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城監獄黑幕駭人聽聞:邱會作四年衣不蔽體(圖)


2015/07/03/20150703105513157.jpg
(網路圖片)

2012/04/27/20120427115030729.png
(網路圖片)

中國秦城監獄是中共落馬官員們領教被「無產階級專政」滋味的地方。2012年8月,香港《開放》雜誌發表了裴毅然撰寫的《來自秦城的報告》一文披露,秦城監獄中的待遇因人而異,甚至有天壤之別。其中還披露了部分犯人慘遭虐待的駭人聽聞的黑幕。

《來自秦城的報告》介紹,著名的秦城監獄的前身是民國功德林監獄,原址北京德勝門外功德林廟街一號,專押要犯。一九五五年,秦城監獄成為蘇聯援建的秘密項目中的一個。這所監獄座落在京北燕山東麓,昌平縣興壽鎮秦城村。這做監獄有四座監樓,背倚小山,面朝原野,獨立坐落,附近無任何村莊。當年負責秦城監獄工程的原北京公安局長馮基平和公安部副部長楊奇清也先後被投入這座監獄,楊奇清還死在這裡。

據披露,秦城監獄的四個監區關押不同級別的犯人,條件可謂有天壤之別。其中,級別最高、條件最好的是二〇四監區,每間約二十平米,地毯、沙發床;伙食標準比照省部級,早餐牛奶,配發固體飲料,菜餚包括魚翅、海參。飯後蘋果,每天供應,還特地從北京飯店調來乙級廚師。而條件最差的是二〇一監區,關押級別較低的犯官,伙食一天五窩頭。早餐一窩頭、一碗玉米粥,一碟咸菜;午餐晚餐各兩窩頭,一碗開水熬白菜。

據稱,重犯囚室的內牆壁特製,目的是嚴防犯人撞牆自殺。一張距地面一尺左右的矮床,寫交待材料時,送進一張小學生單人課桌。出於安全考慮,永遠不提供凳子,床鋪就是犯人長坐之地。室內所有永久性設施都去掉棱角,打磨成圓形。鐵絲、碎玻璃、繩索甚至布條……一切可行凶、自殺、越獄的工具都在這裡絕跡。

那裡沒有桌凳、沒有釘子,衣服、碗筷都只能放在地下,小蟲爬來爬去,吃飯時再洗一下。衣服不能拿出去晒,只能陰乾。每月發半塊肥皂、一卷衛生紙。每年發一袋洗衣粉。冬天暖氣開得很少,只有八至十度;夏天氣溫則高達四十度。

牢門鐵皮包木門,房門上方與廁所馬桶齊腰部有窺孔,供哨兵二十四小時監視。牢房內一扇一平米見方窗戶,窗臺向上傾斜,窗戶向上向外開啟,玻璃上抹上了白色塗料,讓犯人看不到樓下院裡的情況,也看不到周圍樓房的情況。

每座樓都配備預審室、辦公室、刑訊室、警衛室,對犯人提審和管理可以封閉式進行。

文章披露,秦城獄規森嚴。犯人進到這裡,首先扒光衣服,只發一身黑布破棉襖棉褲,沒有襯衣襯褲,沒有褲腰帶(以防自殺),長期不洗不換。吃飯用塑膠杓子。二十四小時看守從門上小洞監視,睡覺不准翻身,臉必須正對門上小洞。床是兩條凳支起一塊破木板,一條破褥一條破被,白天不許坐在褥上,只能坐在木板上,還要坐在一定的位置上。飯不給吃飽,只給極少的水喝,最初每天隨飯給三次水,後增至六次。

秦城囚犯吃不到魚,怕魚刺成為自殺凶器。過年改善伙食,給幾塊雞和抽去刺的魚。一九七八年,某中央大報登載消息,說中共前黨魁毛澤東的妻子江青在秦城監獄裡曾經偷饅頭藏在衣袖裡,被監管人員發現後,給了她一頓訓斥。

據披露,當年中共老軍頭,林彪手下「四大金剛」之一的邱會作被關入秦城監獄後,伙食標準一天一元,每頓只供應一個粗糙玉米窩頭或一碗粗米(沙子特多)加一碗菜湯,每天實僅二角,還不能保證是熱的。看守有時不將飯菜送到室內,從牢門下面約二十公分的小洞塞入,要犯人像狗一樣伸手去接。原北京市市長陳希同1998年7月31日被關入秦城監獄後,曾以絕食的方式抗議惡劣飲食致病。

而邱會作入住秦城後,獄方既不提供囚衣,也不允許他穿帶來或家裡送來的衣褲,只能穿進來時那點衣服。一年後,他的背心、褲衩、內衣全都穿爛,只好光著身子穿外衣或棉衣,形如乞丐。他多次要求給一點別人扔剩的衣服,獄卒也不予理睬。一次監頭查房,邱要求將帶來的軍衣改成襯衣,獄卒頭頭一聽就爆:「你自己的?你還有什麼東西是自己的?你是裝糊塗還是假天真?你的物品連你家裡的一切都收繳了。我們沒有接到上級指示要發你衣服以前,就是不給!」

文章還披露了秦城監獄裡的獄卒們「整人」的各種手段。

比如,利用「放風」整人:故意寒冬臘九的時候將犯人安排在毫無日照時入「風圈」(秦城特製放風地點),「風圈」有朝向,上頭空間很小,天上無日照,地下滿是積雪,凍得犯人死去活來。盛夏酷暑則故意在正午時放風,讓犯人毫無遮攔遭曝晒,晒脫你一層皮,任你如何叫喊也沒用,說不定還會再「優待」你一二小時。

再如利用洗澡整人:犯人半月洗一次,上午有熱水,看守借上班之機自己先洗,輪到犯人洗就沒熱水了,不能洗了,只能一月或更長一段時間才能洗一次,身上都臭了。

理髮也有花招:特意把理髮安排在洗澡之後,再故意將頭髮理得又碎又細,向犯人脖內和身上亂撥,讓犯人皮膚搔痒無比,難受半月之後才能洗澡去除發茬。此時,皮膚已經被抓得潰爛了。據稱,當年邱會作為少受罪,曾堅決要求剃光頭,但剃了一次就不給再剃了,怕「政治影響」不好。

有一位「不聽話」的老將軍,看守將牢內洗手池的水龍頭從外面關掉閥門,只留下馬桶裡能流出水,洗臉漱口、洗碗涮匙、沖洗大小便,都用這一水源,直到你向看守求饒,表示一定「聽話」,他才「修理」好洗水池。

據稱,幾乎所有「秦城居民」都說受過刑罰。有的人不但挨過嚴刑拷打,還上過電刑以及其它說不出名稱的刑法。

中央文革成員王力被關進秦城監獄後,被二十四小時播放噪音,還曾被強灌一種致幻葯,喝後會幻聽幻視。一次喇叭裡放出毛澤東的湖南話:「這次運動,除王力一人外,一個不殺。王力是國民黨特務兼蘇修特務,是現行反革命!」

這樣反覆播放了三小時後,王力憋不住高呼:「王力從小就是共產黨!現在為了黨的利益,為了毛主席的威信,根據最高指示,王力宣布承認是國民黨特務兼蘇修特務!我擁護槍斃王力,這是為了革命的需要,這個犧牲是必要的。」高呼三遍後,王力感覺自己走上了刑場。

據稱,那時候一天喇叭裡宣布槍斃王力很多次,每次等王力高喊XXX萬歲,唱完國際歌後又宣布不槍斃了。

責任編輯:華長玖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