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多少城市在暗戰北京副中心?(圖)


【看中國2014年05月15日訊】北京太想要一個屬於自己管轄的真正的副中心了,但這個副中心必須滿足幾個條件。

最近有一則媒體的報導很有意思:越來越多的省市區組團到國家發改委提出申請成為北京產業轉移地,不僅僅是天津河北,周邊的山西、內蒙古、山東等省區也不甘落後,甚至遠在上海的浦東新區也應聲而至希望分一杯羹。

今年2月份,習近平主席考察北京時,提出了要求,非首都核心功能和產業都要疏解和轉移出去。這被不少人這樣子解讀:北京的定位已經明確,不再是經濟中心,所以,只要和這個城市定位不符的功能都要轉移出去。

由此,北京正在引發一場爭搶北京產業轉移的熱浪。從保定傳出要弄成北京政治副中心後,越來越多的地方加入到暗戰各種副中心的名單中來。想不到的是,不僅僅是河北的各個市各個縣,就連河北外頭老遠的地方,也在爭搶這種資源。

殊不知,在這場暗戰中,最強大的對手,可能就藏在北京內部。

先來看看到底有多少地方在爭做北京副中心呢?

河北當然是最積極的。看看河北做了什麼工作?河北省所有的11個地級市都去北京申請了。按照有關人士的說法,在涉及承接首都產業轉移的問題上,河北哪個市都是打起十二分精神,不敢有絲毫懈怠。河北正在制定產業轉移地圖,給每個開發區都下發了文件,要求開發區上報如何與北京對接、和誰對接、產業方向是什麼。

河北全省更明確提出,將全省196個省級開發區平臺全部開放,分門別類地開放推介,一旦有產業需要落地,適合去哪個開發區就去哪個,承接北京產業轉移。

內蒙古的參與聽起來好像也有道理。內蒙在北側跟北京相鄰,內蒙發改委一位官員直接表示:誰也沒有規定京津冀一體化,首都產業就必須轉到天津和河北吧?前幾年從北京亦莊轉到我們那裡的服裝製造業,把一個鎮迅速帶動起來。

而上海浦東新區的參與更是意外,兩個地方離得也太遠了,後來才明白,原來浦東可能盯上的是生物科技方面的轉移機會,因為在此領域,長三角基礎雄厚。

大家都忽略了,北京的產業轉移,再怎麼樣,是不是得看一下北京臉色呀?哪怕徵求一下北京的意見呀?

有意思的來了。就在上週,北京市委書記郭金龍用了一天時間,到通州調研。他強調,要完善通州的城市副中心功能。媒體瘋狂報導,保定作為北京政治副中心謠言帶來的余熱還沒過去,通州被正式內定成了北京副中心?這是保定傳聞要成為政治副中心以來,北京市官方第一次針對副中心的正式表態。

回顧京津冀一體化中,主要的問題就是內部平衡,最關鍵的因素就在於北京,其次是天津,河北一向是最積極推動但弱勢的一方。

要知道,此前為爭奪「北方經濟中心」,京津之間過去長期處於「暗戰」狀態,這使任何一方都對合作提不起興趣。而天津與河北發展相近,合作也無從談起。河北有的,天津都有,天津對河北,除了水,沒有需要。天津人甚至一直將五六十年代天津被劃為河北省會視為「失去的年代」。

這種局面之下,京津冀一體化長時間內才躑躅不前。京津冀一體化才被稱為「最難編製的區域規劃」。

不過大家不知道,在2013年,北京的態度是有過峰迴路轉的。

這一年的3月,京津之間「破天荒」的簽署首個綜合性戰略合作協議。雙方出席人員規格之高堪稱無以復加:北京方面,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北京市委書記郭金龍率領幾乎所有的北京市委常委、副市長出席;天津方面,中央政治局委員、市委書記孫春蘭領銜天津四大班子和幾乎所有在任市領導參加。

