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未未專訪:幽默是極權無法研製的利器(圖)

2012-12-30 23:53 作者: NICHOLAS D. KRISTOF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列印 特大

2012/12/30/20121230112929923.jpg
艾未未跳「江南style」(來源:網路)

【看中國記者陳柏霖編譯】此文譯自紀思道(NICHOLAS D. KRISTOF)12月29日(週六)發表於《紐約時報》的專欄文章。以下為原文譯文:

中國的領導人曾經試圖表彰艾未未並提供高位來賄賂他。他們也試過關押他,處以罰款或用棍棒粗暴的打他,打得他需要緊急腦部手術。無奈之下,他們甚至求他守規矩——但都沒有奏效。

艾未未曾經做了一段自己帶手銬跳「江南style」 的視頻——拙劣地模仿中國的現狀——這視頻很快地在YouTube上觀賞超過一百萬次。中央政治局該如何處理像艾未未這樣一個擁有龐大的全球觀眾的超級巨星藝術家呢?

當艾未未發布了一個以一個毛絨動物當遮羞布的裸體照片,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應該如何回應呢?照片的標題是「草泥馬擋中央」——中文的諧音用來表示對共產黨的中央領導層粗俗的詛咒。或者,更確切地說,對它的母親。

黨厭惡被嘲笑的程度甚至超過了被譴責,而幽默是艾未未反擊的標誌性元素。艾未未的藝術作品似乎很多人難以理解,但關於草泥馬這種下流的笑話能獲得更大的關注——且難以平息。

艾未未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我認為他們不知道如何處理像我這樣的人,他們有點放棄管我。」

共產黨的一大挑戰是55歲的艾未未是世界上最偉大的藝術家之一。他也來自一個與中共老一輩高層有密切聯繫的家庭,他的父母親與中國的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的父母都很友好。

艾未未作為中國的抵抗象徵而出現,這反映了民間的多元化正在抬頭。中國越來越讓我聯想起1980年代初的韓國或臺灣,當時受過教育的中產階級一點一點的反抗獨裁政權

艾未未說他預計到2020年前,民主會來到中國,但是他感嘆道這已經來得太晚了,他說:「他們浪費了整整一代年輕人。」

改變了艾未未的一個因素是2008年四川省發生的可怕的地震,當學校倒塌後,政府取締抗議豆腐渣工程的家長。艾未未支持這些父母並開始要求政府更加透明。

被他的對抗激怒了,當局毆打了艾未未,然後毀了他在上海的工作室。去年政府拘留了他近3個月。

當局仍然阻止他出國旅行,所以他不能出席正在華盛頓的史密森(Smithsonian)赫希洪(Hirshhorn)博物館舉行的他的作品的大型展覽。

艾未未所受到的壓力讓他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強烈的感受到,中國最大的問題之一是獨裁政府。他變得更加直言不諱,他沒有沉默。

他說,「一步一步的,他們把我變成了這樣,我告訴他們,你們導致像我這樣的人出現。」

在他被監禁且短暫地低調蟄伏後,艾未未恢復了他的政治惡作劇。作為對當局安裝了15個攝像頭監視他一舉一動的嘲笑,他在網際網路上公開播出了「未未攝像頭」 ,對著他的臥室攝像,以便政府可以更緊密地監控他。

他笑著說,「他們幾乎在央求我把它關掉。」

在結束長時間的談話前,我問艾未未他還有什麼話要說。

他說,「中國仍然需要美國的幫助來堅持一些價值觀,這是美國的任務。這是美國文化最重要的產物。當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談到網際網路自由的時候,我認為真的很漂亮。」

這是給美國人傳遞的一個訊息。沒錯,美國有一支強大的軍隊,但美國理念的「軟實力」 往往超過導彈的「硬實力」。

我希望白宮能夠聽到當我問歐巴馬總統是否採取足夠的措施來提高對人權的關注時,艾未未是如何回應的。

艾未未說,「我不知道他們私底下做了什麼,但表面上他們做的不夠。」

(譯文略有刪節,點擊看原文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