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流淚的屍體(組圖)

2014-05-23 01:03 作者: 李甄
手機版 简体 1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2013年9月香港遊行集會,呼籲各界制止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看中國2014年05月23日訊】(看中國記者李甄綜合報導)在醫院的停屍房裡,賀秀玲屍體下身赤裸,後腰被繃帶纏繞著,手腳溫熱,左眼明顯塌陷且略呈紫黑色。她先生徐承本很奇怪:院方說病因是腦膜炎,為何會在後腰纏繃帶?

賀秀玲的妹妹數年沒有與賀相見了,進入停屍房裡,一見到賀慘狀,大聲哭喊:「姐姐你怎麼這樣了?你睜開眼看看我,你這麼多年沒看到我了!」 喊聲未畢,賀的眼中湧出兩行眼淚!接著親屬發現她的臉上出現很多汗珠。原來人還未死!親屬們趕忙到樓上找醫生來搶救。


賀秀玲生前照

急撕圖紙的煙臺醫生

親屬們找了三次,一名男醫生和兩名女護士才帶著心電圖儀器下樓來。心電圖紙出來十幾公分時,親屬們看到上面是跳躍的曲線,死亡應是平的直線,有心跳才有曲線。妹妹大聲說,「看啊看啊,人還有心跳你們就給送這兒來了!」醫生聞言大驚,一把撕掉圖紙,親屬上前阻攔,和醫生搶圖紙,卻見醫生先搶在手裡,匆匆奪門而逃。

隨後,悲憤無奈的親屬們摸到賀還有脈搏,央求停屍房的老頭來看看。老頭戴上白手套來摸了一下脈搏,確實有跳動,也感到很驚異,說「從來沒見過這樣的……」

這是2004年3月11日發生在煙臺毓璜頂醫院真實的一幕。

親屬們在醫院裡四處哀求,卻一直沒有醫生願意來搶救。他們到紅十字會、110、醫療事故科等處奔走求助,均無人肯救治。第二天,親屬們就不被允許見賀了。第三天,當親屬被允許再次看見賀時,賀的心跳和脈搏已經消失,手腳冰涼,確認已經死亡。

丈夫的回憶

據賀秀玲的丈夫徐承本回憶,2004年3月10日下午5點多,徐接到煙臺芝罘區610辦公室李文光的電話,說賀有病正在毓璜頂醫院治療,可以去探望。當晚7點多在六樓腦神經內科32病房找到了妻子。當時病房內還有兩位病人,都有家屬陪床。徐後來得知,3月8號,看守所把賀送到醫院,由看守所的兩人看護,醫院做出「結核性腦膜炎」的病危診斷。

當徐見到妻子時,不禁被眼前的慘像驚呆了,他不敢相信這個面目全非的人就是自己的妻子,她奄奄一息,不能說話,不能翻身,手和脖子都已變色,更淒慘的是,如此時刻,身邊不僅無人護理,沒見任何治療,卻一隻手被銬在床頭,手腕處有舊傷新傷,一層層的血痂和傷疤,而且下身赤裸,在男女進出的病房裡無遮無蓋,受盡羞辱。

徐問妻子哪兒不好,她用手摸胸口,徐扶她坐起,她喊痛,她的左眼已睜不開,徐不明白,醫院診斷為結核性腦膜炎,可為什麼妻子胸口痛?賀吃力的向丈夫指了指自己的後腰,當時徐並不理解是什麼意思。賀還示意很餓,想吃飯。5、6分鐘之後,進來一男一女兩名看守。徐回憶道,不知道他們離開了多久,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

看守人員稱賀不願吃藥不打吊瓶,徐表示不相信。男看守拿來兩粒藥,徐餵給妻子吃下。還有一杯感冒沖劑,徐不明白,得了結核性腦膜炎,服感冒沖劑能起什麼作用?有兩個吊瓶掛在床頭,醫護人員去給賀打了一個。男看守講以前給她打吊瓶她拔針,但此時徐見賀並不拔針,徐認為之前他們並未給賀打針吃藥。

徐要求給賀吃東西,看守削了個蘋果給賀吃了兩片,然後就說不能讓她吃了。徐要求給賀餵飯,他們不許。徐不明白,能吃為什麼不讓吃,難道是怕病人好起來嗎?看守說賀插尿管,褲子濕了,所以沒穿。但是徐並沒有看見尿管,後來也有醫生證實沒有插尿管。

徐要求陪床照顧。男看守給煙臺南郊看守所所長張福田打了個電話,然後便告訴徐不讓陪床,徐問:「我是她家屬,為什麼不可以,這是誰制定的規章制度?」隨後,徐被看守攆出病房。整個探視過程大約十幾分鐘。

後來徐指問張福田,「賀秀玲只是修煉法輪功依真善忍做好人,卻被迫害成這樣,都生命垂危了還這麼殘忍的銬著手銬,分明是要置她於死地,是誰教這樣的?」張回答:「這是公安和看守所的法律叫這樣的。」

重重謎團 公安開價10萬元阻家人上訴

賀離世的那幾天,一切都像是在謎團中。當親屬們四處去找醫生搶救時,醫院推脫說賀的主治醫生姓郭,已經去濟南出差了。下午,親屬們發現一輛殯儀館的車停在停屍房前,正在往上抬人,抬的正是賀秀玲。親屬們急忙阻止,殯儀館的人告訴說,是610打電話讓他們趕緊來拉人去火化的。在親屬們的極力攔阻下,一息尚存的賀未被拉走。610為什麼如此急於火化?

