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與江澤民派系攤牌

2013-07-02 11:08 作者: 石濤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07月02日訊】上月二十三號的時候,國內突然有一個消息,給周永康做了十八年之久秘書的原四川省的副省長,現在是四川省文聯主席,已經六十四歲,還有一年就退休的郭永祥突然被拿下。新華社的稿說他有嚴重的違紀問題。大家知道,郭永祥如果從他的官場的歷史來講,他是一個石油工人,一個石油工人,從勝利油田跟隨這週永康一直到了今天副省長的位置,跟周永康是直接相關的。

我在今天另外一個節目當中曾經提到,作為中共貼身大秘來講,應該說他對主人所知道的事情搞不好比這個主人的老婆知道的事兒還多,這也是一個非常非常鮮明的徵兆,就是說這件事情的出現就寓意著周永康的敵人,要拿周永康說事的人就是表明瞭要幹掉周永康,我相信這是朋友們都能夠認可的。

但是有一個問題我也在其它節目中提到過,周永康自十八大之後再也沒露面,而十八大本身對周永康所掌控的政法委系統沒有任何反覆,毫不留情的嘁哩喀喳就幹掉,這前後中間的故事到底為什麼?我是說我提出的問題是,周永康承認已經下去了,已經不幹了,那為什麼還沒完?這就是我提出來的最關鍵的問題。

就是說一個下臺的官,你拿他說事兒的話,能算什麼老虎呢?在我的眼睛裡周永康就是只死老虎,他已經完了,那背後故事是什麼呢?這是值得思考的。而郭永祥被拿下,這件事情引起的反響比較大。在西方的各個媒體當中幾乎都針對這件事情有所說法,我們這期節目就盯著郭永祥被拿下對周永康的影響的角度,從幾個角度去看。

我看到《明報》登了一篇文章,這裡我們不妨跟大家分析一下。習近平上臺之後以反腐的名義連續幹掉了幾十個正局級和三個省部級官員,而這三個省部級官員卻是跟周永康有直接關係的。我覺得這個就更具看點了,至於前面的什麼原鐵道部長被審,包括雷政富被審,我覺得這都是一個配角,他不是一個主角,而前後半年時間被拿下的三個省級官員卻是真正他這一次反腐當中要觸及到的內容,而這被拿下的人也是給別人墊背的,這是我的基本的看法。

在《明報》當中他是這麼講的,他說從去年十八大之後,本來在十八大當中已經上位的四川省委副書記李春城卻在去年的十二月二號被紀檢部門帶走,成為了習近平上臺之後首個落馬的中央候補委員。而且大家知道他是經過十八大之後被拿下的,而十二月二號的時間跟習近平十一月十四號接任總書記的時間前後都不到二十天就被拿下了。李春城被拿下,所有的人都認為他是衝著周永康去的,這是當時人們分析的說法,因為雷政富在先李春城在後,這是前後的時間。

可是一直到六月二十三號郭永祥被拿下的時候人們意識到一個問題,其實在這其中,在去年年底的時候,大概是十二月十幾號的時候另外一個被拿下的是原來湖北省的常委、政法委書記吳永文,而吳永文當時也已經從政法委系統下來了,可是還是被拿下了。所以如果我們聯繫起來,四川省委副書記李春城,原來的湖北省常委、政法委書記吳永文和郭永祥,這三個人被拿下應該說方向完全是指向了周永康,我相信現在幾乎所有的人都認可這一點,我們知道在當時很多人還不認為是這樣,但是我們現在看起來就比較清晰了,幾乎在所有的文章裡都提到這三個人意味著真正的被劍指了周永康。

《明報》的文章裡說的非常詳細,在其它的評論當中講的也非常仔細,都是講一些具體的事例了。這裡涉及比較少的就是吳永文,吳永文在他被拿下之後曾經在我的節目當中跟大家分析過,但是我們看到在海外媒體當中報導內容比較少,我其中看到消息是這麼說的,說吳永文是五二年出生的,湖北人,零七年六月任湖北常委,同年兼任政法委書記,到了零八年一月份兼任省公安廳廳長,到了二零一二年轉任湖北省人大常委的副主任。

