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酒喝死人的中共將軍們(圖)

從喝酒將軍張岩說到喝酒將軍許世友

2016-01-13 09:09 作者: 程凱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什麼樣的軍隊竟有喝酒喝死人的將軍(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6年01月13日訊】近來網上有一個熱鬧話題,就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第26集團軍軍長張岩在軍部請老部下喝酒,喝死了一位團長。他試圖花錢私了,但團長的老婆索價過高,要為喝酒喝死的老公爭得革命烈士稱號。這本是合理要求,但不是張岩的許可權所能及,於是事情鬧大了,驚動了中央軍委,正軍級的張岩降為副軍級,免去軍長職務。據說張岩是解放軍十八個集團軍中最年輕的軍長,前途無量,因成了「喝酒軍長」,他的官運就暫時止步了。

張岩絕不是中國人民解放軍中最能喝酒的將軍,也不是第一個把下屬喝死的將軍,他只不過撞到軍隊改革和整治的槍口上。並且張岩的後臺不硬,他的岳父僅是死去的一位大軍區副參謀長,如果他的老爹或者老岳父官拜上將,結果可能就不同了,喝酒喝死個團長算什麼大事?

從張岩我想起另一位喝酒喝死部下的將軍,他就是大名鼎鼎的中共開國上將許世友。

那時正是文革期間,許世友從南京軍區司令調任廣州軍區司令。軍區召開學習毛澤東著作積極份子代表大會,我作為記者駐會採訪。會議結束,照例要開懷暢飲,以慶祝圓滿成功。宴會就在軍區珠江賓館宴會廳舉行,許世友當然是宴會的主角。他似乎千杯不醉,只見他端著酒杯,身旁跟著一位斟酒的服務員,輪流向各酒桌敬酒,都是一飲而盡。他走到一席師級軍官的酒桌前,那張桌子有一位廣西省軍區所轄軍分區的司令,這位軍分區司令雖然官不大,資格卻比許世友還老,是一位參加過長征的老紅軍。老紅軍站起來,戰戰兢兢的舉著酒杯,對許世友說:許司令,我高血壓、心臟病,醫生囑咐不能喝酒。說完他舔一舔酒杯,表示意思意思。不料許世友大怒,罵道:「不喝酒算什麼軍人,喝!你他媽的不喝老子斃了你。」老紅軍被罵得慌了神,不得不把手裡的一大杯酒喝下,那可是65度烈性白酒。喝罷,可憐的老紅軍臉色蒼白,跌坐在椅子上,待醫生趕來,他已一命嗚呼。這時候許世友頭也不回,繼續到各桌敬酒,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這是我親眼見到的將軍把部下喝酒喝死的一例。老紅軍白死了,許世友酒照喝,司令員照當,那個年代,除了毛澤東,沒人敢把他怎麼樣。

當年「工業學大慶,農業學大寨,全國學解放軍」,因此我常到中共軍隊採訪,每次都有進入大碗喝酒、大塊吃肉的土匪山寨的感覺。有一次我採訪南海邊防的一個團部,團長設宴招待我,政委、副團長、副政委、參謀長、政治部主任、後勤部長,都來陪客,整整兩桌。這樣的事我見得多了,無非借招待記者的名義領導班子集體大吃一頓,地方和軍隊都一樣。不同的是,軍隊不用酒杯喝酒而是用海碗喝酒,斟滿一大碗一口乾,再斟滿一大碗一口乾。我那時年輕,酒量不輸人,但與這些軍官們喝酒,也心生畏懼。好在我不是他們的部下,不會有人對我「你他媽的不喝老子斃了你」。不過我心裏納悶:怎麼這些軍官一個比一個能喝?莫非解放軍有一條不成文規定:不能喝酒不得提拔?

從漢朝開始,釀私酒就屬非法。但文革期間誰也管不瞭解放軍,軍部設於廣東惠州的解放軍42軍,私釀的假茅臺全軍聞名,可與貴州茅臺亂真。42軍從到軍部到連部,必有盛自釀假茅臺的大酒罈子;不少軍官的軍用水壺裡裝的不是水,而是假茅臺。我與42軍副軍長兼參謀長是老熟人,我去他家做客,他就用假茅臺款待我,臨走裝滿十個軍用水壺的假茅臺送給我。回到編輯部,我與同事們共享,文人喝武人的假茅臺,大家一場好醉。

許世友有很多故事流傳,講的無非是一個李逵式粗鄙之人的二桿子行為。那個年代,誰是「大老粗」,誰就最自豪。不過這位大老粗人品甚差,他本是紅四方面軍張國燾屬下,1937年因不滿毛澤東,在延安策動叛逃,被抓回來後向毛澤東下跪表忠,保住了一條命。文革期間,他為取悅毛澤東的老婆江青而誣告譚震林、余立金是叛徒。共產黨裡君子少小人多,大將軍許世友內心齷齪,小人一個。

不知道許世友戰爭年代打過什麼樣的勝仗,但1979年中越戰爭,讓人方知這位喝酒將軍打起仗來乃草包一個。中越戰爭分西線與東線兩個戰場。楊得志指揮西線,許世友指揮東線。中越戰爭是一場敗仗,主要敗在許世友指揮的西線戰場。開戰之前許世友把軍長們叫到面前,命令他們什麼時候佔領什麼地方,也不分析敵情,也不講究戰術,下完命令就一句話:完不成任務拿頭來見我。一頭霧水的軍長領完命令把師長們叫來,也是一句話:完不成任務拿頭來見我。於是整個西線戰場數十萬大軍,從軍部到連部,迴響一片「拿頭來」的聲音。那時許世友一定喝醉了酒,「拿頭來」怎麼聽都像是一句酒話。結果,西線進入越南的許世友「拿頭來」部隊,被越南人民軍打得暈頭轉向。一位前線指揮官對我說:人死老了,屍橫遍野,想撤退都撤不回來,撤退比進攻死的人還多。

酒杯不離手的許世友將軍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都浸泡在酒精中,喝酒將軍張岩與他比起來,小巫見大巫了。酒傷肝,1985年許世友死於肝癌,可以說,他是戎馬一生沒死於槍炮死於酒杯的將軍。

張岩的一位朋友寫文章說張岩如何傑出,到俄國伏龍芝軍事學院進修,十六門功課門門5分。但如果他是一位酒徒,成績越優危害就越大,雖不至於像許世友那樣喝了酒只懂得說「拿頭來」,但肯定會幹出比拿頭來要驚天動地的事情。我看過一本政治幻想小說:記得其中的情節:一位解放軍優秀青年軍官被派到美國軍校培訓,下了課找美國女人開房,不舉,被美國女人嘲笑:中國軍官都是銀樣蠟槍頭。回國後,青年軍官當上核潛艇艇長,有一天幾杯酒下肚,想起不舉被美國女人嘲笑的丟臉事,越想越來氣,一腔復仇的熱血沸騰,就乘著酒勁,一按電鈕,把艇上的核彈一顆不剩射向美國。結果招來美國核彈回擊,把俄國也扯進來,一場核大戰爆發,中國進入核冬天,農作物絕收,國人衝出國界逃生,社會瞬間崩潰,中共政權頃刻瓦解。

所以,張岩、許世友喝酒喝死部下,尚屬小事。如果解放軍的將軍們,有哪位像那位核潛艇的艇長一樣,喝了酒想起自己的一點煩心事,就去按一個什麼電鈕,那中國可是有大麻煩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