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中國婦女隨時面臨著生命威脅

2013-03-08 22:10 作者: 李佑芸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記者李佑芸綜合報導】這兩天,廣州城管當著一小女孩面掐其母並銬上警車的新聞,引發了廣大社會輿論對城管粗暴對待婦女行為的憤怒。然而,就在3月8日這個象徵尊重、保護女性權益地位的紀念日來臨之際,在中國,卻有更大一群母親,被迫不能留下自己的孩子,並且隨時面臨著生命的威脅。

根據《明慧網》資料顯示,截止到2013年3月1日,數以萬計的法輪功女學員身陷囹圄,遭受酷刑凌辱等滅絕人性的迫害。而在這些女性中,包括了不少處於孕產期、哺乳期的準媽媽。

《中華人民共和國婦女權益保障法》規定,婦女在經期、孕期、產期、哺乳期受特殊保護,更有《刑事訴訟法》和《監獄法》規定,孕產期、哺乳期婦女不應被關押或勞改勞教。然而,這些法律規定在現實中不值一文。

處於孕產期、哺乳期的法輪功女學員受到的不是「特殊保護」,相反地,她們受到了殘酷的「特殊迫害」。

一、酷刑折磨、毒打孕婦

懷孕三個多月 廣州羅織湘被殘害致死

羅織湘,廣州天河區法輪功學員,1973年10月生,武漢城市規劃學院本科畢業,原廣東農墾建設實業總公司規劃工程師。2002年11月,與丈夫在海珠出租房被非法強押送至海珠區看守所。11月28日,懷孕三個多月、絕食抗議八天的羅織湘沒有被釋放,卻被610單位(專司打壓法輪功的機構)送往黃埔戒毒所強制洗腦。29日,被送進 天河中醫院「注射藥物治療」,12月4日被殘害致死,年僅29歲。有關單位對外宣稱羅織湘自殺而亡。

懸空吊墜孕婦致痛苦流產 逼丈夫在旁觀看

哈爾濱萬家勞教所警察將一懷孕六、七個月的法輪功女學員懸空吊起,繩子繞經房樑(離地三米)滑輪,而後鬆開繩子,讓孕婦急速墜落、重重摔下,再拉繩將人吊起,再鬆開、墜落、摔下,來回折磨,孕婦在痛苦中被折磨流產。

更殘忍的是,警察強迫她的丈夫在一旁親眼看著妻子受刑、看著未出世的孩子被活活斷送性命。

四川駱碧瓊被毒打致胎出血 遭強行墮胎後被迫逃離家鄉

2000年臘月24,四川南充營山縣32歲的法輪功學員駱碧瓊,被送到朗池鎮洗腦班,遭「創衛辦」裡的五人輪番毒打,已懷孕四個月的駱碧瓊被打的遍體鱗 傷、小便失禁、胎出血不止,兩腿被打紫、手腫起像麵包,頭部都是腫塊,嘴裡全是血泡。被折磨一個星期後回家,因駱碧瓊申明堅定修煉,迫害者氣勢洶洶聞風而 來,強行打胎,無辜扼殺四個月的小生命。

二十天後警方又到駱碧瓊家想強行帶走她,駱碧瓊被迫在第十七天逃離了家鄉。

高玉敏遭迫害昏迷 胎死腹中

高玉敏,黑龍江富錦市北江沿法輪功學員,2007年9月,懷孕三個月時,被富錦市國保大隊強押到看守所迫害28天後,身體每況愈下,雙目失明,嚴重缺血, 昏迷後被送到富錦鐵路醫院。醫生發現她沒有脈搏、心跳停止,緊急手術後,發現高玉敏腹腔內全是瘀血,並已胎死腹中。高玉敏在醫院住了八天,花費一萬元保住 了性命,費用全由她自己出。醫生說她能活過來真是個奇蹟。

山東濰坊劉雲香 兩次被打流產

2000年1月,山東濰坊市軍埠口鎮原政法委書記花光勇等人把法輪功學員集中到軍埠口大隊酷刑折磨,寒冬臘月強迫男學員光背,女學員光腳掃雪,用皮管、三角帶毒打。司法所長夏炳堂帶人對法輪功學員體罰、用木棍、皮管毆打。32歲的女學員劉雲香懷著身孕,被打流產。