所以大家注意到他是從零七年開始到二零一二年,而他這期間成為政法委書記,也就是說這期間也正好是跟周永康的政法委書記的任職時間是完全吻合在一起的。文章的報導當中有關吳永文的內容比較少,但是我們曾經跟大家講過,吳永文是被誰檢舉的呢?是被自己情婦的老公檢舉的,而吳永文被紀檢委幹掉之後即刻給押到北京了,在很多人分析當中都提到這個問題,說這是有問題的,因為以他的官位來講,頂多也就是押到別的省份,異地受審,他不應該能到北京去,一個地方的政法委書記關押在北京一定是跟北京有關係,才能夠解釋這樣的行為。

文章也提到說,零七年到二零一二年,吳永文在任湖北省政法委書記的時候,其實也正是薄熙來在重慶崛起的時候,也是周永康在政法委系統權力正處於頂峰的時候。吳永文被稱為叫鐵腕治警,所以這是深得周永康的賞識的,應該說吳永文被拿下壓在北京他的方向是衝著周永康的,很顯然我們注意到李春城、吳永文,一直到現在的郭永祥,都是為了能夠幹掉周永康。

可是在文章的開頭當中我也跟大家分析了,周永康在我的眼睛裡其實已經是只死老虎了,拿他又有什麼用呢?這是我不同意說周永康就是一隻大老虎這麼個說法,當然這是我個人的看法了。我們剛才跟大家分析,也就是說整個從習近平上臺之後,他觸及到了有關副省級幹部的就是這麼三個人,而這三個人卻與周永康有直接關係,所以這件事情比較大。

德國之聲也寫了一篇文章,他主要是採訪了一些相關的人對這件事情的看法,德國之聲的採訪對象往往集中在曾經在中共體制內部任官的人,也就是說以他們過去的經驗來講來體會習近平的做法。德國之聲在這篇文章裡,他的文章題目叫做《周永康的「大秘」落馬,習近平要動「終級老虎」?》,所以這裡他把周永康當成了終級老虎。文章裡重複了郭永祥曾經任四川省常務副省長以及與周永康的十八年的大秘的關係。

文章還提到說,郭永祥是十八大之後落馬的第二個四川省大員,這是繼李春城之後。新華社在最快的時間裏發出了郭永祥落馬的簡訊之後,新華社在他旗下的微博新華視點當中這麼表示,說中央再出手打老虎。實際這個在這個文章裡面認為郭永祥本身不是老虎,老虎另有所指。

與此同時有一些網友在討論,但是討論的方向都比較一致,都認為這是衝著周永康而來的,有一位網友說:郭永祥不算老虎,他的後面才是。旅居在海外的專欄作家李牧也幽默的說,支持拍蒼蠅打老虎。那實際也是認為拍蒼蠅在前,郭永祥在前,老虎在後。文章裡也介紹從去年開始薄熙來事情發生之後實際周永康已經出現了很大的問題,我們在節目當中介紹比較多了,所以這裡就不用再詳敘。

德國之聲這篇文章緊接著就提到郭永祥被拿下確實直接指向了周永康,但是以反腐的這個說法來講,他真正的目的應該是在打擊對手,這是德國之聲在這篇文章裡面的第二個看點。他特別引用了香港的《蘋果日報》一篇報導講說習近平上任以來,因為政治上的保守備受輿論和公眾的壓力,這一次拿下週永康的大秘意在開刀,說將反腐之劍指向周永康。

文章引述了北京的媒體人高瑜的觀點說,習近平現在只能操刀反腐,以爭取民心,中共將以整風反腐為名在全黨進行清洗,這是標誌之一了。其實我們也提到過整黨也好反腐也好,其實基本上都是清理的做法,都是為了把對手幹掉。我曾經一直跟大家分析說實際周永康背後真正的對手,習近平真正的對手應該還是江澤民和曾慶紅,周永康在去年薄熙來出事之後已經在第一時間被曾慶紅和江澤民出賣了。

