餐。是那麼的完美、漂亮、乾脆。中央電視臺的評論說,這開創了中國網路反腐時間對快、效果最好的歷史,我十分欣慰。於是,我開始公開的答謝我的讀者和網民們,其實,我知道,他們,才是真正的力量。老紀,只是做了一個新聞記者該做的。在秉承新聞專業主義的基礎上,在堅持公正、客觀、真實的基礎上,我忠誠的寫出了這一事件,併進行了有效的傳播。而網民和讀者,就是我最大的支柱。 

我在各個大學和新聞院校講課的時候,都會重複這樣的話——中國從來都不缺少優秀的文人,但我們的社會之所以變革艱難。就是因為這當中的很多人,把自己的畢生精力都用在了相互排擠和相互算計以及鉤心鬥角上。中國的文人們,沒有信仰。而沒有信仰,意味著沒有底線,沒有底線,意味著可以無惡不作……

不要認為老紀是在危言聳聽。回顧中國近代史,我們可以清楚的看到這些。因為內耗,而造成的歷史悲劇已經太多太多。而我,只想做好我的新聞。我無意於和誰爭論什麼。但就如我在本文前面所述。雷政富一案,將作為一次成功的案例,出現在我的從業歷史上。他必將被載入中國新聞史、反腐史。我堅信著這一點。老紀和那些渴望社會公平正義的人們,用我們最不知疲倦的方式,向有關方面要了一個說法。這是難得的勝利啊。

幸福於全國讀者的關注的目光和追求公平正義的寶貴力量。我們贏了!可是,在整個重慶不雅視頻事件中。中國獨有的「文人相輕」和急功近利也彰顯無遺。

人們。反思吧……
                                       

新聞老兵、重慶「雷冠希」不雅視頻事件獨家揭露者 :紀許光

2012年11月27日凌晨於北京三元橋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作者博客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