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戴河會議動靜 近爆兩件事讓習近平難堪

法官集體嫖妓與薄熙來法國別墅

2013-08-12 08:27 作者: 石濤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08月12日訊】在做這期節目的時候,北戴河會議正在舉行,我注意到網上有個報導,據說八月一號到八月四號左右,政治局常委的這七個人都失蹤了,以至於到後來劉雲山露面,見了一個什麼國內先進的什麼團體,以這樣的方式來表示北戴河會議已經正式開始了。

有關北戴河會議,我今天看到德國之聲有篇文章,把它稱為第二個首都,就是第二個北京,意思挺簡單的。我在很多節目當中已經陳述過了,北戴河會議是非常實質性和實力性的這種碰撞,實質性的碰撞是指在北戴河會議上,一些具體的事情最後敲定下來,這非常實質,那實力性的碰撞,實際是各主要大的集團家族之間的這種利益的交換,這種利益的交換也就決定了在北戴河所發生的事情本身對中國社會來講,對中共的未來走向來講影響比較大,起碼在未來的一年裡面會產生很深刻的影響,這就是北戴河會議本身的性質。

大家知道,在北戴河會議之前出來的消息是薄熙來被審,最近在網上非常密集的去分析薄熙來被審的情況,就是說會怎麼樣會怎麼樣。一般來說大家都比較保守,保守的意思就是說都認為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動,應該說所有的事情都已經定調了,一般來說是這樣了。

而在北戴河會議的過程當中,我在前兩天的《今日點擊》節目當中分析了,比如像突然有人披露出習近平的一些內部講話,那個內部講話直接有一些發牢騷的氛圍在裡頭,有些事情,話不是他說的,事情也不是他辦的,而是底下有些人做事仰仗著自己的實力,協天子以令諸侯。

在北戴河會議之前披露出這樣的消息,就預示著在北戴河會議上,他們之間的較量應該是非同一般,就是說大家彼此的較量絕不是說簡簡單單就完事了,應該是衝撞相當厲害才對,衝撞到相當的程度才對,否則的話不會有這樣的消息披露出來。

而這種消息的披露,你又可以從另外一個角度去解釋,就是說薄熙來將要被審的消息和從六宗罪變成三宗罪的消息出來在先,習近平這樣的說法在後,也就是說你也可以解釋成習近平的這樣一番內部講話來表白薄熙來的這種重拿輕放並非他自己的本意,我覺得這些都有可能,而這樣的說法其實他表明的是上面的這種衝突非常大。

與此同時,《人民日報》再次發表文章,後來查出來寫那篇文章的人是個少將,是江澤民提拔的一個少將,他這篇文章再次拿出來說,憲政的說法只適合於資本主義不是社會主義的,再一次把整個改革派的路就給堵死了,把這種改革的呼聲堵死了。應該說這樣的事情出現跟老百姓意義不大,他的衝突是表明上面政治體制內部的衝突,最上層的衝突,我覺的這是比較特別的。我們在節目當中我一直跟大家聲明的就是說,大家要能很清晰的意識到,在今天的社會環境當中,無論誰想保住中共這個體制沒有這個可能性。表現出來的這些事情將直接觸及到中共本身。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論斷有些朋友認可,有些朋友不認可。

就在大家紛紛的認為薄熙來的這件事情肯定也就這樣的時候,昨天同時出了兩條消息,一條消息就是薄熙來在法國戛納有一棟別墅,相當漂亮的別墅,被《紐約時報》駐北京的記者給披露出來了;而另外的一件事情就是上海的法官,兩個法庭的幾個庭長、副庭長集體嫖妓,被披露出來的這個視頻資料是出於個人報復的角度干的這件事情。這兩件事情實際對習近平想以反腐的方式來保住中共本身的這種合法性是一種嘲諷,你把兩件事情合在一起的時候我們就可以看出它的嘲諷性。

我覺得道理很簡單了,就是作為習近平講,以反腐的方式這是從他一上臺就開始,從雷政富那兒開始的,對吧。去年十一月十四號,十八大結束,雷政富在十六號就被幹掉,而也是以民間披露出視頻的方式來把他幹掉。如果是這樣的方式來講,本來他想以掌控整體局面的概念延續下去,但是現實的環境我覺的太清楚了,就是說今天在中共的體制之下的官員沒有不貪,沒有不腐,沒有不出去玩兒的,這是現實的一個狀況。面對這種現實狀況來講是整體性的,各行各業只要他是當官的都是以這樣的方式來維繫他的整個關係網的,所以以這樣的概念存在的話,你就很難說他以單純的把誰幹掉如何如何,或者改變一種形象,這不可能的。

