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警察刑供 專針對男性要害下手(慎入)(組圖)

2013-07-03 00:20 作者: 項甄

手機版 简体 56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07月02日訊】(看中國記者項甄綜合報導)「四支電警棍開始電擊我,我感到所擊之處,五臟六腑、渾身肌肉像自顧躲避似的在皮下急速跳躲。我痛苦的滿地打滾,當王姓頭目開始電擊我的生殖器時,我向他求饒過。我的求饒換來的是一片大笑和更加瘋狂的折磨。王姓頭目四次電擊我的生殖器,一邊電擊,一邊狂叫不止…..。」這是人權律師高智晟在「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一文中所曝光的情境。

在目前被曝光的案例中,除了異議人士、訪民之外,其中又以法輪功學員為最主要的被迫害對象。

據明慧網報導,獄警有這樣的口號:「寧可打死也要將其轉化;如有絕食者,即使餓死也不放人。」對法輪功的「轉化率」,即強迫法輪功修煉者放棄信仰的「轉化成果」是和政績、獎金掛鉤。由此可見,他們是用盡一切辦法,不擇手段對待法輪功修煉者,甚至對男性的法輪功修煉者,根據男性生理特點,採取形形色色手法,令受刑者生不如死。

為什麼男性生殖器官特別怕打?中國性學會理事易平說:男性生殖器官又被稱為「要害」,包括陰莖和睪丸。其中,睪丸是個捏不得、打不得的「嬌嫩」器官。

中國性學會理事易平說,睪丸因為神經豐富故對疼痛敏感。男生都知道,若被足球擊中時,就會疼得倒在地上,痛苦不堪,也可能會疼得暈過去,甚至發生猝死。這是因為睪丸迷走神經末梢受到刺激後,會引起迷走神經中樞過度興奮,引起心臟驟停及循環衰竭。二是睪丸作為生殖器官,因為它跟人的內臟是密切相連的,故睪丸受到打擊時,會引起一系列胃腸部反應,會噁心等。

針對男性生殖器捏打踢爆

在監獄或勞教所的警察,對男性命根子的殘害有下列幾種形式:踢打、抽打生殖器和陰囊(內含睪丸)、電擊生殖器、腳碾、凍燙、砸碎陰莖、捏彈睪丸,此種暴力迫害令人疼痛難忍,很長時間才能恢復,容易留下後遺症,輕者排不出尿,重者傷殘。此外,還有凍壞、燙傷、砸碎陰莖等等令人難以想像的酷刑

如高智晟律師在「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一文中所敘述的情境:王頭目對他說:「高智晟,你這幾位大爺給你準備了‘十二道菜’,昨晚才給你伺候了三道,大爺我就不愛囉嗦,後面還要讓你丫的吃屎喝尿,還要拿簽子捅丫的「燈」(後來才明白是指生殖器)。你丫的不是說共產黨用酷刑嗎,這回讓你丫的全見識一遍。對法輪功酷刑折磨,不錯,一點都不假,我們對付你的這十二套就從法輪功那兒練過來的,實話給你說,爺我也不怕你再寫,你能活著出去的可能性沒有啦!」

有一次,高智晟律師被三支電警棍電擊。「他說:我毫無尊嚴地滿地打滾。十幾分鐘後,我渾身痙攣抖動得無法停下來。我的確求了饒:「不是不說,是沒有 」,我的聲音變得很嚇人。「哥幾個,怎麼搞得呀,伺候了幾天怎麼把丫的伺候傻了?給丫的捅捅‘燈’(生殖器),看丫的說不說」。接著,我被架著跪在地上,他們用牙籤捅我的生殖器。我至今無法用語言述清當時無助的痛苦與絕望。」

在明慧網的報導中,也有許多這樣類似的案例。一位上海的法輪功學員周斌,2000年被非法判刑12年。在上海提籃橋監獄經常被毒打致傷,兩根肋骨、鎖骨、鼻樑被打斷,腎臟被打得下垂,2005年,被戴文龍、郭海指使犯人暴打,生殖器被踢成重傷,睪丸被打壞、僵死。

因在長春電視插播《法輪大法弘傳世界》、《是自焚還是騙局》等法輪功真相電視片被重判17年並被迫害致死的雷明,他生前曾說過:「兩個人按著雙腿,一個按著雙手,由另一個脫我的褲子,就捏我的睪丸,使勁的捏,給我疼得死去活來。」

