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祚庥──中共官場典型流氓(圖)

沒想到拆北京古城牆跟他有關


何祚庥,1951年畢業於清華大學物理系,畢業後在原中共中央宣傳部(後寫作中宣部)科學處處長於光遠的保薦下入中宣部工作。從那時起,在大學期間不學無術卻深諳為官之道的何祚庥便步入官場,極盡其所能、左右逢源、橫刀立馬、叱吒政壇五十餘年,可謂不倒翁。


何祚庥叱吒政壇五十餘年,可謂不倒翁。

沒想到拆北京古城牆跟他有關

何祚庥憑藉他多年在中宣部的工作,對毛澤東的的內心世界揣摩得一清二楚,每走一步必須恰好落到「主席」的心坎上。1953年7月,北京市市政建設部提議拆掉城牆,理由是「中央主要機關分布在內環,將黨中央及中央人民政府擴展至天安門南,把故宮丟在後面,並在其四周建築高樓,形成壓打之勢」,這顯然是一個迎合剛剛贏得中共最高領導者夢寐以求登上自古以來只有帝王才有資格登上天安門的理由。在毛澤東:「我們不但善於破壞一個舊世界,我們還將善於建設一個新世界」口號的鼓舞下。在中宣部任幹事的何祚庥在《學習》雜誌發表《論梁思成對建築問題的若幹錯誤見解》文章批判梁思成,使得學貫中西的梁思成保護古建築的建築思想成為泡影,並引發1955年北京大拆大毀古建築狂潮。

在中宣部工作期間,何祚庥無時無刻不在緊跟中央,但老虎也有打盹的時候,一個不留神我們的和(何)大人被毛澤東趕出了中宣部,被下放到中國科學院理論物理所做黨的工作。在這個時期,何祚庥「優秀」的政治品質又得到充分的發揮。那時,這個除了物理不懂什麼都懂的北京清華物理系的畢業生熱衷於「自然科學的階級性」的研究。在政治是統帥、是靈魂、是一切經濟工作生命線的年代,他高舉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的大旗,在自然科學的各個領域縱橫馳騁,橫掃自然科學各學科「牛鬼蛇神」;他的許多大作,其威力之狂烈,氣勢之凶猛,棍法之嫻熟。可以毫不誇張的說,何祚庥向來就是個典型的以政治帽子棒殺科學的政治打手。

如何當上院士

毛澤東雖為農民出身,但一生好強的他對諾貝爾獎充滿熱情。他創立併發動長達二十餘年的「物質無限可分說」的攻堅戰,凸顯了他企圖通過權勢、政治與自然科學的結合,為中國科學或者說為他自己贏得「全世界人民偉大領袖」的光榮稱號而努力爭得一塊諾貝爾獎「高地」。1964年8月,毛澤東約於光遠和周培源到中南海談話。於是,在中宣部負責人於光遠的策劃下,一場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偽科學鬧劇開演了。在接受於光遠的親授密旨後,何祚庥同志在毛澤東「不但原子可以分,原子核可以分,基本粒子也可以分」這一思想指引下,提出了物質結構的層子模型。何祚庥認為:「物質可分為層子,層子下面有‘亞層子’,‘亞層子’下面有‘無子’,‘無子’下面有‘前子’,‘前子’下面有‘毛子’,等等」。「無子」即無產階級子,「前子」即前進子,「毛子」即毛澤東子。這些「子」的名稱確實閃爍著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的理論光輝。在強力部門的宣傳和支持下,「層子模型」理論獲得國家自然科學大獎,這是何祚庥一生「最重要」的成果之一,並因此獲得中國科學院院士和政協委員的稱號。

