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紅歌教育的李天一揭示馬列主義的內涵

馬克思、列寧主義就是男盜女娼

2013-03-04 13:50 作者: 牛克思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近日坊間關於李雙江之子李天一(改名李冠豐)一再「犯事」原因的討論日漸熱烈。按照李雙江此前的說法:「自己的孩子學不壞,因為給他的都是正面的東西(意指接受紅歌教育)。」如今,一直接受「紅歌教育」的李天一的行為重重地打了父母一耳光,讓其顏面盡失。難不成是紅歌讓李天一亂了性?其實紅歌所歌頌的內容是正面的東西嗎?紅歌教人的就是革命!以暴力解決問題!「為達目的,不擇手段!」這些教育都源自馬克思、列寧主義,也就是男盜女娼。李天一作為一個血氣方剛,又滿腦紅歌,故過早運用馬列,即用自己的拳頭示虐,並學列寧的「為達目的(性需要),不擇手段 (強暴少女)」。其實只要他忍耐一些,等成年後要他爹給他討個縣以上的官,然後即可成熟地運用馬列的道德虛無主義,利用手中權力,像雷政富要侵佔農民土地可動用武警、要姦淫少女時自然有人送上、對周圍的人看不順眼可用公安抓去勞改,那何樂而不為之?為何動自己的拳頭,徒令自己手痛呢!

以下是馬列的男盜,下面還有的是馬克思的女娼,有史為證,馬列子孫們好好學習。

在巴黎公社的事件的反思中,卡爾.馬克思認為, 法蘭西國家銀行就位於巴黎市,存放著數以十億計的法郎,而公社卻對此原封不動也未派人保護。他們向銀行請求借錢,卡爾.馬克思認為他們應該毫不猶豫地全部沒收銀行的資產。公社為防備譴責而選擇不去沒收銀行的資產(見百度百科的巴黎公社條目)。馬克思這種強盜思想,一直影響著以後的共產主義者。

1903年夏天第二次俄國社會民主黨代會在布魯賽爾(後移到倫敦)舉行,結果分裂成以列寧為首的布爾甚維克和以馬托夫為首的孟什維克。列寧答記者問「布爾甚維克黨是否偷盜」時稱:「是的,我們偷盜那些已經被偷盜者」[1]。1906年在第四次黨代會上,原旨在布黨與孟黨合併,卻發生激烈爭論。布黨主張武裝搶劫銀行,孟黨堅決反對。但布黨繼續搶劫銀行,列寧明知卻從未制止。克魯普斯卡婭坦承:「布黨認為允許沒收沙皇的財富,允許搶劫銀行。」搶銀行的核心人物是史達林 (史達林日後之能夠成為蘇聯領袖,就是因他曾幫助列寧搶劫銀行有功)、卡蒙和克拉新(電子工程師)。最大的搶劫案發生於1907年7月26日,在喬治亞布黨劫匪擊斃三名押運員,傷多人,搶劫走34萬盧布。布黨還在巴庫港搶劫過汽船,搶劫郵局和鐵路站。布黨的資金全由列寧掌控。這全是列寧所信奉的「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道德虛無主義加強盜主義邏輯。

以上所說的是男盜,以下所要說的是馬克思的女娼。

保羅在二○○一年版的《馬克思九十分鐘傳》中寫道「馬克思與他家的女佣愛倫·德穆斯有一腿並使她懷孕。恩格斯經常訪馬克思家,故無私地承擔了道義譴責。當女佣生了個黑髮男孩時,夫人燕妮疑心大起。但女佣為了這個家庭守口如瓶,至死一絲不露。多年後,恩格斯臨終前,才將真相告訴馬克思的小女兒愛琳娜。馬克思的二女兒勞拉與丈夫拉法格雙雙自殺;馬克思最愛的女兒愛琳娜在被她的愛人拒絕後,亦步其姐後塵,而她的男友居然給她氫氰酸,導致她死得極為痛苦。

美國普立茲獎得主,著名作家弗朗西斯在其一九九九年版《馬克思傳》作了詳細考證。一八五○年夏天燕妮曾到荷蘭籌款未果,期間家中只有馬克思和女佣海倫,很可能正是在這段時間老馬偷食禁果;九個月後,一八五一年六月廿三日,海倫生下一個男孩。出生證名字寫著:亨利.弗裡德裡希.德穆斯,昵稱弗雷迪(即恩格斯的名字);父親姓名及職業欄空缺。孩子隨即被送給倫敦一個名叫Lewis的工人夫婦家寄養,並改名為Frederick Lewis Demuth,長大後成為一名身體強壯的車床工。燕妮得知真相後非常憤怒和生氣,但為了馬克思的名譽和他的共產主義事業只得忍氣吞聲。

恩格斯管家考茨基前妻的信

儘管坊間早在一九○○年前後便已有大量謠傳弗雷迪是馬克思的私生子。但首次披露弗雷迪真實父親是在一九六二年,德國歷史學家W.布魯門柏格公布了一份文件,路易絲.弗雷柏格爾(第二國際理論家卡爾.考茨基1854-1938的前妻)於一八九八年九月二日寫給奧古斯特.倍倍爾(德國社民黨領袖1840-1931)的信。路易絲是恩格斯的管家,也是海倫的朋友,在信中她詳細描述了恩格斯死前的坦白:

