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呆!8千家庭集中到一小鎮:只為做一件事(組圖)



一間教室150人以上,顯得十分擁擠


西門小區雲集著千餘戶陪讀家庭,小區停放的車輛80%來自外地,房租最高攀升到一學期8000元,據說還要漲


臨近考試,校門口最多的就是高考房出租信息


學生帶活了整個小鎮的經濟。每天放學,學校附近的小飯店學生雲集


學生潮水般湧向小區,瞬間消失

 


72歲的陳國英老人陪3個孫子讀書,僅僅房租一年下來就要2.1萬元


來自合肥的高大姐租住的地方距離學校僅一條馬路之隔。午飯忙好後她站在窗戶前就可以看到兒子放學。儘管房租很貴,但她覺得這樣可以為孩子節約更多時間


10:30開始是家長們最忙碌的時候,一個小廚房裡聚集著十幾個家長,油煙常常嗆得人透不過氣來

送走孩子後,42歲的王蘭才得以稍微喘口氣

 

【看中國2013年07月02日訊】「6月5日送考這天,一百多輛大客車送行,女生必須坐在第一輛車,否則男生會將大家‘難住’。如果年份巧的話,屬馬的學生必須乘坐第一輛車,不巧的話第一輛車的司機必須屬馬,這樣才能‘馬到成功’……」

在安徽六安毛坦廠鎮,這是連小孩子都知道的事情。

毛坦廠鎮地處大別山脈的一個小山坳,偏僻得地圖上都難以找到。2010年,毛坦廠中學高考本科以上達線人數6039人;2011年8725人參加高考,本科達線6900人……今年,慕名前來求學的學生和陪讀的家長超過兩萬人,全鎮主要經濟來源來自於學校,毛坦廠已經成為名副其實的「高考鎮」。

噓!別出聲。孩子在午睡

2012年5月30日,記者來到毛坦廠鎮。該鎮不大,由3條主要街道構成,看上去並無異處。午飯後,整個鎮子突然安靜下來,毛坦廠中學東門附近的小區更是變得死一般寂靜,半小時前潮水般湧出校門的學生們消失了。

「噓……」記者剛剛踏進一棟兩層紅磚小樓,還沒有說話,正在門口做十字繡的金世萍大姐立即作出手勢,讓記者別出聲。「樓上樓下孩子們都在睡覺,聲音小一點!」

今年48歲的金世萍來自幾十公里外的六安施家橋,在毛坦廠已經陪讀3年。金世萍有兩個孩子,女兒已經在念大學,兒子幾天後參加高考。「終於熬出頭了,這3年壓力太大了,我的頭髮都白了。」

金世萍和兒子住在一間不到十平米的房子裡。整棟小樓總共住了8個陪讀家庭,樓上3家,樓下2家,樓後3家。金世萍說,孩子們中午都要午睡,從中午12:20至下午14:00,不僅陪讀家長不說話,連房東乃至來客都知道,盡量別講話。

一個學生的作息時間

中午的教學樓極安靜。復讀生所在的綜合樓裡,個別學生在教室裡看書,實在困了就伏桌休息一下。教室很大,150個左右的座位,高俊所在的班級有160多個學生,整棟綜合樓中有40個這樣的班級。

19歲的高俊來自六安市區,去年高考考了470分未能上大學,今年選擇到毛坦廠中學復讀。這一年他最大的感受是,在這裡不是讀書而是磨煉,與曾經上學的高中有天壤之別。「每天都有在夾縫裡讀書的感覺,」高俊說,「你看看教室和走廊牆上貼的決心書、挑戰書,還有檢討書,就可以知道。我如果不是參加過一次高考,可能會瘋掉……」

5:30起床、吃早飯;6:30-11:30自習、上課;11:30-14:30午飯、午休;14:30-17:30上課或自習;17:30-18:00晚飯;18:00-22:50晚自習……這是所有毛坦廠在校生的公共作息時間。夜裡22:50放學,回到出租房裡洗澡,再看一會書,睡覺時已經凌晨1點多,有的則更晚。一晚基本上只能睡3到4小時。

「在這樣壓迫的環境裡,逼你去學習,每次考試都會排名,班級排,學校排。甚至你退步了多少名都要張榜公布,學校每次都要根據你的成績模擬發榜,一本二本三本,將你歸在對應的榜單下。」