2001年一天夏夜,鎮長高忠德、副鎮長戴清君、司法所所長夏炳堂等十二人,將法輪功學員強押到鎮上進行毆打、電棍齊上,劉雲香第二次被打流產。

二、強制墮胎迫害

施打毒針 七月胎兒掙扎兩天兩夜痛苦而亡

法輪功女學員淨蓮(化名)和丈夫進京上訪,為討公道,在北京信訪辦等到的是公安的非法抓捕。被接回當地後,因淨蓮已有七個月身孕,拘留所不收,「上級」決定強行打胎,將她非法拘留。

警察將她拉到醫院強行打毒針,可憐七個月胎兒在母腹中折騰了足足有40多個小時才痛苦的死去。淨蓮掙紮著生下死孩子,昏過去多次,母親抱著她哭……,一次次把她叫醒。死去的孩子生下來,淨蓮心如刀絞,父母泣不成聲,抱著白白胖胖的死去的孩子捨不得扔掉。

七天後,警察看她身體有所恢復,欲將她送拘留所,聲稱:「上面說了,對法輪功問題,怎麼做都不過份。」在父母拚命阻攔下,警方沒有得逞,淨蓮被送回家,卻如犯人般被日夜監視,不允許外出,沒有人身自由。一個月後,父母在強大壓力下,在公安寫好的保證書上按了手印,並被勒索了兩千元所謂「保證金」。

肢解嬰兒:小小生命遭「凌遲」酷刑

張漢雲,陝西漢中市漢臺區法輪功學員,事發當年33歲。修煉前五年因閉經始終未懷孕,修煉不到半年月經正常,懷上了孩子,全家人莫不心懷感恩。

2001年3月,漢中市漢臺區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長馬平安、漢中市610單位等人欲強行將張漢雲送往洗腦班,沒抓到人,就將她父親和弟弟的建築工地查封,將她丈夫銬在略陽縣嘉陵江橋頭示眾。最後抓走了住在親戚家即將臨產的張漢雲。

警察將張漢雲拉到三十公里外的職工醫院強行墮胎,因胎兒過大難產,竟將已屆臨盆的嬰兒肢解!其慘忍如同凌遲酷刑!

被活活掐死!鮮活女嬰命喪白袍醫生

郭文燕,寧夏銀川供電局電力設備廠法輪功學員。2003年,與丈夫在街上被銀川鐵東派出所警察抓走,送往東門計畫生育醫院強制墮胎,因胎兒大,沒想到女嬰被流產下來時活著,還哭出了聲。婆婆說:「還活著呢!我們抱回去養。」沒想到,醫生聽到女嬰哭聲,一把掐住脖子,不一會兒孩子就沒了聲音,被活活掐死!

郭文燕的丈夫,原銀川巡警隊警察,也是法輪功學員,因堅決不寫所謂「保證」,被單位開除,承受不住這一次次迫害,被折磨得不吃不喝、不說話,病在床上半年。

其他更多遭到強制墮胎判刑的法輪功學員:

付桂春,黑龍江伊春市金山屯區豐茂林場人,2002年5月被綁架,發現懷孕後被強制墮胎,兩個月後被非法庭審,誣判八年,同年9月被劫持到哈爾濱女子監獄,多次遭吊銬曾至昏厥。

香港籍法輪功學員伍生英,祖籍湖南郴州,2006年在貴州習水投資辦學,2008年7月12日,和丈夫到習水二郎鄉招生時,被當地派出所警察綁架到習水看守所。伍生英被強制引產八個月的胎兒後,再被以莫須有的罪名誣判六年。

宋暢,湖北荊州市沙市區法輪功學員,當年29歲,因不堪忍受當局長年騷擾、迫害,隨丈夫到廣東順德打工。2008年7月17日,懷孕三個多月的宋暢被強押回沙市,在家人不知曉、無術前無家屬簽字的情況下,強行墮胎。之後關入沙市看守所。

廣東增城湯金愛被強制人流後非法勞教,從此產後風、風濕病纏身。

湯金愛,廣州白雲區羅崗鎮(原增城鎮龍鎮)法輪功學員,2000年12月被綁架進增城看守所,由於懷有兩個多月身孕(第一胎),不符合勞教規定,被鎮龍鎮派出所羅偉軍等人強行送到增城計生辦,未出生的小生命就這樣被殘殺。