我現在都清楚的記得在王立軍出事之後,中共政治局常委立刻討論了有關薄熙來的事情。當時的九個政治局常委當中在討論薄熙來事情,只有周永康在力保薄熙來,這是我們當時看到的,一直到兩會期間周永康曾經直接參加重慶代表團的會議,在會議上週永康公開講重慶做的好,所以當時的周永康敢直接對抗溫家寶也好,胡錦濤也好,我們也能感覺到當時他們認為的力量是非常雄厚的,也直接表明周永康與薄熙來之間的關係。

可是在《蘋果日報》那篇文章裡面我們也看到周永康被江家幫出賣的那種痕跡,所以我曾經跟大家分析過就是江家的人馬就像用錢買來的,一切都是在利益之中,當用錢買來的時候,因為利益而又出現威脅的時候自然會出賣朋友,這是我們大家都能認可的一種概念,這就是我們後來看到的一個場面。到了三月十四號薄熙來被幹掉之後,因為溫家寶的出手,一腳踹死了薄熙來之後,周永康再也沒露面了,當時已經太多的討論圍繞著周永康是死是活的問題,我們也曾經跟大家分析過,就是我一直認為說周永康必須死。

我們還接著剛才的講,就是說實際周永康在去年的這個時候已經被出賣了,被出賣之後我們一直跟大家提醒過,作為周永康本身來講就是死定了,當時還有些朋友認為沒有。可是我們看到的其實當時的選擇,我們回過頭來看實際是當時胡錦濤的狀況,胡錦濤中間抽手了。

胡錦濤中間不能夠把這件事情做到底,所以他既把溫家寶出賣了同是又把爛攤子轉給了習近平,而他自己只是採取了一種逃跑的方式,裸退的方式撤掉,把這個最麻煩的事情就轉給了習近平,這是在我個人看來比較清晰的概念。也就轉向今天本來去年應該做的事情,到了一年之後習近平又不得不做,所以轉到習近平手裡再做的時候,時間就耽誤了,而時間耽誤之後,其實中間就出現了很多過渡的過程。

這種過渡過程我相信從中共的內部來講也應該說很猖獗了,包括十八大江澤民派系的這種猖狂的做法,十八大之前習近平的無可奈何,十八大之後習近平為了抓緊時間左右逢源,等等一切其實在我看來習近平都受控於今天中共內部的這種利益集團之間的權力之爭,包括他自身的安危,我覺得都在這其中。所以黨內的相互鬥爭這是最關鍵的。

回到德國之聲這篇文章,文章裡還採訪了中國的知名學者姚監復,姚監復認為郭永祥充其量也就是只大蒼蠅,當局打死的這個蒼蠅確實是指向了周永康,而中共最擅長的卻是藉助這一切的名義,包括反腐的名義進行政治派別之間的鬥爭,這是真正的。他說打下的本身都不是權貴資產階級中的人,包括陳希同、陳良宇、薄熙來,這裡面都包含著派系鬥爭的影子,江澤民自己說過這樣的話,用非政治手段打擊政治對手,今天我們看到一切的概念也是這樣的。

我覺得這裡非常有趣的就是姚監復提到了江澤民的說法,而周永康被所有的人認為他是江澤民的人馬,其中反映出來的是習近平跟江澤民兩派別之間的關係,這是非常確認的。而姚監復對郭永祥被幹掉這件事情,他表現出很謹慎的態度,他認為包括李春城、郭永祥的落馬,中共當局並不想真的打老虎,僅僅是敲山震虎,也並不是想把周永康這隻終級老虎拿下,這裡我跟大家聲明,我不認為他是終級老虎,我認為他是一隻死老虎,如果習近平僅僅停留在周永康這隻死老虎身上,我相信習近平後面會有很大的危險。

姚監復就提到說,中共當局「刑不上常委」,他說這也成了準則,原來的黃菊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所以他認為可能指向周永康。但我覺得事先把周永康和其他人割裂開來再公布,他說我估計會保住周永康,常委中被處理的先例還沒有,黃菊就是處理他老婆和他的秘書而已,他自己卻平穩的死掉了,所以這是中共內部在處理問題時的一個關係。