提到嘲諷性我們可以分兩個說,我們先說上海法官集體嫖娼這件事情,這就比較有趣,他是一個姓趙的,叫做趙明華,他是一個副庭長,他辦過一個案子,結果在這個涉案當中的一個人員覺得他辦案辦的很不公平,因為案子當中涉及到一些人是跟趙明華有一些親屬關係,所以在這個背景之下,認為不公平的這個人就是埋下身來養精蓄銳,一直跟蹤這個趙明華,然後他拍了大概前後三十個小時的視頻,以這樣的方式放到網上然後直接把他幹掉,他是副庭長,有一個正庭長姓陳,等於是一塊玩兒去,吃了挂澇兒了,他就活該倒霉了,那也就完蛋了。

這件事情截止到我們做這期節目的時候網上的消息是這麼說的,涉案的法官已經被開除了黨籍,BBC報導是這麼講的,集體嫖娼的上海高級法院的四名官員已經被開除黨籍或留黨察看,並被提請開除公職,而另一個人被雙開。

他講說,新華社和上海的東方網六號報導,上海市紀委牽頭的調查取證工作完成,宣布結果。現已查明,六月九號,市高院民一庭副庭長趙明華接受上海的建工四建集團有限公司綜合管理部的副總經理郭祥華邀請,前往南匯地區的通濟路某農家飯店晚餐。趙明華又邀市高院民一庭庭長陳雪明,市高院紀檢組副組長、監察室副主任倪政文,市高院民五庭副庭長王國軍一同前往。

晚餐後,以上五人又和三名社會人員一起(他沒提這社會人員是誰啊),前往位於惠南鎮的衡山度假村內的夜總會包房娛樂,接受異性陪侍服務。當晚,參與活動的一社會人員從附近某養身館叫來色情服務人員,趙明華、陳雪明、倪政文、郭祥華參與嫖娼活動。

上海市紀委、市高院黨組和有關部門決定,給予趙明華、陳雪明開除黨籍處分,由市高院提請市人大常委會按法律規定撤銷其審判職務,開除公職。給予倪政文開除黨籍處分,免去其市高院紀檢組、監察室相關職務,由市高院提請市人大常委會按法律規定撤銷其審判職務,開除公職。給予王國軍留黨察看兩年處分,由市高院提請市人大常委會按法律規定免去其審判職務。

他說,此外上海市公安局已經對趙明華、陳雪明、倪政文、郭祥華作出行政拘留十天的行政處罰,涉案的場所被停業整頓。

這是我們看到的結果了,那我相信很多朋友在國內的相關的媒體上這部分都已經非常清楚了,我覺得這件事情最有意思在哪兒呢?他涉及到幾個問題:第一個,今天在我的facebook上有個朋友還貼了個帖子說,希望濤哥能夠轉帖,所有這次參加集體嫖娼的四名法官他們已經失去了審判職位的這種資格,他自身沒有這種資格了,在過去的時間裏所有經過他們審判的一些案件,這些涉案人員應該能夠提出申訴,說對自己的案子必須重新審理,有這樣的呼籲有這樣的呼聲。

我個人的說法其實我覺得挺簡單的,涉及到上海高等法院兩個庭長副庭長,就是民一庭、民五庭的庭長、副庭長;另外一個涉及的卻是上海高等法院的紀律監察組織的副組長,他主要是監管司法系統的有關貪腐問題的,這個人本來是監督人員,結果成為了監督人員本身與被監督人員同樣去參與了這樣的事情。

此外,事情出來之後,不是透過法律程序,而是透過紀檢委,就是黨內的相關機構進行先處理,開除黨籍之後,然後公安系統才去做一些所謂法律上的這種做法,這些內容在我們的節目當中已經多次跟大家分析過,在中國的社會環境當中,中國的法律是不能管黨員的,所以必須在開除黨籍之時才能涉及到有關司法、法律上的一些相關程序,這件事情更表明這一點,這是第一個。

