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漠和殘暴豈能代替真相?

2013-04-08 02:23 作者: 蔡慎坤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河南中牟農民被鏟車碾死之後,企業主接受央視採訪時「笑談死者體內酒精含量」。人被碾死了,企業主輕描淡寫微微一笑,這個冷漠的時代,足以讓人不寒而粟!連央視主播白岩松也坦言:「他這一笑讓我渾身都發冷」! 

不論被碾死的農民是否體內酒精含量超標,即使醉倒在地,也是醉在自家的承包地裡,開發商的鏟車在未簽訂補償協議之前貿然挺進致人死亡,都必須承擔全部責任。同期發生在湖北巴東的碾軋慘劇,同樣也沒有真相,除了肇事司機之外,開發商、企業主以及當地政府是否存在指使、縱容的情況?湖北巴東的肇事者曾向村民陳述自己是受人指使,並表示在接到指使電話時已錄音保留證據。

地方政府在屢屢發生農民權益被侵害的事件時,總是習慣性的推卸責任或者掩蓋真相。從幾年前的浙江錢雲會事件到今年的湖北巴東河南中牟慘劇,一次比一次更瘋狂更凶殘!而各級政府,都很神奇的對類似的暴行保持沉默,迴避甚至拖延調查真相,因而冷漠瀰漫著這個貌似偉大的時代。

幾年前錢雲會之死,從一開始就注定了一個看似完美的結局,無論有多少破綻,無論有多少質疑,無論有多少冤情,無論有多少悲憤!總有一股強大的黑惡勢力在操控著整個過程,那些膽敢發出不同聲音的目擊證人,其最終的結局也是要麼不再發出聲音,要麼就會被消失!

錢雲會之死,被當地政府歸納為一樁簡單的交通事故。只有讓錢雲會的生命通過一樁簡單的交通事故來了結,樂清乃至溫州那些挑戰權貴的弱勢群體才會感到恐懼,官方需要這樣的威懾效果,從而可保樂清乃至溫州的土地和拆遷進程。

錢雲會生前那篇網文《是官還是賊:訴政府官員豪奪寨橋村146公頃土地始末》,就預示著錢雲會的人生結局。用唯心的角度來觀察社會,錢雲會之死乃是必然鏈條上的一個偶然環節,錢雲會沒有碾死在輪下也會有孫雲會趙雲會倒在蒲橋村口。因為當地那些貪焚的掠奪者對於不安份的村民早己完全失去了耐性,必須動用暴力來維護掠奪者的利益!

曾經有一股洶湧的民意企圖為錢雲會找尋真相,可悲的是這個時代沒有真相,這個時代怎麼會給人們真相?這是是一個黑白顛倒的時代,是一個惡者橫行的時代,是一個弱者苟且的時代!這些被碾軋的冤魂本可以保持沉默,像更多人一樣,在這個時代苟且偷生。然而他們選擇了勇敢的抗爭,抗爭的結局,就是死亡,如同一隻小小的螞蟻被碾死在腳下!

在權力不知收斂黑惡勢力橫行的時代,沒有正義的力量和不死的良知,這樣的慘劇還會反覆上演,沒有一個人可以倖免!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