三個代表符合量子力學原理

進入21世紀,在偽科學研究領域取得「豐碩」成果的中國「著名」偽科學家何祚庥又故伎重演緊跟新一代中央領導的政治把戲,提出「三個代表符合量子力學原理」的高論,並號召中科院理論物理研究所的科研人員用「三個代表」指導量子力學的研究工作,企圖重演偽科學「層子理論」的鬧劇。而當我又看到2006年4月何祚庥在給中科院理論物理所的青年大講用「八榮、八恥」規範科學研究行為的報導時,我不禁感嘆:理論物理所量子力學的研究又要在和(何)大人的忽悠下增加新的政治指導內容了。這樣的研究所想在科學的海洋中到達彼岸是絕對不可能的(而這在中國是一個普遍現象),因為你無法在科研中找到既保持八榮八恥高風亮節,又具有三個代表光輝形象的「模範粒子」的運行規律。這種除了搞偽科學之外就一事無成且永遠找不到北的中科院理論物理研究所,國家有必要花納稅人的錢再辦下去嗎?像這種利用物理學原理證明當權者指示永遠是真理的滑稽而又可笑的行為,完全可以評為中國當代科技腐敗之最。現在,「毛子」已經仙逝,「何子」、「騙子」還能彌留多久呢?我們人老心紅的何祚庥先生能夠在攀附權勢的艱難旅程中還會有新的突破和「科學」的發現嗎?

當今中國大陸,中科院物理院士何祚庥可謂是個知名度極高的大人物,此公以「反偽科學」出名。近日編者在網路上偶然看到「丁肇中的‘無知’與何祚庥的‘無所不知’」與「何祚庥同志思想研究!!」等幾篇專門介紹和研究何院士的文章,讀後真有眼界大開之感!

現特將這幾篇文章略加綜合編輯,並冠以若干小標題,推薦給對何大師感興趣的讀者諸公,相信大家讀後一定會對何院士其人其事有一個更全面更詳細的瞭解。

「萬能科學大師」何祚庥

在知識大爆炸的今天,一個人即使是超天才,窮其畢生精力,能在一個學科的一個分支上有所建樹並能提出部分真知灼見已屬不易,在同一學科的不同分支仍屬外行實為正常現象,更不用說其他學科了,所以所謂無所不知的「萬能科學大師」在今天其實根本就不存在,也根本不可能產生。但耐人尋味的是,在大陸卻恰恰冒出了這樣一位「大師」,他就是大名鼎鼎的中科院物理院士何祚庥。

儘管在國際科學界不為人知,但在國內,何祚庥院士的「全能性」可謂家喻戶曉,無人不知。你看他老人家,幾乎是天天上鏡,日日露臉。一會兒電視臺暢談社會主義經濟政策,一會兒因特網宏論辯證唯物主義哲學;昨天侃克隆人技術展望,今日嗙《易經》文化反思。這邊廂呼籲對股民征所得稅,那邊廂力主發行國家福利彩票;上能為城市提出「交通、建築最佳模式」,下可為山區規劃「農具、灌溉最優方案」;「環境商機與氫能經濟」研討會指點江山,「納米光纖與沙漠產業」演講廳激揚文字;文藝理論學術報告座無虛席,月球開發科技講座引人入勝……

總之,何祚庥院士所到之處,都能從容不迫,侃侃而談;應答如流,頭頭是道。「只有問不,沒有不知道」。涉及問題包羅萬象,解決方案隨手拈來。給國人樹立了「無所不通、無所不精」的形象。哪裡有問題難以決斷,那裡的決策者就會想起何院士。例如:正當南水北調工程拿不出理想的西線方案時,何院士很快就以「驚天地泣鬼神」的魄力提出了「用原子彈炸開喜馬拉雅山引水北上」的「最佳方案」;當怒江建壩之爭正反雙方專家相持不下時,何祚庥、司馬南、方舟子等應邀前去考察定奪。何院士一行怒江兩岸「訪貧問苦」兼觀光不到一週,就得出了「怒江建壩是當地脫貧的唯一選擇,不僅可行且刻不容緩」的「科學定論」,還順手給反對建壩的生態環保專家們扣上了「偽環保」、「偽反壩」的大帽子。

如此全能之「通才」,真可謂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因此,何祚庥不僅受到各級政府領導人的青睞,還受到年輕一代追星般的崇拜。對於這些浮躁年代成長起來的新人類,何祚庥的話就是「最高指示」,句句是真理。例如,何祚庥關於「中國傳統文化90%是糟粕,看看中醫就知道了」的英明論斷一出,一批年輕「學子」便立即行動,很快,論證「中醫是最大的偽科學」的文章就像文革大字報一樣,鋪天蓋地上了因特網。

中國大陸至今未有諾貝爾獎獲得者,但卻有了世界絕無僅有的「萬能科學大師」,真不知我們是應該感到自豪,還是應該感到恥辱?

