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VS28!中共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圖)

——簡評香港立法會否決中共政改方案

2015-06-19 21:38 作者: 唐柏橋

手機版 简体 18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5年06月19日訊】人們爭議已久期待已久的香港立法會表決中共人大提出的政改方案,終於塵埃落定了。8VS.28!8票贊成,28票反對,政改方案遭到立法會否決,從而胎死腹中。這一結果出乎所有人意料,無疑是香港人給中共的一計最響亮的耳光!中共自49年在大陸掌權以來,大概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在世人面前顏面盡失。這麼重大的新聞,中央電視臺居然隻字未提。可想而知中共有多麼難堪。這是人民力量的一次勝利,也是去年艱苦卓越的雨傘革命的成果,值得大事慶祝!

這次表決原本並無多大懸念,親中共的建制派議員在立法會不到三分之二。而政改方案必須經立法會三分之二多數贊成方能通過。因此,如果27名泛民主派議員一致投反對票,該議案就無法通過。而事先除一名泛民主派議員湯家華似有轉投贊成票的意向外,其他議員均已明確表態會投反對票。因此該方案以微小的差距遭到否決本應是意料之中的事。但是,大家萬萬沒有想到,最後的結果居然是只有區區8票贊成,遠少於反對的28票。而導致這一令中共極為難堪的結果的居然是建制派議員臨時決定集體離席。建制派議員此舉的本意是希望通過退場達到導致法定人數不夠無法表決,從而為中共爭取更多的時間和扭轉敗局的可能性。這一舉動幾乎導致表決流產。然而,他們始料不及的是,由於時間倉促,他們之間沒能很好地協調和取得共識,部分建制派議員並沒離席,結果在33名建制派議員開始表決的最後一刻集體離席後,仍然有過半數議員在場,會議符合法定人數,表決照常進行。最後導致中共的如意算盤落空,且以慘敗告終。這次表決結果對中共來說是所有可能的結果中最壞的結果。他們無論如何也不會料到會出現如此令人尷尬的局面。可謂人算不如天算。

下面我們來分析一下為什麼會出現這種令中共始料不及的局面。

建制派議員在事後都口徑一致地說,他們突然集體離席是為了推延表決,等待劉皇發議員帶病前來投票。這一說法太過勉強。因為如果他們只是為了等劉皇發來投票,完全可以通過其他方式達成,比如要求更多的發言機會--他們中還有一部分人並沒有行駛發言的權利,甚至在議案宣布開始表決前要求暫停休會。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會後也說,如果是為了拖延時間讓劉皇發能與會投票,不應該這樣做。當然,也不排除如前立法會主席黃宏發所說,這些建制派議員和他們背後的老闆中共有關部門不熟悉議會議事規則,以致鬧出這樣的笑話。無論如何,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這次建制派議員突然集體離席的決定一定是中共做出的,而這些議員只是聽命行事。根據我對中共體制的瞭解,中共的下級官員和附庸是不敢在如此重大的問題上妄自造次的,行動之前必須請示上級部門。事後部門離席議員也明確表示,他們是在他們的黨魁的示意下離席的,當時完全不明白為什麼要突然集體離席。而實況轉播的鏡頭顯示,建制派三位大佬林健峰,葉國謙,譚耀宗在集體離席前曾在一起商議過。也就是說他們三人得到了背後老闆的指示。於是一起臨時商榷如何行動。他們先讓林健峰提出休會,但因違反議事程序,動議被否決。於是他們決定行駛第二方案,即帶領過半建制派議員集體離席,迫使表決因未達法定過半人數而無法進行。可是,由於事情來得太過突然,沒有充分的時間相互通氣和協調,導致8名建制派議員並沒離席。再加上在場的27名泛民主派議員和無法離席的立法會主席,在場議員達到了法定過半人數,表決照常進行。表決結束後,離席的議員都感到非常錯愕,不知所措。工聯會議員黃國健的反應最有代表性。他面對記者的提問,一開始得意洋洋地說,場內與會人數沒過半,表決無效。但當記者告訴他,議案已經被否決,他發出一聲驚訝「啊」,滿臉的尷尬。這一視頻正在網路上熱傳。由於他們沒有料到會有超過八人不聽使喚,因此不僅沒能阻止表決正常進行,反而導致贊成票只有8張。而那些退場的議員反而成了事實上投了反對票。這真是莫大的諷刺。這次中共是典型的「偷雞不著反折一把米」。在全世界面前洋相百出,顏面盡失,真是活該!

