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白領窮游西藏 事後用心酸屈辱來形容(圖)



一組「窮游」者的旅遊照片,讓北漂「白領」胡佳(化名)嚮往不已。(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6年02月26日訊】如今大陸不少年輕人時興窮游,沿途搭便車,只需很少花費即可遊遍全國,但有兩名25歲的北京女白領真實上路後才發現「夢想很美好,現實很殘酷」。她們為搭到車,不得不色誘司機,自由之旅變成屈辱之旅。

據陸媒報導,化名胡佳的北漂白領,一直夢想去西藏,但巨大的開支只能讓夢想擱置。「窮游」點燃了她的西部游夢想。她用一個星期時間制定了只花5000元往返拉薩的旅遊路線。為了安全起見,她在網上發出了同游邀請。

很快,也在北京上班的鄭冠(化名)成為同行者。按照其他「驢友」在網路上發布的「窮游」攻略,胡佳收集了詳細的沿途路線、當地青年旅社地址以及如何搭順風車的方法等。

2015年年初,兩個25歲女生的「窮游」之旅拉開序幕。在旅途開始之時,胡佳絕對不會想到事後會用「心酸」「屈辱」來形容這場說走就走的「窮游」之旅。

出發前,胡佳向所有好友和同事公布了她即將要完成的壯舉。

「誰願意讓你搭順風車啊?除非對司機使點美人計。」同事半開玩笑地說。

當時的胡佳不以為然:「搭不了車,大不了在路邊睡,數滿天繁星,多浪漫。」

旅行開始了,乘坐綠皮火車經過四十多個小時到了成都,原本要到青年旅社休息,但實在太累的兩人住到了火車站附近的一家酒店,加上吃飯,當天就花掉了400多元。

按照計畫,胡佳和鄭冠的第一站是汶川,可搭便車卻沒有看上去那麼簡單。在去汶川的高速路口,胡佳先後攔了三十多輛車,沒有一個司機願意免費搭乘。

「當時我就在心裏嘀咕,其他‘驢友’怎麼那麼容易就搭到了順風車。」胡佳回憶說,「這時,鄭冠也抱怨起來,說我笨得連司機都搞不定。我正在氣頭上,當即回了一句‘你有本事,為什麼一直站在那裡傻看著’。誰知道後面鄭冠的舉動讓我大跌眼鏡。」

從包裡拿出一張紙片,在上面寫上「雅安」,然後解開了兩粒衣服釦子,把紙片頂在頭頂——鄭冠的舉動雖不雅,但有效。半個小時後,兩人坐上了一輛開往汶川的小轎車。

由於塞車,兩人直到晚上8點才到汶川。原本計畫入住當地的青年旅社,胡佳不得不再次改變計畫,住在了一家100多元一天的家庭旅社。

躺在床上,胡佳把當天拍攝的風景照片發布在微博裡,她絲毫沒有提及搭車過程中的艱辛,「我可不想被朋友們嘲笑是靠什麼換來的」。

很快,微博上有朋友回帖,祝賀她初戰告捷。

就在胡佳對接下來的旅遊躊躇滿志時,鄭冠卻因為水土不服病倒了。把鄭冠送進醫院後,胡佳開始了一個人的「窮游」。

按照計畫,下一站是甘孜。無奈之下,胡佳也寫了一塊「前往甘孜」的紙牌頂在頭頂,然後鬆開了衣服的紐扣,可是直到下午2點,才有一個貨車司機願意捎帶。

不過,此時的胡佳卻猶豫起來:如果上車,她和司機整個晚上都要在汽車上度過,實在太危險了;可是不上車,還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胡佳一咬牙,決定冒一次險。

幾個小時後,夜幕降臨,汽車在山路上緩慢前行。司機突然停車表示車壞了,只能等第二天通知修理人員來修。車外的寂靜讓胡佳驚恐不已,她強打精神,可是到下半夜她實在堅持不住睡著了。迷迷糊糊中,胡佳感覺有一隻手在自己身上。

「老實點,不然誰也不知道你怎麼消失的。」司機的威脅讓胡佳又驚又怕,驚恐之下,胡佳只得暫時妥協。

貨車在甘孜停留裝貨的4個小時裡,胡佳試圖搭上其他順風車,但屢屢失敗,難道就這樣被扔在這裡?

胡佳決定給貨車司機一部分錢,以保證自己不再受到侵犯。踏上開往拉薩的行程,收了500元的貨車司機,會在風景好的地方停留10分鐘讓胡佳拍攝。之後兩天時間,胡佳拍攝了大量照片,她將其中一部分上傳到微博,還寫了遊覽心得。看著朋友們一條條羨慕的回覆,胡佳突然意識到,「窮游」的人不可能過多渲染途中的艱辛,往往只會把光鮮的一面呈現給大家。

到達拉薩後,胡佳入住當地青年旅社,旅社裡住著幾個像她一樣的「窮游」者,大家分享著途中的樂趣。一名「驢友」說,他一個人在荒郊野外過了兩個晚上,還有狼出現在帳篷外,好在他用強光手電筒筒趕走了狼;一名「驢友」表示他曾經有一次20個小時沒有水喝,差點渴死,他撥打110沒有信號,最後幸好碰上當地一個上山採藥的老鄉……

聽著別人的遭遇,胡佳驚出一身冷汗,直到這時她才發現,儘管她做足了應對困難的心理準備,可是在現實面前,那些準備根本沒有用。

在拉薩休整了一天,胡佳前往林芝,在路邊等待一個多小時後,她上了一輛前往林芝的私家車。

這次的司機並沒有做出什麼非分的舉動。晚上8點,車子到了林芝,好心的司機還把她帶到一個朋友家裡休息。

就在胡佳認為接下來的旅遊會一路順利時,麻煩還是來了。離開林芝前往康定,胡佳搭乘了一輛自駕游的小轎車,車上除了司機還有一名遊客。

胡佳上車後和遊客坐在後排,幾個小時後車子進入山區,剛才還算老實的遊客開始說一些黃段子,手在胡佳的腿上亂蹭。一路上,胡佳的淚水只能往肚子裡咽。

接連受辱,胡佳開始懷疑這樣的「窮游」還要不要繼續下去。她想過報警,可證據呢?

想回家。可是看到微博上除了讚許的回帖,好友甚至詢問她什麼時候「凱旋」,表示一定會到火車站接她。

「就這樣灰溜溜地回去,不被同事和朋友們笑死才怪。」胡佳不停地安慰自己。

到達康定之後,在一家小旅館安頓下來,胡佳上傳了一些照片到微博中,還寫了一篇兩千多字的遊記。如她預想的一樣,朋友們再次投來了潮水般的讚許。

她制定的整個線路開支是5000元,可現在行程就要結束了,所有的開支加起來還不到1000元。

在康定停留了半天,剩餘資金充足的胡佳決定不再「窮游」,她乘汽車到雅安,然後換乘回到成都。按照原定計畫,胡佳只能購買綠皮車票返回,可是她決定改乘飛機。

「我受夠了,‘窮游’有時候真的只是‘看上去很美’。我不能再為朋友的讚美甚至吹捧而犧牲自己了。」胡佳說。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