「我從將軍本人(恩格斯綽號)得知弗雷迪是馬克思的兒子。愛琳娜也來問我,並要我直接問老人。恩格斯非常吃驚於愛琳娜的固執已見。他告訴我,如果有必要,我可以說慌印證謠言,他否認弗雷迪是他的兒子。你應當記得,我早在恩格斯死前便已告訴了你此事。」

恩格斯死前數日在與塞莫爾.摩爾交談時,再次確認此事。摩爾是《共產黨宣言》的英文翻譯,然後他告訴了愛琳娜。愛琳娜卻堅持認為恩格斯撒謊,摩爾從馬克思女兒處回來後,再次詳細詢問恩格斯,老人堅稱佛雷迪是馬克思的兒子,並告訴摩爾‘愛琳娜想要維護她父親這座偶像’。

「在恩格斯去世當天,他專門為愛琳娜在一塊石板上親自寫下弗雷迪是馬克思的兒子。精疲力竭的愛琳娜來到恩格斯的病床前,忘記了她的怨恨,伏在我的肩膀上痛哭。

恩格斯告訴我們......僅當萬一他被指控不公正對待弗雷迪時,才允許我們使用這一資訊。將軍說他不想讓他的名譽被詆毀,尤其是掩蓋真相已不再能對任何人有任何益處。對馬克思他已盡力使他擺脫嚴重的家庭危機。除了我們自己,摩爾及馬克思的孩子們之外,唯一知道馬克思有這個兒子的是拉薩爾和普方得爾。在弗雷迪的信公開後,拉薩爾對我說:‘弗雷迪當然是愛琳娜的兄弟,我們都知道此事,但是我們不知道這孩子在哪兒養大。’

弗雷迪看上去像馬克思,擁有真正猶太人的臉和濃密的黑髮。只有帶偏見的瞎子才會說他像恩格斯。當時我在曼徹斯特曾看見過馬克思就此事給恩格斯的信(恩格斯在倫敦生活);但是我相信恩格斯已將該原信銷毀,正像許多通信皆被他銷毀一樣。

這些是我所知道的全部事實。弗雷迪從未發現,誰是他真正的父親。我再次讀了你問此問題的信,馬克思一直知道離婚的可能性,因為他的妻子瘋狂的妒忌。他不愛這孩子,如果他膽敢為孩子做任何事情,那醜聞將太大了。」

老馬的信與燕妮自傳可為旁證

全世界第一個公開披露論證馬克思是弗雷迪的生身父親真相者,是德國歷史學家布魯門柏格(德國社會民主黨領導人),於一九六二年公布了恩格斯的管家的上述原信。並於一九六二年出版了一部轟動全球的馬克思傳記。布魯門柏格寫道:「大約一九○○年前後,所有的社會主義領導人均知道馬克思是弗雷迪的父親,但皆不敢言說,因為按當時資產階級的道德標準,那種行為是令人噁心的;尤其不符合無產階級萬眾敬仰的英雄偶像的光輝形象。因此,能追蹤這個兒子來源的所有線索均被抹掉。僅有一封考茨基前夫人致倍倍爾的信證實」。

其次,馬克思夫人燕妮於一八六五年寫的自傳中言及:「一八五一年夏天,發生了一件我不想在這裡詳述的事件,雖然它增加了我的煩惱。」這件「事件」顯然是指佛雷迪的誕生。如果佛雷迪的誕生屬正常婚姻或與馬克思無關,燕妮為何為之煩惱?

恩格斯因共產事業為老馬遮醜

再次,馬克思本人一八五一年三月三十一日給恩格斯的一封信中在抱怨了一大堆各方逼債的窘境後稱:「......更具災難性的是另有一件秘密,我將簡要告訴你。但是我現在被打斷了正被叫到我妻子的病床前。因此,你在其中扮演了一個角色的這件事我將留待下次再談。」馬克思在信中提及的「秘密」很可能就是不得不處理海倫懷孕生產的事,馬克思顯然想讓恩格斯承擔父親名義,在信中難以啟齒故擬面談。

此外,根據馬克思信中提及「你在其中伴演了一個角色的這件事」及後來恩格斯同意承擔性醜聞的道德譴責的事實,極有可能他確實與海倫也有一腿;因為恩格斯本人對兩性關係相當隨意,他與一位出身低下的愛爾蘭女工瑪麗相戀同居,後來瑪麗的妹妹亦加入一男二女同居數十年。但是弗雷迪肯定不是恩格斯的私生子而是馬克思的,因為恩格斯是正宗雅利安人種,身體瘦弱,一頭棕髮;而馬克思是猶太人,弗雷迪有明顯的猶太人臉形特徵,且與馬克思一樣身強體壯一頭黑髮。根據馬克思本人兩封親筆信,燕妮的自傳,馬克思愛女愛琳娜的兩封信及恩格斯管家的證明信和弗雷迪的出生證載明的姓名、其人種長相、臉形、黑髮、身體強壯等事實,足以認定弗雷迪是馬克思的私生子而非恩格斯的兒子。

當然在妻子遠離時偷腥,雖然不登大雅之堂,違背社會道德,倒也非十惡不赦之大罪,更何況共產主義有共產公妻的主張。問題在於美麗的貴族小姐燕妮不顧家人強烈反對,下嫁窮漢馬克思,飽嘗人世艱辛,理當得到夫君百般痛愛聊補貧困生涯於萬一,自然不能容忍低賤的女佣與貴族太太分享夫君。

注:

[1] Valentinov, N. Maloznakomyi Lenin, Paris, 1972, p.34.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