第二,整個上海高等法院系統涉及到這麼多人,而請客的人是個生意人,是上海建工四建集團一個綜合管理部門的副總經理,綜合管理部門的副總經理,搞不好就牽扯到強拆的問題,搞一些建築強拆的問題會跟法院有打交道的,這是十有八九可能是這樣的。他作為綜合管理辦公室的副總經理,當他建築涉及到拆房強拆的時候,他自然要跟法庭本身有這樣的業務往來,他請的是民一庭民二庭的庭長、副庭長,再請了那個專門去監督這些法官是否有貪腐行為、受賄行為的這個紀律監察組的副組長,也就是說這樣的做法大家想想跟當初雷政富那種做法有什麼區別呢?完全一樣。

其實在節目當中我也跟大家分析過,就是說整個中共體制的各個部門的所有的官員,各個部門的只要能跟共產黨掛上鉤的都是靠這樣的方式來維繫著整個社會的關係網,靠這樣的方式來使得整個中共的社會的體制延續的,所以腐敗是不能反的,因為腐敗是今天中國社會得以發展的原動力,腐敗滲透的慾望的佔有,而在慾望的佔有上他們所涉及的事情也自然是對自己慾望的放縱,這就是非常簡單的事情。

我覺得事情本身表現出來的一個就是整體體制崩潰的一個具體的案子,這個具體的案子也就是對習近平反腐本身來講是一個莫大的嘲諷,而他們大頭們都在北戴河療養,咱就不知道在北戴河療養的時候,他們家裡的人是不是也去做這些類似的上海法官的事情,咱不知道,反正他是療養的。那上海法官集體這種行為自然對他們正在開會的這些官員來講,我相信從臉面上是個很難看的事情。我們看到的就是說上海紀檢委系統辦案非常的快捷,當頭一天事情被拿出來之後,第二天早晨六點多就找到了曝料人,用上海的紀檢委系統五個人共同跟這個曝料人進行調查,拿到了長達三十個小時的視頻的錄像,然後就做出了今天的結果。

我們相信這件事情很可能驚動了在北戴河開會的習近平,才會出現這樣快的辦案,沒有任何阻礙的這種做法,上海市高等法院沒有說先發聲明,說這個東西是假的,我們要進行調查,都沒有,沒有任何延續,直接就把他們幹掉了。應該說他想藉此案子表明出他反腐的力度,表明他反腐的堅定的決心,因為事情已經出來了,想以此來挽回自己的聲譽吧,應該說中共上層有這樣的想法。

但是我這期節目一開始介紹了,這件事情更蹊蹺的是在於他無法控制的那一面,拿出視頻的人是因為報私仇,是因為對趙明華不滿,盯上了趙明華,用自己的方法在這個時候幹掉了趙明華,把趙明華嫖娼的視頻拿下,所以這不是出於一種正義,這不是出於任何一種社會的道德道義,這也不是正常的一個環境當中,說一個法官去幹這種事情,社會不能接受,媒體調查發現,都不是,他是出於個體的報復,就像二奶反腐的概念是一樣的,情婦反腐的概念是一樣的,所以它表明這個社會本身人與人之間充滿的都是仇恨與報復,這是習近平根本無法控制的那種,所以才會出現這樣的場面,我剛才講這是雙重意思。

幾乎就在同一時間,《華爾街日報》的一個專欄記者叫做裴傑,他在《華爾街日報》寫了一篇文章,這篇文章揭示出薄熙來在法國戛納有一個非常好的別墅,而且把相關的資料全都披露的非常的詳盡,這無形之中就給今天薄熙來案子帶來了一種變數,是有這種可能的。

昨天我在網上看到濟南中級法院已經戒備森嚴了,也就是說薄熙來已經到了濟南了,而在這個時候披露出這樣的消息我們就不知道是誰給拿出來的,當然《華爾街日報》在講的時候,記者講是他自己調查的。

BBC在報導的時候是這麼說的,美國《華爾街日報》寫了一篇文章,指戛納這棟豪華的別墅可能與薄熙來的妻子谷開來謀殺海伍德一案有關。當天美國《紐約時報》也發表類似文章,聚焦這棟在戛納的別墅與薄熙來的關係,而寫這篇文章的記者是《華爾街日報》駐北京的記者裴傑,英文叫Page,他講對這件事情展開了幾個月的調查。

裴傑在接受BBC中文網採訪時他談到他為什麼這麼做。他講去年8月薄熙來的妻子谷開來案件開審時,檢控官稱谷開來之所以殺害英國商人海伍德是因為兩人因商業利益鬧翻後,海伍德對她兒子薄瓜瓜構成人身威脅。而所謂的商業糾紛則是與薄家在法國以及重慶的房地產有關。但他們並沒有透露有關房地產的進一步細節。

