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慶齡毛澤東的四次交鋒(圖)



宋慶齡(資料圖片/看中國配圖)

第一次交鋒為公私合營

1953年,毛澤東宣布過渡時期總路線,試圖繞過中共早已決定實施的新民主主義,急劇轉入社會主義,變人民民主專政為無產階級專政,並通過公私合營變私有為準國有。這被不少人視為建國之初開放氣度的後退。宋慶齡寫信給中共中央,直指決策的謬誤:我很不理解提出對工商業的改造,共產黨曾向工商業許下長期共存、保障工商業利益的諾言。這樣一來,不是變成自食其言了嗎?資本家已經對共產黨的政策產生了懷疑和恐懼,不少人後悔和抱怨。毛澤東看到後,沒有反思,而是做出批示說:「宋副委員長有意見,要代表資本家講話。」不過,這時毛澤東仍與宋慶齡來往密切。1956年元旦,毛澤東收到宋慶齡寄來的賀年片後,還提筆給宋寫了封信:「親愛的大姐:賀年片早已收到,甚為高興,深致感謝……你好嗎?睡眠尚好吧?我仍如舊,七分能吃,十分能睡。」

第二次交鋒為反右鬥爭

1957年,毛澤東號召黨外人士幫助共產黨整風,大鳴大放批評共產黨員,以求造成一個活潑和諧的社會氛圍。幾個月後,毛澤東卻又下令由整風轉向反「右」,55萬人被打成「資產階級右派份子」。宋慶齡時任全國人大副委員長,反右鬥爭開始兩個月後,她就寫信給中共中央:「黨中央號召大鳴大放,怎麼又收了?共產黨不怕國民黨八百萬大軍,不怕美帝國主義,怎麼會擔心人民推翻黨的領導和人民政府?共產黨要敢於接受各界人士的批評……我很不理解這個運動,我想了兩個月,還是想不通:有這麼多黨內黨外純粹的人會站在共產黨和人民政府的對立面?要推翻共產黨?我不信。」後在1959年,毛澤東在「宋慶齡出任國家副主席」一事上投了反對票,認定宋是「民主革命時期的同路人,在社會主義革命時期,她和我們就走不到一起了……我們同她是不同階級」。不過,由於多數人贊成,宋仍當上了副主席。

第三次交鋒因為文革

「文革」到來後,宋慶齡感到震驚,她和她的家族也受到牽連。孫中山被誣為「走資本主義道路的老祖宗」,他在南京的銅像被移走;宋慶齡父母的墳墓也被挖掘夷平。宋慶齡沒有選擇沉默,她奮起抗爭。為防不測,她親手焚燒大量資料和書信,轉移了她心愛的孫中山畫像和藝術品。造反者企圖衝擊宋慶齡寓所,並揚言要剪掉她的髮髻,她斷然表示:「我不要剪頭髮。」毛澤東派江青專程向她解釋「文革」形勢,她說:「對紅衛兵的行動應該有所控制,不應傷害無辜。」她還撰寫長文紀念孫中山百年誕辰,回擊造反者的誣蔑。對於來自陰暗角落對她與孫中山的婚姻和私生活的中傷誹謗,她憤然反擊,致函外國友人愛潑斯坦,引用拉丁諺語:「世間自有公正的頭腦,所以讓這些狗去叫吧!」    

第四次交鋒為劉少奇鳴不平

在劉少奇被批鬥時,宋慶齡對朋友說:「對劉少奇這樣的老革命家,怎麼可以這樣對待呢?」她還接連給毛澤東和黨中央寫了7封信,表達對「文革」的不解,並嚴正聲明:一夜天下來,一些和我一起工作的同事都變成了走資派、反黨集團、野心家、牛鬼蛇神。中央要我學習批判劉少奇,我不會做的。劉少奇主席在黨中央工作了三四十年,今天會是叛徒、內奸!我不相信,一個叛徒內奸當了七年的國家主席。現在憲法還有效嗎?怎麼可以亂抓人、亂鬥人、逼死人?

不過,毛澤東這時已容不得宋慶齡,他對周恩來說,「她不願意看到今天的變化,可以到海峽對岸,可以去香港、去外國,我不挽留」,並指示周恩來、李先念把他的話傳達給宋。傳達時他們說:「主席很關心你,知道你的心情不怎麼好,建議你到外面散散心。」宋說:「是否嫌我還在?我的一生還是要在這塊土地上,走完最後幾步。」此後多年,宋慶齡很少公開露面,她對身邊工作人員說「我不願意被人當擺設」。

来源:鳳凰博報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