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鑄夫人直書共產黨殺人放火 大西北集體嫖娼(圖)


2015/08/25/20150825230738951.jpg
曾志(陶鑄夫人)直書共產黨殺人放火-

中共高層曾在大西北集體嫖娼

大陸期刊《同舟共進》曾發表過一篇文章,披露上世紀30年代,中共高層在大西北集體嫖娼的齷齪往事。

1933年5月,陶鑄在位於上海的中共中央機關工作時被捕,被送進南京監獄。陶鑄的妻子曾志當時在閩東任中共臨時特委組織部長,因同時與宣傳部長葉飛(後為上將、福建省委書記)、游擊隊長任鐵峰相好,遭到處分。曾志對此非常不滿:「當時我思想不通,為什麼要我負主要責任?!只因為我是女人嗎?我並沒有去招惹他們......」

高崗到西安後,看到中共省委官員竟然到妓院嫖娼。起初高崗感到很驚訝,但很快便隨波逐流了。

1934年1月,高崗因姦淫女性受到嚴厲處罰,但他依然每到一處都找女人。中共中央紅軍到達延安後,高崗看到中共一些高官與他一樣淫亂不堪,自然更不會收斂,甚至有所發展。

隨著高崗在中共內權威上升,部下投其所好,還有女人投懷送抱,高崗從西北一直放蕩到北京。其妻李立群曾多次向中共高層哭訴。但高崗如此淫亂,其仕途未受到影響,反而一路走強。

當年大批知識青年聚集在延安,婚戀很快成為「問題」。中共推行戀愛可以自由,結婚必須批准,打胎則需要組織部介紹信的管控政策。

去年,陶鑄的妻子曾志出版回憶錄《一個革命的倖存者》,亦披露了中共延安時期的淫亂共妻生活,她說,當時和她一起參加革命的青年男女,「夜間男女也不分,幾個人擠在一張床上。」

中共自建黨之後,高層利用權力以逞淫亂早已是一種常態,其建政初期,高層官員掀起一股「換妻」潮。到了江澤民執政期間,江實行腐敗治國,淫亂治國,再一次將中共官員的淫亂洪流推向高峰,直接導致了整個國家的「繁榮娼盛」,整個社會人性底線的失守,給中華民族帶來了毀滅性的打擊。

附:閒雲野鶴一忽悠發表的一篇文章<< 曾志(陶鑄夫人)直書共產黨殺人放火

曾志寫了一本書,那些不知什麼叫中國共產黨,什麼叫中國革命的,不知共產黨為什麼搞不好經濟,那些以為文革僅始於五十年代末的人都應一讀。

陶鑄是文革前中共中南局書記,文革開始時一度奉召入京,後被打成「劉、鄧、陶反黨集團」的第三號人物而被整死。陶氏小有文才,曾作《松樹的風格》一文,歌頌革命者的氣節,被收入中學語文課本。,陶氏在文革中面對毛的淫威和革命下一代的皮帶和棍棒時氣節還真成了他的精神支柱。

陶鑄死得不明不白,未能留下隻言片語。他女兒陶斯亮倒以一篇紀念父親的文章成了名作家。陶鑄老婆曾志熬過文革,活到世紀末,出版了回憶錄。此書一九九九年底問世,二零零零年初就加印,可見其洛陽紙貴。

革命聖地延安如同地獄

曾志也是老革命,二十年代就參加地下工作。和所有的老革命一樣,她寫回憶錄是為了光大先人事跡,勉勵後人繼續革命。筆者翻了幾頁,也不由得拍案叫好。以下略舉數例:

「有一位做過地下工作的老同志叫易繼光,被審查時,有人用皮帶抽他,把他身上的皮襖都抽破了。遍體血漬斑斑,有人用嘴咬他的胳膊,肉都咬掉了一塊。有一次用繩子只吊他兩手兩腳各一個指頭,高高吊在窯洞的樑上再用皮帶抽,真是慘不忍睹。還有一位被斗的女同志被打昏過去了,倒在地上抽搐,有人卻說她裝死狗,反而用腳死命踢她。另一位女同志被打得口鼻都流了血,滿臉儘是血污。月經來了,也照斗照打,結果褲子都湮濕了,還把窯洞的地面染紅了一大塊。上吊自殺的好像叫周風平,他是來自白區的省委書記 ..... 每到夜晚,臨時支部這排窯洞的一個個小窗口透出了胡麻油小燈如螢火般閃爍的昏黃燈光,四處靜悄悄地,只有一陣陣喝罵聲、踢打聲和慘叫聲越過土牆,越過山粱飄向漆黑的山野,時斷時續,此起彼伏,讓人心驚肉跳,不寒而慄。」讀者千萬不要以為這是在中共「革命傳統」教育中做足文章的渣滓洞和白公館。這是革命聖地延安,相去不遠便是毛澤東和江青卿卿我我的窯洞。