他還提到說常委內部本身保護性的安全降落,但是在處理常委時還依然會手下留情的,比如說在處理周永康,周永康會不會和江澤民有關係呢?他說那不就麻煩了嗎?這是姚監復的說法,所以反過來從姚監復的角度來講他也提到處理周永康就是衝著江澤民去的,可是現在的問題就是說你習近平可以不處理周永康,可以不藉助周永康處理江澤民,但是今天江澤民和曾慶紅都是否對你放心呢?是否又對你不動手呢?我覺得這是習近平所冒的風險。

也就是說這件事情在我的眼睛裡就是他不動也得動,動也的動,他必須往下弄下去,他可以不弄周永康,周永康已經被曾慶紅和江澤民提前出賣了,而被出賣之後你習近平不動周永康,曾慶紅和江澤民一定會動你的,你不過是個軟蛋,而這個軟蛋在他們的眼睛裡,在勝者王侯敗者寇的角度的眼睛裡,必須不能留下你,你今天的軟蛋只是給他們處理掉你自己的一個藉口,這是我自己的看法。

因為在今天這件事情在國際媒體當中反應非常強烈,我看到另外一家媒體就是日本的媒體,BBC的記者把日本的媒體對這件事情的分析拿出來,他就很有說法。這裡我特別要先跟大家講到,日本媒體在有關江澤民的派系和薄熙來的派系這個過程當中他扮演了一個非常特別的一個角色。日本媒體對薄熙來有著深厚的感情,在薄熙來出事之後日本媒體拖了很長時間才報導相關的內容,而在報導內容當中對薄熙來非常的有關照,這是我在過去的節目當中一直跟大家講,所以我一直認為這背後是有故事的。

BBC在報導有關郭永祥這件事情的時候就引述了日本媒體的一篇文章,這篇文章題目叫做《郭永祥或預示著中共一輪新的權鬥》。他首先提到《產經新聞》報導了這件事情,而時事通訊社也轉發了新華社的內容。文章緊接著講說,日本傳媒的關注可能都源自於《產經新聞》的一篇報導,這篇報導的題目就叫作「江澤民派系的高官因為腐敗而下臺,或示新的權力鬥爭的前兆」。引述中共內部的消息講,中共高官的秘書們之間從今年五月起就已經流傳郭永祥違紀,正在接受中紀委的調查,現在公布於眾意味著嫌疑已經被確定。

報導認為今後可能被調查的內容是零六年到零八年,郭永祥出任四川省的副省長時的受賄的情況,這個時間概念是避開了周永康的概念,避開了他作為周永康秘書那一段,所以日本媒體出現障眼法的說法。文章講郭永祥是眾所周知的中共前領導人江澤民派系的重要人物,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的心腹,知道很多周永康的秘密,是目前在公安司法部門仍然有很大影響力的周永康最信賴的人之一。

在日本媒體的這篇報導當中再一次提到周永康今天在政法委系統的這種影響力依然存在,這個說法其實可以延續到曾慶紅,因為周永康、曾慶紅整個他們都是原來的石油系統的人,曾慶紅在國安的部門有相當的力量,包括他影響香港勢力,這裡我為什麼這麼提呢?

大家知道從五月三十一號,習近平出訪,同一天杜斌被抓,杜斌被抓的理由是有關《天安門屠殺》這本書,但是他之前拍的片子《小鬼頭上的女人》卻揭示出馬三家的內幕,馬三家揭示出有關勞教所和法輪功被迫害的內幕,這部分卻是江家幫的死穴。

而有關勞教這種政策的改變是習近平上臺之後授權於孟建柱出現的變化,所以就會看到,習近平與江家的人馬之間的衝突在勞教所問題上就已經有表現了,在杜斌拿出《小鬼頭上的女人》揭示馬三家罪惡時我們看到杜斌並沒有被抓,因為這有習近平他的政策在先,而有關六四這件事情習近平沒有明確的政策,所以也就變成了大家是一樣的概念,這樣的話,藉著這件事情抓了杜斌。