耐人尋味的是,這次簽署協議,不是天津率團到北京,而是被視為政治地位更高、在京津冀中最有話語權的北京黨政代表團,「屈尊」到天津。之後的津冀合作協議、京冀合作協議,也都是地位更高的天津、北京黨政代表團到河北簽署、各地黨政高層悉數參加。

一年前的高規格和「屈尊」,展現的是京津合作的誠意,而這在以前幾乎不可想像,北京的這種誠意來源於當時的環境壓力和高層確定新型城鎮化走城市群模式的壓力。沒有想到,到了今年,正當保定傳聞要成為政治副中心,並且越傳越烈的時候,北京卻突然出來表態,通州才是城市副中心?個中猜測耐人尋味。

北京的表態是專門針對保定的?

事實上,通州並不是今天才被確定為北京副中心的。早在王岐山北京任職時期,就曾經提出過將通州建設成為北京政務副中心,把一部分政府部門遷過去的規劃。不過一方面是因為阻力太大,另一方面是因為政府換屆,王岐山升職調走了,通州的政務副中心最終不了了之。

北京太想要一個屬於自己管轄的真正的副中心了。

這個副中心必須滿足幾個條件:

1、這個副中心的定位要高。

北京的軟肋在經濟。在中國三大經濟版圖中,北京勁敵天津有濱海新區,上海有浦東新區,國內第一個自貿區,廣州深圳也有自己的特色新區。而北京在區域規劃上卻沒有任何新的概念和抓手。北京希望通州能夠獲得國家層面更大的扶持力度,成為像上海浦東新區和天津濱海新區那樣的國家級綜合實驗區,甚至是能像重慶兩江新區那樣,上升到國家戰略概念。

這正是北京的夢想。即使不是通州,北京也有第二選擇,之前就有傳北京市政府當局有意設立一個等同於上海浦東一樣的副省級京南新區,作為京津冀一體化發展的橋頭堡和新中心,可行性是有的,但還是被擱置了。

多年以後的2012,當北京政府再次提出通州作為副中心的提法時,其內容悄然變了點樣。副中心的定語不同於保定傳言的「政治」副中心,也不是之前所說的「政務」副中心,而是悄然換成了「城市」副中心。

儘管只有區區兩個字,裡面文章是很大的。雖然同樣是副中心,但是城市副中心更多指的是城市的後花園、衛星城。其主要將承擔城市疏散出來的人口,以及部分新興產業。換句話說,通州之於北京,要做到浦東之於上海的地位,是難了,充其量也就相當於塘沽之於天津。這或許是一種委曲求全,但北京當初的大夢想依然沒變。

2、自己的副中心起碼是屬於自己掌控的。

無論是通州、還是京南第二機場區,都至少屬於北京,這跟保定是天壤之別。

況且,跟保定去搶副中心,不是一個簡單的產業或者房價問題,這可是事關首都的命運。此前的遷都之說一直在北京留下陰影。1980年初,首都經貿大學教授汪平上書,提出了將首都遷出北京的問題。

2006年3月的全國兩會期間,蒙古、內蒙古沙塵暴來勢凶猛,479名全國人大代表聯名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出議案,要求將首都遷出北京。將近30年,每一次重大環境和重大氣候事件都會引發中國社會和民間對於遷都的考量,猜想和憧憬。

放眼世界,遷都的可不在少數。美國遷都華盛頓,德國遷都柏林,巴西遷都巴西利亞,馬來西亞遷都太子城,韓國遷都世宗,緬甸遷都內比都等國家遷都中部。

看來保定設立副中心,哪怕不涉及到遷都,無疑也為北京敲響了警鐘。

不管怎麼說,對於已經定下副中心在通州的北京而言,保定更像是半路殺出的程咬金。這顯然也不是北京能接受的,對北京而言,夢想還是要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高定位的副中心。看來,誰做副中心,不是京津冀能定的。北京與河北、天津的協調發展,急需要做總體設計,由國家領導人來協調了!

 

 

来源:BWCHINESE中文網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