還有一些場面雖然沒這麼鮮血淋漓,卻讓人肉麻不堪。例如,有個叫危拱之的女革命家,大革命時留蘇,參加長征,後來當河南省委組織部長。她被審查時用褲帶自縊,被人發現時已七竅流血,但一條命算是揀了回來。此後她半瘋半傻,常常跑到男朋友的集體宿舍裡當著別人的面同床共眠,和曾志分到一個宿舍後又召來男友在曾志面前在床上摟來抱去,滾作一團(此人曾是葉劍英的妻子)。

林彪老婆葉群當時也被關起來受審查,和曾志關在一起,她不上廁所,大小便就拉在臉盆和飯碗裡,然後往門外一潑,臭氣四溢。有時她甚至就拿過曾志的臉盆來方便。

記得曾經有一首令人迴腸蕩氣的延安頌歌開頭是這麼兩句:「夕陽輝映著山頭的塔影,月色映照著河邊的柳影」。神聖得不能再神聖的「延安歲月」,竟然被曾志女士寥寥數筆,發落成了七分煉獄,三分豬圈。共產黨人殺人放火的真實記錄

曾志參加革命時只有十五歲。為什麼有那麼多少男少女陶醉於革命呢?曾志回憶道:「面對如火如荼的革命形勢,我熱血沸騰,再也坐不住了。我從一個深居簡出的教員家眷,一下成為拋頭露面的知名人物。我還作了刻意的打扮,把留長的頭髮又剪短了,脫下旗袍,換上了男學生裝,包紮上紅腰帶,有時頭上裹了塊紅頭巾,背著紅纓大片刀,看起來十分威武神氣,人稱紅姑娘。」革命給了這個十五歲的小姑娘什麼樣的權力呢?曾女士說是抄家分浮財,包括放火:那時我身上有一種紅的狂熱、革命的狂熱。最為可笑的是,有一回,我路過城門樓,突然覺得這龐然大物太可恨。工農紅軍攻城時,國民黨部隊就是倚仗這門樓阻擋革命軍進城,這樣的地方應該毀掉它。於是,一陣熱血衝動,我一人抱來一堆乾草跑上城樓,把二樓給點著了。

而朱德總司令看見她的這一革命行動,居然慈祥地笑了。當時和她一起參加革命的青年男女「白天走上街頭巷尾或深入農村,晚上回來卻是又唱又鬧,瘋瘋癲癲的。夜間男女也不分,幾個人擠在一張床上。」

這些男女亂交的「革命青年」和土匪一般的「省委特派員」發動的「革命」就是實行焦土政策,強迫農民把自己的房子燒掉,牲口宰掉,跟著這夥瘋瘋癲癲的男女去推翻舊社會。結果農民起而反抗,在「焦土政策」的動員大會上這些「革命者」成了憤怒的農民的刀下鬼,他們逃到哪裡,哪裡的農民就高舉大刀長矛從村裡衝出來,高喊殺共產黨。當正規紅軍趕來鎮壓時,一個領頭的農民被抓住了,「被捆起來後還破口大罵共產黨放火殺人」。被趕得四處亂跑的曾志大叫:「今天非宰了你不可!」她「拿起梭鏢用力朝他肚子上扎去,他一閃身沒刺著。我又向別人要了一把大刀,連砍了幾刀,但砍不深,還死不了。用腳一踢,他倒在地上。我還是不解氣,再用梭標在他的肚子上、屁股上亂扎,只聽他發出呼呼的喘氣聲和哼哼的呻吟聲,那種聲音我至今還記得很清楚……」

共產黨說國民黨污蔑它「共產共妻,殺人放火」,想不到在曾女士的書裡這些「莫須有」的罪名卻件件落到了實處。過去弄不懂文化大革命時紅衛兵為什麼那麼喜歡造反,少男少女們打砸搶和用皮帶抽老師的那股革命幹勁又是從哪來的?現在茅塞頓開了。

不懂共產黨的人請看此書

曾志女士寫了一本好書。那些不知道什麼叫中國共產黨、什麼叫中國革命的人應該來讀一讀這本書。那些弄不懂共產黨人為什麼搞不好經濟的人也應該來讀一讀。那些以為文化大革命起源於五十年代末的人更應該來讀一讀,至於那些為了銀兩,出賣良知,自願為奴,甘心當狗的五毛,偽學者們,你們讀與不讀,自便好了,無論如何,沒人會期許你們改變德行。

最後得一提的是:此書的書名十分切題,叫做《一個革命的倖存者》。筆者只聽說有南京大屠殺的倖存者和納粹死亡營的倖存者,現在曾志女士把自己比作中共革命的倖存者,可見在她的下意識裡,這三件事大概是差不了多少的。

責任編輯:華長玖 来源:DJY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