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雲在江州(圖)



趙雲(網路圖片)

趙雲是三國時的名將,是劉備最相信的人,被派去鎮守江州。

趙雲在江州趙雲來江州後,有一天到臨江門附近游耍。走到江邊,就聽到有人在喊救命,原來有人跳水啦。趙雲看到大家光是喊,喊的又都是些女人家,喊天吼地的,光是喊沒有哪個敢下水,周圍一個男人都沒得。他一看到啊,就把外面的衣裳一脫,跳下水去。他還會兩手,一下去就把那個人拉起來啦。

被救的那個人叫黑子,趙雲把他拉起來後,弄在臨江門這邊,把他倒放起,把水倒干。

有的人問死了沒有,有的人又問得不得活。趙雲哪,親自把他一陣整,這個人就活轉來了。

趙雲就問在場的人:「這個人為啥子要跳水?」

側邊看熱鬧的人就七嘴八舌地說開了:「跳水的這個人哪,是他想不通唄!」

「趙雲將軍把他老子打死了,他去告官哪,處處都是官官相衛,案子告不准,他想不通才跳水的格!」

恁個一說啊,弄得趙雲莫名其妙的。心想:我住重慶以來,沒有出手打過哪一個呀?未必然是我手下的那些士兵干的?他當場就跟那些人說:「我就是趙雲,這個案子我來承擔,由我來查辦!」

當場的人聽趙雲恁個一說,那還有啥話可說嘛,就看他這個案子啷個查法,看他究竟啷等黑子甦醒轉來,心頭清亮啦,一問呀,他老漢硬是被趙雲那個馬伕趙彪打死的。啷個打死的喃?原來這個趙彪是個不務正業的人,趙雲把他帶到江州來的,他就依仗趙雲的勢力,專幹欺壓百姓的壞事。他來江州以後,吃喝嫖賭樣樣都沾手。他認為趙雲與他同姓,都是自家人,想啷個做就啷個做。

那天他把那馬一拴起就沒照閑,晚上就去鬧院房了。睡了一晚上,第二天大天白亮起來一看,馬跑不在了。他就出去找,找到臨江門的河邊,就看到一個人在打他的馬。這打他馬的人是哪一個喃?是黑子的老漢,生荳芽賣,賣點小菜呀那些。那馬是餓慌了的,頭天晚上就沒給它上料,沒得東西給它吃。它打脫了韁,跑起出來了。

臨江門那些荳芽,是在河沙壩上生的。黑子他們老漢兒,扯起來裝在那裡一陣洗,洗乾淨了好弄起來賣,他洗啊裝啊,就見那馬跑起來吃他的荳芽,他就拿起秤桿桿去吆:「瘟牲,給我吃了恁個多!」正要追呀,就遭趙彪看到了:「嘿!你這傢伙,還膽子大,敢打我們趙將軍的馬。」誰都說打畜生不欺主,趙彪不依,他拿起秤砣,照到老頭就是幾下,把他甩進印荳芽那個池子頭,一身打個澆濕。老頭就冷啊冷啊,眼看快死了,這才把他弄到草藥攤子去醫。那個時候還沒得醫院,草藥醫生給他簡單的拿點藥,給他擦一下,收拾一下。老頭又冷、又餓又有傷,當晚就死了。老頭要死的時候,喊他那個兒,一定要到衙門去告。告哪一個喃?告趙雲。早幾天他們就聽說趙雲帶了人馬到了江州,也聽說有個馬伕萬惡得很,老頭子要黑子給他申冤。

老頭子死後,那個黑子硬是去告狀了。黑子到縣衙門、府衙門都告了一遍呀,沒得哪一個理他。趙雲剛來江州,也還不知道這個事情,那些地方官哪個敢過問這個事嘛?黑子喊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一氣之下就投了江。

趙雲把趙彪弄來查問這個事情。一開先趙彪還不大肯說,趙雲就把那些看到這個事的老百姓弄來對證。一查呀,確實是趙彪打死的。本來趙彪在趙雲手頭,是個很有功勞的人,要是碰上不正直的官啊,就不會把趙彪啷個的,也不會查辦。趙雲卻把趙彪處了死刑,這件事後,江州的老百姓都說趙雲正直。

責任編輯:潤珍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