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明星對沖基金的投資之道

2013-03-24 08:39 作者: TOM MCGINTY/JOHN CARREYROU/MICHAEL ROTHFELD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去年年初,對沖基金巨頭SAC Capital Advisors LP 對一家名叫Ardea Biosciences Inc.的企業押下重注。

這家對沖基金公司總計買入120萬股該公司股票,這筆投資去年一季度末價值2,670萬美元。從SAC此前披露的持倉情況看, 該公司此前從未買入這家小公司的股票。

三週後,這筆投資的價值激增1,210萬美元。去年4月23日,英國的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表示將收購Ardea。這一結果的達成經過了兩個月的秘密談判。消息公布當天,Ardea股價大漲52%。

多年來此類高風險交易總是令SAC成為華爾街欽佩和羨慕的對象。這家對沖基金公司20年來年平均投資回報率接近30%。這是業內最好的投資記錄,但也不禁令外人產生疑問:它是如何做到這一點的?一週前,SAC同意支付創記錄的逾6億美元的內幕交易罰金,就兩宗與Ardea無關的案件達成和解。

與此相關的公開信息很少,因為對沖基金一般只要在每個季度末報告其持倉情況即可。很多其它交易情況仍然被隱藏。在重重限制之下,《華爾街日報》統計了SAC進行同上述押注Ardea類似的投機活動的頻率。此類投機的特點是:投資量大,建倉速度快。

對Ardea的投資反映了SAC比大多數同行更經常使用的一種策略。在查閱了該公司六年來遞交的監管備案文件之後,《華爾街日報》發現了近5,300個實例。在這些例子中,SAC在一個季度期間對某家公司進行數額達500萬美元及以上的投資,或者是將已持倉的數量至少增加三倍,或者是重新建倉。

在本報調查的20家以股票為主要投資對象的對沖基金公司中,沒有一家像SAC一樣進行過數量如此之多的此類下注。

SAC的投資組合會不斷經歷劇烈變動:從一個季度到下一個季度,增加到現有投資組合中的新頭寸和新股票在SAC持股價值中的平均佔比達到56%。在研究機構FactSet Research Systems Inc.追蹤的前50大對沖基金中,SAC的股票換手率在去年四季度是第四高的。

這種投資股票快進快出的手法和該公司現任及前任僱員的描述相同。這些僱員說,SAC主要進行短期、快速的投資。公司會敦促SAC的投資組合經理向創始人科恩(Steven A. Cohen)集中闡述各自的最佳交易理念(通常涉及對即將到來的股價變化的預期),以便在一個有數十億美元資金的、名為The Big Book的賬戶中進行交易。SAC的僱員會定期打電話給科恩,詳述這些「高信念」投資理念。如果某位基金經理的想法最終被證明是成功的,就有可能拿到數百萬美元的獎金。

為了看一看SAC所進行的「最及時」的押注投資,《華爾街日報》對符合以下特徵的投資進行了統計:在SAC進行投資之後的那個季度,其投資對象的股價單天漲幅在15%或以上,同時這一季度股價漲幅至少在10%的股票有多少。統計發現,在六年的時間裏,有186宗交易符合上述特徵。在SAC進行此類投資前,往往會有靚麗的財報、收購要約或藥物試驗公布等利好消息。

SAC並非唯一一家在那些能夠影響大盤的消息公布前進行重大投資的機構。事實上,按照上述標準計算,SAC的成功率在同行中只能位居中游。但和那些進行大量突擊股票押注的數量同SAC最接近的同行相比,SAC的成功率最高。

《華爾街日報》在研究後發現,也有很多失敗案例。同樣使用下一季度股價出現單日變化15%的測試方法,本報發現在那六年時間裏,股價快速下跌的情況多於快速上漲。這段時間包括了2008年金融危機引發的行情,當時出現了嚴重股災。

SAC拒絕就《華爾街日報》指出的具體投資置評。除季度末必須報告給聯邦監管者的持倉情況外,該公司也不願透露更多交易詳情。

SAC發言人在聲明中說:我們的模式以100多個投資組合團隊為基礎,他們會給出多種多樣的投資想法,我們的投資組合也因此有上千種不同的投資。聲明說,在有如此多投資的情況下,部分投資在一個季度內的規模出現變化就不足為奇了。《華爾街日報》調查的大多數其它公司在投資數量上遠少於我們。

發言人Jonathan Gasthalter還說,《華爾街日報》的調查存在缺陷,因為它相當於是在憑空分析數據。

實際上,由於公共備案資料的侷限性,外界無法確定SAC的準確交易情況或盈利能力。SAC一般是在幾個季度內開展和解除很多股票交易。投資公司無需匯報交易日期,也無需匯報賣空交易(即押注股票會下跌的交易)。