而六月三號習近平的朋友陳平在香港被打,採取的手段是非常專業的手法,這個被我認為這是江家的人馬間接警告習近平,因為陳平被打沒有任何理由,陳平自己是生意人,對外的亮相是他與習近平之間有著非常默契的家族之間的這樣的友誼,在陳平的辦公室裡有他與習近平的照片,打陳平就等於打習近平。

如果說陳平自己個人的事情而引來了一些敵手的話,就是他出手的出版物香港《陽光週刊》,這個出版物揭示了一些中共的內幕,可是這一週刊卻在上個月已經停刊了,暫時停刊了,已經不再出了,那他已經宣布不再出之後再把陳平打了,那就跟這個刊物應該沒有關係,唯一能夠解釋的,打他出於公眾的效果就是打習近平,又沒有殺掉他,而手法又是專業的,這就是警告習近平,這就是我的看法。

另外一個就是六月七號的廈門公車案,這是習近平工作過最長的地方;而六月九號傳出薄熙來的錢袋子徐明在監獄裡死亡,這些都是讓人們想到的是中共內部的權鬥,想到的是中共內部權鬥之中動用了一些專業人士來殺人,殺掉對手,而這樣的一連串的動作被威脅的是習近平,對吧。按照日本媒體這句話在公安和司法部門依然有著很大影響力的周永康,就迎合了那件事情,而周永康到底有多大的指揮力量,這就是另外一個問題了,所以這就是我想說在整個過程當中我們看出來有這樣的內在的東西在裡頭。

這篇文章最後是這麼說的:郭永祥的案子被懷疑是繼薄熙來之後中共新的一輪的權鬥前兆的理由,應該是可以這麼講,但我看來是習近平跟江澤民之間的衝突。他說是在中國的金融和建設部門等高官貪腐頻繁的圈子裡,離開了黨紀部門負責人四年之後,郭永祥才在文聯主席這個閑置上被追究,問題顯示出是中共體制內部的權鬥的背景,這個我覺得是非常對的。

但是最後他說了這麼一段話,他說去年十一月份啟動的新的政權展開了全國性的反腐運動中,因為經濟下臺的副省長、副部長高官都是前國家主席胡錦濤和前總理溫家寶派系的人馬,這一次卻是習近平與關係密切的江家幫派系的成員淪為被查對象,有看法認為這可能是來自於胡錦濤派系的反擊。這段話基本就是胡說了,什麼人在指使日本媒體這麼寫?

習近平上臺之後下來的三個副省長副部長的官都跟周永康有關係,跟胡錦濤沒有關係,跟溫家寶更沒有關係,胡錦濤本身就不是一個勝任權鬥的人,胡錦濤在他的整個任職期間就是處於一個被挨打,被栽贓的這樣一個位置上。溫家寶有他自己人性的一面,但是溫家寶的整個改革派系,我們知道在薄熙來這件事情上就已經完全被中共的體制給拋棄了,除了一個汪洋和馬凱,其他都被拋棄了,而這種理念的存在是因為溫家寶幹掉薄熙來之後,引起了太子黨的這種反撲,在我看來,所以就變成了溫家寶干了好事沒得好報,在我們看來有這個意思在裡頭,實際改革派也就不存在。

而拿下這些官根本就不是胡錦濤和溫家寶的人,但他為什麼這麼說呢?他鋪墊著後面的話,這一次是與習近平關係密切的江澤民派系成員淪為被收查對象。這根本不成立的,從去年開始整個過程中已經不成立了。習近平已經明確的跟江澤民之間已經對上干了,如果不對上干的話十八大政治局常委的人馬是江澤民的人馬,習近平何不仰仗政治局常委,而又另成立一連串的委員會,直接對抗政治局常委的人馬,幹嘛呢?習近平何不跟張高麗、劉雲山齊齊亮相,表示一體呢?

所以這根本都是不存在的,這就是我說作為日本媒體來講有他自己的目的,但是他反映出來的是中共內部的權力鬥爭達到了一種白熱化,江澤民的派系跟習近平的派系已經打鬥非常激烈,這是事實。

那好,今天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来源:希望之聲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