所以裴傑表示,從那時起,他就著手進行調查。戛納別墅是他花了好幾個月的時間,尋找和調查不同的消息來源,找到了這家房地產的名字,這家房地產應該是與薄家族有關的。順籐摸瓜,拿到了一些詳細資料,包括一些公司登記記錄、稅務情況以及該房地產的管理者的情況。

其中在該房地產的一些文件中找到了法國建築師德維萊爾、英國商人海伍德以及中央電視臺前女主持人姜豐的名字。儘管各種跡象表明戛納的豪華別墅屬薄家所有,但是裴傑承認到現在為止,他沒有拿到相關的證據。裴傑說,文件中列出了一些與薄家有關係的名字,但沒有找到這所房地產屬於薄家的直接證據或是薄家是這所房地產的直接法人擁有者。

他還講說,他從與海伍德關係密切的一些人手中得到信息說,海伍德曾披露他為薄家打理薄熙來家族在法國的房地產。正是因為他向薄家索要他提供的各項服務的報酬,從而出現了他與谷開來之間的這種關係惡化。

他就緊接著講說,因為這件事情在這個時候被披露出來,薄熙來案子意義重大。在這個時候被拿出了法國戛納的房地產,也就意味著薄熙來的案子在預先定好的審判的背景之下有可能出現新的改變。

他也提到說,薄熙來案今天所處的背景是一個微博時代的背景,社交媒體的背景,這個背景會使得傳播的速度非常快,很難控制。而公眾對薄熙來案子的認知與瞭解程度,遠遠超於當年的陳希同和陳良宇,所以這件事情會讓中共極其撓頭的,而薄熙來案直接表現出是中共內部的權力鬥爭。

他講說以前中共曾經開展過反腐運動導致一些高官落馬,但是中國反腐鬥士等待的卻是體制的轉變,而這個東西就是另外一回事兒了。

作為薄熙來案子的本身,其實它直接反映出來的是中共高層的內鬥,根據他們瞭解的情況,去年中共高層就薄熙來案發生了嚴重的分歧,有力挺薄熙來有反對薄熙來兩大陣營,而習近平希望能夠在高層達到共識,完成對薄熙來的審判,並就此可以把薄熙來的醜聞甩在身後,而薄熙來的案子即將開審,顯示了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新的領導層已經與黨內大多人數達成了共識,他是這樣說法了。

但就這種說法我就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在這個時候他又把薄熙來家族在戛納的別墅拿出來呢?這事我覺得很蹊蹺,他說起來他是獨立調查,那你作為獨立調查的記者你偏偏要在這個時候拿出來,是對薄熙來有好處呢?還是要對薄熙來落井下石呢?還是有人故意要把這個消息在這個時候放給你呢?而作為《華爾街日報》的記者他明確講說,這是他獨立採訪的,如果是他獨立採訪的,完全資料來自於他獨立調查的結果的話,那也就是說《華爾街日報》在這個時候用了這篇文章是出於業務的需要呢?提高媒體的知名度呢?還是在這個時候要故意讓共產黨難堪呢?

也就是說,在習近平對薄熙來的定案當中,可能沒有包括法國戛納這個別墅,想把這件事情給抹了,我意思就是說,他未必不知道,但是他不想提,只想把薄熙來的案子按照他所設想的方式走下去,但是再一次出現了人算不如天算,算了也白算,這個房子與薄熙來之間的關係有多深?與谷開來、海伍德的關係有多深?到現在沒有一個明確的結果,但是在這個坎節兒上,這件事情被拿出來也就是對今天中共已經設計好的對薄熙來的審判的本身的這一場戲就是一個添加材料了,也就是說你想怎麼審,但有些人和周圍的環境未必樂意讓你那麼審,而客觀的環境也未必能夠使得你如願以償的就那麼把這場戲演完,這是我提出來的。

所以上海的法官集體嫖娼,薄熙來在法國戛納的別墅的曝光,都直接提示中共今天握有權力的人,你根本無法掌控在事情發展過程中的具體的走向。今天的時代已經不是曾經那個的你希望的時代,或者說毛澤東的時代,整體的時代已經完全改變了,完全不是所想像的那樣。而他的走向卻是把你整個體制下的內幕、黑暗的一面、真實的一面,隨著時間的推移,隨著具體事情的發展更清晰的展現在每一個人的面前。這就是我眼中所說的天滅中共的具體的走向。

那好,今天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