何祚庥的「學術水平」

那麼,自稱主業是理論物理學且無所不通的何祚庥院士其學術水平究竟有多高呢?

請看《中國科學院理論物理研究所網站》「何祚庥主頁」上的介紹:「何祚庥,1951年畢業於清華大學物理系。該同志任全國政協委員,曾任理論物理所副所長。現任理論物理所研究員、理論物理專業博士生導師,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哲學博士生導師。過去的主要工作及成果:‘何祚庥長期以來從事粒子物理及各種應用性問題的研究’。其重要工作有層子模型的研究,複合粒子量子場論的研究,弱相互作用理論的研究等,先後發表約250篇科學論文。曾獲國自然科學二等獎及多種獎勵。他還曾從事原子彈和氫彈的理論研究,是氫彈理論的開拓者之一。」

「何祚庥還是我國著名的哲學家、自然辯證法專家,在哲學、政治、經濟等方面也先後發表約300多篇科學論文。在反對偽科學的鬥爭中,他旗幟鮮明,積極參加了捍衛科學尊嚴,揭露和反對偽科學等活動,社會影響很大。目前從事的研究領域:近年來,何祚庥從事中微子質量問題、中微子震盪問題及雙β衰變理論的研究等。

「主要著作有:《量子複合場論的哲學思考》(1997年)、《從元氣說到粒子物理》(1999年)、《何祚庥與——1999年夏天的報告》(1999年)、《我不信邪——何祚庥反偽科學論戰集》(1999)。」

真了不得,何祚庥院士竟然寫了「科學論文」250+300=550多篇。多麼驚人的數字啊!足以讓有史以來任何一位諾貝爾獎得主慚愧,更讓中外文壇所有多產作家汗顏。不過,作為一個有550多篇科學論文的中科院院士,其精選出來裝點主頁「門面」的主要著作——當然是最能反應其學術水平的代表作——竟然是幾篇「政治挂帥」大作,真讓人哭笑不得。

何祚庥的支持者曾特地搜索了一個國際科學文獻資料庫(SciSearch at LANL),找到了他在在物理學期刊(1974-1999)上發表的31篇文章,以此來佐證他的學術成就。不過,其中的17篇是發表在中科院理論物理所自己辦的英文刊物(COMMUNICATIONS IN THE ORETICAL PHYSICS)和國內雜誌《中國科學》(SCIENTIASINICA)上。更遺憾的是,他是第一作者的論文寥寥無幾。

何祚庥的支持者專門強調的3篇文章(見3),有一篇共有16個作者署名,何祚庥是第15個;另一篇有5個作者,何祚庥是最後一個;還有一篇是1984年同夫人合寫的,何祚庥是第二作者(就是常在媒體上被提到的「中微子的質量」這篇論文,說是在國際上有一定影響,也有說是強烈影響)。須知,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沙子再多也變不成米。何祚庥的學術造詣竟悲慘如此,既合情理也在意料之中。試想,一生「以天下事為己任」的何祚庥,常年因「心潮澎湃、心系萬事、心向八方」而「分心、憂心、煩心」,哪裡還會有精力和時間去做那些需要「淨、靜心、精心」才能完成的科研工作呢?

再看一下「氫彈理論的開拓者之一」的何院士在「兩彈一星」事業中處於什麼地位:將關鍵詞「兩彈一星元勛」輸入任意搜索引擎,立即可查到:「兩彈一星」元勛:錢三強,錢驥,姚桐斌,趙九章,鄧稼先,王淦昌,彭桓武,程開甲,黃緯祿,屠守鍔,錢學森,周光召,楊嘉墀,陳能寬,陳芳允,吳自良,任新民,孫家棟,朱光亞,王希季,王大珩,於敏,郭永懷。

十分不幸,名單上沒有何院士的大名。一項重大科技事業充其量能有幾個人可稱得上「理論開拓者」呢?「兩彈一星」元勛數量已多達23名,竟還沒有囊括「理論開拓者」何院士。可見「理論開拓者」這個模糊概念的外延之大,足以使人們想起那個把行政領導、宣傳幹事、描圖員甚至廚師都算作科技成果功勛的年代。

