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名醫薛福辰為慈禧打胎的事件真相(圖)



慈禧(網路圖片)

民間傳說,咸豐十一年,即公元1861年,咸豐皇帝駕崩承德避暑山莊煙波致爽殿。還是皇后的慈禧與恭親王聯手,發動「辛酉政變」。於是,一生以「鳳在上、龍在下」為追求目標的昔日蘭貴人果然搖身一變成了垂簾聽政的「聖母皇太后」,開始了一個女人對大清王朝長達47年的統治。

光緒六年,即公元1880年,46歲的慈禧太后突然患上了一種「怪病」,不僅渾身不適,懶散犯困;而且茶飯不思,噁心嘔吐,儘管御膳房的御廚們使出渾身的解數,變著花樣為太后備膳,卻總也吊不起這位老佛爺的食慾,好幾位御廚為此挨了板子,急的都快要上吊自殺了。慈禧畢竟是過來人,自己身體向來都很好,而且一直保養的很好,這一次突然出現這種情形,心中暗想,莫非是自己不慎懷孕了?

光緒雖然只是個傀儡皇帝,但對慈禧太后卻頗為孝順。聽說皇額娘鳳體欠安,多日不見好轉,急命御醫前去為慈禧太后診治。御醫們對太后的風流韻事多少有些耳聞,雖然是隔著好幾層紗帘,但為太后把過脈之後,心裏個個都跟明鏡似的,對太后的「病情」也就有了八九成的把握。可輪到報告老佛爺的「病情」時,都不敢明言。只好開些滋補養顏之類的方子以求自保,這結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看到皇額娘久治不癒,光緒就頒下密詔,暗令各省舉薦名醫進宮為皇太后診治。雖然前來的名醫不在少數,但都不能診出慈禧太后的「病情」。正在光緒一愁莫的時候,直隸總督李鴻章舉薦無錫名醫薛福辰前來為慈禧太后診治。光緒立即下了一道聖旨,派欽差八百里加急送到無錫西漳寺頭,召薛福辰火速進京為皇太后診治。
 
薛福辰見到聖旨,不敢抗旨不尊,便把家中大小事仔細安排了一番,即隨欽差日夜兼程地來到了京城。見薛福辰進了紫禁城,光緒十分重視,親自陪同薛福辰來到了長春宮,覲見慈禧太后,並隔著紗帘為她懸絲診脈。俗話說,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沒有。薛福辰為慈禧搭過脈,心中明白了八九分:「果然不錯,太后真是有喜了!」

說起來,這薛福辰不僅醫術高明,為人更是精明過人。此時,薛福辰心想,慈禧的丈夫咸豐皇帝早已死了,怎能說她有喜呢?於是,他斟酌再三,編了一套說辭:「太后為國操勞,心力交瘁,氣血阻滯,積於腹中,治宜行氣通絡,清瘀活血。氣血一旦通順,鳳體自然會康健無恙。」

聽了薛福辰這麼一說,慈禧多日來的滿臉愁雲馬上散去了一半,雙眉也漸漸舒展開來。心中暗道:「這奴才不但有雙回春妙手,還有一條如簧巧舌,不僅把病情講的一清二楚,而且不顯露絲毫山水。」此時,光緒自然不明就里,只見太后滿臉喜色,便催薛福辰快快開方下藥。

薛福辰一聽,立馬雙膝跪地:「啟稟皇上、太后,臣有個不情之請。薛家祖上曾傳下規矩,凡為王公大臣診病,一律只配藥不留方。太后老佛爺當然例外,但藥方也只能太后親覽。太后此病當用臣祖傳秘方,待臣回去親自配藥煎熬,六六三十六個時辰之後再親自奉上。」接著寫了一張紙條親自上前呈給慈禧太后。

薛福辰一席話正好說到了慈禧的心坎上,再看所開「藥方」,更不由得暗自誇獎薛福辰的良苦用心,覺得他很會辦事。不等光緒皇帝開口,慈禧就發了話:「准奏!跪安吧!」薛福辰隨光緒退了出來,獨自回館驛為慈禧太后準備治病湯藥。慈禧太后立即吩咐心腹太監,按著紙條所述,如此這般好好準備。

第三天上午,辰時剛過,巳時尚早,薛福辰就捧著一個玲瓏小瓷罐,裝著煎熬好的湯藥到了長春宮。慈禧太后早已梳洗完畢,坐在龍床上等了一小會兒了。薛福辰雙膝跪在龍床前,從瓷罐中倒出一碗湯藥,為證明湯藥中無毒,又先捧在手中嘗了一口,然後才雙手高高舉起藥碗奉上。看著慈禧太后接過宮女呈上的藥碗,把湯藥全部服下。

經過一番「瀉淤」折騰之後,慈禧渾身上下雖是香汗淋淋,心裏卻彷彿是一塊石頭落了地,頓時覺得神清氣爽。於是,懿旨傳下:「太后瘀血已下,薛愛卿可以出宮了。」薛福辰這才鬆了一口氣。出了宮門,他也不敢再回寓所,就到驛站借了一匹快馬,一路飛馳,星夜趕回無錫老家。

慈禧本來生性多疑,過了幾日,緩過神來,才開始擔心薛福辰會把自己的醜事給傳出去,讓天下人恥笑。薛福辰只要還活在民間一天,就是一塊心病。為了徹底封住薛福辰的嘴,慈禧太后一咬牙,狠下心來,欲殺之以永絕後患。事不宜遲,慈禧太后立刻下密詔,派大內侍衛到無錫追殺薛福辰。