不過,監管方可以瞭解更多信息。據一位監管者致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簡稱SEC)的介紹函顯示,2002年至2011年間,SAC沒有在季度備案文件中出現的數十樁時機拿捏準確的交易曾被證券監管方懷疑。(SAC曾在2011年指出,這些信函並非指控,還說對自己的操作有自信。)SEC一週前宣布的兩項民事和解中記錄了SAC的交易情況,其中很多交易也不會出現在每季度提交的備案文件裡。

在那兩個案子中,較大的一個案子涉及被起訴的SAC前投資組合經理。有關部門在指控這位前經理的民事和刑事訴狀中稱,這隻對沖基金的「老闆」(即科恩)就是聽從了此人的建議才進行製藥類股票交易的。有關部門沒有起訴科恩,也沒有表示他在進行這些交易時瞭解任何內幕信息。那位前投資組合經理否認這些指控並拒絕認罪。

SAC同意支付總共6.16億美元的和解費,但對這些指控不置可否。SAC總裁Tom Conheeney週一對投資者說,考慮到曠日持久的訴訟可能對公司帶來的影響,SAC同意達成和解,不過這是該公司做出的艱難決定之一。

儘管達成了和解,但聯邦部門仍在繼續調查科恩和他的公司。SAC發言人說,科恩的表現是恰當的,SAC將繼續配合調查。

《華爾街日報》仔細研究了SAC的七樁交易。沒有跡象表明任何一樁交易有不妥之處。

2007年,SAC調整倉位,為數據中心運營商Equinix Inc.的股票可能大幅上漲做好準備。SAC的兩個子公司在前一季度都沒有報告持有Equinix的任何股票,但卻在那年夏天買入了858,100股Equinix股票。SAC提交的備案文件顯示,按2007年9月30日的股價計算,這些股票價值7,610萬美元。

一個月後,即2007年10月30日,Equinix發布了超出預期的財報和業績預測。該公司稱,實現財季每股收益12美分,而不是一些分析師預計的每股虧損4美分。第二天交易結束時,Equinix的股價較SAC公布其持有頭寸時高出32%。

只有SAC知道該公司當時是否仍持有那些股票。

在Equinix股票大漲的那個季度末,SAC的報告顯示,它已賣出了所持Equinix股票的大部分。

有時候,SAC的交易員會針對同一隻股票不止一次地突然押下重注。

高檔連鎖超市運營商Whole Foods Markets Inc.的股票就曾遭遇過這種情況。2009年第二季度,三家SAC的子公司總計購買了近260萬股Whole Foods股票,按當年6月30日的股價計算這些股票價值4,910萬美元。按市值計算,這筆投資較SAC所公布的它以往任何時間段在Whole Foods的投資都高出四倍以上。由於受到經濟衰退困擾的消費者轉而去商品價格較低的零售店購物,Whole Foods的股價當時大幅下跌。

這家公司進行了成本削減和其他業務調整,這些整改措施所取得的成效在Whole Foods於2009年8月4日公布的收益報告中體現了出來,該公司當時公布的收入超過了市場預期。到8月5日截止時,Whole Foods的股價已經較SAC公布其持股情況時該公司的股價高出了51%。同樣,人們還是不知道SAC當時是否依然持有手中的Whole Foods股票並從該股的大幅飆升中獲得了好處。

不過,到2009年第三季度末時,SAC已基本上未持有Whole Foods的股票。

2010年,SAC再次操作Whole Foods股票。那年的第三季度,SAC兩家子公司共計持有的Whole Foods股票比上一季度他們手中的該股數量增加了26倍,價值7,860萬美元。

Whole Foods當時正試圖通過提供價格比原來所售產品低一些的商品來刺激業務增長,該公司曾因賣這些高價商品而獲得了「高額支票」(Whole Paycheck)的綽號。

Whole Foods在11月3日股市收盤後宣布,它上一季度的利潤增長了58%。該公司首席執行長說,Whole Foods具備實實在在的業務增長勢頭。第二天在市場力量推動下,Whole Foods的股價較SAC上一次報告其持股情況的9月30日上漲了27%。

SAC提交給監管機構的備案文件顯示,2010年第四季度,SAC的子公司賣出了約60萬股Whole Foods股票,此後的幾個月裡,隨著Whole Foods的股價繼續攀升,它們又將手中剩餘的150萬股該公司股票逐步出手。

與良好的公司收益報告截然不同的是,企業併購消息隨時都有可能冒出來,由於並購交易通常是買賣雙方私下裡談的,這使得預測此類消息何時會出現的難度要大得多。

兩年前,SAC曾在電信公司環球電訊(Global Crossing Ltd.)身上押下重注。經調查發現,那段時間曾有數十樁在環球電訊被收購的消息公布前及時投資該公司股票的交易,SAC的這筆投資就是其中之一。

