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最後兩條大河危矣 「十二五」將大開發(圖)


怒江松塔水電站施工現場
怒江松塔水電站施工現場

中國國務院表示,將在「十二五」期間重點開發怒江和雅魯藏布江等敏感江河上的水電項目。中國此舉意在提高對清潔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的利用,卻遭到環保組織和鄰國的強烈反對和不滿。

*曾經倖免於開發的最後兩條大河*

中國國務院在剛剛公布的《能源發展「十二五」規劃》中提出,將在「十二五」期間重點開發怒江松塔水電站,另外還將陸續啟動怒江干流的六庫、馬吉、亞碧羅、賽格等項目。「十二五」期間將上馬的水電項目還包括在雅魯藏布江、瀾滄江和金沙江等敏感江河的水電開發。其中怒江和雅魯藏布江是中國境內僅存兩條大致自由流淌的大型河流。

*環保組織反對*

對怒江的水電開發一直備受關注和爭議。中國早在2003年就提出開發怒江,但首份開發報告一出就遭到眾多環保、地質和生態專家的極力反對。

位於美國加州國際環保組織國際河流中國項目協調人閆珂(Katy Yan)通過Skype接受VOA衛視採訪時表示,環保組織對開發怒江水電的反對主要來自三個方面。首先是物種多樣性方面。她說,怒江流經的三江並流區域被列為世界自然遺產,有中國25%以上的高等動植物、有大量瀕危物種,其中至少77種為國家保護動物。人們的擔憂是一旦這些大壩建起來後,以及相關後續工程會給當地的脆弱的生態系統帶來嚴重影響。

其次是地質災害方面的擔憂。怒江中上游所處的地區在地質上是非常活躍和不穩定的。雨季的時候時常發生嚴重的山體滑坡和泥石流,這導致很多事故的發生。另外,怒江地處斷裂帶上。中國國內就曾有很多地質學家就此向中央陳辭,在如此活躍的斷裂帶上建大型水庫的危害性。他們表示,在怒江中上游建大壩可能會引發地震和山體滑坡等災害,從而導致大壩崩塌或損壞,而一個大壩損壞後可能會對其它大壩帶來連鎖反應。

最後是大壩對下游國家居民經濟、安全和生活方面的影響。閆珂說:「目前國際上還有沒有足夠多的公開發表的研究,論述怒江中上游大壩會給下游國家,比如泰國和緬甸居民的生活帶來怎樣的影響。」

​​* 溫家寶曾批示應慎重*

在環保人士和地質專家的一致反對下,中國總理溫家寶2004年2月在已經被國家發改委審批通過的《怒江中下游水電規劃報告》做出了批示:「對這類引起社會高度關注,且有環保方面不同意見的大型水電工程,應慎重研究、科學決策。」

《中國的環境挑戰》(China’s Environmental Challenges) 一書作者、美利堅大學環境與國際政治教授夏竹麗(Judith Shapiro)表示,當年溫家寶總理對開發怒江水電的批示讓中國的環保人士歡欣鼓舞。他們認為,這是中國民間環保組織的一次重大勝利。但此次國務院決定重啟怒江水電開發項目,讓常年為保護怒江而奔走的人士們倍感失望和吃驚。

*開發怒江水電實屬無奈?*

不過,華盛頓智庫卡耐基國際和平基金會中國能源與氣候項目負責人塗建軍認為,中國新一屆領導層重啟水電開發實屬不得已而為之。

他說:「我感覺,更多的來講,中國的最高領導層是被迫重啟怒江這樣一些比較敏感的水電開發。」塗建軍說,目前中國能源的70%來自於煤炭,佔世界煤炭消耗總量的一半。而煤炭的使用給空氣質量和溫室氣體排放都造成了嚴重問題。在其它能源開發比如核電、光電和風電都陷入困境的情況下,水電開發自然被列入優先考慮的日程上。

*未經國家批准,前期工程早已開工*

然而,雖然在總理溫家寶的介入下,怒江水電開發得以被暫時擱置,但地方政府和開發商早已是兵馬未動,糧草先行。環保組織國際江河的閆珂對VOA衛視表示,怒江水電開發項目一直在未經國家正式批准的情況下悄然進行。

她說:「怒江水電開發商中國華電集團雲南公司和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政府多年來一直在遊說中央政府。而且當地在早在2007年就在六庫、松塔和馬吉三地開始了修建大壩的前期準備工作。目前這三處工地的圍堰和通往工地的公路都已修繕完畢,而且附近的一個村莊也被搬遷。」

此外,怒江當地政府還以解決貧困和拉動地方經濟為由連年遊說中央,希望能給怒江水電項目開綠燈。但環保活動者和學者認為,開發水電並不一定會給當地居民增加收入,而修建大壩涉及到大規模居民搬遷問題,如果處理不好反而會增加貧困。

美利堅大學的夏竹麗說:「你會經常發現是地方政府和水電站的投資者要賺錢。」「中國在搬遷庫區移民方面雖然有很好的政策,但往往在實施中做得不到位。一個是給搬遷居民的補償是否充分,還有就是給移民的再就業培訓問題,因為他們在離開耕地後往往無法很快找到適宜的工作,從而獲得足夠的收入,」國際江河的閆珂說,「位於六庫大壩附近的一個村莊在被搬遷的過程中已經出現了很多問題,比如補償款不足,新搬入住房質量低劣和找不到收入來源。」

*中國被指水利霸權*

與此同時,中國在怒江和雅魯藏布江這兩條國際河流上修建水電站的決定也讓下游國家感動不安。印度知名戰略專家布拉馬·查勒尼(Brahma Chellaney)剛剛在紐約時報上發表評論文章,批評中國最近決定在數條國際河流上游修建水電站的做法極不負責,將加劇中國與鄰國的緊張關係。他指責中國如此行為是水利霸權主義(Hydro-hegemony)。

*環保組織不輕言敗*

「環保組織肯定不會就此放棄的,」美利堅大學的夏竹麗說。人民日報旗下的人民網轉載了《時代週報》上的一篇報導說,雲南環保組織大眾流域負責人於曉剛表示,國務院《能源發展「十二五」規劃》未公開徵集公眾意見,違反了有關信息公開的法律法規。

夏竹麗說:「聯合國會不會有話講呢?」 「因為這個地方三江並流,被聯合國列為世界自然遺產。如果你在這個地區修這麼多大壩,聯合國還會不會給你保留這個稱號?我是希望中國會重新考慮這個問題,最好是不要修這些這麼大的大壩,不要破壞這麼漂亮的地方。」

*中國環保與能源的兩難處境*

那麼如果不搞水電,誰又能滿足中國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巨大的能源需求呢?「這是一個兩難的問題,」卡耐基國際和平基金會的塗建軍說。以三峽大壩來說,「如果20多個吉瓦的三峽工程不做的話,那麼中國就得多建幾十個煤電站。那麼幾十個吉瓦的煤電站無論是從開採運輸,還是在燃煤的過程中,都有巨大的環境上的危害。」

塗建軍表示, 怒江這樣高度敏感而又有爭議項目評估的過程應更加透明,政府應該讓全社會特別是民間環保組織和國際環保組織充分參與,而政府也應從全局的角度出發,更加合理地開發能源。他說:「我們通過北京和華北地區這個霧霾天氣,這個PM2.5危機也看到如果中央政府不能站在全局的角度來統籌規劃全國的能源開發,那麼必然未來的環境治理就會陷入到一個公共危機接著另一個公共危機這種困局之中。」

(原題目:怒江水電之爭折射中國環保、能源開發兩難困局)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