其實,薛福辰早已料到會有這樣的結果。因此,他一回到無錫老家,就假裝死亡,並叫家裡大辦喪事。那幾個大內高手趕到無錫,看見一支出殯隊伍,隊伍中披麻帶孝,舉幡揚幢,浩浩蕩蕩。他們一打聽,才知道薛福辰從京城回來後就暴病而死。他們又尋到無錫城外,在路人指點下,果然找到一處立有「薛公福辰之墓」碑的新墳。他們只好回京交旨,慈禧太后聽後,也就不再追究了。由於薛福辰的老謀深算,棋高一著,總算逃過一劫。

然而,江南名醫薛福辰為慈禧打胎的故事,只不過是來自野史的民間傳說,實際上薛福辰從未為慈禧打過胎。既然如此,那麼,民間怎麼會有江南名醫薛福辰為慈禧打胎的傳說呢?其實,這不過是以訛傳訛的結果。

薛福辰,字振美,號撫屏,祖居無錫縣西漳寺頭,後遷城內前西溪。薛福辰幼年聰慧過人,7歲能試作文章。年稍長,博覽經史。道光三十年考取秀才,咸豐五年,即公元1855年參加順天鄉試,中第二名舉人。後在北京任工部員外郎。咸豐八年,因父病故,扶樞歸裡。咸豐十年,太平軍攻克無錫,他與母、弟避居蘇北寶應縣,又去李鴻章幕府供職。後提任為候補知府,到山東補用。時黃河缺口,氾濫成災,山東巡撫丁寶幀知其對水利索有研究,請他去助治。他親駐侯家林,綜理全局,組織民工,經過45天的日夜搶險,堵塞各處缺口,節省幣銀一百數十萬兩。因治河有功,調任候補道員,補山東濟東泰武臨道。在任4年,海岱之間,民無飢饉。公余自習醫書,歷時五六載,競精通諸家醫書。

光緒六年,即公元1880年,慈禧太后身患重病,朝廷發布一條上諭:「皇太后聖躬欠安,已逾數月,疊經太醫院進方調理,尚未大安。外省講求岐黃脈理精細者,諒不乏人,著詳細延訪……派員伴送來京。」這說明慈禧的病情的確到了十分嚴重的地步。

朝廷一聲令下,各地自然紛紛響應。大學士、直隸總督李鴻章和湖廣總督李翰章、湖北巡撫彭祖賢共同保薦了薛福辰,與薛福辰同時受保薦的還有山西陽曲縣知縣汪守正、常州孟和名醫馬培之。於是,當年6月23日,薛福辰應召入宮為慈禧治病。當時他任廣東雷瓊道,調授督糧道,但因奉旨診病而未能赴任。此時,宮廷內外皆知慈禧所患為「血蠱」症,醫者僅以治血蠱劑進,久不得愈。薛福辰所診脈象,雖亦以「血蠱」論之,而用藥卻皆疏通補養之品,故能奏效,大為前去會診的曲陽知縣汪守正及常州孟河馬培之等名醫驚服。

血蠱,也稱血鼓,因跌僕墜墮後誤用補澀所致腹脹膨滿之證。《證治匯補》中說:「墜墮閉銼、氣逆、氣鬱,誤行補澀則瘀蓄於胃,心下脹滿,食入即吐,名曰血逆;瘀蓄於脾,大腹膨脹,漸成鼓滿,名曰血蠱。」《石室秘錄·內傷門》中也說:「血臌之症,其由來漸矣,或跌閃而瘀血不散,或憂鬱而血結不行,或風邪而血蓄不發,遂至因循時日,留在腹中,致成血臌。因血蠱病症引起腹脹,形似懷孕,民間聯想豐富,於是,以訛傳訛,薛福辰為慈禧打胎的傳說不脛而走,以致成為流傳至今的茶餘飯後的談資。

當時,薛福辰在宮廷滯留兩年多,名公巨卿求治者應接不暇。光緒八年,時慈禧病體痊癒,薛福辰因治病有功,加賞頭品頂帶,調補直隸通永道。是年除夕,慈禧親書「福」宇和「職業修明」匾額以賜。同時賜紫蟒袍、玉鉤帶一副,又賜宴體元殿、長春宮聽戲。在直隸任內,嚴緝捕,重海防,濟民困,政績卓著。其時法越交戰,軍隊調南佈防,他特設官車局便利運輸,避免徵用民夫、騷擾地方,深受民眾稱頌。

光緒十年,即公元1884年,薛福辰到通永道履職。一次薛福辰因一件小事被監察御史魏乃劾參劾,要求將薛福辰調至太醫院,這個奏議其實隱含著對薛福辰「因醫受寵」的歧視。慈禧很瞭解薛福辰為官時同樣政績卓著,看到魏乃劾的奏章,斥為「大膽妄言」,將魏乃劾連降三級,反將薛福辰升為宗人府府丞。光緒十二年,薛福辰升順天府尹。三年後,又遷任都察院左副都御史。

但是,此時的薛福辰已患了中風,多次上疏申請,最終才允許他開缺回鄉調理。薛福辰於光緒十五年夏疏請退職,同年7月病逝,終年57歲,葬於漆塘大浮山。當時,御賜白銀500兩治喪。其所著《青萍圖文集》、《醫學發微》、《臨症一得》等遺稿,均未寫定,僅存《素問運氣圖說》一文。近代掌故大家徐一士在《一士類稿》中認為,薛福辰的病逝是長期心情抑鬱所致。

責任編輯:潤珍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