中共通過他們的代言人企圖影響立法會的選舉結果,在面臨慘敗的情況下,不惜使用這種下三爛的手法,令人不齒。而這些帶頭離席的制派議員除了找這樣蹩腳的理由來掩蓋自己的真實目的外,也實在想不出其他辦法來欺騙輿論。因為他們無論如何也不能承認是中聯辦或中共其他部門下令讓他們這麼做的。如果這樣,他們就不是民意代表而是中共傀儡了。儘管他們中的多數確實是中共傀儡,但是他們不可能承認。

眾觀這次建制派集體離席事件,有兩批人的表現非常弔詭,各界看法不一,眾說紛紜。一是同屬建制派的陳健波、林大輝、陳婉嫻三人為什麼沒有與其他建制派同時離席。二是建制派的五位自由黨議員田北俊、張宇人、方剛、鍾國斌、易志明無一離席,拒絕參與建制派集體離席行動。前者有兩種可能,一是溝通出了問題。這三位議員因為沒有及時得到準確的信息,一時不知所措。最後導致沒有離席。二是他們對這種突然集體離席的做法不認同,拒絕配合行動。因為正常情況下,只要本黨的黨魁帶頭離席,其他議員都會緊跟退場,這是民主國家議會行事的慣例。料想他們不至於不瞭解這一點。因此後一種可能性更大。而田北駿領導的自由黨五位議員集體留下來參與表決,則幾乎可以肯定,是屬於故意所為。一是電視直播現場可以看出,經民聯的譚耀宗曾經在離席前跟田北俊溝通,田北俊不可能不可知道他們集體離席的目的是什麼。而且就算他們之間溝通出了問題,身為資深議員的田北俊也會明白是怎麼回事。二是五位自由黨議員無一離席,不可能是因為他們都不明白建制派為何集體離席從而沒有跟進。唯一的解釋就是自由黨黨魁田北俊沒有離席,其他4位議員跟進田北俊,拒絕配合其他建制派的做法。這樣一來,由於他們集體抵制了這次建制派的行動,再加上另外三位建制派議員出人意料地沒有離席,導致建制派企圖以集體離席來阻止議案的表決的企圖沒能得逞。而自由黨五位議員則成了與會的關鍵少數。幹練老辣的田少深諳議事規則,如果自由黨五位議員也參與集體離席行動,即便這三位建制派議員沒有離席,離席人數也會達到超過半數的38位,表決照樣無法按期進行。中共就會得到喘息的機會。鐵定被否決的方案就有可能在未來出現變數。因為只要他們能通過各種手段收買和拉攏四位泛民主派議員投反對票,政改方案就能通過。事實上,確實尚有至少四位泛民主派議員沒有公開發言反對政改方案。

導致中共這次出現擺烏龍事件,田少當屬首功。反對政改方案的香港民主力量大勝,田北俊領導的自由黨議員成為扭轉乾坤的關鍵少數。雖然他們投了贊成票,傻瓜都知道這意味著什麼:37位留下來的議員中有27位泛民主派已經表態投反對票,還有主席不能投票,他們投贊成票已經毫無意義。他們這樣做可謂大智大勇,既促成了議案的順利表決,同時又無法讓中共抓到把柄。我不得不給他一個大大的讚!就如去年雨傘革命期間身為建制派議員的他公開表態支持抗議學生市民要求梁振英下臺的訴求一樣,都屬於大義凌然的壯舉,令人欽佩!如果有一天香港能真正實行普選,我看好田少。

十年前總部設在美國的「中國人權」那場驚心動魄的內鬥,也出現過幾乎完全一樣的情況。該組織理事會有很多是著名民主人權人士,部分理事對當時的中國人權主席深惡痛絕,希望在換屆選舉時將他選下去。但開會的第一天他們做了一個內部統計,發現沒有絕對的把握阻止此人繼續當選,於是,他們決定第二天舉行選舉時集體退出,造成與會法定人數不夠而無法如期選舉。這樣至少可以推遲選舉,使得此人無法順利當選下一屆主席。可是他們不知道,根據美國有關法律和規章,一個組織的年會是否符合法定人數,是以報到人數為準。這次年會報到人數超過法定人數,因此選舉照常進行。結果此人幾乎以全票當選,因為留下來的幾乎都是支持他的。非常具有諷刺性和戲劇性。

今天在香港立法會上演的這一幕鬧劇,跟當年「中國人權」上演的那一幕幾乎一模一樣。當年「中國人權」理事會也有兩三個所謂的關鍵少數。他們本來有可能最後一刻倒向反對主席的一方。但反對主席的一方因為沒有把握害怕失敗,就用了這麼不光彩的一招破壞選舉的如常進行。最後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他們雖然有些埋怨,但在美國這樣一個法治社會,也只能認了。他們為自己在法律上的無知買了單。這是一個笑話。當時學法律出身曾擔任紐約大學法學教授的中國人權執行主任曾對我說過,「不要把我惹毛了,否則就算他們聯合起來也不是我的對手」。我覺得她口氣太大。事後證明這些人聯合起來確實不是她的對手。因為這些人都是法盲。

這次建制派的集體離席之舉屬於典型的企圖玩弄法律程序卻遭到法律戲弄的拙劣表演。而這次香港立法會表決政改方案的戲劇性結果,將載入史冊,成為香港乃至整個中國民主進程中一個重要里程碑和標誌性事件。

紅樓夢裡有一句話我特別欣賞: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這句話放在這次政改方案表決事件上,真是再恰當不過了。可以料想,中共繼續這樣走下去,路只會越走越窄,最後走進死路。而中國民主的道路會越來越寬廣,並最終走向勝利!

2015年6月18日於美國矽谷

作者:唐柏橋(「六四」學生領袖,民主大學校長)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