第二天,親屬們不被允許見賀。於是,他們想到賀的病房找病友們詢問詳情,卻發現,病房在一夜之間變的空無一人,病人全部搬走了!向院方索要賀的病歷檔案,發現檔案不是原始的,都全部做了修改複印,好多要緊處沒有病歷記錄。到腦神經外科問詢,有一名大夫說「你別想從我們醫院套出什麼來……」

對賀後腰的繃帶,醫院的解釋是為賀做了腰穿刺,可是,出錢治療的看守所所長張福田說沒有做穿刺。在賀的病歷中,也沒有做穿刺的治療記錄和治療結果。親屬又帶著病歷走訪了幾位專家,專家們肯定地說:根據病歷看,肯定不是穿刺。專家又指出,病歷是被整理過的,其中也沒有記錄病危的搶救過程。徐多次找醫院要賀的原始病歷都被拒絕。後來山東省檢察院把原始病歷取走。

3月13日,為防屍腐,徐與看守所的張福田簽訂了協議,將遺體送到殯儀館冷凍,協議約定家屬可以隨時看望遺體,沒有家屬同意不得火化。

在徐的強烈要求下,煙臺市公檢法進行了屍檢,他們沒有給徐鑑定報告的書面文件,只是敷衍的念了一遍鑑定結果:沒有外傷。顯然在為芝罘區610及看守所推卸責任,念完後,就把徐趕了出去。徐承本不明白,沒有外傷為什麼要用繃帶纏繞腰部?

徐承本從地方直到最高檢察院不斷上訴,並上網發文請求聯合國立案調查。此期間,煙臺公安局610多次派人當說客,要花錢買通徐不再上訴。有一次甚至找鄰居勸說,開口給十萬元,不行可再加,只要不再上訴就行,遭到了鄰居的拒絕。

賀的遺體在冰凍期間,親屬一直不允探望,只在兩次屍檢前讓看了一眼,就趕緊攆出去,更不許碰觸遺體。

質疑活摘丈夫遭滅口

據專家分析指出:賀秀玲以「腦膜炎」入院,實際是作為腎臟的活供體,被摘除了腎臟,而且,從眼部異常來看,也有可能同時摘除了眼部器官。家屬懷疑:由於腎臟不是最主要的臟器,被摘除後,賀秀玲並沒有立即死亡,在奄奄一息中痛苦煎熬著,而610安排派人以看護為名監視她,不給打針吃藥也不給吃喝,等待她衰竭而死,並施用了使其無法說話的藥物,待臨死前與其親屬見一面,給親屬一個「交代」,然後待其心臟停跳,即向親屬通知死訊,迅速火化遺體,如此,活摘器官的罪證被腦膜炎病死的假相成功掩蓋。

2005年10月18日高智晟律師為法輪功自由信仰者受到的非法迫害,致胡錦濤、溫家寶的公開信中,提到的第一位就是山東煙臺的徐承本講述其妻子被迫害的慘況。

2006年春,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在海外曝光後,徐承本更加懷疑妻子是被活摘器官致死。4月19日,徐承本在網上發文,提出強烈質疑,並敦請國際人權組織到煙臺,對賀的遺體從新屍檢,查明死因。文章面世的第二天,4月20日,徐承本被警方突然抓捕。同時,賀的妹妹(法輪功學員)也被捕,徐承本被劫持在洗腦班,後意識常常模糊,兩年後離世時皮膚潰爛,家屬懷疑是當局為封口對其施用藥物迫害。

根據國際人權組織對煙臺毓璜頂醫院的調查,該醫院移植中心的成員稱,一年最少做一百六、七十個腎移植手術,而且腎源充足,供體健康,曾給外國人移植,但是,對於供體的來源,卻避而不談。

近幾年來致力於調查中國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調查的加拿大人權律師 大衛•喬高和大衛•麥塔斯,在他們的著作《血腥活摘》當中完全列出52個關鍵點證據證實活摘器官的事實,其中許多是基於中共政府文件。

近日「醫生反對活摘器官協會」採訪了前美國智庫研究員,《失去新中國》的作者伊森•葛特曼。他最近在撰寫一本新書《屠殺》,講述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以及其他良心犯器官的暴行是進行實地考察和難民採訪,當他採訪一名法輪功倖存者的時候,一股寒意席捲了他並且讓他的「懷疑外衣」脫落。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