不過,何院士憑藉在中宣部工作了五年和在中科院抓黨政工作多年的豐富經驗,經「後續努力」,其知名度遠遠超過了那些不重視宣傳和「包裝」的「兩彈一星」元勛們。更為驚人的是,作為「兩彈一星」元勛之一的錢學森先生,現在已成了《何祚庥同志反偽科學英雄事跡》中的反麵人物,在多種場合被用來反襯何院士的英明偉大。何院士頻頻在大、中院校作題為《做人,做事,做學問》的報告,每當他眉飛色舞地大講特講自己是如何同那個「堅決支持偽氣功的大科學家」作鬥爭的動人事跡時,人們已搞不清在《何氏詞典》中的「人、事、學問」是如何定義的了。「一小撮階級敵人」也趁機「誹謗」何院士,說他的報告一貫文不對題,應當把題目改為《作孽,做秀,做學賊》才合適,又戲稱其名字應改為「何作秀」。

政治打手何祚庥

自中共建政初一直到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之前,大陸在學術領域發動的批判運動一個接著一個,幾乎波及到自然科學的所有學科。從學生時代就熱衷於「自然科學的階級性」的何祚庥,在這些學術批判運動中當然如魚得水,十分活躍。多年來,他高舉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的大旗,在自然科學的各個領域縱橫馳騁,橫掃自然科學各學科「牛鬼蛇神」;他的許多大作,其威力之狂烈,氣勢之凶猛,棍法之嫻熟,令人們至今難以忘懷。可以毫不誇張的說,何祚庥向來就是個典型的以政治帽子棒殺科學的政治打手。

且舉以下幾例:

1、1952∼1953年:批「摩根基因遺傳學說」

在前蘇聯有一個李森科事件。李森科認為新種總是由量變到質變,飛躍而成為與母種截然不同的種。在遺傳和育種問題上,他從30年代起就反對「摩根基因遺傳學說」,並將其貼上「資產階級科學」的標籤。李森科由於得到斯大林的信任而飛黃騰達。蘇聯一批有才華的生物學家因此受牽連,慘遭迫害。當時的中國也在全國範圍開展了批判基因學說的運動,大力宣揚李森科一派的「米丘林生物科學」,科學真理成為政治干預的犧牲品。何祚庥等在「學習蘇聯老大哥」的大旗下高唱「米丘林生物科學是自覺而徹底地將馬克思列寧主義應用於生物科學的偉大成就」(見3),對我國著名生物學家談家楨(摩根的學生)發動圍剿,談家楨不得不違心地為自己堅持摩根的學說而做了檢討,使我國的生物學家受到致命打擊,從此一蹶不振,而正是在這段時間裏,國外生物學出現了突飛猛進的發展。

2、1958年:批「共振論」

本世紀初發現苯的克庫勒模型以來,數十年一直未能對苯的化學結構給予合理的解釋。諾貝爾化學獎獲得者泡利提出「共振論」概念,合理的闡述了苯的化學結構,此為量子力學在化學結構學的開始。何祚庥等認為「不是無產階級就是資產階級」,指責克庫勒模型的學說是「階級調和論在科學界的反映」,成百的結構化學專家因此受株連而檢查「資產階級立場」,中國量子力學研究因此受到嚴重衝擊而長時間中斷。

3、1965年:批「控制論」

著名猶太裔學者維納(曾在清華任教,是何祚庥的校友)在有關控制論的著作中講述了一個故事來表明他的觀點:二戰時期,高射炮對敵機的命中率非常之低,因此盟軍方面組織了一批科學家對此進行攻關。研究發現,老鷹在捕捉兔子是很少失手,這是因為,老鷹腦子中有一套反饋閉環系統,能根據兔子的方位、速度不斷調整自己的飛行路線,直至成功。將類似的系統裝在高射炮上,使命中率大為提高。由此維納認為生物界和非生物界存在一定的共性。

何祚庥認為階級之間尚不能調和,何況生物與非生物乎?何祚庥等人用簡單的「階級調和論」等武器就把多位科學家斬於馬下。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