八千多家庭駐鎮陪讀

下午14:10,孩子離開出租房後,俞詠梅和丈夫王雷周守在十幾平方米的房間裡聊天。聊得最多的還是孩子。

45歲的俞詠梅,去年9月陪著孩子從合肥來到毛坦廠鎮,開始了陪讀生活,新年後丈夫也來到這裡。就這樣,一家三口離開城市,放下手中的生意,寄居在毛坦廠。

「一切圍繞孩子轉!」俞詠梅說,她和丈夫每天比孩子早起半個小時,晚睡半個小時。儘管陪讀僅是買菜、燒飯、洗衣等家務,但壓力比孩子還要大。「十幾個家長寄居在一棟樓裡,幾乎每天都會聊起孩子的學習成績。」俞詠梅說,孩子在毛坦廠中學待了兩個學期,但學習成績似乎並沒有想像的那麼好。

「還不能算經濟賬,你別看這房間只有十幾個平方米,租金一學期4000元,一學年8000元,還有學費3萬,生活費等,一年下來算算得8萬多。」俞詠梅說,沒有一定經濟基礎肯定承受不了。「但為了孩子,又能怎樣?」

俞詠梅說,她和丈夫居住的這個西門小區,數百戶居民家裡寄居的全部是復讀生陪讀家庭,僅從合肥過來的差不多就有一千多戶。

據記者瞭解,如果將來自於合肥、阜陽、滁州、安慶、淮南、宿州等地的陪讀家長全加在一起,包括應屆生和高一高二的,總數超過八千戶。幾乎所有家長的作息都是圍繞學生的作息轉。也因為家長的到來,讓這裡的外來人口數量遠遠超過了本鎮居民。

畸形的小鎮經濟

家長的作息圍繞著學生轉,毛坦廠鎮街頭的商店、小吃店等也是如此。

每天凌晨學生上學時,學校周圍的小吃店就開張;學生上課時,整個鎮子迅速冷清下來;中午放學時,學校周邊的商店、小吃店達到了火爆程度;晚上22:50,晚自習結束,學校附近再次熱鬧起來……為了吸引學生,一些商店乾脆起名叫「狀元店」,甚至通向學校的路都改稱「學府路」。

與此同時,早晨的菜市場也成為家長搶購的戰場,豬肉15元/斤,西紅柿3.5元/斤,牛肉24元/斤……價格比幾公里外的另一個小鎮高出一截。在家長眼中,高價已不是最重要的,關鍵是能不能買到,去晚了的偶爾還會空手而歸。

在毛坦廠鎮,最貴莫過於房租,短短几年翻了數倍。

42歲的阮為軍是西門小區一棟200平方米小樓的主人,2008年剛買時,僅值25萬,由於距學校較遠,房租並不高。然而2010年學校西門打開後,幾乎一夜之間,這裡的房租暴漲。現在他家租住的陪讀戶有8戶,租金最貴的一學期4500元,最便宜的一學期2500元(面積只有5平方米),一年的租金總收入超過五萬。

「這還不算多的呢,前面一戶人家陪讀戶有38戶,價格最貴的一學期8000元,」一位家長說,「據說下學期還要漲。」

整個鎮子經濟來源大部分都來自於教育,這一點得到毛坦廠中學校辦奚主任的認可。不妨算一算,一個外來學生加上陪讀家長,房租和生活費一年要花近三萬元,8000個家庭,對小鎮來說這是一個巨大的數字。很多外出務工人員都回來了,還有一些居民自己出去住,將房子全部租給學生。

高考工廠

在毛坦廠鎮採訪兩天,最大的感受是,這裡就像一個「高考工廠」,毛坦廠中學就像一臺高考機器,全省各地的二三流學生,送到這臺機器上加工,加工流程模式化,因此才有8725人參加高考,6900人達本科線的產品出爐。

「望子成龍」的家長看中的就是這臺機器,花錢不要緊,只要能將孩子鍛造出來。

在這座工廠裡,學生猶如一個個毛坯,必須遵守學校的法則,學習、看書,一天16個小時以上,不能遲到,不能早退,不能有手機,不能上網,否則就會檢討,嚴重者將被開除,數萬元的學費也將付諸東流。無論你原來多麼調皮,也會被磨去棱角。

這座小鎮非常熱愛這個工廠,沒有污染,還可以帶來巨大財富。在應試教育的體制下,這個工廠會永不停息,財源滾滾。

午夜,小鎮再次安靜下來,只有個別窗戶裡還亮著燈。5個小時後,毛坦廠鎮將迎來新的黎明,這些學生會迎來新的明天嗎?

来源:南方人物週刊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