此前的三年裡SAC從未報告過它持有環球電訊的股票,但在2011年第一季度末時它卻說,自己持有近50萬股環球電訊股票,價值680萬美元。

環球電訊後來向SEC提交的一份大事記顯示,2011年第一季度,它秘密地重啟了與競爭對手Level 3 Communications Inc.間已經擱置的併購談判。

雖然這兩家公司的高管以前都曾不止一次地表示過願意與某家競爭對手合併,但對六個月時間段內各種公開記錄中提及這兩家公司的內容進行評估後發現,沒有任何市場傳言顯示兩公司中的任何一家即將與人達成並購交易。

2011年4月11日,也就是在SAC投資環球電訊的那個季度結束一週半後,Level 3宣布它將收購環球電訊。到那一天結束時,環球電訊的股價已經較SAC報告它投資了這家公司的3月31日那天高出79%。

環球電訊的股價在第二季度繼續上漲,而SAC在這一季度結束時報告說,它當時已基本上不再持有環球電訊的股票。

過去10年裡華爾街一直對醫療保健行業有濃厚興趣,這是因為這一行業的一系列並購消息和這類股票頻繁的股價波動為通過交易這類股票來獲取利潤創造了可能。醫療保健業也是SAC的關注重點。《華爾街日報》發現,SAC許多成功的股票買賣交易都涉及醫療保健類股。

這其中包括對非專利藥製造商Barr Pharmaceuticals Inc.的一次投資。

2008年第二季度,SAC的三個子公司將所持有的Barr的股份從250萬美元增加到1.37億美元。在此期間,沒有其他的機構投資者購買了同樣多的Barr的股票。

SAC的兩家子公司通過購買看漲期權增加對Barr的押注。看漲期權允許持有人在特定日期以特定價格購買一隻股票,也就是持有人押注這隻股票的價格在這段期間內將上漲。這兩家子公司購買了153,000股Barr股票的看漲期權。

實際上,在2008年的第二季度,Barr正秘密地與以色列的Teva Pharmaceutical Industries Ltd.進行談判。根據交易公開後Barr向聯邦披露的數據,談判開始於2008年4月中旬。

4月底,在佛羅里達州棕櫚灘(Palm Beach)的一個會議上,Teva的首席執行長私下裡向Barr的首席執行長提出了初步競價。在接下來幾週的秘密談判中,Teva又提高了出價。6月27日,另一家製藥公司的一名高管要求Barr的一名高管詢問Barr是否在與其競爭者談判,這意味著Teva和Barr談判的消息已經泄露。

7月16日,以色列一家報紙報導了Teva競購Barr的消息,第二天Barr股價飆升,比6月30日SAC匯報持倉情況之時上漲了27%。報紙報導兩天之後,Teva證實了將收購Barr的消息。

截止9月30日,SAC三家子公司中的兩家基本上拋出了股票。第三家增持。12月份Teva的交易結束時,Barr的股票停止交易。

SAC也曾有過一些失敗的押注。2007年12月31日,SAC的一個子公司擁有185萬股的Human Genome Sciences Inc.股票,總價值1,930萬美元。在2007年第四季度剛開始時,SAC的這家子公司還沒有持有該公司股份。

2008年1月23日,這家馬里蘭州羅克維爾市(Rockville)的公司說,將減少對一些丙肝藥物臨床試驗病人的藥量,因為較高劑量對肺部產生副作用。當天收盤時,SAC的股價與匯報其持倉情況時相比下跌了46%。

在3月31日之前,SAC的這家子公司就已經售出了所有股票。如果該公司在副作用的新聞曝光時仍然持有這些股票,它將承受嚴重損失。

在阿斯利康同意收購Ardea之前不久,SAC突然開始大筆投資Ardea。從SAC此前披露的持倉情況看,在Ardea作為上市公司的12年裡,SAC從未持有過該公司的股票。2012年3月31日,SAC的一家子公司稱,該公司擁有價值2,700萬美元的Ardea股票。

根據隨後披露的監管文件,Ardea的一種痛風療法正在取得進展,並且一直在與多家更大的製藥公司就收購交易進行磋商,已經談了將近兩年了。儘管如此,股票分析師說,去年年初,沒有公開的跡象顯示交易即將達成。

然而在幕後,在2012年2月15日紐約的一個保健行業會議上,阿斯利康的高管私下裡提出收購Ardea的要約。Ardea後來提交給SEC的文件顯示,到3月底,阿斯利康提高了出價(仍在保密),並且到Ardea在聖迭戈(San Diego)總部進行了現場盡職調查。

這筆交易於4月底公布,Ardea的股價因此飆升。SAC提交的監管文件顯示,截至6月底,它已經售出了所有Ardea股票。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