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三家女子勞教所——中國的納粹集中營(圖)

2013-02-15 19:28 作者: 李甄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遼寧省(馬三家)女子教養所——中國的納粹集中營

【看中國記者李甄綜合報導】「法西斯酷刑也做不出這麼無人性、慘無人道的惡劣行徑。這種慘無人道的刑罰、酷罰、虐罰,遭受的體罰、人格辱沒,用語言難以表述、筆墨難以描述、一言難盡、罄竹難書。」朱桂芹在視頻中泣訴著她在「馬三家勞教所」中,遭受了慘無人道的折磨。

血淚控訴

朱桂芹——一位遼寧省撫順市的女訪民。近日她用自製視頻的方式,向人們展示了她在馬三家勞教所遭受的令人髮指的迫害。

2004年,朱桂芹因為她的哥哥朱傳清在勞教期間被警察毒打虐待致殘討公道而進京上訪。而當地政府買通黑社會截訪,將她當眾強姦後劫回撫順市,並判勞教三年。朱桂芹被押往「馬三家勞教所」,遭受了慘無人道的折磨。

朱桂芹遭受的酷刑包括: 關禁閉。 不許坐、臥、洗、睡。長期赤身裸體綁在死刑床上,強制導尿、灌腸、灌食。並吊打,電擊臉部、下體及送精神病院注射不明藥物等等酷刑虐待。

視頻中朱桂芹還質問,中共政府宣稱中國人權狀況不斷改善、提高,如果提高之後訪民們都遭到了如此的酷刑折磨,那過去的人權狀況惡劣到了什麼程度?

朱桂芹向國際社會呼籲,希望她的家族人權災難,能得到更多世人和媒體的關注,不僅僅是為了她自己,也是為了受人權迫害的中國人們!

性虐待

朱桂芹的案例不是唯一。據海外人權組織報導,2000年10月,遼寧省瀋陽市馬三家勞教所的警察,將18位女法輪功學員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任其強姦。導致至少五人死亡、七人精神失常、餘者致殘。此事件在國際媒體曝光後引起震驚。其中一個年輕的未婚姑娘被強姦懷孕,還有被摧殘的女學員至今仍處在精神失常的狀態中。

遼寧本溪的法輪功學員信素華,她在揭露馬三家女子勞教所二所的罪惡時,這樣寫到:惡警強姦女法輪功學員。並狠狠地踹陰部,還用三把牙刷綁在一起,刷毛沖外,在(陰道)裡來回刷,電棍放入(陰道)裡面電等。

酷刑

王雲潔,遼寧省大連市法輪功學員,2002年6月4日被綁架到馬三家勞教所,遭大隊長王曉峰、石宇、任洪讚等警察酷刑虐待。她被關到水房、三角倉庫、地下室共將近四個月。王雲潔被捆綁在固定物上,被罰蹲著、蹶著,罰站軍姿,被電擊導致乳房潰爛,被毒打、暴晒、吊背銬,還被強制參加超負荷的勞動。直到2003年11月,馬三家所方以為被折磨到不行的王雲潔只能活兩個月了,便匆匆要王的家人來接回。因她的身體在勞教所嚴重受損,特別是電擊導致她的乳房潰爛,終於2006年7月含冤去世。

另一位曾馬三家勞教所遭遇九死一生恐怖經歷的法輪功學員張連英,目前和家人居住在美國。她在自述中詳細記錄了馬三家勞教所裡的種種駭人酷刑。她作證:2008年奧運前夕,我在北京家中被綁架後,被送到了迫害最嚴重的馬三家女子勞教所,在那裡我受盡50多種在酷刑折磨,並看到10多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張連英寫道:「我被上了二十多次抻刑,被抻掛上後有時幾天幾夜都不放下,持續長久的疼痛使我的衣服濕透,頭髮也一根根飄落在地上;有時衣服被撕爛,被扒的一絲不掛地抻掛起來。特管大隊大隊長潘秋妍揪我的乳頭,還拿床板往我身上掄打,直到被抻昏過去。」

「潘秋妍還曾拿相機給我錄像,並說:‘給你錄像,把你不穿衣服的樣(子)發到明慧網上去,讓他們都看一看。’」

「我被多次用刑,長時間直不起腰,我的手指一年多伸不直,洗臉、吃飯、扣衣服扣都困難。」

「冬天還用電棍捅進衣服裡電;有時一天二十多警察折磨我多次,被折磨得送去醫院。在那裡不分白天黑夜都能聽到電棍的劈啪聲和痛苦的尖叫聲。」

2012年10月18日出獄的東北訪民劉華,身體已被摧殘的滿身是病,51歲的她痛苦地哭著告訴海外媒體《大紀元》記者說:「應盡快廢除勞教制度,害人慘不忍睹,這個體制沒救了,馬三家是全國最恐怖、最殘暴的勞教所。」

中國納粹集中營

朱桂芹的視頻曝光後,震驚中外。然而,類似的酷刑折磨出現於被關押在馬三家勞教所的案例則不勝其數。身臨其境的人,更以「外界傳言不及萬分之一」來形容馬三家迫害手段遠超納粹集中營。

2012年12月10日世界人權日前夕,BBC中文網採訪了維護農民權益的北京理工大學經濟學教授胡星斗,胡教授表示:「要允許人民伸冤,如果上訪伸冤都要被勞教,都不允許,那就要走到了民眾的對立面,使官民矛盾更加惡化。」

胡星斗教授還曾指出,中共在法制很多領域都出現了倒退,特別是在言論控制方面,比以前還要嚴厲許多。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