黑龍江省大慶油田勘探開發研究院計算機軟體工程師王斌,睪丸被打爛,頸部大動脈被打斷,鎖骨、胸骨、十幾根肋骨被打折,心臟、大腦等器官被摘走,遺體慘不忍睹。

黑龍江省法輪功學員王斌被活摘器官
黑龍江省法輪功學員王斌被活摘器官,迫害致死

最常見的性酷刑迫害:電擊生殖器

電擊生殖器,是直接對男性受刑者實施的最常見的一種性酷刑迫害形式。一般是用電警棍電擊,還有一種是接在電工用的「搖表」上,通電電擊生殖器。警察還常常往法輪功學員身上潑冷水,以增加導電效果。

「‘來,給他丫的上第二道菜’,王頭目話落,四支電警棍開始電擊我,我感到所擊之處,五臟六腑、渾身肌肉像自顧躲避似的在皮下急速跳躲。我痛苦的滿地打滾,當王姓頭目開始電擊我的生殖器時,我向他求饒過。我的求饒換來的是一片大笑和更加瘋狂的折磨。王姓頭目四次電擊我的生殖器,一邊電擊,一邊狂叫不止。」這是在高智晟律師所闡述自己遭電擊的另一段內容。

遭受此電擊的受刑者一般被銬在床上或老虎凳上,無法動彈,此種酷刑令人痛不欲生,有的被電得痛昏過去。據明慧網報導,曾經因長春插播事件被重判刑19年的梁振興,生前遭八根電棍電擊,生殖器等部位被電焦,於46歲時在監獄慘遭迫害離世。

原大連港理貨員法輪功學員曲輝,被大連教養院慘遭折磨,生殖器被電擊潰爛,頸椎骨折,高位截癱,最後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用擔架抬出了教養院。曲輝事後回憶此段經歷說:「只有地獄的魔鬼才會把折磨人當成樂趣。」

原大連港理貨員法輪功學員曲輝遭迫害
曲輝被迫害前的全家福

原大連港理貨員法輪功學員曲輝遭迫害
曲輝被摧殘後的身體

(以下兩幅照片,建議未成年讀者不要點擊)

慎入
被長時間電擊而潰爛的生殖器

慎入
血尿

原吉林省檔案局《蘭臺內外》雜誌社副總編張忠余被兩尺多長的電棍凶狠地電擊生殖器等部位,並遭棍棒打。張忠余全身包括生殖器被電的沒有一塊好地方

山東萊州法輪功學員李光被教導員用兩根五萬伏電棍電擊頭、脊樑、大腿、生殖器,被電昏死,並將其生殖器用小繩捆住使他尿不出尿,還不時牽拉繩子,他痛苦得慘叫、昏死,李光被折磨致死時年僅36歲。

曾任中國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保定分公司紀檢委辦公室主任的劉新年,在被警察張謙用20萬伏高壓電棍長時電全身及生殖器,性功能完全喪失,只能彎著腰、叉開著腿走路,於2009年4月離世。

其他性酷刑

除了前述用於男受刑人甚至是專門用於男性法輪功學員身上的性酷刑之外,還有一些特殊的性酷刑,如螞蟻上樹、生殖器塗抹異物、硬物挂、夾陰莖侮辱「火爆龜頭」等。

螞蟻上樹:往男受刑者的生殖器抹上糖水,放上抓來的螞蟻,讓螞蟻去咬。據明慧網報導,黑龍江省雙城市法輪功學員徐玉山,2007年8月,被黑龍江省綏化勞教所警察高中海、劉偉、刁雪松、石劍等人吊打,電擊四、五天之久,用「螞蟻上樹」酷刑折磨。

生殖器塗抹異物:黑龍江省雞西市法輪功學員趙寳山在城子河公安分局遭嚴刑逼供,被警察劉世增往其鼻孔裡連灌三瓶芥末油,又用一盤乾辣椒麵和幾瓶芥末油和好、塗抹在趙的大腿根處、睪丸皮下面、龜頭包皮裡面……;法輪功學員崔傳軍在瀋陽市馬三家勞教所,生殖器被超量塗抹芥末油和辣椒水,還往往鼻子、肛門裡灌,用量是一般死囚的兩倍。

火爆龜頭:是用紙纏在陰莖上點燃,陰莖起泡化膿糜爛,異臭難聞,這是從四川省樂山市五通橋看守所曝光的一種酷刑。

夾陰莖:則是繩扎生殖器,不讓小便,甚至用細尼龍絲拴住陰莖,兩人用力拉,使遭受此酷刑者在撕心裂肺的慘叫中昏死過去。

除此之外,還有針刺、針扎、牙籤插進陰莖、唆使犯人雞姦、被他人生殖器塞入嘴侮辱、被犯人強行手淫、用打火機燒陰毛、凍燙、用刷把笤帚把往肛門插……等。而這些已被曝光的專門針對男性受刑者的性酷刑,僅僅只是冰山中的其中一小角而已。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