劉枝萍,雲南楚雄洲交通集團交通賓館職工,2000年初,因進京上訪被非法勞教兩年,關押於雲南省女子勞教所。勞教所得知其懷孕後,強行將劉枝萍送去醫院打胎,結果藥物失效。兩個月後的2000年8月,劉枝萍已懷孕五個多月,按規定早應保外就醫,但劉枝萍再次被強行送去打催產素,最終失去了孩子。

武俊芬,河北邯鄲法輪功學員,2008年7月到娘家看望病危的父親,被當地派出所警察綁架,連老父親的最後一面都沒見到。為了達到勞教她的目的,強行將她綁到醫院做引產手術,殘忍的殺死了五個月大的胎兒。

黎旭光,遼寧瀋陽法輪功學員,1999年10月19日被遼中當地公安非法關押,時年二十多歲的黎旭光被當地政府強制墮胎,七個月胎兒被打下來時已經成形,指甲都長出來了,是個男嬰。墮胎後黎旭光還繼續被關押。

盧雲珍,2000年1月在北京被綁架,並被押回家鄉江西豐城市。她當時正有身孕,豐城警察局長親自下令在醫院給她強行墮胎。

岳秋雨,新疆法輪功學員,2000年被關在烏拉泊女子勞教所,當時已有七個月身孕,被勞教所行墮胎。回家後,仍不斷受到騷擾迫害,岳秋雨被迫離家出走,四處流浪。

王少娜,廣東深圳市法輪功學員,2000年2月被關押在蛇口看守所,強制墮掉六個月的胎兒,以便延長對她的非法拘留期。

楊珍,廣西欽州市靈山縣法輪功學員,因到北京上訪被關進靈山縣看守所,遭強行墮胎,在醫院發現是葡萄胎,仍對她非法勞教,在勞教所,她下身大量出血,極度虛弱,拖了半年多才放人回家。

耿菊英,河南孟州市法輪功學員,2002年5月25日,被孟州610人員和警察翻牆入室綁架。為了要把她勞教,警察強迫她墮胎。耿菊英在墮胎藥作用下疼痛難忍,男警們還在一旁看熱鬧,譏笑說,你不是漂亮嗎,我們就是要看你墮胎。耿菊英被強行墮胎後,被關進焦作市洗腦班,不久又被關進鄭州十八里河勞教所非法勞教。

王磊,黑龍江牡丹江市政總公司職工,2003年被610送進洗腦班迫害,因她有孕在身,王磊被迫打胎。

劉素軍,河北灤南縣法輪功學員,懷孕兩個月時因進京上訪被關押五個月,期間,被戴抱鐐(將手銬和腳鐐銬在一起,直不起身子),孕期七個月時,被獄警強行墮胎。

王桂金,河南淮陽縣法輪功學員,2004年7月19日,懷有九個月身孕、即將臨產的王桂金被淮陽魯臺派出所所長戴正運等人強行拉到縣計生站,被八個男人強行按住催產,隨後不久被非法判刑五年。

翟慧玲,北京豐臺區法輪功學員,2007年4月24日下午一點左右,被豐臺區國保從單位方莊醫院綁架、撬開家門非法抄家。翟慧玲因懷有身孕,被盧溝橋看守所拒收。警察於是對她強制墮胎。

李素傑,遼寧凌海市石山鎮法輪功學員,2008年1月11日,因家中被警察抄出衛星電視天線(大鍋)而遭綁架。送錦州看守所,體檢時查出懷孕,警察和當地政府人員不顧她本人的強烈反對,硬將她從家中劫持到醫院強行墮胎。

吳俊芳,河北邯鄲市法輪功學員,2008年7月18日下午約5點,碼頭鎮城南派出所和成安縣漳河店鎮派出所警方人員在未通知她家人的情況下,將已懷孕數月的吳俊芳強押到碼頭鎮衛生院強制墮胎。

以上案例,僅是部分被揭露出來的冰山一角。

在3月8日婦女節來臨之際,中國仍有數以萬計這樣的女姓同胞被非法關押,遭受著日以繼夜慘無人道的折磨;她們可能是生活在你我周圍的任何一位有著善良信仰的女性,卻時時面臨著被失蹤、甚至失去生命的威脅。讓人不禁要問,這樣的共產黨政權,還能維護?還應該存在下去嗎?

全文完

接(上):國家的恥辱 國徽下的罪惡(組圖)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