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聽從良心」王功權退黨走入反對派(圖)



2013年8月13日,中國企業家王功權在北京一位朋友家裡接受採訪。他是中國企業家中不多的敢於為政治制度改革發聲的人之一。

【看中國2013年09月15日訊】(看中國記者謝嘉玲編譯報導)據《華盛頓郵報》9月13日(週五)報導,上個月,中國警方請王功權「喝茶」——這往往是拘留的前奏。此前他公開請願要求釋放被捕的持不同政見者許志永。王功權對警方說他正在旅行,沒時間喝茶,並表示已經說了想說的一切。

他是一名受人尊敬的商人、千萬富翁,是在房地產和矽谷發的家。他在社會媒體有著轟動效應,並一直很小心地避免違反任何法律。但他知道,他的這種「反抗」是在冒險。

週五,警察來抓走了他。

上午11點30分,20多名警察來到了王功權的家,並帶有指控他「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的拘留通知書。他的妻子後來告訴資深活動家及專欄作家笑蜀說,她看著王功權被帶走。曾合寫該請願書的笑蜀說,警方搜查了王功權的房子兩個小時,並拿走了他的電腦。

作為一小群呼籲政治改革的企業家之一,及爭取公民權利的一個新的團體的領導成員之一,王功權知道他的「航行」正在接近風浪。

他在過去兩個月接受的一系列採訪中說,「追求自由這是人的自然本能,但你必須做出決定你願意為它付出多大的代價。」

51歲的王功權說他並不像其他商人:他不是把時間花在宴會、遊艇或打高爾夫球上,而是讀書。他說,因為他不準備「與權力相勾結」,所以他錯過了很多商機。

但在7月份,他更進了一步,把自己定位為中國現行政治制度的「建設性反對派」。在他們呼籲釋放許志永的請願書中,王功權和笑蜀發誓「再也不會在淫威面前屈服」。

「我們相信,我們站在了歷史正確的一方」,他們寫道。「再多的恐嚇或賄賂將不能分裂我們。」

王通常穿著中國的真絲襯衫,戴著無框眼鏡和天梭手錶。在1980年代初,他當時作為一名有前途的工程專業學生被招募入黨,後來在吉林省政府的宣傳部門工作。他說,但在研究了全球共產主義運動的歷史和被授權接觸了禁止讓普通公民閱讀的書籍後,他覺醒了。他說,在1989年的天安門抗議後,他因為與一些朋友參加了示威遊行而被關押了半年。

出獄後,王發了大財。1990年代,他首先在海南投資房地產,之後在dot.com熱潮的那十年中投資矽谷。2004年,他成為了一名佛教徒,並最終退出了共產黨這個無神論組織。

但在2011年,當他在其微博帳戶上宣布他正離開他的妻子與情人私奔時,他成為了在中國國內最被津津樂道的人。他寫道:「我無法向你們解釋,我很慚愧,所以不辭而別」,「我磕頭請求寬恕!」該帖子一下子被瘋轉了7萬多次。

王退出了他所創建的風險投資公司,並花了一年的時間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作訪問學者。他說,他在那裡研究了世界各地的民間社會、民主變革及對公共財政的監督。

然而,即使在這之前,王已經作為一名人權倡導者出現。早在2011年,他們在一個隱秘的「黑監獄」外抗議,這裡關押的是那些令當權者難堪的訪民。最近,他成為了許志永的新公民運動的一名領導成員,該社會運動是要促進民間社會、法制及限制共產黨官員肆無忌憚的權力。

今年,該運動的成員在北京扯起橫幅,要求官員公開資產,這激怒了當局。後來,十幾個人被逮捕或拘留,包括許志永和現在的王功權,雖然他們都沒有參加抗議。

商業領袖和活動家們說,拘留王功權令他們都感到了寒意。

「這是在給每一個人發出非常嚴重的警告」,笑蜀說。「我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一位要求匿名的商人說,「每個人都嚇壞了」,「看來不再允許我們發聲或去關心這個國家。」

王功權說,隨著腐敗猖獗,不平等日益擴大及環境被摧殘,公民和企業家需要聯合起來,推動變革,否則這個國家會有社會爆炸的風險。像他的許多同齡人一樣,王說,中國需要有共產黨之外的獨立的司法制度,需要有強大的產權,以及經濟增長不應那麼依賴於國家的直接投資。

他在一次採訪中說,最近他的父親在吃飯時告誡他,不要反對政府而給自己帶來危險;出於同樣的原因,他的一位老朋友斷絕了與他的交往。他已有了可能被捕的準備,但他堅稱沒有遺憾。

他說,「在中國,我們正處在一個時刻——黨的舊的統治制度和傳統價值體系正在發生變化及重建」,「一個新的時代即將到來」。

上週六,他在浙江參加他女兒的婚禮。據一名在場的賓客說,王功權最後的祝詞是「愛我們的祖國,聽從自己的良心。」

不到一星期後,王身陷囹圄。

點擊看原文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