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智多謀 劉墉巧告和坤(圖)



劉墉畫像。(網路圖片)

一天傍晚,乾隆皇帝來到午門散步。抬頭一望,只見午門至正陽門那段御道由於年久失修,不少處已磨損得坑坑窪窪,覺得有失皇家體面,非整修一下不可。於是他便令和坤承辦此事,讓他造出預算,限兩月之內竣工。和坤得皇上寵信,但貪婪成性,是個雁過拔毛的角色。他奉旨之後非常高興,覺得又得了個發財的良機。

三天後早朝時,和坤就帶本奏道:「皇上,這段御道確實有礙觀瞻,必須全部換新。由於所需石料要從數百裡外的房山採辦,石匠精彫細刻,故而工程浩大,即使從緊開支,至少也需白銀十萬兩。」乾隆皇帝二話沒說,立即照准。

此後,御道旁立即搭起了不少工棚,並將御道兩旁用草苫遮住,數百匠人叮叮噹噹地日夜干了起來。結果,不足一月,御道就提前峻工了。

乾隆皇帝在和坤陪同下一看,果然見御道平坦,煥然一新,不由龍心大喜,連聲讚好。

次日早朝時,乾隆皇帝就當眾宣旨:「和愛卿這次主修御道,夜以繼日,既快又好,提前一月完工,勞苦功高,朕賞你白銀一萬兩,再陞官一等。」

和坤得意洋洋,名利雙收,連忙謝恩。

誰知過了沒幾天,此事的底細被劉墉無意中發現了:原來和坤根本沒有去房山採辦石料,只是將原來的石塊撬起來,令石匠在反面彫刻了一下,把下面的路基平整後,一鋪上便跟新的一樣。因此,工期縮短,成本又省,總共只花了一萬兩銀子。

劉墉便決心將它揭露出來,讓和坤當眾出醜。

第二天上早朝時,劉墉待大家進太和殿後,飛快地將身上的朝服脫下,反過來套上,然後悄悄跟了進去。

乾隆皇帝端坐在九龍椅上,居高臨下,抬頭一看,忽見群臣後面站著個衣著與眾不同的人,覺得奇怪,再細一看,卻是協辦大學士劉墉。心想:他向來十分注重儀錶,辦事小心謹慎。今天怎麼昏頭昏腦地將朝服也穿反了,這是怎麼一回事?

這一細節很快被向來看著皇上眼色行事的和坤發現了。因當時明文規定:上朝時如果朝服不正,要判罪的。他心想:劉羅鍋,這下你有好果子吃了。便故意幸災樂禍地說:「劉大人,你今天怎麼啦?」和坤這麼一咋呼,群臣見了都為劉墉捏了一把冷汗。

奇怪的是,那劉墉卻低著頭置若罔聞。

要是換個大臣,乾隆皇帝早就發火降罪了,但念及劉墉一向忠心耿耿,便改用責備的語氣問:「劉愛卿,你怎麼將朝服穿反了,快出去穿好了再來見朕。」劉墉這才恍然大悟地出去,穿好了又進來,跪地奏道:「啟奏皇上,微臣今日將朝服反穿了,確實不該,請皇上恕罪。不過,朝服穿反顯而易見,可如今有人將御道僅僅翻了個面,再略加修飾,就侵吞公款,大肆漁利,雖發生在大家的鼻子底下,恐怕就不易察覺了吧?」

劉墉話音一落,剛才正趾高氣揚的和坤,頓時像矮了一截,臉色大變。

「什麼?你說這御道是翻個面鋪的。」乾隆皇帝一聽,連忙追問,「劉愛卿,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快細細奏來。」

劉墉大步向前,伏地奏道:「萬歲,此事為臣偶然聽說,並已去現場查勘。不過,還是請皇上先問和大人為妙。」

乾隆皇帝暗吃一驚,便問和坤:「你還不實說?」

和坤見東窗事發,再也無法隱瞞,忙跪倒在地,說:「為臣該死,確實未去房山採石,只是將原有的石塊翻轉過來彫刻了一下,重新鋪上。」

乾隆皇帝頓時怒形於色:「你好大的膽,那麼你總共花了多少銀子?」

「一萬兩。」

「那其餘的九萬兩呢!」

「這——」和坤光是拚命叩頭,再也答不出話來。

劉墉奏道:「皇上,這還用問,其餘的早落入了和大人的腰包。嘿,想不到這麼一項小工程,和大人竟能變出大戲法。望皇上明斷。」

直到這時,群臣才知道劉墉反穿朝服的用意。乾隆皇帝早已怒氣滿胸,可和坤與自己情投意合,凡事又離不開他,只得高高舉起,又輕輕放下:「大膽和坤,竟敢欺君罔上。朕命你速將貪污和賞賜給你的銀兩退回國庫,並免去你的官職一級。而這段御道須按你原來方案重新建造,所需銀兩則罰你出。下不為例,否則嚴懲不貸。」

和坤只得自認倒霉,表示認罰,並連連謝罪。紀曉嵐奏道:「皇上,劉大人參奏有功,理該有賞。」

乾隆皇帝朝劉墉笑道:「好,朕賞劉愛卿朝服三件。不過,下次你切勿將它再穿反了。」

劉墉忙道:「謝主隆恩。如今御道之案已正,為臣豈會再將朝服反穿!」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